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dnesday, October 14, 2009

命运,真能操控吗?

或许是因为生长在一个穷苦的家庭里,我在很小的时候就认识到什么是命。 后来,读书的时候,老师又说命运是掌握在自己的手中,操控命运的人是自己。所以,我很努力地也很认真地学习,为的就是要操控自己的命运。 可是,在成长的这段岁月里,我觉得命运好像是冥冥中就已经注定了的,轮不到我来操控。

小学时,我就立志要当一名记者。到中学时,自认文章还写得不错,作文拿高分是件平常的事。别的同学都觉得华文很难,必须买辅助读本。但,我从来都不需要这些。对中国文学这一科目,尤其是文言文及诗词,我更是对它们产生浓厚的兴趣。当人家苦背唐诗宋词时,我却是从诗词中的每一个字去寻找作者当时的心境和当代的环境。那年,我被学校的华文学会选为副主编。他们都说,华文学会的正,副主编从未有文科生担任过,我是第一位。

念中五那年,从南洋商报上看到该报招聘记者。我兴奋不已,把表格剪下,一一地回答了所有的问题然后寄出去。表格寄出去之后的心情是期待,但又有点担心若真的被抽中,我该如何去吉隆坡考试?日子就这样在这种复杂的心情中过去。每当邮差从我家门前经过时,我就会有点失望。但却又自我安慰地说:“没选上也好,这样就不必烦恼怎样去吉隆坡了。”

一个月过去了,那天放学回家,一踏进家门,便看到一封由南洋商报寄来的信搁在桌上。本以为是稿费,所以也没有特别的兴奋。但当我把信拆开来看时,竟是一封恭喜被选上到吉隆坡考试的信。当时,我是又惊又喜,又不敢相信,我把信读了千万遍,最终确认我是真的被选上了。 兴奋得心情突然想到我该怎样向妈开口?

我妈一向管我们管得很严厉,除了上学,很少让我们出门。不像其他人家的孩子那样,骑着脚踏车在村子里的每一条街去逛。因此,我们三姐妹在村里被人称为“三步不出闺门”的女孩。我拿着那封信,心里战战兢兢地到我妈的面前。我始终是开不了口,只好把信递给她看。她把信看了之后说:“你知道我一向都很反对你当什么记者的。当记者有什么好?像你这样直肠子的个性,万一写错什么,你死无全尸。如果你真要去,自己搭的士去,去了就别再回来!”她一字一句,说得那么斩钉截铁。她的话就像一盆冷水,把熊熊烈火扑灭了,再也燃烧不起来了。

从那天起,我便再也不想当记者这回事。高中毕业后,我在当时兴旺的近打百货公司的会计部当小职员。后来,我妈在德国的朋友把我带了过去。在那里生活了三年,心里始终没有忘记当记者这回事,心里还想着存点钱到台湾去念新闻系。但,那只是一个好遥远的梦想,一个不可能实现的梦想。朋友都说我死心眼,也许吧!

所以我常说,天不从人愿,因为他已经在你来到这世界的那刻把你一生的路铺好。天的旨意,改得了吗?我努力是因为要活得更好,更充实; 我认真学习是因为想更多了解命运中的辗转,了解之后才不会惊慌,才不会不知所措。

13 comments:

沈兴 said...

玉燕,
我是认为能的。小的时候,不能掌控,成长之后就能掌控,自己的命运。自己的人生之路,自己掌握。

山城客 said...

你文笔好,有当记者的条件,没有当成记者,有点替你惋惜。
不过,命运的事儿,谁又能说得清呢?到底走这条路对,或走那条路才对?没有什么人能给我们清晰的指示,包括算命的,也不过是在敷衍去给他算命的人,让人自以为算过命了,心里有准备了,有安慰了,其实是自己骗自己而已。
活过了不惑之年,回首前路,总会因为某些心愿未完成而心有戚戚焉,我亦如是。人家说六十是知命之年,也许现在的自己,是还处在不知足里头吧?
说这世间没有命运的安排、说命运掌握在自己手里,也不尽然。我的同龄朋友中,就有在廿余岁的英年早逝的,难道这是他自己要的命运?他不幸遭遇了严重车祸,试问又如何能把生死掌握在自己手里?他是无能为力呀。今天他要是能在天堂往下看我们,兴许还会羡慕我们在凡间能活到如斯年纪呐。
虽然在我们的人生路上,某些心愿无法实现,不过也不全然是坏事。在另一条路上,也许会有不同于现在的结果,也不见得就会比现在的生活好。
每条路都有每条路的烦恼,不说不知道,人看人好,这山看那山高。过去不能完成的心愿难免在心里造成了遗憾,把它归结于命运的安排也好,把它视为个人的没尽力去争取也罢,俱往矣,重要的是过好和享受目前的生活吧。愿共勉之。

张玉燕 said...

沈先生:其实,我觉得这并没有对和错,要看个人怎样看待人生了。如果一个人不信命,就会变成强求,但如果凡事都怪命的话,又好像太不长进了。你说是吗?

山城客:过奖了!我现在的文笔已经大不如前,有时还会词不达意呢!是有一点遗憾,但我都不敢提尤其在我妈面前。我以前很喜欢算命,后来觉得真没意思。都已经说明是命,还算什么?既然是命,还能改吗?已经知道不能改,为何不坦然面对?说是容易,也潇洒,可是做起来就是两码子事。不能坦然去面对命运,就是不甘心。总觉得为什么我要向命运低头,因此,拼命奋斗,挣扎,但到头来仍然不能如愿以偿。有些人还会打退堂鼓,了解到命中无时莫强求的道理。有些人却会带着满怀的遗憾渡一生。你说得真对,每条路真的有每条路的烦恼。真不知道这烦恼究竟是人自寻的还是上苍为我们安排的。

helloninie said...

my dear friend, accept what you have now,this earth is just a training ground for us to learn through happiness, sadness------but at the same time open yourself to wisdom, insight, compassion, and many of the other divine qualities that people look for.
珍惜目前所拥有的一切,与玉燕共勉之。

cindy said...

玉燕,

你的留言虽然没能留下,但你的心意诚意已留在我心里。无妨再试,直到成功为止。一次的失败不等于永远的失败!

看了你的文章,我能理解你的心情。我也是很喜欢华文,中学时曾得到全级华文科目奖,也曾像你这样梦想(我想成为作家呢),也当过校刊华文编辑。。。。。。哈哈,久远的年代,久远的往事。。。《往事只能回味》。

你小时候的环境应不会比我糟糕,因为我老妈老爸非常努力,结果生了10只小猪猪!有没有被吓到?可想而知,我的环境是怎样的?不过我很有毅力。。。小时看到别人弹钢琴,心里羡慕死了,心想:在我有生之年一定要学会。后来当了老师后,第一件事就是报名”学钢琴“。当时,我一个同事也和我一起学(她先学了一段时间)。后来,我学会了,她却半途而废。你知道她说什么吗?”老师说我的手力不够,没有力弹。可能你从小拿胶刀,所以比较有力吧!“我却相信自己是因为”努力“才成功的!没钱买钢琴,就厚着脸皮去人家家里练;人家讨厌了(难怪,我霸占几个小时),就stay back在学校练。幸好那所学校有一架老古董钢琴。

虽然弹得麻麻地,但可以自弹自唱,自我陶醉一番,连阿黑哥都会陪我一起唱呢!我于愿已足矣!

玉燕,事在人为,有心不怕迟。”不怕慢,只怕站“呀!勇往直前吧!想做什么就去做吧,不要让自己后悔!

我支持你!

沈兴 said...

玉燕,
所以才会有这首歌,左右为难。有的东西是强求不来得,那就顺其自然好了。目标不要定得太高,人生也不会跌的内伤,痊愈也是会比较快些。自足常乐。

薰衣草夫人 said...

因为家贫,去台湾或韩江念新闻系的梦碎以后,最后我还是误打误撞当了记者.之前算命的说我日后是抓笔为生的,起初不信命运注定,后来也信了.

张玉燕 said...

Ninie: Don't get me wrong, I do appreciate what I have. I thank God for everything he has given me including relanship and friendship.

Cindy: 也许是你不喜欢我留言,所以把它给delete了?(开玩笑!)你还真有毅力的,还学会了钢琴。我也很想学,但一想到要学乐理时,我就怕怕!以前小时也很羡慕人家,但我就会对我们说:“不必羡慕,人家是命好,你们的命没人家的好!”后来,我妈教我吹口琴。你最后那句真的讲得很潇洒,“要做什么就去做”。没拿么简单,还要看人,和,地理呢!不过,像你那样乐观,是件好事!

沈先生:的确,只足常乐!我们就互相勉励吧!

夫人:你是记者?哇!你是我的偶像!!难怪你得文笔那么好。那算命的还真准呢,他还在吗?

Botak said...

你在德国住过三年,能说德语啦?
新闻系你现在也能念。不怕迟的。至于念了是否当记者则是另外一回事。心愿嘛,总要实现它才快活。

张玉燕 said...

对,十五年前,我的德语还真的不错。我花了八个月的时间,拼命学,因为会讲德语,便可以当waitress,就可以赚更多。唉!酱容易咩!我想我只能抱着这无法了得心愿到棺材了。

cindy said...

玉燕,

你在德国住过3年?会说德语?真本事!
为什么当初要出国呢?

张玉燕 said...

有啥本事?出国是为了想改善家里的生活环境,也好减轻我父母的负担,那是一种无奈。
钱的推动力是很大的,所以我能在短短的时间内把德语学得呱呱叫!说老实,我很喜欢德国,但奈何我拿不到学生签证。看,人生就是很多的无奈。

薰衣草夫人 said...

那是三十年前的事了,老法师不是专业算命的.我于14/3旧贴文有我的前半生的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