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dnesday, September 30, 2009

口味

我不是一个会做菜,也不是一个喜欢做菜的人。 想当年还是单身的时候,我一个星期之内只煮两餐,都是一菜一汤。我的三餐很好解决,泡面, 三文治,香蕉,只要能填饱肚子便行了。后来结婚之后,我和他的三餐就真的很让我伤透脑筋。他是一个很挑食的人, 而且隔夜菜亦尽量不吃。对中餐,他只知道没酱油,没白饭就不叫中餐。曾经带他去吃点心,他夹了一块鲜竹卷,放进嘴里然后皱了皱眉头,一幅痛苦的样子,不过他还是很给面子地硬把那块鲜竹卷给吞了下去。那是他第一次去饮茶,后来就再也没去了。他最喜欢的中餐馆是这里一家很有名,为老外而煮的中餐馆—PF Chang Bistro,而他每次点的也是同样的一道菜,葱爆牛肉。

平日,因为我下班回家比他早,所以准备晚餐这份差事便落在我的身上了。 他的菜单算是蛮简单的,凡是水里游的,他不吃。蔬菜类,他只吃罐头的四季豆和芦笋,偶尔也会吃一些新鲜西芥兰和红萝卜。沙拉是他的最爱而且也是最容易准备的,只要把 Romaine Lettuce 切一切,把番茄和黄瓜也切成小块便“搞掂”。至于肉类,他喜欢的是Ribeye, Tri Tip, pork chop, Teriyaki chicken 和炸鸡。这些肉类很容易准备尤其是牛扒,放些Worcestershire Sauce 和 Seasoning 腌个十分钟再放到烤炉上烤个二十分钟(依个人的生,熟喜好),晚餐也算解决了。Side dish 还有玉米,甜豆或Kraft 的Macaroni and Cheese, 这就是他的晚餐。除了这些之外,有时我也会煮我俩都爱吃的意大利面。对了,还有Dinner Box!

至于我的晚餐,有时候心血来潮时, 我会炒些河粉或米粉,有时也会炒饭。再来就是煮个ABC 汤或褒红枣,莲藕汤。每次他看我褒这汤,他总爱说:“You make cherry soup again?” 也不知跟他说了多少遍,那是 Red date不是Cherry! 我喜欢蒜蓉炒油菜,中国芥兰,高丽菜和清江菜因为我喜欢它们绿油油的颜色。 肉类我都尽量少吃,至于海鲜,我只好和朋友到外面去吃。白米我也很少吃,我吃的是五榖米。他又说:“吓!这些米怎么那么像给小鸟吃的榖?”

我们的晚餐,我得准备两份,他的和我的。人家都很好奇为什么我俩的口味会有那么大的差别却又可以生活得那么自在?我也觉得奇怪呢!不过,生活能融洽,大家开心就好,你说是吗?

Saturday, September 26, 2009

“释治国平天下”

已经听讲师讲过,也讨论过大学的第十章,释治国平天下。坐在课堂里的人,我是唯一的马来西亚华人,所以对大学,论语实在是懂得不多。第十章的大意是在讲当君主的应该如何以身作则,该如何用人和用财。
当读到此章的--生财有大道:生之者众, 食之者寡;为之者疾,用之者舒;则财恒足矣时,在我脑海里浮现的竟是当今社会的一些高官显达。生财有大道这一句,用在一些国家的政治方面,好像一点都不恰当。大道,所指的就是正途,光明磊落的意思,不是吗?可是为什么当今的一些君王的银行户头突然多了那么多钱却没人知道钱的来龙去脉?更没人敢过问?非得穷追究问下,等到东窗事发时,才落泪求情?

生之者众,食之者寡的意思是生产的人多,消耗的人少。如果这话用在加州,则刚好相反。在加州,非法移民从四面八方涌进来,由于法律的漏洞又或是政府的慈悲心,凡是在这里出生的婴儿,只要是低收入符合条件的家庭,政府都一律给津贴。在这里有很多莫西哥人都是没身份不能工作而一家五,六口呆在家里靠一个人在麦当劳包汉堡维持生活的。这不成了生产的人少,消耗的人多吗?

为之者疾,用之者舒;则财恒足矣时的大意是说一个国家制造的人不呆滞,取用的人不浪费,这样国家的财货就能经常富足了。且来看看有些国家在发明制造方面远远输人家,不但如此, 还浪费老百姓的钱去养一些不务正业,只懂花钱,偷钱的肥猪。把一大叠的钞票花在一些不实际的物质上只为了面子二字,你说,国家的财货又怎会富足呢?苦的是老百姓啊!

大学里还提到,身为君主的想要治国必须先得众,得众之后才能得国。但现今的一些君主则是:“只要我喜欢,有什么不可以?”什么得众得国的,只要有钱进口袋,管他众人怎样想,管他们有吃没吃?

如果孔子还活着,你说他会对现今逆道而行的执政者会有怎样的看法?

大家可知道九月二十八日是孔子的诞辰?

Friday, September 25, 2009

不错!

这浴室还可以,不过好像窗户太多了,还要拉窗帘,真麻烦!


我很喜欢这厨房的一切摆设。真想拥有它。


这是最小间的客厅,但对我来讲已经够宽大了,阳光也充足。


这是一间比较大的厨房,我并不很欣赏,也不知我当初为何会拍下这张照片。


客人的卧室,摆设得很好。


这间房子有四个卧室,主人房,书房,两间浴室和一间客人房在楼上,楼下也有一间客房和厕所。后院有泳池,花园和烤炉。


又是厨房,千篇一律!


这间也不错,可以边做菜边和家人或友人谈天。


得空没事做,开车到处去看看有没有银行拍卖的便宜货房子。来到这区,房子还在盖,好像要两年之后才会全盖好。最近的房价真的掉到谷底去了,全新的两房,两车库,才四十万,还有政府的“奖励”。怪不得那么多大陆佬来这里投资房地产。

云霄飞车,刺激无比!



彷佛坐云霄飞车般,刺激无比。从底下慢慢往上爬时,内心总有一种说不出的兴奋和喜悦。到高峰时,因为可以看到很多,所以有一种满足感。希望它能再往上爬高一点,以得到更多的满足,但再高,也有一个程度。要开始下滑了。下滑不比上升那样,慢慢地,一步一步地,而是直冲而下。下滑的那刻,血压却是往上飙升,心跳亦加速,心脏好像快从嘴里吐出来。一直下滑到最底下时,全身冒冷汗,全身无力,疲惫不堪。我,因为受不了这种刺激而呐喊,喊得声音嘶哑,眼泪也流了下来,差点要了我的老命!云霄飞车,一点都不好玩!

Wednesday, September 23, 2009

梦里的梦


走进礼堂,我的眼前一片黑漆漆,只有舞台上微弱的灯光照射在舞台的正中央。我挑了前面第四排一个最左边的位子坐下。这礼堂很大,但学生却是寥寥可数。我看不清楚他们手上拿着的是什么乐器,又或者他们要表演些什么,但我知道他们来这里的目的只有一个 - - 被这所学校(Julliard)录取。大约过了二十分钟,一位披头散发,不修边幅的六十来岁的男子从幕后慢慢走到台前对着麦克风说了些欢迎词和一些规则。然后又介绍了四位评判之后,试听便开始了。

由于我的编号是二十三号,心想着还要等上一个多小时才轮到自己,所以也就不那么紧张。那些先上台的大多数都是演奏大提琴和小提琴,还没有看到有人演奏吉他的。坐在这冷气厅里,灯光幽暗,再加上那些要死不活的音乐,简直就是催眠曲,催我进入梦乡。我双眼越来越无力,越来越不能撑开了。突然有人在背后拍拍我的肩膀说:“嘿,下一位轮到我了,我需要一个舞伴,你。。。” 还没等她说完,台上已经叫她的号码和名字了。她也没等我回答便拉着我上台。此刻,在台上灯光的照耀下,我才看清楚她的样子,一个金发蓝眼的女孩。她怎么穿了一身红底黑玫瑰的旗袍,叉还开的那么高?她在我耳里细声说:“我要演的是 “Carmen ”(风流寡妇),你只要跟着我就行了。” 听了之后,我的心跳加速,全身无力,我的双眼看着台下的评判,我是一幅的无奈样子。音乐开始了,只见她右脚一抬,抬得高高地(全走光),成了一字形,然后又慢慢放下。我目瞪口呆看着她,等待她的指示。她走了三步,靠近我,跟着音乐的节奏,挽起我的左手。她的双眼看着我,有一种忧郁的感觉,但又有一种挑逗的意思。然后,她又用力的把我推倒在台上,我不知所措。“这死女人,我又不认识她,到底拉我上来是干什么的?还推我? ” 我心里估摸着。她终于开口了,唱了一句不知是哪国的语言,我听不懂,只知道她原来是个女高音。在她唱得起兴时,突然又有人拍了我的肩膀,我突然惊醒。原来,我在椅子上睡着了做了个梦。睡着的时候,手中的吉他滑落在地上,所以旁边的人才把我叫醒。醒来之后,一身冷汗,脑海里还浮现着那穿旗袍的女高音,尤其是她那挑逗的眼神。

“二十三号,Miss Purcaro” 终于轮到我了。做了个深呼吸,提着我的吉他上台。坐在椅子上,左脚放在 foot rest 上,又把乐谱架放好。应该可以开始了。天啊!我左手的五指僵硬得不能动弹。不管我怎样努力,五指就是不听话,动也不动。此刻,我真得慌了!怎么办?

突然,听见鼻鼾声。是我身边的爱人,睡得正香甜呢!我的左手在枕头底下,被压得麻痹了,难怪不能动弹。瞄了一下床头的闹钟,才三点十分。我很想再入睡,但翻来覆去睡不着。那眼神,那旗袍和那吉他,还在我脑海中荡漾着。最后,我还是起来了,走到客厅,往窗外望去,浓雾蒙蒙。眼神后来落在那角落的吉他,厚厚的灰尘铺满在它的外套。是我冷落了它,我已有一段很长的时间没碰过它了。两年前,我学了三个学期的吉他课程,也考过了,后来不知道为什么没继续。记得第二次考试时我弹 “Take Me Home Country Road”。因为久没练习,所以不但手指僵硬,更把弹奏的技巧给忘了。难道是我的吉他变成一个穿旗袍的女人来到我梦里?

今天早上开车上班时还在想着这个梦,是多么奇怪的一个梦呀!

Monday, September 21, 2009

友谊万岁







朋友相约,久未谋面,
近日可好?彼此问候;
好酒当前,切勿错过。
一杯下肚,侃侃而谈,
再来一杯,笑声不绝;
齐齐举杯,友谊万岁!




Friday, September 18, 2009

星期五一大清早

四个男人和一个女人一大早来到我的办公室,叽里呱啦地争个不停。他们都异口同声地说:“他又出错了!” 我问他们为什么会扯到我这来。他们说因为这跟我的“饭碗” 有关。哎哟哟。。。竟然拿“饭碗”来吓我。我跟他们说:“我刚踏进办公室,皮包都未放好,咖啡和茶都还没泡好,你们就跟着进来大吵大闹, 还拿“饭碗”来吓我,什么意思?” T 看我脸色不对,连声道歉说:“没有啦,我们只是有点急了,而且这错误真的关系到你那边呢!”

其实,他不说我也知道什么回事。 厂里有个老头,在我们的公司里干了三十五年。 在这三十五年内,他犯错无数次,而每次的错误都给公司带来不小的损失。既然是这样,为什么不把它“炒”了?偏偏我们这家公司是“大慈善家”,很少“炒”人的。经理也曾经设法把他的错误纪录下来,然后依照公司的程序,要他签那份“认错”文件。老头看了看文件,然后给经理一个“中指”说:“F*** U! 是不是因为我是黑人,所以你们就种族歧视,看我不顺眼?”他的这句话一出,竟然成了他这几十年间最好的挡箭牌。因此,他也越来越得寸进尺,尤其是在噢巴马当选总统之后。后来,他又加了这么一句:“你们别以为我是黑人好欺负,我可是认识噢巴马的!” 由于他有“挡箭牌”,所以就连我们的经理也不敢对他怎样。有一次,他把A 客户的整柜货物给了B 客户,然后公司必须花一万多块把这货柜拉回来再送出去。一万多已经是小数目了,有一次寄错到日本的那批,真的惨不忍睹。他们都说,记录他出错的那叠档案已经厚到可以和电话簿相比。每一次出错,经理和厂长都会和他开会,低声下气,和颜悦色地要他小心,别再出错了,因为这一错必会牵连到很多人和费用。而他却永远都是一幅既不在乎又不认错的样子,说:“又不是我想的,不错也错了,怎么样?” 你看,这样的员工,能留吗?如果在别的地方,早就被“炒”了!

不过,他要退休了,九月三十日是他最后一天。看他神不守舍,一个星期之内出错三次。不知道他是否对这呆了三十五年的工厂有所不舍而心不在焉?三十五年,毕竟是一段很长的时间,难道这几个在我面前吵吵闹闹的人就对他没有一点好感么?看样子,真的是一点好感也没有! 全厂上下的人都在庆祝他的离去,根本没有一点不舍的心情。想到这里,心里有些伤感,又有些烦,但又不知道要说什么,咖啡又还没喝。这几个人还在我面前商量着要怎样处置他。我终于忍不住对他们说:“处置?在这三十五年里,这里换了多少个厂长,换了多少个经理?有谁“处置” 得了他?别忘了他可是“认识”噢巴马的!况且,他在这里的时日已不多了,你们还想处置他?省点罢!你们现在吵什么?一个大好的星期五早晨就那样被你们破坏了。我不想听了,以后别再拿“饭碗”来吓我!" 然后,把他们都赶出去了!

皱起眉头,我的脸色很难看,有人察觉到了!

Wednesday, September 16, 2009

我,到底是什么人?

以前在德国的时候,就已经有这种问题出现。那些香港人都喜欢叫我“马来妹”。我不知跟他们解释了多少遍,我不是“马来妹”, 我是华人! 但他们偏不听,他们就是认定我是“马来妹”。不知道为什么,每次一听到人家这样叫我,我便全身“不爽”。 其实,有什么关系?我说,关系可大呢!在马来西亚,只有正宗,传统的马来人女孩,我们才叫马来妹。她们大部分都抱着头,而且穿着跟我们大有分别。在加上她们是回教,不吃猪肉;但我们华人大多都心佛教,吃猪肉。他们说:“那我们叫你大陆妹,如何?” 我说:“ 不好吧,我又不是大陆人。” 他们又说:“但,你说你是中国人呀!中国就是大陆咯!” 我没好气地说:“哎呀!不是那个中国人,我是马来西亚华侨!”他们瞪了我一眼然后说:“自己是什么人都搞不清楚!”

是吗?我连我自己是什么人都搞不清楚? 我是马来西亚人,祖先从中国来到这里落地生根。然而,我又想了想,马来西亚可曾接受过我们这些华人?若有,为何我们的待遇和马来人的待遇有那么大的分别?好吧!我承认我是中国人,行吗?曾经有个上海人这样对我说:“祖国欢迎你回来从新认识自己的文化,自己的根。你可以先到语文学院,先把中文的基础打好,再考大学也不迟。”我有点兴奋地说:“学费方面有优惠吗?我是炎黄子孙啊!”这上海人想了想说:“应该不会有优惠罢,因为你是外侨生。”看,被排在门外了!我即不是马来人,又不是中国人,那我是什么人。我是马来西亚华人!

来到这里成了公民之后,我又要跟那些好奇的人解释一番 ――我在马来西亚出生,但我是百分之百的中国人,噢不,是华人,然后移民来到这里,现在是。。。
我想来想去,越想越糊涂,越想越觉得自己很奇怪。我丈夫说我神经有问题,他说我拿什么护照,就说我是什么人就好了,想这么多干什么? 其实,我觉得没那么简单, 如果我说。。。

天啊!凌晨两点?我五点就要起床上班了, 怎么办? 看你,自寻烦恼!活该!

Saturday, September 12, 2009

男人啊!男人!

“Mike Duvall: (unintelligible) ...She wears little eye-patch underwear, so I can see her eye patches. So, the other day she came here with her underwear, Thursday. And so, we had made love Wednesday, a lot。。。”

又一则性丑闻! 这次轮到加州的众议员Mike Duvall. 这老头今年五十多岁,在七月的一个州众议会的休息时间大谈他的风流经历。当他谈得得意忘形的时候,他并未察觉到当时的麦克风未关闭,他的谈话内容全被录下。在短短的几个小时之内,他 “闻名四海”,在youtube 成了 “ the biggest hit”. 后来他被“炒”了,也被老婆赶出家门。看到他如此的下场,我对他一点都没有怜悯之心,反而觉得他活该!拿了纳税人的钱,不好好为民服务,竟敢在上班时间和lobbyist “开房?”
不久之前,South Carolina 的州长承认对太太不忠而在众人面前掉泪道歉认错。 还有,家户喻晓的前总统Bill Clinton的性丑闻,还有还有,听说以前 Kennedy 。。。你看这些男人,不是贪就是色。但有些男人却理直气壮地说:“免费的午餐已经送到嘴里了,我又饥肠辘辘,有不吃的道理吗?”男人啊!那只是你的借口,一餐不吃饿你不死的;其实,你是想换口味而已! 当你在外风流的时候,家里的黄脸婆正在担心着你为什么这么晚还没回家, 为了你,她真的会一夜不睡地等你回家,你怎么可以因为一时的性欲而忘了你家里还有个老婆?等到事件东窗事发后,你又哭得像个女人似地,苦苦哀求她的原谅,何必呢?
我常跟我丈夫说如果他某一天和外面的哪个女人结下了不解之缘时,他最好坦白告诉我,千万别让我发现他俩背着我偷偷摸摸。他问:“若我真的那样,你会对我怎样?苦苦哀求我回到你身边?去打那个女人?去告我,拿我所有的?又或者来个一哭二闹三上吊?”等他问完之后,我想都不用想地回答他说:“Honey, 求你回到我身边? 我是绝对不会那样做的。至于去打那个女人,我更不会,因为那样做会惹官司惹麻烦,我为何那么傻?一旦离婚协议书签了,该属于我的,法院会判,我不比劳神去告你。为了你这种人去死? 值吗?我像是一个那么脆弱的女人吗?”他听了之后又问:“真的就这样?真的吗?”我瞄了他一眼,然后说:“当然没那么轻易就放过你,我会封你为“太监”!他不明白太监是什么,我只好解释给他听。他听了之后,眼睛睁得大大地说:“你们好残忍呀!”然后我笑笑说:“我只是开玩笑而已!别太认真!”
其实,我百分百相信我丈夫。但,我不相信外面某些女人!

Friday, September 11, 2009

911, 忘得了吗?

在今天开车上班的路上,我从倒后镜看到四,五辆载满军人的军车正朝着洛杉矶的方向开去。我心想,该不会又是。。。我赶快打开收音机,还好,一切正常,我也松了一口气。
八年前的今天,我在哪里?那天,大概七点多,我正开车往学校去。当我打开收音机时,每台都在报导有关世贸大楼的事。当时无知的我以为只是小事,把收音机关了,也不放在心上。到达学校之后,就觉得学校有点异常,车子大排长龙,争先恐后地争着驶出校园。尽管觉得有点不对劲,我仍然往停车场开去,停车场竟然是前所未有的空荡。此刻,我才醒觉到大事不妙。但是,那天的课非常重要,那是 Visual Basic,主科的其中一科。 我朝着教室奔去,看到了我的同学,问她怎么回事。 她说校方已经宣布今天停课一天,至于明天是否有课,校方会另行以电邮通知。我说怎么可以停课?我们还要写program 呢?她瞪了我一眼,说:“还写什么program, 恐怖分子已经打到来了!没看新闻吗?他们已经把世贸大楼给炸了,下个目标是全国的大学! ” 我听了之后,嘴巴和眼睛都长得很大。
那天,我关在房里,电视一直开着,眼泪一直流着,不想吃,不想睡,好像世界末日即将到来。从电视上听到一位怀孕七个月的女士,被困在八十几楼,当飞机撞向大楼那一刻,她已经知道,她和未出世的儿子死定了。她干警拨了个电话给她丈夫,但她丈夫没接到电话,她就这样留了短短的两句:“Honey, I’m sorry… I love you so much…”。八年后的今天,当她的丈夫被访问时,她丈夫还留着那短短的两句话在电话的录音机里。当他告诉观众他有多想念他的妻子和未出世的儿子时,他那两行眼泪也是一直流不停。

911,叫人怎么忘得了?

Wednesday, September 9, 2009

生还是不生?

他们说我们会后悔,也会很可怜因为我们没有孩子。 我不是不喜欢孩子,也不是养不起,只是觉得出生在这个乱世里的孩子会很苦。他们又说我们的孩子是混血儿,肯定会很好看,不生的话,太可惜了!我的丈夫好像有点心动。婚后那年,每次打电话回家,妈总是在这话题上绕来绕去。我终于忍不住,很果断地跟她老人家说我是不会生的,请她别再问了。会计师对我们说,由于我们没有孩子所以我们缴的税都比别人高,他还建议我们生个孩子来减轻税务。他的好意我们心领了,神经病!

婚前已经和丈夫说好,我俩相依为命到老。但他说我会改变主意的,可是快六年了,我仍然坚持己见。那天,我花了半天的时间和他讨论这个问题。 我说:“谁不知道有个孩子家才圆满?可是,如果把孩子生了下来却不能供给他一切,那不是连累他吗?今天不知明天事,明天,若我俩其中一个失业了呢?就算有积蓄,谁又会担保在你积蓄还没用完之前找到工作?孩子生下来之后,谁来照顾?Baby Sitter? 可靠吗?这里天灾又那么多,万一来个大地震,大火灾,风灾。。。大人受罪就好了,若有小孩,将会有多担心啊!还有孩子的教育,总不能马马虎虎吧!从幼稚园,小学,中学,到大学,你能不操心吗?除此之外,你还得在他发育期间提心吊胆地怕他会不会学坏?如果是个叛逆的孩子,我看你怎么办!对我来说,当父母的必须花很多心思,精神,和金钱才能把一个孩子拉拔长大。好啦,等他长大了,又要担心他能不能在社会上立足,等他立足之后, 又要。。。太多太多的担心。这还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最重要的是我们会从此失去自由,不能随心所欲地要去哪便去哪。你有没有想过这一大堆的问题?”他无言望着我,愣住了!后来,我们还是以悲哀的决定结束了这话题--现在尽量存钱,到老的时候才能住进高级一点的老人院,尽量在我们还清醒时把自己的后事安排妥当,才不会劳烦人家。



看这小家伙多可爱,这次轮到我心动了!

Tuesday, September 8, 2009

令人讨厌的“同乡”

那天和旧同事聚餐时,她告诉我说她们公司来了个新的CEO ,她在后面还补了一句说:“他蛮令人讨厌的,屁股一坐下就开始批评这个批评那个的,不喜欢美国这个,不喜欢美国那个。他是你的同乡呢!” 我一听,也不知道为什么,有点不好意思的感觉。 或许,因为那是我的“同乡”之故吧!

在开车回家的路上,我一直在想这个令人讨厌的同乡到底有什么了不起,椅子还没坐热,连人家的名字和职位都还没搞清楚,就给人家一个下马威了?他把纽约市批评得像个鸟笼似的,口口声声说:“I don’t like this city, it’s too small!” 不喜欢就滚回去呗!那么爱他国的繁华,对它那么敬仰,滚到那里去呗!来这里干什么呢?说穿了他还不是要为三斗米而折腰还不是那种狗眼看人低的跟屁虫?

在我的同乡之中,我从来未听过有人那样批评纽约市的。或许,纽约市已经“年华老去”,风姿不比当年; 又或许,哪个城市正在新兴发展当中而开阔了另一个崭新的市场,那都是必然的。但也不必为此而把纽约市踩在脚下去捧高另一个国家的城市呀!每个国家或城市都有它的优点和弱点,纽约市或许人口众多而显得地方狭窄,但它有的是人权。不要说其他的国家,就拿大马来讲好了,它有给你人权吗?没脑的 CEO!幸亏我已经不在那家公司上班,不然的话对着他那样的猪脑,我都不知要往哪里躲。

Monday, September 7, 2009

劳动节

今天是劳动节,丈夫昨晚便说要去看场电影,我没意见。问他要看什么电影,他说要看 District 9. 又是那些科幻片,我心里想着。今天早上九点钟起身,洗刷完毕后吃了些早点便往离家只有五分钟的电影院去。
我本来就不大喜欢科幻片,但为了陪他,也因为没其他节目,所以只好乖乖坐在电影院里。电影开始了,是一部讲述外星人闯进地球的片子。这部戏里的镜头一直摇摇晃晃,使我顿时感到头昏眼花,心跳异常。我还以为是心理作用,或许闭上眼睛五分钟会好些。但当我闭上眼睛时,突然觉得很想吐。 我忍不住跟丈夫说我不看了,我要到外面走走。他说若这样的话他也不看了,不如回家好了。但我又想到这样太扫兴,所以坚持他把这出戏看完了再走,而我会在广场里溜达溜达。
走出了戏厅,我赶警到洗手间的休息室坐下。我感觉到全身无力,心跳加速,头还有点晕。我闭上双眼,想想今天早上也没吃什么不该吃的,只吃了两块 Pancake 和一杯咖啡。大概过了十五分钟,觉得没那么晕了。张开眼睛看看四周,还好没人。突然间,要吐了!我奔向厕所,还没来得及蹲下,肚子里的 Pancake 和 咖啡已经等不急地从嘴里吐了出来。这一吐,我感觉舒服多了。在那里对着马桶蹲了差不多五分钟,也蹲够了。站起身,好像没什么气力,但还是把口嗽一嗽,走出戏院往 Mall 里走去。我去逛了 Nike Factory, Ann Taylor, Puma, 最后去了Yogurt Land,在那里停了下来。Yogurt Land 的 Yogurt 全部都是 Non Fat 的而且所有的水果都是新鲜切的。 一看到五颜六色的水果,我的胃口大开。买了一杯,坐在那里慢慢享受。才刚吃完,手机便响了,是丈夫打来的。
其实,我还是有点不舒服。我们回到家之后,丈夫说我得了 motion Sickness. 我有点生气地说:“可不是吗?这样的戏也亏他们拍得出来,镜头晃呀晃的。上次看 Cloverfield 和 The Blair Witch 时我一样是吐的利害。若下次你要看这些戏的话,我可不奉陪了!”
半天的劳动节过去了,我跟丈夫说今晚我不想下厨,要他自己看着办!

Friday, September 4, 2009

容不下精明和忠厚


在会议厅里,她是最年轻也是最聪明能干的一个。她不止如此,她更是个正直不贪不骗,处处为公司盈利着想的好员工。照理说,像她这样的人才应该得到奖赏才是;但不然。她不但没有得到奖赏,她还被全公司上下的人视为敌人。那群人一天到晚都在找机会要把她给“干”掉!

为何那些人那样讨厌她, 针对她?原来是因为她太过于精明,忠厚,从来不包庇那些犯错尤其是那些“顺手牵羊” 的人。当那些人做错事时,她必定追根到底,非得查个水落石出不可,所以人家都对她敬而远之。

身为旁观者的我对她说:“算了吧!只要我们不跟他们同流合污就好了!我们就睁一眼闭一眼,平平安安的过日子,好吗?再说,光靠我们两个女子是不可能改变他们的!他们都这样过了快四十年而且他们的年龄都可当我们的阿公或阿爸,又怎么会听我们的呢?” 她听了之后给了我一个白眼,然后很气愤地说:“你怎么可以那么懦弱怕事?只要我们做得对,有道理,他们能拿我们怎样?” 看她说得理直气壮,头头是道,我也不好再说下去。

我那样是懦弱怕事吗?我只是不想用鸡蛋去敲石头,因为我看得很清楚,这群人已经到了病入膏肤,无药可救的地步了。上梁不正下梁歪,上位的都做不好,下位的又怎能好呢?若硬要把他们纠正过来,到时只有徒劳无功罢了。徒劳无功的事我是不会干的!

Thursday, September 3, 2009

她爱怎样穿就怎样穿

(photo by huffingtonpost.com)

最近,很多人对第一夫人 Michelle Obama 的穿着议论纷纷,就连我丈夫也跟着那些得空没事做的人说:“身为第一夫人,竟然穿成这样,真有损国家名声。”我听了之后反问他:“她穿得怎样啦?她露胸露肚脐了吗?” 在很多人的眼里,这里是一个很自由开放的国家。然而,万万没想到第一夫人稍微穿得像平凡人一些便立刻引起外界争论。
上两个星期,第一家人到外度假。既然是度假,人家当然会穿得轻松自在一些。立刻又引起一阵骚动:“第一夫人穿短裤!” 公司里有些八卦的同事还为此高谈阔论,有的赞扬,但大多数都在批评。“看看有哪个第一夫人穿得像她那样,尽露肩擘和大腿? ” Stephanie 指着报上的一张照片不满地批评。我回了一句:“谁说没有?Jacqueline Kennedy 就曾经多次穿无袖套装和礼服在公共场所亮相。” 突然间,他们个个都盯着我看,好像要把我吃掉似的。
真受不了这群人,一天到晚只懂得批评。第一夫人也是人呀!难道第一夫人就必须包得密不通风?就像那个地方的第一夫人那样,从头裹到脚,把她的三围都裹起来,不让人知道。不过,她那样做也是对的,“油屎桶”一个,还谈什么三围?不过话又说回来,Michelle Obama 是有点“料”的,该大的大,该小的小。有不少的女人都羡慕她的三围呢!她穿短裤,波鞋挺好看的。细长的双腿和健康的肤色在阳光低下更显出她那无法挡的魅力。 你不觉得他很有运动员的劲吗?
第一夫人谈吐大方,举手投足都是那么地有气质。她毕业于哈佛大学的法律系,然后嫁给总统 Barak Obama. 小时候的她,也曾经穷过,苦过。从电视上,报章和杂志上看到的她往往都是那样地随和那样的情切,一点都不像那种高高在上,高不可攀的第一夫人。但就是搞不懂为何有些人那么不喜欢她,她又没做错什么,难道是她的肤色?

Wednesday, September 2, 2009

我们不欢迎你!

跟往年一样,你又来了!
人们都知道你会来,但不知道你会带走那么多。
你带走的是他们一生的积蓄,
他们的家园,
他们的回忆,你甚至连他们的性命也带走。
你怎么可以那样无情?
你根本就是在欺负手无寸铁的人,
你根本不理会他们的哀号,
你翻山越岭,出尽风头。
是谁派你来的?
是天吗?

从电视上看到那些因为这场大火失去家园和亲人的人,我跟着他们一起悲伤落泪!

Los Angeles Times photographers document the Station fire as it rages out of control, burning over 140,000 acres in the Angeles National Forest.

(Genaro Molina / Los Angeles Times)





“我要做男人”

“我要做男人!”她在电话里这样地对我说。 “你说什么?” 我问她,这也是我唯一想到的问题。接下来,我不知道要说什么,更不想多说。 明明生下来就是个女人,也做了将近四十年的女人,她究竟受了什么影响或刺激,让她突然 想要做男人?难怪最近她所拍的照片都有点怪怪的。像她这样的一个女人,跑去理了个陆军式发型,穿短裤,T Shirt 和 波鞋。每张照片都有一个女人在她怀里,亲热得像情侣般。
年轻时,虽是女儿身,但她有一种男子的气概, 为人豪爽,性情也开朗。 后来认识了一个厨师,也结了婚,和他生了三个非常可爱的女儿。为了一家的生活,她和她先生也没少吃苦,但生活也算过得不错。但很可惜,她先生后来居然染上了赌瘾,在一夜之间输得倾家荡产。不但如此,还学人家在外面包二奶。 她一气之下,把离婚协议书签了,把房子卖了还债,带着三个女儿和她自己的父母自立门户。
这一切,我都是从我另一个朋友那得知的。不过有一次,她忍无可忍地在我面前诉说她先生如何对她不忠而让她觉得没有安全感,让她觉得男人都是骗子。或许是因为这样而让她觉得男女之间的爱不可靠吧!尽管如此,但也不必把自己弄成这个样子呀! 若真的是这样,她如何向她的女儿解释又如何向父母交待?我不管你说我落后也好,思想保守也好,我总是认为同性恋,双性恋和变性有反天意。若上天已经安排好了我们的性别,我们就必须遵照天的旨意,不是吗?
对她的选择,我希望她只是一气之下。毕竟,她上有父母,下有女儿,这样的选择会让很多人无法接受也会让很多人失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