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ursday, August 27, 2009


酒醉的我

是飄浮在谷中的一陣霧

翩翩在生命的詩篇裡

詩中蘊藏的是

酒盅裡的醇醪



朦朧中陳舊的葫蘆

仿彿在什麼時候

曾與酒仙對飲過

曾經與他吟出酒醉後的詩

是誰是誰曲解屈原之九歌

誤把“河殤”當“國殤”

刊于南洋商報一九九零年四月十三日


教中国文学的老师看了这篇 “醉” 后说:“南洋商报真的一点水准都没有。这样也登出来!” 不管别人怎么看,我就是特别喜欢这首诗。不管人家同意不同意,我就是觉得这是一首诗!当初写这首诗时,刚好考完SRP 在等成绩放榜。在等成绩这段时间,我去了一家工厂褶袜子,一个月才赚得RM150 。但在那个时候,我已经很满足(是不是很没志气?)。
也不知道那时为什么会写出这样的一首诗。那个时候,我还未曾沾过一滴酒呢!我又怎么懂得醉的滋味?难道真的是李白走入了我梦里把我灌醉?所谓的醉,其实内心是最清醒的!你,有没有真正的醉过?

4 comments:

cityding said...

哗!佩服你,
20年前就发表这么好的诗了。

张玉燕 said...

cityding:谢谢!若现在叫我写,我会一个字也写不出来。

Shirley Leong said...

当年的老师的oomment 对他来说是对的,正经八百的八股文范例才是他的标准。这就叫代沟咯!
好可怕哦!我们有一天会不会也对年轻的一代给于那样的评语呢?
Lai Guan

张玉燕 said...

Shirley: 我不知道你会不会,但我肯定我会因为我最看不惯有些年轻人的作为。他们不能吃苦不说,他们更爱花钱,花的还是父母的钱和未来钱!对他们来讲是:So what???
像你说的 -- 这就是代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