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dnesday, September 16, 2009

我,到底是什么人?

以前在德国的时候,就已经有这种问题出现。那些香港人都喜欢叫我“马来妹”。我不知跟他们解释了多少遍,我不是“马来妹”, 我是华人! 但他们偏不听,他们就是认定我是“马来妹”。不知道为什么,每次一听到人家这样叫我,我便全身“不爽”。 其实,有什么关系?我说,关系可大呢!在马来西亚,只有正宗,传统的马来人女孩,我们才叫马来妹。她们大部分都抱着头,而且穿着跟我们大有分别。在加上她们是回教,不吃猪肉;但我们华人大多都心佛教,吃猪肉。他们说:“那我们叫你大陆妹,如何?” 我说:“ 不好吧,我又不是大陆人。” 他们又说:“但,你说你是中国人呀!中国就是大陆咯!” 我没好气地说:“哎呀!不是那个中国人,我是马来西亚华侨!”他们瞪了我一眼然后说:“自己是什么人都搞不清楚!”

是吗?我连我自己是什么人都搞不清楚? 我是马来西亚人,祖先从中国来到这里落地生根。然而,我又想了想,马来西亚可曾接受过我们这些华人?若有,为何我们的待遇和马来人的待遇有那么大的分别?好吧!我承认我是中国人,行吗?曾经有个上海人这样对我说:“祖国欢迎你回来从新认识自己的文化,自己的根。你可以先到语文学院,先把中文的基础打好,再考大学也不迟。”我有点兴奋地说:“学费方面有优惠吗?我是炎黄子孙啊!”这上海人想了想说:“应该不会有优惠罢,因为你是外侨生。”看,被排在门外了!我即不是马来人,又不是中国人,那我是什么人。我是马来西亚华人!

来到这里成了公民之后,我又要跟那些好奇的人解释一番 ――我在马来西亚出生,但我是百分之百的中国人,噢不,是华人,然后移民来到这里,现在是。。。
我想来想去,越想越糊涂,越想越觉得自己很奇怪。我丈夫说我神经有问题,他说我拿什么护照,就说我是什么人就好了,想这么多干什么? 其实,我觉得没那么简单, 如果我说。。。

天啊!凌晨两点?我五点就要起床上班了, 怎么办? 看你,自寻烦恼!活该!

11 comments:

山城客 said...

哈哈,还真是自寻烦恼,越描越黑啦。
香港人称呼您‘马来妹’,我想,他们应该不存在种族区分的。就好象他们称呼北京来香港的女孩‘北京妹’,或‘上海妹’、‘越南妹’(尽管那个来自越南的女孩可能是华人)。
在他们的认知里,大马就是大马,来自大马的人民就一概称为‘马来仔’、‘马来妹’,是概括了一个国家的,他们很多人并不清楚我们内部是有种族区别的。或者他们清楚,但是在称谓上不予区分吧。
这个称呼我还能认同的,因为我们本来就是大马公民,称‘马来妹’其实和称‘马来西亚人’或‘大马人’没有什么实质上的不同。至于在国内的区分,那就是我们自家多元民族的事了。
中国早已不认海外华人了,再说,中国政府没有为我们尽应有的国民义务,我们效忠的对象当然也不会是中国。
只能说,海外华人是中国嫁出去的女儿,中国只是我们海外华人的娘家而已。
不过,论起中国也蛮可耻的:当你在国外不是名人时,他们不认你,一旦您当上了国外的部长或成为科学家,他们就在国内的新闻里报道说:某国的某某是炎黄子孙,是全世界华人的光荣,尽管这个外国部长或科学家人家是在外国土生土长的,中文也不会说了,而且,他自己认不认这个娘家还是个未知数,中国却是立刻来给你攀亲道戚了呢,有够可耻的。

Botak said...

感同身受,我的感想,在这里:
http://botakray.blogspot.com/2009/05/blog-post_19.html#comments
那是我5月的一篇贴文。由于都是大马华裔,基本上我们的问题一样。。。。唉。。。

Shirley Leong said...

嘻,嘻,对哦,你现在到底是什麽人?这样好困惑哦。如果问题是你是哪国人?会不会简单些 ?
嗳,这麽晚还挂在blog, 明天的熊猫眼化状会很自然吧,哈,哈。。。。

Shirley Leong said...

山城客,
你说的太好了。中国人本色嘛,有够现实的。我们是娘家“卖”出去的女儿。嫁妆已经到手了,又有别人养得白白胖胖,一举几得,何乐而不为。养在家的才最亲,养儿防老,在身边最重要。我们这些外嫁女,回家得带上丰厚的回门礼才会得到家乡父老的欢迎。不过,留饭不留宿,自个儿看着办吧!

cityding said...

原来我不是我?

张玉燕 said...

山城客:原先,我也以为自己自寻烦恼。后来读了Botak 的篇贴问候,才知道原来很多离乡的人有我同样的问题和烦恼。虽然中国不承认我们这些海外华侨,但在我们的心深处,我们始终认定我们是中国人, 不是吗?你说的对,外人并不知道我们国内其实有种族的分别,当然他们这么称呼我并没其他的意思,但我听了就很不自在,我必须纠正他们!

Botak: 读了你的贴文后才惊觉原来有那么多人有和我们同样的问题。可悲呀!

Shirley: 哈哈。。。我想,若拿国籍来论,因该会简单一些。可是,若人家问你:“Where are you from?” 那就有得解释了!若人家问的是 nationality, 我就可以省掉解释。社会就是那样现实的,认钱不认亲!

cityding: 搞糊涂了,是吧!

薰衣草夫人 said...

我曾在光头佬那里留言,我在国外都自称是马来西亚人,因为我出生於此,亲爱的人都在此.若扯入政治不公之考量,那太烦了,不去想得那么复杂.
香港人称马来西亚为"马来",只是个简称,被叫马来妹或马来仔,其实也应该没什么特别含意吧.

山城客 said...

1978年11月9日,时任中国副总理的邓小平来大马作亲善访问。他在欢迎会上发言时,要大马华人在所居国奉公守法,这样说的意思正是把大马的华人纳入他的人民里去。他离开后,大马一些华人团体便在报章发表文告,指责邓小平此番谈话不对,说我们早已是大马公民,邓公这样说我们,有双重国籍之意,因此他们反对。那时,邓小平续程到新加坡访问,估计他在新加坡的时候也有听到。
我当时在念中学,亦不理解大马华人为何不认中国。年纪渐长,我始有了家国的概念。那是看到越南华人、印尼华人遭遇了不幸后,中国并没能帮上忙,或许有人说,以前中国还很弱,自己都顾不了,怎样帮忙?而最近在中缅边境的果敢与掸帮自治区发生的有损中国人民利益的战斗,受波及到商人,都是手持中国护照的人民,中国照样不吭声。说中国在这里没有影响力吧,他却能左右缅甸的政局,若非中国在这里的作用,那违反人权的缅甸政府也可能老早倒台。
我在国外被人称作华侨,特别是台湾人,以前喜欢这样称呼我们,并不以为然。如果我们真是华侨,来到台湾也算是归国了,但是,这是吗?我有朋友在国外,遇外国人问起来自哪里,会习惯性地说来自新加坡,仿佛说出来自己是大马人就会低人一等似的。
说我们是中国人,并不恰当,因为我们持的是大马护照与身份证。说我们是华侨,也不正确,华侨仅是暂时在国外挣钱,手中还持有中国护照,并且还要回去中国的。说我们是海外华人或华裔,正确。特别是华裔一词,表示的就是拥有华族血统,已在海外落地生根的后代。
大马的种族性政府对我们不承认自己是大马人正中下怀,这样,‘华人是外来移民’这个把柄,他们就可以永远抓着,永远延续。尽管我们华人有些已到了第三代、第四代,政府还是如此分别我们国民,反正自己也不承认自己是外国人口中的‘马来仔,马来妹’,他们就说他们是原住民,我们是外来者,这又便宜了谁?
以我的看法,在哪里出世就是哪里的人,这应该没有争议的。至于长大后,移居到了国外,拿了外国的护照,自己骨子里还是属于那出生地的人。至于要不要再回去自己的‘胞衣地’走走看看,在认同上比较倾向哪里,则是自己个人的选择了。

sock peng said...

曾经深同感受
在美国工作的时候,同事称我马来妹

我一直强调我不是马来妹!!
马来妹妹有黄皮肤!!

张玉燕 said...

夫人:我明白您的意思,这不是政治问题而是身份的问题。当然, 外人给我们那样的称呼是对的,只是在我听来就很不自在。

山城客:谢谢你作了个那么详细的解答和分析。邓小平的那段话其实就是在教导一个离家的孩子。居人篱下,所以就必须循规蹈矩,是吗?中国人其实是蛮自私的,所以中文有句成语叫自扫门前雪。有读过柏杨的“丑陋的中国人” 吗?

Sock Peng: 哈哈,你也有同样的感受啊!马来妹的肤色是巧克力色,不是黄色。我们华人才是黄皮肤,不是吗?

山城客 said...

柏杨的《丑陋的中国人》我也看了,还看过两回,对他在书中指责中国人的缺点甚是认同,中国人是非常自私的。
关于邓小平的这番说话,我是不认同的。他将我们当成他管辖下的人民了,但是,我们有从他那里受惠了吗?
我把这篇再整理了一下,贴上我的站里了,那里有更详细说明。
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