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dnesday, February 24, 2010

我的名字

一个很平凡的名字,那是我爷爷给我取的。爷爷有两房太太,我奶奶是二房。爷爷喜欢给两房的孙子取同样的名字;所以,在大房那里,也有个叫张玉燕的。

这个名字,普通得不能再普通,和我同名同姓的大有人在。我曾经大胆地想把自己的名字改掉,但又怕父亲责骂。后来,想出了个同音不同字的郁艳。 改了之后,父亲也没说什么,我也就沾沾自喜,大大方方地用了这个名字好些年。 直到有一天,突然心血来潮想要去让人批命。那已经是N 年前的事了,只记得这个帮人批命的就在当时的近打百货公司附近。这个批命的很有他自己独特的一套,他不看掌纹,不看相,更不需要生辰八字, 只需把名字写在一张白纸上。他一看我的名字,眉头皱起说:“红颜薄命啊!” 我一听“红颜”二字,心里有些急了,我可不想当人家的红颜啊!他问我这名字是谁取的,我说是爷爷取的,自己改的。他哈哈大笑说我不知天高地厚,然后要我把真正的名字写给他。他看了之后,点点头,摸摸胡子,对我笑了。他说:“这个才是你的名字,也是你应该用的名字;不然,你会活的很痛苦!”听了他这句话,我不寒而栗。从那天起,我就再也没有用“郁艳”。

来到西方国家后,我并没有为自己取个英文名字,也不知道为什么,反而是我家里的弟妹个个都有个英文名字。有些人尤其是德国人,总觉得我的名字Yoke Yin 很难念。一定要帮我想个可以朗朗上口的英文名字,但都被我拒绝了。 记得以前在学校的时候,有个教授也不管我同意不同意,硬帮我取了个英文名,Christine。 他说:“这就是你的名字。” 我当时没说什么,心里想到:“你给我取名字? 你以为你是谁?要不要还得看我呢!”隔天,他在图书馆看到我,叫了我一声:“Christine”。 我不是没听到,而是我根本忘了那是我的名字。所以也只是对他笑了笑,没理会他。他有点生气地说:“算了,还是改回你原来的名字吧!”

唯有我的丈夫,他第一次叫我的名字时,发音准确,就像以前在家乡读书时老师叫我的名字那样的发音。因此,我答应嫁给他。 很多人对我说:“你的名字怎么那么难念?人家个个都有英文名字,就只有你没有。你现在是美国人了,要行美国礼。” 废话!美国从来不会有那样的要求!在这里十几年,我一直都用同样的一个名字,犯法了吗?

我的名字真的那么难念么?难念也得给我念,因为那是我的名字!

21 comments:

Jessyca said...

haha~ my chinese name is hard to pronounce too!

薰衣草夫人 said...

我总觉得不管自己喜不喜欢,那个长辈取的名字是
'我"的人生记号,不得随意更改.

ccm2poco said...

玉燕玉燕。。。巧玉般的燕子!
你好,恭喜新年好

山城客 said...

妳的名字念起来有点拗口,不过,诚如你所言,那是你自小就取的名字,作为朋友,大家会尊重这名字的。
我念中学时,国内有家专门帮人改名字的店,叫“谷中鸣命理研究中心”,老板就是谷中鸣,我也曾给他改过我的名字。
我名字里有“雄”字,他替我改成“菘”,音义都对不上,而且“菘”字明明是12画,他却说依照康熙字典,必须算14画。
我当时心想:都什么时代了,还康熙字典?于是,我不接受他给我改换的名字,从来就没有用过。
他替人改名其实是受到身份证上马来文音译的限制,不能离开马来文的音译太远,所以,他都是在音译方面兜圈子,并不是真的替你取过一个与原来的音节不同的名字。
谷中鸣,大概你也许听过这名字?他已逝世,后来的改名生意就由他的儿子承接下来,不过现在已少听闻有这家命理研究中心的消息,不晓得还有没有继续经营。
说起他,我话也多了。妳知道吗?我在博上的名字‘山城客’,是有受到他的一点影响而取的。当然,我取这博名的时候在去年,他早已乘黄鹤去了数十年,那么,瓜葛何来?
是这样的,谷中名是个算命的,其实他也是个文笔很好的作家,他曾出版过数本自己写的小说,写得还不错,其中有一本的书名就叫《文冬客》。
文冬客——山城客,呵呵,你看到了什么?这就是我博名的典故啦。
我非常喜欢他写的《文冬客》,有那个时代的悲怆爱情气氛,读来使我有种回肠荡气的感觉。可惜那本书已经遗失了,市面上找不回,我至今只记得书名,成为了遗憾事。
我也没有给自己取英文名字,这是受到新加坡资政李光耀的影响。
李资政小的时候,他爸爸给他取了英文名字,叫哈里,他却不喜欢有英文名字,在他弟弟出世后,他要求爸爸不要给弟弟取英文名字,他爸爸后来也答应了他。
有趣的是,李资政是个受纯英文教育者,却也如此排斥英文名字,在思想上也更接受东方价值观,我作为受中文教育者,实在很难理解他的心态。
关于妳说到曾把名字改为‘郁艳’,我也觉得那个‘郁’字不好,因为忧郁、抑郁都跟这扯上关系。
“红颜”是指‘美丽女性’的意思,不是指狐狸精、二奶或情妇‘人家的红颜’之类的第三者;“红艳薄命”是说一个美丽的女孩子却生成薄命,没有福分的意思。
“红颜知己”是指女性知己,但不是指第三者,只是了解自己、话投机的异性朋友。
比如,一个美丽的女孩嫁给一个不会疼惜她的丈夫,经常被丈夫殴打、或嫁后的生活不好,经常熬苦日子、又或短命,在花样的年华就遭遇到意外身亡,这些都是被惋惜她的世人称做“红颜薄命”。
以下是关于红颜的解释,共勉之:

(1).指年轻人的红润脸色。 唐 杜甫 《暮秋枉裴道州手札》诗:“忆子初尉 永嘉 去,红颜白面花映肉。” 清 龚自珍 《己亥杂诗》之四:“此去东山又北山,镜中强半尚红颜。”

(2).指少年。 南朝 梁 沉约 《君子有所思行》:“共矜红颜日,俱忘白髮年。” 唐 李白 《赠孟浩然》诗:“红颜弃轩冕,白首卧松云。” 宋 王安石 《客至当饮酒》诗之二:“自从红颜时,照我至白首。”

(3).特指女子美丽的容颜。 汉 傅毅 《舞赋》:“貌嫽妙以妖蛊兮,红颜曄其扬华。” 南朝 陈 徐陵 《和王舍人送客未还闺中有望》:“倡人歌吹罢,对镜览红颜。” 清 李渔 《玉搔头·讯玉》:“青眼难逢,红颜易改。”

(4).指美女。 明 王世贞 《客谈庚戌事》诗:“红颜宛转马蹄间,玉筯双垂别 汉 关。” 清 吴伟业 《圆圆曲》:“慟哭六军俱縞素,衝冠一怒为红颜。”

张玉燕 said...

Jessyca: what is your Chinese name if you don't mind?

夫人:是的,我后来才领悟到这一点。真的很惭愧!

ccm2pocco:巧玉般的燕子,我喜欢。怎么我从来就没想到过呢?谢谢你!我也祝你新年好,万事如意!

山兄:谢谢你为我解释得那么详细。或许真的是我误会了“红颜”的意思。虽然,我从来没有想过红颜二字是狐狸精,但是我总觉得女人当人家的红颜就不是一件好事。不是吗?他当时看的不是我的相,因为,“漂亮”跟本和我扯不上关系。我一直都误以为红颜是人家的第三者呢!谢谢你提醒我,我又学到一些了。谷中鸣我有听过,他是不是出了一本书叫“钻出牛角尖”?这本书也是跟取名字有关的。我父亲当年索取了这本书,还爱不释手呢!原来谷中鸣是一位作家?我真的现在才知道呢!那他是不是从文冬来的?对于英文名字,有些人觉得我很食古不化,都什么时代了,有个英文名字有什么大不了?其实,对我来说,那真的没什么大不了的事,可是,我希望我能够保留这唯一我能保留的。想想看,我来到这西方国家,受的是英文教育,下嫁洋人后,我更加必须入乡随俗。但是,我从来没有忘记我自己的根,那就是我是华人,我有一个中文名字。关于这一点,我一定要他们尊重我。难念,念错了,都没关系,慢慢来,只要他们不取笑我就行了。其实,那个批命的说了很多我的过去和将来,我敢说有97% 是对的。很不可思议!

山城客 said...

玉燕;
更正一下,“菘”在我念书时是以繁体来计算,12画正确。
而简体的“菘”,草字头已归纳成3画,所以“菘”现在的简体笔画是11画。
(这段不必发放出来了吧。)

山城客 said...

我不知道自己的记忆有没有出错,谷中鸣应该是居住在霹雳州的怡保市,我以前有他的地址,这么久远的事了,地址也遗失啦。
《钻出牛角尖》是谷中鸣介绍名字命运相关的书,是免费派送的,我也看过,不过对内容已经没有印象了。
他的著作《文冬客》是要付钱买的,我记得自己当时买了三本他的著作。他文笔真的非常好!我比较崇拜他的写作才华,至于他的算命改名功夫却是麻麻,我比较不欣赏。
“红颜”也不光指漂亮的女人,也可以泛指所有包括美丑在内的女性,如“红颜知己”,就不含美丑。
算命的说妳会与“红颜薄命”扯上,他的话即使不含漂亮的意思,也还是在说一个命薄的女性。
也许身为男人的,对这“红颜”两字比较在意吧,呵呵。

张玉燕 said...

我虽然不很在乎,但是我一直对他的话耿耿于怀。我好像摆脱了红颜,但是“薄命”是否还跟随我,就真的不知道了。

helloninie said...

Yoke Yin,这么简单的读音会难念吗?
时代不同liao,现在洋人喜欢改中文名字咯!尤其那些在中国工作的洋人,以拥有一个中文名字而沾沾自喜。
你是有点pessimistic,这或者和你的童年青少年遭遇有关,anyway, everything will turn out fine, just enjoy your present, and wish you all the best in your future!

张玉燕 said...

Ninie, 对洋人来说,那是难念的尤其是Yoke, 他们念成Yoki然后接下来的是Yin。这样的念法,是有点怪怪的。I admit that I'm a pessimistic person, but this has nothing to do with my childhood, at least I think so. However, I believe that my sentimentality has something to do with my past life. Silly, right?

山兄: “菘”字好像只有11 画,不是吗?难道又是我算错了?

cindy said...

玉燕,发觉你有点爱钻牛角尖----自己把自己困住。理得别人爱说啥?我相信每个人都是独一无二的,都有自己特质,与众不同的。。。

活到这个年纪,算了吧,要为自己而活,多疼爱自己一些,放松自己,放开自己。。。

人生有多少个十年?何不活得痛痛快快?(这是巾帼枭雄里的柴九说的经典话,我觉得很对,不知你又如何呢?)

希望这番话不会对你造成困扰不快,失礼了,请包涵。。。

山城客真是见识广。。。

说来有点奥妙。今天刚刚在学校与同事谈起谷中鸣,都说不知他怎样了,却原来就在这里知道他的消息。冥冥中好像已经有了安排,啊,真是无巧不成书。。。

谢谢山城客的消息,原来谷中鸣和我及玉燕ninie等都是来自霹雳。。。

张玉燕 said...

Cindy: 你这番话,我一点都不会介意的。那表示你当我是朋友才会如此说。不过,你这番话我已经听过无数遍了。我,就是一个这样的人,钻牛角尖。有时候,只是头脑转不过来。这些年,我已经是为自己活了,所以才有时间发牢骚。我的生活不是很富裕,但我敢说那是人人都想要的生活。可能是个性吧,有时候活得自在,却又有一种厌世的感觉。我知道你要说什么了! :-)山兄的见识真的很广,所以很高兴认识他和各位。有了你们的提醒,我才有机会冲出牛角尖。

诗艳 said...

玉燕,我觉得这个名字很好啊!郁艳,我反而觉得不好,原因和山城客一样。我小时候,爸爸把全家的名字都拿去给谷中鸣批,结果全家只有二姐的名字不用改。诗艳,他建议我改为四嫣,我却死都不要改,觉得太俗气了。嘻嘻!

张玉燕 said...

诗艳:对,这名字是挺好的,只不过太多人有这个名字。在学校的时候,有三四个同名同姓的, 谁跟谁都搞不清楚。所以我才想到要改,“博出位”。没想到谷中鸣名气那么响,你们一家大小的名字都由他改。

sock peng said...

对我来说,父母给我们的名字
就是有他们的意义
看到很多人长大后就改名字
这也是我目前为止都不愿意去找人批名

在美国的时候,同事也说怎么你没有英文名字
我想我是华人,就保留中文名字,
这样才是我的独特吧!!

cindy said...

玉燕玉燕,好听啊!何必改?过得自己那关就行了。。。

朋友就是如此,互相鼓励扶持。。。

对,有了一班投缘投机的朋友网友真是幸福,心情好时嘻嘻又哈哈,你一言我一语,多么开心!
心情低落时,鼓励激励的话语振奋心灵,又是多么开心!

啊,酒逢知己千杯少,话逢知己千句也少啊!
你看山城客就知道了。。。

山城客,你好嘢!:)

张玉燕 said...

Sock Peng: 没想到你也没有英文名字呢!我和你有同样的想法,那就是保留自己的中文名字。

Cindy: 如果我有你一半那样开朗就好了,那就真是一天都光晒!

Bakeling said...

我出来行走江湖时,固执到怎么也不要用Christian name ,因为我认为,如果一个人要记得你,他一定能记得你,不管你你是什么名字。

Jessyca said...

我名字叫Juang Yunn = 庄韵。 更拗口

张玉燕 said...

Bakeling: 我的原意正是如此。我入籍的时候,政府都没有要求我一定要换名字。那你有江湖绰号吗?

Jessyca:对老外来说,那是一种挑战。

诗艳 said...

玉燕,祝你和家人:元宵节快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