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uesday, January 12, 2010

就这样吗?


到底发生什么事,你变得如此冷漠?我突然觉得你很陌生,这种感觉让我摸不透,想不通。从前的你,并不是那样的。你对文学有一种热忱,对我这朋友更是关心有加。以前你有不如意时,都会在信上向我透露。当我觉得你被不公平对待时,我会为你睡不着觉。当你结婚时,我为你寻得如意郎君而高兴。当你的第一个孩子出世时,我打从心底里深深地祝福你们。

后来,也许是生活上的忙碌,你不再写那些长长的信给我。我不怪你,因为你已经是两个孩子的妈。而我,也有我自己忙碌的生活。人,总是那样,从早忙到晚。到了晚上,躺在床上时,当心情静下来的时候,想念远方的亲友的思绪涌上心头。而你,也必会在我的脑海里闪过。当你的影子闪过时,我看见你已经不是当年那个爱笑的你。或许是生活上的种种,把你磨成一个比以前更强,更有主见更喜欢往上爬的女强人。然而,你并不快乐,因为你失去了最宝贵的自由。或许人家会这么说:“都已经嫁人了,还要什么自由?” 说这话的人是错了。当然,也得看是哪种自由。如果说你还想和朋友去club 到凌晨两三点才回家的话,这种自由你当然没有。可是,一个属于自己的空间,一些属于自己的朋友,一些属于自己的爱好,做一些自己喜欢的事,对丈夫说一些自己内心的感受,这些自由你总该有吧,而且这些都是你的权利,你有权利去做这些事情。虽然你已经为人妻,为人母,但这不表示你就可以失去自我,你还要为你自己而活,知道吗?

如果你不想讨论你的家庭,我绝对不会问; 如果你有不可告人的秘密,我绝不会追根究底。我隔着海洋打电话给你,我手写信给你,我电邮给你,那是因为我真正关心你,那是因为我在乎你。我只想知道你过得可好,你是否受了什么委屈,你是否在夜半流泪时没人理你?然而,你却对我的关心无动于衷。

Is that it? Maybe, I should leave you alone from now on!

12 comments:

anakmalaysia said...

What a friend for ?You can be a really good buddy !

张玉燕 said...

Yes, I can be a good buddy. Yet, I can be very evil too if I know I was cheated!

山城客 said...

你的朋友也许在家庭上遇到麻烦了,作为朋友,唯一能做的就是开导她,最后的决定,还是在她自己的手里。
我也遇过这种情形,你也知道的,就是那位娶了太太后,与太太闹僵了的朋友,我也以隐晦的方式劝谕过他,暗示他人生只短短几十年,看在两个儿女的份上,得过且过吧,反正这样艰难也过来了。
我不能明确的告诉他,这也是有苦衷的,因为搞不好,我们可能会伤了彼此的友情,除非他的太太是我的妹妹又不同。

张玉燕 said...

山城客:也许吧!我这朋友很有趣,她从来不曾向我透露半点她的不愉快。因此,她给我的印象是她有一个完美的家庭,丈夫是个有钱人,家里有佣人,这样的家庭还不好吗?我一直都这样以为,我一直都认为她是幸福快乐的一族。若她真的有难,真的有难言之苦,她大可向我透露,就算不跟我说明,只说一点点,我也会明白,"醒目”的。她没有必要回避我的话题,更没有必要对我的诚意当垃圾。人,真的是善变的。怪只怪我自己的执著,我的思想一直都停留在那个学生时代。是我自己出了问题吧!一段长久的婚姻,爱情都会有变质的一天,更何况是友情?友情又算得上是什么?算了吧!

诗艳 said...

有你这样一位朋友,是她的福气。愿她珍惜。

张玉燕 said...

诗艳:谢谢你! 是不是她的福气我不知道,我只知道是时候让她浮上来透透气了。只是她不愿意说而已。

helloninie said...

玉燕,一种米养百样人。尤其是当人的经济环境到了富贵的阶段,大多数都会和以前未发迹时的旧友保持距离,免谈旧事。如招朋呼友,也是要趁此机会,向大家显摆显摆自己的风光,陶醉在众人的谄媚言语中。有任何挫折,更不会露底,因为在他们的心目中,‘失面子’的事大过天。我并非说你的朋友belongs to this kind of people,it's just that sometimes we have to learn to stand on other people's situations, so that we can understand their doubts and fears.

cindy said...

玉燕,有些人习惯报喜不报忧,可能是不想破坏朋友或别人的好心情。。。我相信她一定是遇到了人生的瓶颈,作为朋友,为她代祷吧,愿她跨过人生的低谷,有勇气振作起来。。。
祝福她。。。

张玉燕 said...

Ninie: 你说的是。其实,真正的问题出自于我自己,不懂得站在她人的立场替她想想。但是,因为财富而对旧友疏远,你不觉得这样很可悲吗?又或许,这本来就是人性?

张玉燕 said...

Cindy: 我也相信她遇到了人生的瓶颈,或者她真的有苦不能言。我只是有点受不了她的忽冷忽热的态度。热的时候,她就是那个我认识的,冷的时候,她有如在街上擦身而过的路人。当然,我永远都祝福她。

诗艳 said...

玉燕,我来邀请你去我家领开心奖哦!
愿你们天天开心!

Lai Kuan said...

来了我家一趟,好奇心重的我,也来'八'一下咯,感觉你是很重感情的人,你的用心,希望你的朋友很快就会感动,也可能早就被感动了,她在试探你吧了,放宽心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