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iday, October 30, 2009

名牌和土包子

那天走在Malibu 的街道上,就感觉到这个地区的人“与众不同”。别看他们穿着简陋,再仔细看,不难看出他们一身上下都是名牌打扮。从婴儿,小孩,年轻人,中年人,老年人到猫猫狗狗,他们穿的,用的无不是那些我买不起的牌子――Versache,LV,Fendi, Cartier 等等。连那只小狗穿的背心都是出自于Ralph Lauren 的设计。

名牌,真的那么惹人爱吗?有些朋友为了买名牌而省吃俭用,一句怨言也没有。但是如果你叫他们捐点钱给红十字会,他们立刻说:“哎呀!我哪有钱?我打这份工的薪水也只够。。。!” 一听说要捐钱,就给我来这套,说什么一家大小啦,房租啦,保险啦等等。可是当他们走进LV 或 Gucci 的专卖时,拿起一个两千多的手提袋,眼睛也不眨一下,便到柜台付钱了。看他们的动作,是何等的豪爽。我不明白为什么有些女人那样喜欢那个什么LV 牌子的手提袋。它究竟有什么特别?是真皮吗?朋友告诉我说这牌子就特别在那两个字母,LV。 他们说什么名牌可以把一个人的身份提高,而且可以反映一个人的气质。他们还说我因为没有名牌的衬托,所以一看上去就是土包子一个。我听了之后,捧腹大笑,笑到我眼泪都流了。

我觉得这些人真的有点可怜,因为他们成了名牌的“奴隶”却还以为名牌真可以帮他们“改头换面”。如果经济上允许,买名牌其实不是一件什么大不了的事,但是如果你是活在“PAY CHECK TO PAY CHECK”的当下,或者你还要靠政府的津贴的话,你就没有资格用名牌!一个两千多块的手提袋跟一个二十块的手提袋的用法是一样的。一双两三百块的波鞋未必会比一双三十块的来得舒服和耐穿。何苦省吃俭用就只为一个名牌?

我个人认为,一个人的气质,并不是靠名牌的。一个人只要行为端正,穿着整齐,说话时不粗声粗气,闲谈莫论人非,不斤斤计较,多关爱别人,这不就是气质吗?相反地,如果那是个口不择言,爱搬弄是非,爱计较,爱慕虚荣,没有道德涵养的人,就算有再多的名牌,也遮挡不了他的恶行啊!

人,到底是低档不住物质的引诱而盲目地追求一些自己的经济范围以外的享受。你不觉得这样很可悲吗?

Friday, October 23, 2009

她到哪里去了?

每当我烦闷的时候,便会到海边去,找一个清静的角落坐下,给自己一个暂时远离尘世的空间。我一向喜欢看海,听浪声,更爱海风吹在我脸上的那种感觉。那是一种没有斗争,没有害怕,没有忧伤的满足感。当我静静地闭上眼睛陶醉于这种知足的感觉时,在我眼前浮现的总是同样的一个影子,一个没有忧愁,不知天高地厚的少女,一个竟然把挫折当人生的点缀的少女。

这个少女,并不是什么特别人物,在她成长的岁月里也没什么特殊的表现,在学校里的成绩也只是平平,长相嘛,就更别提了! 那么一个平凡,不起眼的人,有啥好留恋的?我留恋她,是因为她当初那种坚毅的个性,是因为她那种正直和谦虚的人品。我很羡慕她那敢做敢为,做事不怠慢,以诚信对朋友的高昂气质。也就因为如此,她是她母亲眼中的“敢死队”,她母亲说她 迟早会惹祸上身的。所以便时时提醒她现实的世界并不是她所想象的那样单纯,人与人之间的相处必定会有斗争,因为人都是自私的。当时,她并不以为然。她总是很有自信的认为人的本性是善良的,就算是犯错了,也只是一时糊涂而已。看她那样的天真,她母亲对她说了一句,“等你有机会真正和社会接触的时候,你就会明白的。”

的确,她母亲那句话在她踏出社会的第一步应验了。现实的社会到底是一个鬼神混合,真假难辨的所在。跟校园那种纯洁的生活简直就是两回事,简直就是天地之差。人的本性到底是否善良,少女开始怀疑了!她渐渐地了解到什么叫虚情假意,什么叫人情薄如纸。对朋友,她不再像从前那样真心相对,因为她怕被朋友伤害。因为人性的虚荣,人性的好胜心,少女竟不知不觉把谦虚给埋葬了。不仅如此,她还时时对自己犯下的错而狡辩,因为她输不起,因为她怕输。也因为怕输,她每天都活得战战兢兢地,深怕自己做错什么似的。她不知什么时候变成了一个敢做不敢为,贪生怕死的缩头乌龟。

唉!可怜啊!为什么会变成这样?那个我曾经羡慕的少女到哪里去了?

Monday, October 19, 2009

时代不同了

在这里的小孩子,都是受到“特别保护”的人类。当父母的,绝对不可以对小孩大声呼喝,打就更别提了。记得以前去拜访一个朋友,碰巧她要教训她两个八岁和十岁的儿子。她手里拿着长尺,把家里所有的门窗关好,窗帘拉下,才敢行“家规”。打了之后又怕儿子会到学校里去跟老师告状,把自己搞得整个晚上都睡不着。

还有一些父母,眼看一个都已经上小学的孩子,不管吃什么,必定弄得满桌,满地都是 食物。这些父母从来都不吭一声。还有一些更糟糕,就是那些对孩子百依百顺,孩子要什么买什么的父母。这类父母从不教导孩子该如何珍惜他们所拥有的。他们会说:“孩子还小,等他们长大之后就会自然而然的懂得这些道理。”对我而言,小孩就是要在小的时候才教,等他长大了,尤其是青春期,他还会听你吗?他不但不听你的,有些还离家出走呢!

想起以前我们小的时候,被父母打骂是家常便饭。有时候被打得脚上都有藤条的疤痕。在我们的那个地方,被父母打的孩子都是“活该”,因为不听话。吃饭时,要是谁敢掉一粒饭在桌上或地上,那餐就得挨饿了!除此之外,若把学校的功课写得歪歪斜斜,我妈会把我们关在茅厕里享受“夜来香”,再不,就会点一支又长又粗的香插在地主公的香炉,让我们跪到香烧完为止。

过年,对我们来讲是一年里头最特别的日子因为我们有鸡肉,有糖果可吃,还有新衣可穿。现在,好像没有这种情形了吧!要吃鸡肉?到肯德基家乡鸡不就有了吗?还等什么过年?糖果?要哪一种?是“金鸡蛋”吗?新衣?为什么要等到过年?所以,现在的孩子过年都好像感觉不到那种特别的气氛,更不会盼望过年这个节日了。

我知道你又要说:“时代不同了!”唉!真的,时代不同了!

Friday, October 16, 2009

小心别中招!

记得在十多年前到台湾旅游,我在桃园机场的银行换了些新台币。到我要离开台湾时,我手头上还有余剩,所以,我又到当地的一家银行以新台币换回美金。回到加州时,我把从台湾带回来的美金存放到银行去。怎么知道,柜台的小姐用一种异样眼光看着我然后说我那些美金是假钞。我说怎么有可能?那些钱是从银行里换的。之后,我花了大半天的时间在那间银行里,回答了很多人的问题。那刻起,我就很痛恨“counterfeit” 这个字。

去年,我到大陆出差,不知有多少人提醒我注意假钞,换钱最好在酒店换而且一定要保留收据。我一个朋友整家人上个月从上海度假回来,他们也“中招”了!他说他们到shopping mall 去买东西,然后从那里找回来的钱是伪钞。他们向酒店的经理提起这件事,那经理居然说他有办法把他们的伪钞拿到外面去再弄真的回来。当然,这项“特别” 的服务不是免费的。他被我朋友拒绝了,还被我朋友教训了一顿。

昨天和我小妹通电话时,她也向我抱怨说她“中招” 了。她和她老板还有几个同事到广东出差。他们同时都在当地的机场的银行里兑换人民币。小妹两天前先回国,留下她的老板和同事在广东。昨天她收到她老板的短讯说当地的公安正在责问他们那些他们从银行里兑换的钞票的来历。小妹说她简直是不敢相信大陆到今天为止还无法控制伪钞。我的反应是一点也不奇怪。听多了,看多了,司空见惯。其实,伪钞好像是蛮普篇的,大马有,美国也有。但是在美国,政府官员们都非常重视和严厉的调查伪钞的来龙去脉,然后把那个集团“消灭”掉!不但如此,政府也特别注意钞票的设计,以防仿造。

如今的大陆,是一个很先进,繁荣,强大的国家,为什么就无法控制伪钞呢?让这么多伪钞流向市场,难道政府不晓得吗?我真的不明白!所以,如果你真要到大陆旅游,一定要小心伪钞!

Wednesday, October 14, 2009

命运,真能操控吗?

或许是因为生长在一个穷苦的家庭里,我在很小的时候就认识到什么是命。 后来,读书的时候,老师又说命运是掌握在自己的手中,操控命运的人是自己。所以,我很努力地也很认真地学习,为的就是要操控自己的命运。 可是,在成长的这段岁月里,我觉得命运好像是冥冥中就已经注定了的,轮不到我来操控。

小学时,我就立志要当一名记者。到中学时,自认文章还写得不错,作文拿高分是件平常的事。别的同学都觉得华文很难,必须买辅助读本。但,我从来都不需要这些。对中国文学这一科目,尤其是文言文及诗词,我更是对它们产生浓厚的兴趣。当人家苦背唐诗宋词时,我却是从诗词中的每一个字去寻找作者当时的心境和当代的环境。那年,我被学校的华文学会选为副主编。他们都说,华文学会的正,副主编从未有文科生担任过,我是第一位。

念中五那年,从南洋商报上看到该报招聘记者。我兴奋不已,把表格剪下,一一地回答了所有的问题然后寄出去。表格寄出去之后的心情是期待,但又有点担心若真的被抽中,我该如何去吉隆坡考试?日子就这样在这种复杂的心情中过去。每当邮差从我家门前经过时,我就会有点失望。但却又自我安慰地说:“没选上也好,这样就不必烦恼怎样去吉隆坡了。”

一个月过去了,那天放学回家,一踏进家门,便看到一封由南洋商报寄来的信搁在桌上。本以为是稿费,所以也没有特别的兴奋。但当我把信拆开来看时,竟是一封恭喜被选上到吉隆坡考试的信。当时,我是又惊又喜,又不敢相信,我把信读了千万遍,最终确认我是真的被选上了。 兴奋得心情突然想到我该怎样向妈开口?

我妈一向管我们管得很严厉,除了上学,很少让我们出门。不像其他人家的孩子那样,骑着脚踏车在村子里的每一条街去逛。因此,我们三姐妹在村里被人称为“三步不出闺门”的女孩。我拿着那封信,心里战战兢兢地到我妈的面前。我始终是开不了口,只好把信递给她看。她把信看了之后说:“你知道我一向都很反对你当什么记者的。当记者有什么好?像你这样直肠子的个性,万一写错什么,你死无全尸。如果你真要去,自己搭的士去,去了就别再回来!”她一字一句,说得那么斩钉截铁。她的话就像一盆冷水,把熊熊烈火扑灭了,再也燃烧不起来了。

从那天起,我便再也不想当记者这回事。高中毕业后,我在当时兴旺的近打百货公司的会计部当小职员。后来,我妈在德国的朋友把我带了过去。在那里生活了三年,心里始终没有忘记当记者这回事,心里还想着存点钱到台湾去念新闻系。但,那只是一个好遥远的梦想,一个不可能实现的梦想。朋友都说我死心眼,也许吧!

所以我常说,天不从人愿,因为他已经在你来到这世界的那刻把你一生的路铺好。天的旨意,改得了吗?我努力是因为要活得更好,更充实; 我认真学习是因为想更多了解命运中的辗转,了解之后才不会惊慌,才不会不知所措。

Friday, October 9, 2009

是父母难为还是孩子难当?

当他母亲看到他成绩单上全都是C 时,被气得脸色发紫,全身发抖。他免不了被母亲大骂一番,之后,他哭着对他母亲说:“C is a passing grade! My friend’s mom said “good job” when he got a C,but you …!” 他母亲听了,差点气得吐血而死。
那是我的一位越南华侨朋友向我吐的苦水。她说儿子永远都不求进,考试总是马马虎虎,及格就好。 让他学音乐,他跑去打球。让他上中文学校,他说中文字很丑很难写。我只能静静听着,也不便给什么意见因为自己没孩子。不过,我倒是看得出西方教育和东方教育的差别。

在这里的华人,有很多都是拼了老命来赚钱栽培孩子,希望他们成龙成风,出人头地,光宗耀祖。所以,在华人圈子里的孩子都得应付父母为他们安排的课外活动如:补习,音乐,武术,学中文,芭蕾舞,心算等等的昂贵活动。他们的时间表都是排得满满的,周末如此暑假也如此。反观美国人的孩子,就真的轻松多了。大多数的美国人父母都让孩子自由发展,而且是抱着“已经尽力了就好” 的心态。他们为孩子安排的课外活动不外乎是一些运动例如棒球,篮球,美式足球之类的运动。很少听到他们说要赶着送孩子去画画然后再去学钢琴的。当孩子考试成绩刚好及格过关时,美国人父母都会讲些奖励的话;当孩子考试不及格时,他们不会大骂孩子反而会以鼓励的方式和耐心的教导来帮助孩子。相反地,若是华人子弟拿了个C 回家,父母肯定会一幅失望的样子,若抱了个 D 回家的话,有些父母甚至还会动手打人呢!然后,这些父母会急得像热锅上的蚂蚁,给他们的孩子多找几个补习老师来恶补功课。

眼看着这些为人父母者,不论是东方或西方的教导方式,对没有孩子的我产生了极矛盾的心理。我们到底应该让孩子自由发展呢还是严厉督促?有些“专家” 说:“不能太自由但也不能管得太严厉。” 废话!谁不知道?问题是怎样才算是刚刚好?倘若在小的时候不管得严厉些,长大了之后,还轮到你管吗?但如果管得太严厉,会否给孩子带来压力而得自闭症?

看来,管教孩子还真是一门深奥的学问,而这学问又是课堂上无法学到的。在这个竞争那么激烈的社会,究竟是父母难为呢还是孩子难当?

Wednesday, October 7, 2009

“我做了亏心事”

自从三年前和她通过电话后便一直没联络上她。由于她对电脑不那么熟悉,所以除了打电话给她便是寄信给她。信寄了好几封也没有收到她的回音,心里开始有点不安。不知她过得可好?是不是发生了什么意外?我越想越不安。

我和她不常联络,但每次当我回去时,她都会很热情地款待我,还特地从北海开车载着两个小孩到怡保来和我叙旧。而每次见面,我俩总是无所不谈,就像以前小学时那样叽叽喳喳讲个没完没了。现在联络不上他,叫我怎能不着急?

我每天晚上都给她打电话,打她的手机。电话是打通了,但没人接,家里的也一样。这样持续地打了两个星期,当我觉得有点累时,终于有人接电话了!“哈咯”,电话那边传来她的声音。这边的我是又惊,又喜,又气。我的第一句话是:“你还好吗?我找你很久了!” 她却慢条斯理地说:“原来是你打电话给我呀!手机没有显示你的号码,所以我不敢接,因为我做了亏心事! 哈哈哈。。。”

什么?这个人怎么做了亏心事还敢大声讲?你看,我们真的是无所不谈,情同姐妹。那天晚上,我俩在电话里聊了将近三个小时,才真像大白。 她告诉我说她老公三年前中风之后,一家四口的生活担子便落在她一人的身上。十七岁的女儿又不听话,跟男朋友跑了也没打个招呼。 刚上中学的儿子还算听话,但家里那个以“有病”为由的老公却呆在家里,只会看电视,追连续剧,有时还跟儿子抢电视遥控而翻脸。据了解,其实她老公的中风并不很严重。从当初的不能自己洗澡到现在能走,能吃,能自己打点生活起居,一切都少不了我朋友当初的细心照料。他恢复健康之后,虽然行动有点异常,轻微的工作例如烧饭和打扫之类的事,对他来讲绝对不是个问题。可是,他偏偏在家里只管吃,看电视和睡觉。一点也不体谅老婆在外工作有多辛苦。当老婆出外上班时,他只有一句话:“下班时记得打包云吞干捞面给我,要加叉烧的。”

眼看老公自干堕落,女儿又不听话,我的老友在这样的环境下,对这个家心灰意冷,所以便开始到外自己寻欢去。一年前,她认识了他。一提到他,她的语调从有气无力转为神采飞扬。他对她的好和怜惜让她顾不了三从四德。我听得出来,他们是当真的。我问她将会有何打算,她说她不敢和她老公提离婚,深怕他受不了刺激。她还说照顾她老公是一种责任,好歹他是两个孩子的父亲,再说他们也的确相爱过。我再问:“那你和他呢?” 她叹了口气说:“唉!有一天算一天咯!”

Tuesday, October 6, 2009

没那么大的头就别戴那么大的帽子

活在当今竞争激烈,工作难找,通货膨胀的社会,越来越多人开始懂得计算日常生活上的开支。不比以前,很多人皆喜欢花未来钱,意思就是先刷卡,买了再算。在这个国家,宣布破产是一件很平常的事,没什么不好意思的。我认识的就有两位,刷卡刷太多,苛付不了昂高的利息,在这样的情况下,他们只好宣布破产。一旦宣布破产,所有信用卡的债,一分钱也不必还。不过,别太得意,破产是有很多约束的,至少,不能再拥有任何的信用卡而且信用点数会一落千丈。这样的约束好像是必须持续七年,七年之后,又是一条好汉,和平常人没两样。
以前在餐馆打工的时候,有一位单身贵族,蛮有意思的。应该是五,六年前吧,那时她已经四十来岁。每天上班总是迟到,不但如此,还要听她喋喋不休地怨天尤人。且让我们来看看她到底有多苦。她,一名单身女郎,当时开的是Audi A8, 不便宜啊!她本来和男朋友住在一起,后来翻脸了,搬回家和母亲住。她打两份工作,早上在 Ritz Carlton 内的golf course, 下午在意大利餐馆,小费还蛮不错的。据她所说,她一个月拿到手的收入至少也有$3000。光是Ritz Carlton 的那份工作就已经很不错了。又据她所说,就算她不吃不喝,她一个月的收入也不够她付车子的月款,保险,和信用卡的利息。什么?当时还在求学的我,真的被她的开支给吓呆了。但是,我一点都不觉得她可怜!像她那样负债累累,她竟然还跑去做隆胸手术,拉皮,手,脚指甲和头发每星期都必须定时到美容院去做保养。她说她是女人,这些是“非做不可”的。更糟的是她有一种怪病,我称之为“非买不可”病。每次去逛街,她非得买一些东西回来不可。她明明知道她买的是不需要的,她就是要买,不然,她会睡不着。
在餐馆的上班时间,下午两点到四点是午休时间。我那天是上全天班,所以两点钟下班休息时,我只好留在餐馆的一个角落看看书。她很好奇地问我为何不回家休息。我告诉她说餐馆离我家开车也要15 分钟而且是在不堵车的情况下。费时又费汽油,只好呆在餐馆了。她又问为何不到隔壁的戏院看场电影,我说一场电影也要$8,能省则省吧!她听了猛摇头, 说:“You are so cheap!”我一笑置之!
其实,她说的没错,我自认是一个“cheap”人。但至少,我活得自在,没有负债。也没错,女人必须做些保养,但绝不是“非做不可”!人啊!没那么大的头就别戴那么大的帽子。

Sunday, October 4, 2009

东拍拍,西拍拍

昨天,一个艳阳高照,风和日丽的星期六,我和丈夫开了车子到处逛逛。我们去了“地球村”又去了海边。我昨天一整天都懒洋洋的,很不想做事,竟然连晚餐也没准备。拍了一些照片,请大家指教!


鬼节又到了,又是买糖果的时候。


有些人就是这样,白白的皮肤,偏要去晒得黑黑的!

坐在石头上的那个是美人鱼,在那里摆pose让人拍照!

我很喜欢这张,可惜浪花拍得不怎样仔细,显现不出那种汹涌的气势。


这么大的一间,能住多少户人家呢? 我想他工人也要好几个吧!这些人怎么那么有钱?

Hot Dog!!

一早就去了这个位于Irvine 的Global Village. 传单上说将会有来自五十个不同的国家展示他们的风俗,文化和宗教。我还以为马来西亚会是其中之一的国家,但我失望了!泰国,菲律宾,中国,和印度等国家都在那里摆摊,只有大马不再那。本想看看是否能找到Nasi Lemak呢!
看这几个年轻人,很有创意。他们的乐器是一些瓶罐和垃圾桶凑成的。本以为那只是装饰,没想到当他们敲打起来时,真的是一首一首好听又有节奏的音乐,我和丈夫都大跌眼镜了!

这不是一只普通的狗,而是一只“再制”狗。当这只狗看到地上有铁罐或朔胶瓶时,他会把它们丢进Recyle Bin 里。

Friday, October 2, 2009

夜思

微风阵阵寒意侵,独守窗前望明月,
几许思念与谁倾,唯恐月儿明日缺;
凄凄鸣蛩处处随,屋檐双亲待儿归,
月下孤影独徘徊,待儿归去鬓已灰。

Thursday, October 1, 2009

他终于。。。


九月三十日这天,对我们的工厂来说是个可喜可贺的日子。由于经济不景气,公司必须节省开销,我们只好为他开了个小小的道别派对。我们把已退休的老员工也请来一起庆祝他的大日子。 这天,他西装笔挺,满面春风,笑容更是前所未有的灿烂。我们为他准备了烤鸡,牛排,沙拉, 甜点等等的美食;还有,员工们的小小心意—Cash.

厂长在致词时说要他好好地享受退休后的生活,不必回头,也不必挂念我们。毕竟,三十四年了,也该停下来好好休息休息。当他的上师把卡片和现金交到他手里时,我们都看到了他双眼里的泪光。他很努力地控制着自己的情绪,不让眼泪流下来。他说他会怀念和同事们一起打拼的情景,更会常回来探望我们。他最后祝福我们每个人身体健康,更祝福这间工厂的生产线能够永无止境。

也不知道为什么,当听到他说That’s it, guys!” 时,对他以前所犯下的错误一笔勾销,心里竟然好像有点不舍。

我离退休还有一段很遥远的路要走,但每天早晨不愿起身时,我就会特别期待和向往退休后的生活。当那天的到来, 不知道我的心境将会如何。是欢喜还是悲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