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day, June 29, 2009

无题


想飞?你都已经在高处了,还想飞?
你的伴都在这儿,你又何必那么多心?
你都已经在这么高了,还有什么是你看不清楚的?
歇会儿吧!别看得太远了。关心一下你身边的吧!
飞得太高, 太远;看得太多,太清楚的时候,未必是一件喜事啊!



若没有了甜,酸, 苦, 辣,那还叫人生吗?
若从来没有没有尝过失去的滋味,你会懂得珍惜现在所拥有的吗?
若没有真正的醉过, 又怎么会懂得酒醉后的痛苦?
若少了他人的批评,又怎会知道自己原来错了?
若是一生中从来没有不如意,那人生的意义何在?





太热了, 先让我洗个澡再说吧!
这泳池被我独霸了!要是谁敢来,我会把它的皮给剥下来。
然后拿来做北京鸭。
千万别小看我哦,我有本事把你打得像疯子那样到处乱跑。
没看到我最厉害的武器吗?真的没看到?

Saturday, June 20, 2009

星期五



星期五通常都是很轻松的一天。 员工们不只可以穿牛仔裤,还可以穿t-shirt. 若是经理不在的话, 我们更轻松了。这个星期五, 我们开了个大吃会。而我也拿了我的照相机东拍拍,西拍拍。

因为最近突然对摄影产生兴趣,我下班时也不忘拍下四周的环境。

“花痴”


油田?想的美!油价天天都在涨呢!


我知道很乱,是不是? 其实,我平时的办公桌没这么乱的。 

父亲节


记忆里, 我好像从未和父亲庆祝过父亲节。自从父亲去世后, 每年的父亲节我都会很努力地让自己不去想他。但, 他却会活生生地浮现在我脑海里叫我对他特别的怀念。
父亲去世已有七年,但他的样子,声音,每一个举动依然活在我心中。每晚,我是那么的渴望他能到我梦里来,好让我问问他最近可好?可是,不知他在忙些什么他从来都不到我梦中来。我,已不再像从前那样每每想到他时便泪流满面,因为我清楚地知道他真的走了。不管我们再如何难过, 那也已经是事实。我未能回家奔丧而成了我终身的遗憾,又是另一个事实。我知道父亲不会怪我,但我却一直都无法释怀心中的歉疚。
还有三十分钟便是一年一度的父亲节,我并没有像往年那样刻意地不去想父亲。或许,父亲这一走是件好事,因为他不必天天吃药和活在“想不通”的日子里。但愿他到了另一个世界后找到他了他自己也找到了他要的答案。
父亲啊!我们都过得很好。您安息!

饮水思源


最近听到一位移民美国快三十年的朋友在埋怨美国的经济有多差多不好的同时, 又称赞某国迅速成长的经济和先进的科技。言语之中, 她好像在抱怨在这里生活有多苦似的。
或许, 美国的经济和势力真的走下坡了。又或许, 他国快速成长的经济的确让人刮目相看。然而,我们也不该忘却了当初我们来美的目的。 美国, 有什么好?他好在自由, 民主和人权。 有哪个国家能像美国那样让你拥有言论自由, 宗教自由, 文化自由和思想自由?在这里, 如果你有理由你甚至可以去告政府。人家都说美国人情薄如纸。或许吧!因为美国人下班之后通常都是回家闭门不出,很少跟左邻右舍寒暄。但是, 当某国有灾难需要人力和财力的援助时,美国可是不移余力的。
当你到政府部门时,官员不会因为你的肤色而刁难你或故意摆出一幅慢条斯理不睬不理的样子。如果你不懂英文, 他们会想尽办法用你的语言让你明白。 试问有哪个国家的政府部门会给你提供四五种不同语文的文件?
我们移民来到这里不就是因为这些待遇和自由吗? 如果在我们出生成长的国家也能享有这些待遇,也能和其他种族平起平坐的话, 我们还用那么辛苦地千里迢迢,抛妻离子地来到这里寻找那该属于我们的自由和人权?当然, 美国也不是百分之百的完美。但它毕竟圆了许多人的梦想,它更是扶助了不少有才华的人。若不是民主的话, 欧巴马能当上总统吗?
既然我们已经决定在这落脚,这里便是我们的家。既然是我们的家, 又何必以外人的身份来指责它的不是?

Friday, June 19, 2009

火灾



这场火灾大概发生在去年的圣诞前夕吧!也不知道为什么我会和丈夫开车到现场凑“热闹”。 说实在话, 我们根本不该到那儿去因为这会造成交通诸塞和妨碍维持次序的警察。当车子经过那些上百万的房子时,我们看到屋主焦虑和忙碌地把贵重的东西都搬上了车子,准备逃命。
浓烟弥漫空中, 好像世界末日快要降临。我和丈夫说我们不能再向前行驶了, 但他却说他很想看个究竟,我只有顺着他的意思。我们开到了一个直升机取水的地方停了下来。 那里站了很多好奇的居民,手里还捧着那些大大又很昂贵的照相机拼命“咔嚓,咔嚓”地拍摄。当时, 我刚好也有一个小小的相机在手提袋里。我下了车之后,不干示弱地拍下好几张直升机取水救火的“壮观”。


由于干燥的气候,加州每年都会出现火灾。 每一场火灾都造成许多人无家可归,人命伤亡。

Monday, June 15, 2009

懵懵懂懂



“生我之前谁是我? 生我之后我是谁?懵懂懂我来到这世界, 尝尽悲欢离合。。。”我只记得这两句,却从来不知道这首歌的歌名。 若我没记错的话我是在念初中时听到这首歌的。 当时觉得很有意思,因为它道破了我内心的疑问。那时我还未能体会到什么是悲欢离合。高中毕业之后我孑然 一身到了德国,那是我第一次远离家乡,也是第一次体会到了原来人生的苦就是一个“离”字。在德国的三年, 因为工作的关系我从Mainz 到 Koblenz,到Heidelberg 和 Frankfurt ,一共搬迁了五六次。我逐渐地爱上了德国, 一个我从没想到要去的地方。正当我计划着留在这生活之际, 我的居留遇到了难题而不得不离开。离开Frankfurt 的那天, 天空飘着细雪。 听朋友说, Frankfurt 已经很久没下雪了。莫非, 它是因为我的离去而感伤?我的泪水为离别而流。

离开了德国, 我又懵懵懂懂地来到美国。原以为在这里我呆个三, 五年之后,便可回家做些自己爱做的事。 哪知一晃五年过去了, 回家的念头却一点也没有。 难道, 我爱上美国了? 美国是个民主自由的国家,在这, 我不必担心被人追问什么时候嫁人,一个月赚多少, 更不必去跟一些无聊人寒暄。总之, 在这里我很快活。

五年, 十年过去了。每次打电话回家, 妈一定苦口婆心地劝我快嫁人好让她不必向左邻右舍解释。我, 只有默默的聆听着。 对我来说, 女人三十出头一点都不老。 更何况婚姻是终身大事, 我绝不能草率。我坚守自己的原则做人,哪怕是得罪了母亲大人。



在我三十二岁那年, 我认识了他 – 一个我从未想过要与他长相厮守的人。有时候, 真的是人算不如天算。 相识七个月之后, 我和他决定将下半生付托给对方。 在两位亲人的见证下, 我俩正式主册结婚。 我们没有像别人那样有隆重的婚礼, 但我们有亲朋好友的深深祝福。 他没有给我多少卡拉的钻戒, 更没有富丽堂皇的房子,但他却给了我诚信和真心。

在美国已过了十九个年头。 在这段日子里, 我曾经怀疑过上苍让我来到这人世间的用意。 在那转转折折的大道上, 我跌倒过无数次也爬起身无数次。 有好几次, 我心力交瘁得不想再往前走了。 但幸亏上苍扶了我一把, 让我继续走下去。 我懵懵懂懂地离家, 又懵懵懂懂地逼着自己去接受所有的考验。我, 就这样在懵懂之下成长。

Monday, June 1, 2009

甘乃迪太空中心





两年前我和丈夫到佛罗里达州度假也顺便探望公公婆婆和小姑。 除此之外, 我们也去了迪斯尼世界和甘乃迪太空中心。 今年三月小姑出嫁, 我们又去了一趟佛罗里达。这次我们并没有去迪斯尼,但还是去了甘乃迪太空中心。 我丈夫不但喜欢天文学更对太空船的机械和发明有着浓厚的兴趣。很遗憾,由于气候的关系, 我们去了两次都没机会看到太空船降落。不过, 我们却看见了不少的鳄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