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iday, July 31, 2009

七月又溜走了


七月一日好像是昨天早上
怎么今天起来已经七月三十一日
七月一日和三十一日之间
我究竟做了些什么
上班,回家,烧饭,清洗,睡觉,上班, 回家, 。。。
我和丈夫每天都做着同样的事情
我不是在埋怨
只想告诉你我们过得很平凡,很感恩
岁月留不住,因为它在我们不知觉时溜走
时钟滴答,滴答地响
今晚,我开了瓶啤酒
为后面的七个月举杯欢送,也为未来的五个月祈祷
但愿天下的每一个人有健康和快乐

All you can eat Sushi


朋友从三藩市来拜访我,约了我一起去 Newport Beach 吃 寿司. 一听是 寿司, 我乐极了。由于我丈夫对所有水里游的从不感兴趣,我只有在和友人聚餐时才能吃到。
这家餐馆不像一般的 Buffet, 自己端着盘子来回跑。 它真的是一家有师傅在你面前为你服务的寿司店。我和友人慢慢地吃,慢慢地聊。我想这是我生平吃得最多寿司的一次。

看,鱼块切得厚厚的,饭团才那么一小团。所以我们都说很值得!


吞拿(Tuna)和青口(Mussel)


在准备乌贼。


Clam...我的最爱。


吃完寿司之后,我们本想到Newport Beach 走走,但由于找不到停车位,我们只好去了Balboa. 朋友提起了十年前我们在一起上学和去玩的事,我们都感叹时间实在是溜得太快。当她提到某些我们曾经一起完成过的事时,我竟然一点都记不起来! 我突然感觉很害怕,害怕我是否的了健忘症。我四十还不到呢!

Wednesday, July 29, 2009

丑小鸭



从小到大,我就是一个样子,丑。不论是在家,在外又或者在学校,我总是最不起眼的那个。我想我唯一特别的地方就是我比同年龄的孩子高。我的举止和个性都极象男生; 没有一点女性的矫揉造作,更没有女性的那种拖泥带水。有时候,我妈对我这个没有女性化的女儿感到头痛和无奈。

在中学时,同学给我取了个外号叫“Duck Duck”。知道这是什么意思吗? 是鸭子,丑小鸭的意思。我欣然接受他们的“好意 ”,然后问他们:“你们都知道天鹅小的时候叫什么吗?”他们听了之后捧腹大笑。很多人以为我会为此而闷闷不乐,可我却不当一回事,仍然快快乐乐地过我的日子。

高中毕业后,我远离了家乡。“Duck Duck ” 这名词也只有在回乡探望老同学时才能听到。在异乡的那段日子,我在一家餐馆打工,老板娘一次又一次地劝我要穿高跟鞋,多涂点胭脂水粉。为了讨她欢心,我只好听她的。第一次穿高跟鞋,第一次涂胭脂的我,觉得自己好像变得更丑了。看着镜子里的我,我皱了皱眉头对她说:“你真的很丑!”

四年前,我带着丈夫回家行婚礼。村里的人都对我妈说:“哎呀!你女儿变美了。还记得她是家里最丑的一个吗? ”我一笑置之。 最丑?我心里在想丑跟美的定义何在?一直到那天我才发现,其实我一直都不曾为自己的丑辩护,我好像一生下来就知道自己不及人家美。 我坦然接受我的外在,因为那是上天的安排。既然是这样,我无需为我的外貌耿耿于怀,更无需为别人的批评动气。

然而,我的内在恰恰与我的外在相反。也许,你不曾看过我流泪,所以你不会知道 我内心的泪水在稀里哗啦流个不停的时候。当家里的人有需要时,我义不容辞。 把我所赚的给需要之人的时候,我也不会向全世界宣告。朋友的热情会使我感动得睡不着觉。对丈夫,我做足了一个为妻的本分;工作,上司和同事,我都是诚诚实实地对待。总之,安分守己便是我做人的原则。

不管别人对我的外貌有多“不满 ”,也不管我听过多少刺耳的批评,我的日子越过越快乐和充实。这若不是上天对我的厚爱,是什么呢?既然已得到了上天的大爱,我还要在乎别人用在我身上的那个 “丑 ”字吗?

Monday, July 27, 2009

我的世外桃源

有时候,我有一种逃离都市生活隐居田园的冲动因为我觉得在都市生活实在很累。 最近,我发现了一个我爱去的地方。它原来就位于我母校的校园内 - Arboretum, Calfiornia State University, Fullerton.

在这,我可以尽情地享受大自然。


看到美丽的花朵,我的心情舒畅无比。


就是一个小小的风车,它的魅力都足于让我止步。


艳阳下的小花特别迷人。


“我家门前养了一群小鸭子。。。我每天。。。”还记得这首儿歌吗?


小鸟吱吱咋咋的声音就是最好的交响乐。只要你用心听,你就可以分辨出各种不同的乐器。


它看起来好像很孤单寂寞。可不呢!它在享受着大自然的交响乐和温泉。


这里的一切都是学生们的精心杰作。


看!这是番茄吧!


这里还有很多在沙漠才可看到的植物。 由于时间关系,我没拍到照片。 不过,等我下次去时,我一定会拍很多的。

地球,祝您万寿无疆


“This is probably just a perception, but I just have the feeling that the glaciers are melting, the snow capping the mountains is less than it was 12 years ago when I saw it last time,” Thrisk said. “That saddens me a little bit.”

Bob Thrisk 是一位来自加拿大的天文学家, 这是他在最近的一次飞行中作出了以上的感叹。
的确,我们的地球被人类弄得伤痕累累,但无知的人啊还懵然不知。且看那原子弹和核子弹的威力,对地球以及人类造成了多大的伤害!连那一年四季的气候都乱了程序,该热时冷,该冷时热。有时候热得好像地球在“着火”,似乎要把人给蒸熟似的;有时候又冷得像个重病之人,对一切事物都不再感兴趣。有些生物因为空气污染成了一大灾害,上次我参加了一个“如何处理化学废物”的讲座,才得知有些鸟类已慢慢地绝种因它们的蛋壳越来越薄而孵不出小鸟来。还有很多海底的生物发生了突变;例如鱼有三个眼睛,长出象人类的牙齿,或者多生了一条尾巴。太恐怖了!

其实,人类越聪明,科技越发达,对地球所造成的伤害也越大。不仅如此,我深信这也会给人类带来极大的灾难。试想想,国君与国君因为土地的纠纷而开战,平民与平民之间为了个人的利益而动武,还有家庭暴力等等,天下还会太平吗?在现今的社会,人心惶惶,有忧郁症的人也越来越多。这现象会日益严重,若不设法找出原由,后果会不堪设想。

虽然,很多人包括我自己,深信地球会有灭亡的一天。但我还是希望地球的灭亡不是由我们人类而造成,我还是希望“它” 能万寿无疆!

飞过 Colorado 上空。


我们怎能忍心破坏造物者的精心杰作?


若我们再不好好保护地球, 或许我们很快便再也看不到这些美景了!

Saturday, July 18, 2009

今天是我的生日

今天是我的生日,但不知为什么我却一点都不觉得特别。生日,好像也没什么好庆祝的。是庆祝我还能活着还是庆祝我能来到人世间一游?
今天,我只有感恩。 我感谢上苍对我的厚爱,让我有个家,让我还有份工作。我感谢丈夫对我这几年来的包容和谅解。是他让我看清楚自己的缺点后,又深怕会伤到我的自尊而毫无保留地护着我。与妹妹之间的感情,虽然不常通电话,但我们还是想从前那样姐妹情深。这不就是上天给我最好的礼物吗?我又还求什么?

丈夫老早就在这家餐厅订了个位子。婆婆远从Benning 开了将近两个小时的车程来和我庆祝生日。我觉得真幸福!


这是卡洛里极高的甜点,但我也照吃不误。因为今天是我的生日!

Monday, July 13, 2009

麦克杰森

打从麦克杰克森去世那天起, 全球上亿的MJ迷便开始了他们对这一位巨星的悼念。电视和收音机不停地报道有关麦克的点点滴滴,还有许许多多的外国媒体更是千里迢迢来到 Neverland, 捧着那大大的照相机在门口痴痴地等候。等候那位他们心目的歌王,他们的英雄。从电视上我清楚地看见那些苦苦守候的“粉丝”,他们愁眉苦脸,眉头深锁。有些却在一个角落里沉默思绪。 我真的很想知道他们究竟在想些什么。 他们是否与我有同样的疑问 – MJ 到底是怎样死的?而他死的那一刻, 他到底在想些什么?
麦克的哀悼仪式严肃且悲哀。 参加仪式的人,没有一个不红着眼的,有些人更是泪流满面。而我,并没有像他们那样痴情。 然而, 在我内心深处却有一种莫名的难过。心想,又一个生命从此消失了。他的这一生, 活得轰轰烈烈。他留给世人的不只是他那独一无二的舞姿,还有他传奇的一生。透过对他正面或负面的报道,我觉得麦克活得很不快乐。 因为,特别是他把自己由黑变白,我觉得他对自己的长相并不满意。其实,我们都是上帝创造出来的。既然如此, 我们又怎能把上帝原来的创作给改换了呢?像麦克那样的巨星, 世上能有几个?他一生的功名成就,不就是上帝对他的厚爱吗?为什么他还要那样固执把自己改头换面呢? 我一直都想不通也搞不懂。
麦克走了之后, 连一个入土为安的地方都迟迟未能决定。 可悲啊!除了遗憾之外, 人们对他的究竟有多少身家底而感兴趣。 对于他的死因,一直还没有一个正确的交代,特别是他可怜的子女,抚养权究竟该归谁,全世界的人都在议论纷纷。 我看了就觉得心疼。当名人的代价就是这样,隐私对他们来说是一种奢侈。看那些名人的孩子,出外都得躲躲闪闪的,还得让无数的保票监视着。
开车回家的路上, 收音机又在报道关于麦克的新闻。 我在想:如果能让他的人生重来一次, 他会做怎样的选择? 一个有自由的平凡人呢还是一个无法入眠,需要靠医药来维持的名人?

Saturday, July 11, 2009

生日


昨晚,朋友提早为我庆祝生日。虽然我们不常见面,也不常通电话,但每次见面时总是滔滔不绝。花三,四个小时吃一顿晚餐是很平常的事。 我常都说,知心朋友不必多。 只要大家都是真心诚意地,一句关心问候的话, 都足以让我感到温馨。


自从朋友知道我喜欢手表之后,他们都会送我手表作生日礼物。看这表,很特别吧!朋友啊!有你们记得我的生日我已经很感激,很高兴了。 礼物就免了吧!再次谢谢你们!

Thursday, July 9, 2009

三藩市

我很喜欢背后那些枯干的树枝!


无其他选择,肚子饿了,什么都好吃!


我忘了这里是哪里!


连旗都有了,你该知道这是谁的地盘。 那个地区,差不多每家的阳台都挂着这样的旗帜!


我觉得这张照片我拍得不错。我是特地把她的头“砍掉”的。看起来,是不是很轻松自在?


两小无猜!他们尽情地奔跑和欢笑。 多可爱!


这是一张海报,她是歌剧里的一个角。


这公共厕所好像还蛮高科技的。


三藩市机场。

Monday, July 6, 2009

国庆日


从前,我都庆祝八月三十一日的国庆日(知道是哪一国的国庆吗?)记得中学时期,我们都会为国庆而忙得不可开交。由于我是学校铜乐队的一份子,所以国庆之前都得在草场上顶着个大太阳练步操。妈一直都很反对我参加乐队,但我却偏偏只喜欢这项活动。每次练习完毕回家后必定被她唠叨。

来到这里后,我们都庆祝七月四日的国庆日。在念书时期,我从未能像别人那样在国庆当日尽情地和家人或亲友享受这天的假日。相反地,我必须在餐馆里不停地来回跑,为客人点菜,清理餐桌;为学费,为房租和生活而卖命。后来毕业了,我不必再当服务生。所以我能在国庆这天好好地享受这个假日。今年,我和丈夫竟然开车去了三藩市。我俩平时都很少在假日出游,因为我们怕人多,车多的地方。但今年,我们做了一件很例外的事!


看!三藩市的房楼实在是太奇怪了。马路也凹凸不平!


虽说我不是专业摄影,但出外旅游总少不了我的Canon Powershot. 卡擦,卡擦地响个不停。在三天之内,我竟拍了六百多张的照片。


看这颜色,多鲜艳啊!


我觉得这对父子很可爱,尤其是后座的小子。不知道为什么他一直回过头来看我。



有七八年不见的老朋友。她带我们去参观了史丹佛大学的校园。


我觉得着广告牌很有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