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day, February 22, 2010

去匆匆


二十多年前的一张旧照片,那是我小弟和我们家的第一个宠物,波比。波比是我母亲的一位好友送给我们的。它有一身洁白的毛,和卷起的尾巴。每当它看到小弟时,都会兴高采烈地摇着尾巴要小弟和它玩。因为我很怕有毛的动物,所以从来不敢靠近它,更别说摸它了。有一天早上,父亲像往常那样让波比到外面去散步。不到十分钟,一位邻居跑到我们家来喊我小弟,她说波比被车撞倒了。当时,弟弟还在睡觉。父亲听了便马上赶到现场看个究竟。看着奄奄一息的波比,父亲极心痛地喊了他一声“波比”。之后,波比合上眼睛,从此离开我们。弟弟醒来后知道这消息,大哭大闹了两天。后来,我们再也没有养宠物。


这是曾经陪伴了我丈夫长达十七年的老虎。丈夫说他是在厕所里的马桶把它给救上来的。当时它只是一个刚出生不久的小猫咪,大意的妈妈不小心把它掉进了马桶,害得它差点把命给丢了。据丈夫告诉我说,当老虎还是个年轻小伙子的时候,它很喜欢爬到丈夫的肩膀上,像个鹦鹉似的,很有趣。第一次见老虎的时候,觉得它很可爱,一双大眼睛,盯着我看。可是,不管丈夫怎样要求我摸摸它的头,我始终没那个勇气。
四年前的某一天,我们发现老虎的排泄物有血,还弄得地毯到处都是。看到这情形,丈夫赶紧带老虎到兽医院的emergency room,要求医生马上给它做彻底的检查。我陪伴着丈夫,看他一脸愁容,我当时真的不知说些什么好。大约过了一小时候,医生出来了。那是一个很不好的消息,老虎的肚子长满了肿瘤。就算是动手术,希望也很渺茫。医生建议让它在睡梦中离去,好让它不再受折磨。这个消息对丈夫而言,来得太唐突了,他什么话都说不出来,只有一直摇头。后来,他还是做了决定,不管有多不舍,为了不让它痛苦,也得放手;毕竟,它也老了。丈夫要我办理一切手续,因为他伤心得已经不能自我,唯有坐在车子里等我把手续办好。当我要签那份同意书的时候,我的眼泪再也忍不住。(真没想到我居然会为一只猫流泪)医生问我要不要看老虎最后一面,我说不必了,因为我怕我会改变主意。就这样,它走了。我们将它火化后,把骨灰带回家与我们同住。同样地,丈夫让我去办理火化的手续。当取骨灰的时候,丈夫让我代取。当我手里捧着老虎那小小盒的骨灰时,我心想:“老虎啊老虎,与你生活了两年,这是我第一次抱你呢!”有一段很长的时间,丈夫开车时都不敢经过那家医院。



6 comments:

helloninie said...

我养过一只miniature poodle,养了18年,她老到身上只有稀稀疏疏几根毛,牙齿掉光光,双眼给白内障遮住,皮肤有很多老人班。每天我给她浸热水半小时以上,帮助血液循环,把鸡胸肉碎和饭再搅烂喂她,后来老狗狗断食3天,伸伸手脚,笑着上天堂。遗体埋在地下,上面种课树,现在已是高高大树一棵。
我觉得人死后火化了,最好骨灰埋地下,也种上一棵树,比较有意思。

山城客 said...

宠物的寿命比人短太多,所以养宠物就免不了有这样的哀伤烦恼。
我家以前也养过一种叫雪纳瑞(Miniature Schnauzer)的宠物狗,非常善解人意,我们一家人都喜欢,视其为家人的一分子,所以牠死后我们全家人都伤心极了。
因为不忍这生离死别的事情继续发生,我们后来也不再养宠物狗了。
你弟弟很靓仔。
kon dao ngai siong jim ki.^_^

H@rry said...

所以有些人都不养宠物!
怕宠物去世的时候自己接受不来!
不过在这个生育率下降的年代
养宠物已经变成很普遍的事情了!

张玉燕 said...

Ninie, 你和山兄养的是同一种类的狗?狗有那么长命吗?你对动物真的很有爱心,你对人会不会也这样有爱心?:-)我很怕有这种attachment,人与人之间的生离死别已经够苦的了。若是我,我希望把我的骨灰撒在太平洋,和张爱玲作伴。


山兄:养宠物就是那样,在不知不觉中把它们视为家里的一分子。虽然动物不会讲话,但是我总觉得当它们要离开的时候,也会有千言万语想要向他的主人诉说。
我弟弟的确是很靓仔的,想我父亲。nga mak hao zong yi dai gi chut gai chong yin wui hao you mian. zak zak ngin do hem nga lao tai "liang zai".

H@rry, 你有养宠物吗?有时,我觉得动物比人还善解人意。

诗艳 said...

我们年纪小的时候养过两只狗,同样都被人毒死。可怜的狗狗死得很惨,妈妈将它们埋葬在院子里。过后,我们再没有再养宠物了。。

helloninie said...

玉燕,狗狗的寿命可以达到20多年,我想照顾老狗病狗比照顾老弱残兵容易得多。你有没听过‘久病床前没孝子’;我听过朋友告诉我说:照顾病弱老人,加上病人耍脾气,不合作,照顾者会先精神崩溃,病的未死,照顾的人会先死,如果真系,甘就惨咯!
山城客之前养的狗和我家贝贝同是miniature schnauzer;从狗狗们的生离死别中,我算是学习到detachment,对于任何生命的消逝,不会有过激的伤痛。
其实balance是我们最需要学习的,任何一样东西如果去到the over extreme situation就会带来反效果。
will chat later,又要去厨房忙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