Friday, July 31, 2009

All you can eat Sushi


朋友从三藩市来拜访我,约了我一起去 Newport Beach 吃 寿司. 一听是 寿司, 我乐极了。由于我丈夫对所有水里游的从不感兴趣,我只有在和友人聚餐时才能吃到。
这家餐馆不像一般的 Buffet, 自己端着盘子来回跑。 它真的是一家有师傅在你面前为你服务的寿司店。我和友人慢慢地吃,慢慢地聊。我想这是我生平吃得最多寿司的一次。

看,鱼块切得厚厚的,饭团才那么一小团。所以我们都说很值得!


吞拿(Tuna)和青口(Mussel)


在准备乌贼。


Clam...我的最爱。


吃完寿司之后,我们本想到Newport Beach 走走,但由于找不到停车位,我们只好去了Balboa. 朋友提起了十年前我们在一起上学和去玩的事,我们都感叹时间实在是溜得太快。当她提到某些我们曾经一起完成过的事时,我竟然一点都记不起来! 我突然感觉很害怕,害怕我是否的了健忘症。我四十还不到呢!

No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