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dnesday, September 23, 2009

梦里的梦


走进礼堂,我的眼前一片黑漆漆,只有舞台上微弱的灯光照射在舞台的正中央。我挑了前面第四排一个最左边的位子坐下。这礼堂很大,但学生却是寥寥可数。我看不清楚他们手上拿着的是什么乐器,又或者他们要表演些什么,但我知道他们来这里的目的只有一个 - - 被这所学校(Julliard)录取。大约过了二十分钟,一位披头散发,不修边幅的六十来岁的男子从幕后慢慢走到台前对着麦克风说了些欢迎词和一些规则。然后又介绍了四位评判之后,试听便开始了。

由于我的编号是二十三号,心想着还要等上一个多小时才轮到自己,所以也就不那么紧张。那些先上台的大多数都是演奏大提琴和小提琴,还没有看到有人演奏吉他的。坐在这冷气厅里,灯光幽暗,再加上那些要死不活的音乐,简直就是催眠曲,催我进入梦乡。我双眼越来越无力,越来越不能撑开了。突然有人在背后拍拍我的肩膀说:“嘿,下一位轮到我了,我需要一个舞伴,你。。。” 还没等她说完,台上已经叫她的号码和名字了。她也没等我回答便拉着我上台。此刻,在台上灯光的照耀下,我才看清楚她的样子,一个金发蓝眼的女孩。她怎么穿了一身红底黑玫瑰的旗袍,叉还开的那么高?她在我耳里细声说:“我要演的是 “Carmen ”(风流寡妇),你只要跟着我就行了。” 听了之后,我的心跳加速,全身无力,我的双眼看着台下的评判,我是一幅的无奈样子。音乐开始了,只见她右脚一抬,抬得高高地(全走光),成了一字形,然后又慢慢放下。我目瞪口呆看着她,等待她的指示。她走了三步,靠近我,跟着音乐的节奏,挽起我的左手。她的双眼看着我,有一种忧郁的感觉,但又有一种挑逗的意思。然后,她又用力的把我推倒在台上,我不知所措。“这死女人,我又不认识她,到底拉我上来是干什么的?还推我? ” 我心里估摸着。她终于开口了,唱了一句不知是哪国的语言,我听不懂,只知道她原来是个女高音。在她唱得起兴时,突然又有人拍了我的肩膀,我突然惊醒。原来,我在椅子上睡着了做了个梦。睡着的时候,手中的吉他滑落在地上,所以旁边的人才把我叫醒。醒来之后,一身冷汗,脑海里还浮现着那穿旗袍的女高音,尤其是她那挑逗的眼神。

“二十三号,Miss Purcaro” 终于轮到我了。做了个深呼吸,提着我的吉他上台。坐在椅子上,左脚放在 foot rest 上,又把乐谱架放好。应该可以开始了。天啊!我左手的五指僵硬得不能动弹。不管我怎样努力,五指就是不听话,动也不动。此刻,我真得慌了!怎么办?

突然,听见鼻鼾声。是我身边的爱人,睡得正香甜呢!我的左手在枕头底下,被压得麻痹了,难怪不能动弹。瞄了一下床头的闹钟,才三点十分。我很想再入睡,但翻来覆去睡不着。那眼神,那旗袍和那吉他,还在我脑海中荡漾着。最后,我还是起来了,走到客厅,往窗外望去,浓雾蒙蒙。眼神后来落在那角落的吉他,厚厚的灰尘铺满在它的外套。是我冷落了它,我已有一段很长的时间没碰过它了。两年前,我学了三个学期的吉他课程,也考过了,后来不知道为什么没继续。记得第二次考试时我弹 “Take Me Home Country Road”。因为久没练习,所以不但手指僵硬,更把弹奏的技巧给忘了。难道是我的吉他变成一个穿旗袍的女人来到我梦里?

今天早上开车上班时还在想着这个梦,是多么奇怪的一个梦呀!

13 comments:

山城客 said...

写得极好的一篇文章呀!我仿佛掉进您的梦里去了。
梦中梦,在梦里还会做梦,很有创意的文章,赞啊!
人生就是如此,好像梦境般。当下的我还真不知是处身在梦境里还是真实中,真到假时假亦真,就如庄周梦蝶,不知自己是我,还是蝶。
您是吉他高手吧?

张玉燕 said...

山城客:过奖了!这个梦好像真的一样。其实,我大多数的梦都真得难辨真假。我是一个很多思虑的人,有时会为了一个梦醒来后想好些天。我很怕这样很有规律的梦,因为它太可怕了。有时,我在想是否我的灵魂到了另一个空间。我也很希望我是个吉他高手,但可惜我不是。也很惭愧,半途而废。我那时是一心一意想要把吉他学好的因为我真的很喜欢那清晰的铉声。可是因为有一段时间必须出差而耽误了。练习吉他好比练习钢琴,不能中断。

山城客 said...

您给令尊写的家书我看了,很感人的一封信,可惜来不及寄出给您的父亲。
911发生时,原来您还在考取学士学位啊?害怕吗?当时发生的恐怖袭击。

张玉燕 said...

对呀!怕?倒是没有,但有点心不甘。

Botak said...

梦里有梦,这种感觉我也有过。以为自己醒了,谁知还在梦里,要连醒几次才回到现实来。

薰衣草夫人 said...

可从梦中获得启示?

张玉燕 said...

Botak: 你还要醒几次才回到现实?那不就成了梦中梦中梦吗?

夫人:我也在想那到底是什么启示。

Shirley Leong said...

哇,果然不是凡人,连梦都成双。你又不是怀孕,不然那启示就是双胞胎咯(半仙说的)。等等,我得到启示了。启示就是美人抱琴述衷情。唱首情歌给老公听啦!

张玉燕 said...

哈!巫婆,终于被你说中了。

沈兴 said...

嗨~玉燕,有看到你想来美里,我的家乡在美里,先说,不是我要扫你的兴。你要看美里的油田,在陆地是看不到的,你要坐船出海,才能够看到,但是也不能上到钻油井上面去,至于炼油厂,是属于Shell的,要进去,也不是那么意就可以进,要申请才能进去。坦白说,我也没进去过。美里是有一个油田博物馆,在山上,那山名叫加拿大山,不是很高的山啦!位置很靠近市区。外地游客,大多数是去Batu Niam山洞看风景,那边出厂燕窝。是个很出名的燕子洞,有人采燕窝的地方。就是你的招牌咯!还是Mulu山,不知你有听说过吗?大多数外来旅客都会去的地方。还是那句,我是没去过,因为,我多数时间都在外地。有什么须要的可以问问我,(能力之内)只要我能帮到的地方,我一定做到给你。开心的一天。

张玉燕 said...

沈先生,我现在此谢谢你!

Shirley Leong said...

说中了那一个:双胞胎还是美人抱琴述衷情?

张玉燕 said...

哎呀,还用我说吗?当然是美人抱琴啦!像我这把年纪,还生得出咩?还双胞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