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iday, October 23, 2009

她到哪里去了?

每当我烦闷的时候,便会到海边去,找一个清静的角落坐下,给自己一个暂时远离尘世的空间。我一向喜欢看海,听浪声,更爱海风吹在我脸上的那种感觉。那是一种没有斗争,没有害怕,没有忧伤的满足感。当我静静地闭上眼睛陶醉于这种知足的感觉时,在我眼前浮现的总是同样的一个影子,一个没有忧愁,不知天高地厚的少女,一个竟然把挫折当人生的点缀的少女。

这个少女,并不是什么特别人物,在她成长的岁月里也没什么特殊的表现,在学校里的成绩也只是平平,长相嘛,就更别提了! 那么一个平凡,不起眼的人,有啥好留恋的?我留恋她,是因为她当初那种坚毅的个性,是因为她那种正直和谦虚的人品。我很羡慕她那敢做敢为,做事不怠慢,以诚信对朋友的高昂气质。也就因为如此,她是她母亲眼中的“敢死队”,她母亲说她 迟早会惹祸上身的。所以便时时提醒她现实的世界并不是她所想象的那样单纯,人与人之间的相处必定会有斗争,因为人都是自私的。当时,她并不以为然。她总是很有自信的认为人的本性是善良的,就算是犯错了,也只是一时糊涂而已。看她那样的天真,她母亲对她说了一句,“等你有机会真正和社会接触的时候,你就会明白的。”

的确,她母亲那句话在她踏出社会的第一步应验了。现实的社会到底是一个鬼神混合,真假难辨的所在。跟校园那种纯洁的生活简直就是两回事,简直就是天地之差。人的本性到底是否善良,少女开始怀疑了!她渐渐地了解到什么叫虚情假意,什么叫人情薄如纸。对朋友,她不再像从前那样真心相对,因为她怕被朋友伤害。因为人性的虚荣,人性的好胜心,少女竟不知不觉把谦虚给埋葬了。不仅如此,她还时时对自己犯下的错而狡辩,因为她输不起,因为她怕输。也因为怕输,她每天都活得战战兢兢地,深怕自己做错什么似的。她不知什么时候变成了一个敢做不敢为,贪生怕死的缩头乌龟。

唉!可怜啊!为什么会变成这样?那个我曾经羡慕的少女到哪里去了?

17 comments:

沈兴 said...

可能是这个新潮的社会伤害了她吧!人从经历之中成长,走来。只会让你越来越坚强起来。

社会上,好人,坏人,我们都可参与。我们自己有自己的一个低线,过了那个低线,就不行。自己知道什么可以做,什么不可以做。但是,总归一句,防人之心不可无。先小人,后君子。万事小心,是为了保护自己的人身的安全。

山城客 said...

单纯的女孩,掉入这肮脏社会的大染缸后,也染了一身脏,学会狡猾了;真不明白,人不狡猾是不是真的不能在这社会上生存呢?
是她自身受不住诱惑的错,还是这个社会释不断放诱惑的错?
总之,从单纯遇见了社会这家伙,一开始就是错,大家都有责任吧,我是这样认为的。
我觉得,住在小乡镇的人,思想不会这样蛊惑。住在城市的,一肚子都是蛊惑,还真找不到半个是肚里干净的,因为这些肚里干净的人,在城市里无法存活。

薰衣草夫人 said...

人间有善也有恶,只是没有明灯让她看到真善美的一面而已.

helloninie said...

我当过安亲班老师,一年级的孩子虽顽皮,也还听话,二年级的开始搞怪,三年级的玩对抗,四年级的我行我素,五年级和六年级的对老师视若无睹,是家庭,学校,同学,朋友,成长环境的因素所致?总而言之,现在的社会是越加复杂冷峻,人情淡薄,连小孩都不再单纯。
玉燕,身处今日的酱缸大环境,又要用到detachment这招了。we have to follow the wind, we are in it but we are not in it,we have to hold to the principles of conscience and justice,try to think positively,the positive power can gradually influence the surroundings,give a try my friend,soon you will become a happy happy girl!

张玉燕 said...

沈先生:其实不然,有些人在成长的过程中会变得越来越懦弱,越没有安全感,那是因为长期生活在失望和压力所导致。你说的对,人该有自己的一个底线,千万不能垮过那底线,不然就是行差搭错了,是吗?但是,在这社会上,人往往都会受不了诱惑而出错但却懵然不知,有些却是知错不改,一错再错。

山城客:人不狡猾一样能生存,但会过得很苦很苦。不但如此,有些还会被社会遗弃,由得他们自生自灭。是她的错还是社会的错已经无法去分析,因为她和社会是紧紧联系的,这无形中又产生了一种矛盾。所以我有时候很羡慕那些出家人,他们是真的看破了。说到底,人活着是为什么?我们一味追求的,到最后又得舍弃,你看,越想就越想不清楚了。生活在小镇的人的确是比较单纯,但愿这种单纯不会让蛊惑侵入。

夫人:善恶好像只有一念之差,是吗?我相信她也很想看看美的那一面的。

Ninie: Thanks for the inspiring comment. Some people say it depends on you if you want to live your life bitter or better. I totally agree with that because we can change our life style and the way we live our life. Yet, we can't change the destiny for it's way beyond our control. 人在江湖身不由己. I find it complicated to "...we are in it but we are not in it..." it needs a lot of wisdoms to distinguish the difference between right and wrong. It reminds me the Serenity Prayer, have you heard of it?

helloninie said...

玉燕,我有听过Serenity prayer,Reinhold Niebuhr突然写了几句就搞到人仰马翻;如果你有兴趣读一些spiritual books,可以读这本“How the Inner Master Works"-to improve the quality of your life- by Harold Klemp,你也可以透过这个网址去买书:www.eckankar.org
也可同时看一些佛学书本,就看星云法师,圣严法师写的。这些书内容丰富,但读起来很轻松,不像Serenity prayer这一类,looks very serious,but---but---but---哎呀,我们都希望活得轻松自由愉快,别把自己束缚在任何型而上学的纷绕中,别给mind(right/wrong)这个东西僵化了我们的心灵。
一个很简单的列子:娱乐圈这个大酱缸里,一个真正靠演艺而受到肯定和尊重的艺人,没有绯闻,个人品格端正,和蔼可亲,他就是做到”we are in it but we are not in it"这个境界了。

张玉燕 said...

我不明白为什么搞得“人仰马翻”,我不觉得它有什么serious。各人看法不同吧!Serenity Prayer 不能跟佛学来比较,这是两个不同的境界。哈哈。。。要在这个社会做到“we are in it but we are not in it" 这个境界?

cindy said...

玉燕,

刚刚试过沈老板的箱,成功了!你的应该也没问题。谢谢你们这么贴心。

我觉得人生有时很无奈。我常常告诉那些被逼来上学的学生一句话:“不能改变现实,就接受现实,以后有机会和能力才来改变现实吧。”

很“鸵鸟”吧?生活的洪流并不只是为一个人而流下去,人有时非调整自己心态,才能继续活下去,你觉得呢?

Botak said...

那少女應該是比較內斂了.
不能說怕輸. 年輕時甚麼都沒有, 輸得起, 當你開始有了一點點, 你就不能輸了

张玉燕 said...

Cindy: 对,若知道不能更改,就得试着去接受。这就是Serenity Prayer 所提到的。人生本来就是无奈,不是吗?来匆匆去也匆匆,因为这匆匆,所以我觉得人生很无奈。但是,既然我们已经来到这世上,也只有即来之则安之。为什么当今有那么多人患上忧郁症?那是因为这些人不懂得调整自己的心态,我以前就是那样。总觉得人生是灰暗的,总觉得是这个社会欠我的, 常常有轻生的念头。但我现在不会了,因为我学会了接收事实。

Botak: 说的也是,有了一点点就不能输了。年轻拥有的是整个天下,是吗?

忘忧草 said...

我也曾是敢死队,但随着岁月的流逝,我也变得见人说人话,见鬼说鬼话了。为了往上爬,也为了不让是非惹上身,我只能选择不说实话。

cindy said...

玉燕,
很多人就是不肯接受事实,与“天”作对,害人害己,何苦呢?惜福感恩最自在。。。。。

Shirley Leong said...

我也和你一样,以为那少女失踪了。其实不然,那棋盘上的个性在岁月的淘洗下成为了精致圆滑的石子,就如河中的石子。它不再是石子而已,也可成为围棋盘上的棋子,进退得宜。世事如棋,局局新,棋子在棋盘上的是否依然耀眼,取决于少女的棋艺。这盘棋很难下,在我要放弃的时候,少女来访,她说不要把她下成了烂局,因为棋子依然耀眼。
朋友,我还是看见你所写的少女,陪伴在你左右。不是那少女离开我们,而是我们渐渐的对她视而不见。

张玉燕 said...

忘忧草:现实很多时候都不允许我们说实话,因为实话会害人。做人,更要懂得圆滑,见人说人话,见鬼说鬼话已经是“必修课”,没修这科的人会很难立足哦!

Cindy: 与天作对的人是幼稚的。人是多么渺小,你知道吗?

Shirley: 不愧是我的老友,居然还注意到那少女的存在。你把那少女写得那么好,是真的吗?对我而言,她不是一颗石子,而是一粒沙子。既然是沙子,又哪有能力站在棋盘上迎战?我敢肯定她也很想当那颗石子,但那不是件容易的事啊!没注意到她已成了缩头乌龟吗?

你连留言都写得那么好,你投稿了吗?

Shirley Leong said...

当得成棋子,当不成都不重要,在乎你的取决。棋子大而显眼很容易成为攻击的目标,聪明如你,选择当沙子,既可凝聚集沙成塔的力量,也能全身而退。那少女失踪了吗?不,那少女的能量在不知不觉中提升了,所以你不认得她了。
从“你连留言都写得那么好,你投稿了吗?”这话中,那少女出现了。
朋友,同样的一句话,你投稿了吗?
要考试了,所以没有更换BLOG。嘻,真对不起我的blog title 了。

Shirley Leong said...

嗳!我另一则comment怎麽啦?怎麽消失不见了。
无论喜欢与否,站在棋盘上迎战从来不是objective,是subjective。聪明如你,选择聚沙成塔,不失为上策。棋子耀眼许多时候是招惹不必要麻烦的祸首。如果,成为耀眼棋子是宿命;逃也逃不了。
我依然看见那少女的存在,代我向她问好。

张玉燕 said...

哈哈。。。朋友啊!你真的很可爱,还真的那么执著objective 和 subjective 呢!不明白你为何对那粒小沙子那么感兴趣?聚沙成塔?你也太抬举这粒小沙子了!要聚沙成塔,谈何容易?那要多广的社交关系呀!一粒沙子终究只是一粒沙子,在沙堆里呆久了,它会觉得自己越来越渺小,越来越厌恶喧哗。每每在喧哗里,它会向往寂静和平淡。可是,在平淡里,它却又觉得孤独难堪。你以为沙子不想成为耀眼的棋子? 你以为它真的不想向生命挑战? 奈何,“命”在跟它说:“你,只能是一粒沙子,不管你再怎样努力,你也只是一粒沙子。”所以,沙子只好认命了。唉!别提这粒沙子了!幸好,这沙子还有另一粒比它大些许的沙子相依相伴。
那你呢? 你要当沙子还是棋子?其实,我觉得你两样都不是。我觉得你是一只大蝴蝶风筝,在蓝天白云下飞翔,身边还带着两只小风筝作伴。放风筝的他,会很细心地看着你,牵引着你,当你累了,它会把你引回来歇着。风筝啊!你就放心的飞吧,飞的越高越好,那你就可以看得更多了。但可别忘了跟沙子分享哦!那少女? 她还好啦!只是最近好像有些更年期的症状,很想杀人! 哈哈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