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turday, November 28, 2009

加州阳光


除了加州,有哪个地方可以让你在十一月尾仍然可以穿着短裤,短袖在海边散步?东美的一些州早已冰雪纷飞,积雪成寸,更不用说要看太阳了。但是不知道加州的居民是何时修来的福气,可以在这个入冬的季节还能享受着蓝天白云,艳阳高照的日子。

我今天一大早(其实也不能说是一大早,因为起床时已经九点了)便起床了,突然心血来潮要去海边走走。丈夫说他不能陪我因为昨晚忙他自己的Project 忙得腰酸背痛。我说没关系,我自己去。没有他在我身边,我更自由,更加可以无拘无束地要去哪便去哪。有时候,我需要一个人,需要一个属于自己的空间。

我来到这个和丈夫常来的海边,走在暖暖的阳光低下,呼吸着带有点腥味的空气,我觉得我是何等幸福。我手握着相机,慢慢地走,尽情地享受着大自然送给我的礼物。

看看那蔚蓝的天空,在绿色和沙的颜色的衬托下更显得出色和迷人。我喜欢蓝天,它不但象征了生命,更能为我驱走无数的烦恼。不仅如此,它亦像充电机那样给我充电,让我找回我本有的活力。再加上那暖暖的阳光,我才觉悟到其实人生并不那么的黑暗,只不过是我自己往黑暗钻罢了!


这小伙子很有耐心地等待一个大浪,但每次大浪向他卷来时,立刻又退下去了。而他又不敢到离岸边远一点的范围内,想必他是初学者吧!


各式各样的风车和旗帜,颜色鲜艳得叫路人为它们而停步。


这是我喜爱的一家餐馆,以前常来这儿吃早餐。


这里有很多小档摊,卖的都是一些油画和手工艺品。


在海边溜达了大概一个多小时之后,想回家了。在开车回家的路上,感觉有点怪怪的,好像还有些事情还未做。原来我今早还未喝咖啡。刚好经过我最爱的麦当劳,买了一杯 ice coffee. 在这风和日丽的早上,边开车边喝咖啡,的确是一种享受。

Thursday, November 26, 2009

感恩!


感恩节,就这样过了!我,虽然很累,但却很感恩。感恩我这些年来有工作,有健康;有亲情和友情还有博友如你。

从接到“圣旨”的那天起,我便开始忙碌准备这顿对我来说很不简单的晚餐。我一向来都不是一个很creative 的人;所以,对颜色的搭配和摆设我都很少研究。因此,我花了很多时间去shopping, 去William Sonoma, 去 Mikasa 找 idea. 我本想学人家那样用table runner,可是当我买回来摆在桌上时,左看右看,就是看不顺眼,只好拿回去退了。我最终还是买了桌布, 而且是我喜欢的颜色。跟我们平时用的那张比,这个颜色好看多了!当然,我没忘记table mat 和餐巾。有了餐巾,还要买给“它”一个“戒指”。这个戒指,我花了半天的时间才找到这个合我心意的。


这套餐具,也是我走了好几家店才把它买下。它看上去很普通,只不过是一套白色,沿边有花纹的杯蝶,没什么特别也没什么大不了的。可是,特别就在此。在这里的餐具店,尤其是Mikasa的设计,都是一些花花绿绿或是镶金边的碗碟。或许我是个简单的人,所以也就喜欢这套白色简单得来有气质的餐具。


我看家婆的桌上都会有一个center piece,而她通常都会放蜡烛。(我家婆是个很有情调的人)但我并不很喜欢蜡烛,因为怕失火。所以,我买了这盆郁金香。在这盆花中,有一个小小的稻草人,蛮可爱的!看到了吗?它好像一个腼腆的小孩,躲在花丛间窥视外面的世界。


丈夫不喝红酒,所以我没摆红酒杯给他。那啤酒杯是小姑结婚时送给他的礼物,上面印有他的initial“M”。刀叉和小调羹我都把它们擦得雪亮的。丈夫说我好像在招待女皇似的那么紧张。


看看我煮了些什么?Mashed potatoes,salad 和green bean casserole 是我准备的。我买了cream corn,dinner rolls 和 honey baked ham.
看起来不怎样起眼的green bean casserole,很好吃哦!Yummy!


Cream corn 也是我的挚爱。


这是我和家婆都很喜欢的红酒,Merlot. 家婆若是多喝两杯,她会唱opera唱不停。


她说她很惊喜我今天会如此摆设来招待她,她还对我赞不绝口呢!我问她摆得还可以吗?她说我还是有疏漏的地方,漏了一件蛮重要的。其实,我真的忘记了,根本没想到。你知道我漏了什么吗?


一顿丰富的感恩节晚餐在欢乐和谐的气氛中进行,也在谈笑中结束。当我在吃着这顿丰富的晚餐时,我突然间想到那些无家可归的人,那些失业的人,还有那些在战场上拼命的人。跟他们比起来,我是何等的幸福?我希望世界没有战争(我知道那是不可能的),人人都有个家,有工作,有饭吃。

Wednesday, November 18, 2009

救救我吧!!


感恩节即将来临,虽然我们没有像别的家庭那样忙进忙出,但一顿感恩节晚餐是必定的。丈夫一个星期前便已吩咐我订一个七,八磅的 honey bake ham。而我却一直拖至昨天才想起这份差事。

婚前,我的感恩节大多数都在戏院里独自度过,或是被邀到一些朋友家共同庆祝。婚后的感恩节,我当然应该和我的家人庆祝。在家婆还未搬回加州之前,我和丈夫都非常“自由”,因为我们都不必为感恩节的晚餐而烦恼。后来,家婆搬回来加州后,我和丈夫便自然而然地到家婆那共度佳节。通常,家婆都喜欢在这个特别的日子大展她的厨艺。不但如此,她还会把餐桌摆设得很正式的,让我看了只有赞叹自己不如她的细心和周到。记得第一次和她共进晚餐时,我对着眼前的那副亮晶晶,排列整齐的刀和叉有点不知所措。我只知道用刀叉的规矩是从最外面的开始,然后到最里面。在右边最小的那个廋廋的叉子,那是吃螺或双壳类用的。左边较小的叉子,是给沙拉的。右边的匙子是给汤的,那前面的小匙子和小叉子是给什么用的?噢!那是给甜点的。左上角的那个小碟子是给面包用的,别忘咯!还有杯子,通常我家婆都会摆三个杯 – 红酒,白酒,还有水杯。但是,我们都不吃螺,又没有白酒,为何还要摆出来?我终于忍不住问她。“Sweetie, this is a formal dining table setting. ”她笑笑地回答我。 吓什么?这么麻烦?想想我们的中餐,一双筷子从头吃到尾,管他吃什么!



去年的感恩节在家婆的家里。桌子太小,还有好几道菜都不能上桌。

昨晚,丈夫跟我说他请家婆来我们家共度感恩节,还给了我一个使命 – 下厨做菜!我对“下厨”二字特别敏感, “WHAT??”,这是我唯一想到的字。我的心脏跳得越来越快,好像快要跳出来似的。我整个人都麻木了,尤其是想到那 “formal dining table setting”时,我的眼前一片模糊,好像心脏病快发作。我带着埋怨的语气质问丈夫为何要如此整我?明知我不喜欢也不会下厨,却把我推进厨房,还要我做感恩节晚餐?这分明就是要我的命!感恩节餐,至少也有四道,还没算甜点和饮料呢!虽说上网便可搜得各式各样的食谱,但是我到底没干过这样的差事啊!我丈夫也真是的,难道他不知道他老婆最拿手的也只不过是煎猪扒,烤牛扒,炒粉和炒饭吗?既然他妈喜欢煮就让她煮呗!丈夫终于说出为何今年他会要我做感恩节晚餐。他说家婆最近扭伤了的脚跟还未痊愈,走路还有点一拐一拐的。所以。。。所以我就真的没路可走了! 呜呜!!

我该怎么办呢?要我煮那么多,我真的不行啊!我想我可能会打电话到餐馆去预订感恩节套餐,你说如何?希望我的家婆不会对我“另眼相看”。如果是你,你会怎么做?如果你有一个那样无能的媳妇,你会不会很气?

天啊! 救救我吧!

Tuesday, November 17, 2009

受不了自己

我在社会立足多年,曾经一再提醒自己要自爱,做事要对得起自己的良心。可是,活在这追逐名利的花花世界,的确很难达到出于淤泥而不染的境界。或许,我常都说我不在乎名利,只求问心无愧;然而, 内心却又常常盘算着什么时候才能买栋大一点的房子,买一辆自己心爱的车,买。。。始终是低档不住物质的诱惑。不仅如此,在工作的岗位上还时时刻刻地和人家明争暗斗,一味地想往上爬,爬得越高越好。原以为那是好学,力争上游,但说穿了,那还不是为了名利?

每当听人家说生不带来,死不带去的道理时,都会猛点头以示赞同。既然赞同,为何还花那么多心思去想如何才能满足自己的物欲?有时候,连我自己也不明白自己。虽然今天的我不必愁学费,房租,等等杂七杂八的开支,可我却好像不比从前开朗。难道我也变贪心了?有了这样,又想去追求另一样,欲望永无止境。这种无止境的追求,想起来是多么的可怕啊!

人家说知足常乐,不知足的人,必定自寻烦恼,对吗?但是,若一个人太知足,他便不需要去追求,人生若没有了追求的目标,还有意思吗?再想一想,越想越是矛盾,越想不出个所以然来。我发觉自己很容易在这“看淡名利”和“追求名利”之间迷失。很多时候,我会告诉自己名利只是过眼云烟,名声再大,利再多,最终也得放下而去。但若不去闯一下,不去求一点,又好像有点虚度此生。

我就是那样的矛盾,那样地爱钻牛角尖,真受不了我自己!

Monday, November 16, 2009

胡思乱想


我坐在办公室里,四周是那么的寂静。我享受着每个星期五给我带来的安宁和缓慢的步伐。星期五,生产线的员工不用上班,办公室和实验室的员工加起来才五个人。我们各有各的工作,各有各的报告要写,我们各忙各的。因为平时的争议和讨论,再加上要应付那班“少爷们”,所以星期五对我们来说实在是最清静的一天。虽然手头上有很多事情要处理,但我却一点都不躁急。

我望向窗外,看见片片枯叶随风飘落,秋意正浓。 我最爱这样的画面了,微风,枯叶和青草。我在想,如果我是画家的话,我肯定会有很多这样的画,微风将枯叶吹落在青草上。然后,我会以画家的手法,尽显枯叶那没生命的哀容。不知道为什么,我对叶子情有独钟。以前,我常形容自己是一片叶子,无目的地漂流在大海,随时都会面临沉没海底的命运。这样灰暗的命,谁会想要?

想着想着,突然间又想起原来今天是十一月十三日,星期五;而且又碰巧是2012 世界末日的电影上映日,今天是个不祥之日。顿时,情绪变得很低落,人生好像是悲哀无比的。虽说船到桥头自然直,但是末日的到来,还会有桥头吗?唉!别想了,想了又怎样?放不下又能怎样?人,迟早都得离去的,为何我却一直都看不透,想不开?

我把门关上,闭上双眼,我要好好地享受这寂静。这是一个属于我自己的空间,我不许忧愁来捣乱更不容许半点的杂音;所以,我把电话也关了。我有多久没这样好好的想东西了?突然想到小姑的病,她这怪病连医生都无法诊断究竟是什么原因。她说他左边的脸,手和脚经常都会麻痹得不能自我。由于小姑一家人住在猷他州而且又是摩门教,所以便很少和我们来往。她是我丈夫的兄弟姐妹当中长得最漂亮,最温柔的一个。我很喜欢跟她讲话,因为她总是柔声细语的,很有亲切感。我不知要对她说什么,我只能默默祝福她早日康复。

不知为何,我突然想起了离开我们多年的外婆。我们的外婆说话也是柔声细语的,所以我们都特别爱亲近她。我其实也不知道她真正离开我们是什么时候。那时我在德国,每次打电话回家我必定问我妈外婆可好?而我妈也总是说:“她现在和我们住在一起,过得很好,很开心, 放心。” 后来有一天,我打了个电话给我舅母,她问我是不是工作很忙,外婆去世了也没回家?我听了之后,晴天霹雳。天啊!妈怎么没告诉我?还特意隐瞒?我没有哭,但是我的心很痛。有好几个晚上,我是从睡梦中哭醒过来的。虽然外婆离开人世间也有十几年了,但她的音容宛在。我想念她,真的很想念她!

突然,IM 在电脑的银幕上出现,是我的“波士”。
波士:“Are you there? ”
我: “Talk to me, what do you need?”
波士:“I called you several times but you didn’t answer and your voicemail is off!!”
我:“Ooooooppppssssss…”

Friday, November 13, 2009

问题出在哪里?

只从911 事件发生以后,我就对那种人没好感。在飞机上看到他们,我都会提心吊胆,不断地向老天祷告,让我们平安降落。在街上看到他们,我都会离他们远远的,目不转睛地盯着他们,然后手上握着手机,准备拨打911。

上周在德州陆军基地发生的枪杀案,又是那种人干的。当事件刚发生时,电视上出现了凶手的照片和名字的那刻,我们都很清楚地知道这种下流的手段只有那种人才做得出来。很多人都议论纷纷,都咬牙切齿地讨论着为什么这个地方会让那种人 有那么多的自由,那么多的空间来发挥他们的“敢死”精神?看着那十三张死者的照片,大部分都还好年轻啊!他们的父母在丧礼上哭得死去活来,对着总统,也不知道要说什么。 谁,将会给他们讨回公道?总统?

一周过去了,关于抢手的背景陆陆续续地传出来。他们终于证实了他真的和那种人有牵连,而且他的行为已经在几个月前被人关切注意,只是没有公布而已。明知一个有问题的人,官方却不愿透漏也不敢采取行动,只因他有那种人的姓和教。怕的是惹来一场对种族和宗教歧视的官司,搞不好的话,不知又要让多少人陪上宝贵的性命。

怪,只怪这个地方的种种漏洞和矛盾;怪只怪它太讲究自由和人权。在这里,只要有合法的证件,你就可以买抢,学飞行,参加军事训练等等。而这里的自由也包括了演说(First Amendment, the freedom of speech),拥有武器,宗教信仰等等等。太多的自由,太讲究人权而让这个地方失去了它原有的本色。或许,你会说它已渐渐老去,光彩已不在。无论如何,它也培育了不少人才,也大方地让人挖走不少金子啊!

抢手没死,被救活了。他的家人要请律师为他辩护,所以不允许官方问话。杀了十三个军人,几十个在场的目击者都亲眼目睹了,还想辩?我在想,这个地方是不是也应该学学那个地方那样,以“跳楼自杀” 来解决?

Wednesday, November 4, 2009

同性通婚


去年的今天,同性通婚的议案在加州没有通过,因此,得罪了很多“人”。今天,是这些人的“失败一周年纪念日”。他们又出来游行示威了,我真的受不了这些人!

说实在的,我并不是排斥这些人,因为那是人家的私生活。而且美国又是一个很自由的国度,有好些州同性通婚已经是合法的。加州当然也想有样学样,只不过加州有很多“清醒”之人,对于同性通婚这一议案,始终没通过。

我真的不明白为何人类会走到今天这个地步?异性相吸的理论难道是有问题的?造物者当初制造人类的时候不都是一男一女开始的吗?从何时开始女人不再对男人感兴趣而男人又是从何时开始不再被女人的婀娜多姿给吸引?现今的同性恋者并不觉得他们的性倾向有问题,反倒责怪起我们这些正常人歧视他们,不理解他们,和破坏他们的“家庭”。试着想一想这样的一个画面:两个男人或两个女人,步入教堂,互相交换戒指,接吻,然后成为合法夫妻,那是有结婚证书的哦! 接下来就是计划怎样“造人”!好了,等把小孩领养回来了,真正的问题这才开始呢!你说,该如何教导这小孩?如何向他解释?对小孩又会造成怎样的身心发展?有太多太多没办法解释的疑问,而他们也避而不谈这些问题。

对我而言,这样的爱是畸形的,因为它已把真正的爱扭曲了。看他们这样在大庭广众里搂抱接吻,就令我感到恶心,我真的无法接受。本来也不像提起这些,可是今天从早到晚的新闻就在报导有关这些示威人士的心声,他们泪眼汪汪,大骂我们硬把他们“幸福的家庭”给拆散了。我一听,一看,火就冒上来了。

如果你是这一类人,得罪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