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day, January 11, 2010

是祸还是福


最近,常都从亲友口中或各博客的贴文中得知发生在家乡的一些怪新闻。本想以一个外人的身份来看待这些令人切齿的新闻然后一笑置之。然而,我不能,我始终压不住心中的气愤。

生长在那样的一个国家究竟是祸还是福?那个国家其实是一个地里风水极佳的地方。可不是吗?看看现在美国东部的一些地区,大雪纷飞,人民的日常生活受影响。有时候,还要受到地震,风灾,水灾等等的天然灾害的威胁。而那个国家,却是一年四季都风调雨顺,风和日丽,人民不需要受到天灾的威害。既然如此,人民应该过着安居乐业的生活,对不?不,事实刚好相反,虽然没有天灾,人祸却是一个接一个,让百姓的日子苦不堪言,人民是哑巴吃黄连,有苦不能言。 这些苦都是人为的,都是一些执政者的所为,兴风作浪,唯恐天下不乱。

我一向来很怕谈论宗教和政治,那是因为我觉得自己不够资格;而且宗教和政治的课题太广也牵连到许许多多的人,事, 物。但,对于那个国家的一些宗教和政治理论,我个人觉得非常的不可理喻。也正因如此,我无法在压抑着心中的那股愤怒和悲痛。

每次和亲友通电话时,他们都是唉声叹气的。经济萧条带来的影响,有些百姓连一日三餐都成问题,执政者却还有时间在玩“挑拨离间”的游戏,试图以宗教来造成内乱的导火线。这种人,天地不能容,必定会遭到天遣!

一波未平一波又起,这种毫不讲理,野蛮的行为,何时才能了?报应,肯定会有报应的。我想,应该是那些枉死的人回来伸冤的时候了!刽子手,你的时辰到了!

10 comments:

山城客 said...

你是了解这个国家的,因为你也曾经喝过这一方的水长大。
诚如你所言,这个国家没有像其他不幸的国家那样,有频繁的天灾。如果连人祸也可以减免,说这里是天堂也不为过的。
可惜呀,一些身在福中不知福者,假借宗教来挑拨争端,他们要的是藉着这种动荡,捞取下届大选他们本族的支持资本。
沙巴州的少数民族圣经在18世纪就采用‘阿拉’作为对基督教或天主教的上帝称呼,那时候的马来西亚还不晓得在哪里。
这里的回教徒当时还把孩子送进来天主教会开办的学校念书,他们并不会对‘阿拉’的使用感到混淆,今天也没有脱离回教改信基督教。
这事件,只能说明,一群有宗教信仰却没有履行宗教教义的无知者干的好事,其行径玷污了其宗教提倡的和平与大爱,是有辱宗教信誉者。
某个占优势的种族政党企图利用这事件来捞取下届大选的选票。有时我不得不怀疑,是不是他故意叫法庭的法官给这个下判,然后制造这种可以摧毁国家的争执来?反正接下来的上诉,先前的判决是稳翻盘的。
这个国家,唉……唉……唉!
我赞成你还是要关注这个国家发生的一切的,尽管你已在国外生活,但是‘胞衣’还是在这里呀,客家话说‘胞衣迹’——这是祖国呀。还有,不晓得你看过这首诗没有?是一位网友传给我的:

后悔没为他们站出来说话
马丁•尼莫勒 Martin Niemoller -------

They came first for the Communists,
他们抓共产党人,
and I didn't speak up because I wasn't a Communist.
我没说话,因为我不是。
Then they came for the Jews,
然后,他们来抓犹太人,
and I didn't speak up because I wasn't a Jew.
我没说话,因为我不是。
Then they came for the trade unionists,
然后,他们抓工会成员,
and I didn't speak up because I wasn't a trade unionist.
我没说话,因为我不是。
Then they came for the Catholics,
然后,他们抓天主教徒,
and I didn't speak up because I was a Protestant.
我没说话,因为我是新教徒。
Then they came for me,
最后,他们抓了我,
and by that time no one was left to speak up.
此时,已经没有谁为我说话了。

巧思媽咪 said...

種種野蠻行為,真是很令人心寒。大概是這里的炎陽酷日,曬昏了他們的腦袋。

张玉燕 said...

山城客:很棒的一首诗,也点出了现实。说实在的,我不怕回教徒,但我怕那些以宗教来搬弄是非,和借用上苍的名字来干些伤天害理的事之人。为了选票,竟然耍出这样的烂招,真的是。。。我们这群人,又能做些什么呢?华人是注定要在忍辱偷生的?

巧思妈咪:是令人心寒,脑袋晒坏还没那么糟糕,他们连人性都丢失了,他们还是人吗?

helloninie said...

这个烂‘称砣’已经腐臭不堪,走入穷途末路。那班坏蛋好像魔鬼上身,手段越加毒辣,令人神共愤,他们做得越绝,人民把‘称砣’砸碎的决心越加坚固。现在我们可以做的就是把有关资讯e-mail around。加油,加油!

薰衣草夫人 said...

请你不要问我:你爱不爱国?

sock peng said...

当我身在美国的时候
我总以马来西亚无天灾为荣
可是说到马来西亚的政治时候,我可说没有脸见人
什么政治丑闻都传千里

现在回来了,看到这些新闻时,深深感受到他们当我们是白痴!!我们还没有盲!!知道这些人在做什么!!

若不是为了家人,我也想移民

张玉燕 said...

Ninie: 我真希望有一天看到“烂秤砣”被人砸得零碎,永远不再存在。

夫人:看到你的这句,你好象很失望甚至绝望。

Sock Peng:马来西亚的华人不是已经走得七七八八了吗?是啊!有家人就比较难了。像我,人在这里,却还会对那边的家人牵肠挂肚。有时,一看到新闻,心里便紧张得要命,比他们还紧张。

anakmalaysia said...

Like you , i had been living abroad for 20 years, but i still feel malaysia is my home, where i belong, i return 2 years ago and promise i gonna do my duty as a citizen and kick them out.

张玉燕 said...

Good luck pal!

cindy said...

玉燕,无语问苍天,唉,人少势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