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day, April 19, 2010

写信

记不清什么时候开始,写信已经被电话,电邮,MSM 取代。现代的人早已不知道什么是写信,寄信和等信的滋味。当然,高科技的发达给人类带来了无限的便利,很多当邮差的也因此而失业。在我享受着高科技给我带来方便的同时,我也极坏念那个写信的时代。
我虽是个急性子的人,可是我却从来不怕等信,只怕那封信没人寄。以前用的是那种香香的,有诗句的信纸。写信给对方的时候,也很用心地,一笔一划,写得很整齐。就是邮票,也要贴得整整齐齐地,深怕让人笑话。

若干年前写了封信给远在荷兰的朋友,可是却没有寄出去因为对方打了个电话给我,全都在电话上聊了。

这是我刚到美国不久,妹妹给我寄生日卡的时候附上的一封信。

这是家父未去逝时给我写的其中一封信。父亲的信写得很短,而且每封信都有“三思而行”这四个字。奈何,我却刚好跟这四个字唱反调。另外,父亲的字体是我一直都很想模仿的,只可惜。。。

最近,我又很想写信,但不知道要写给谁。谁,还兴这玩意?打个电话不就行了么?我,该是时候接受这个写信已经不存在的事实了。

12 comments:

山城客 said...

我们算是同个求学年代走过来的,学生时代的玩意儿都一样。
我念书时期,交了一些笔友,全国各地的都有,大家就这样在小小的一张信笺上谈天说地。
就像妳说的:写信、等信,写信、等信,每天就在这样的期盼下度过。
不过,写信使我们练就了字体和堆砌文字的基础,这未尝不是好事。
念书时期写过信的关系,使我后来离校26年未触摸过笔杆,后来还可以较轻松的重拾这门爬格子的玩意。
现在想想,如果当初没有交笔友写信,今天就不可能轻松地写一篇文章了,妳说是不是?
我相信妳的情况跟我也一样,妳的写作能力也从以前的交笔友写信里获益不少。
现在真的没有什么人再以纸笔通信了,因为email、msn等更快捷,不必等待几个星期这样久。
以前,太久没有收到回信,令到自己也心烦气躁起来,疑心也顿起。然后在很久后再收到对方来信,说是之前寄过回信给我时,才知道那信是被邮寄中遗失了,或邮差错送了。
妳看,email、msn等就没有这样的问题。
不过,话又说回来,在写信与等信中,我们其实也有其中乐趣的,不是现今不再提笔写信的人能够体会。
妳还留存着一些以前的信件啊?我是一封也没有了,讲起就伤心,我怎么就没有想到保存好以前的信件呢,唉!
妳爸的字体很美,我也能写到这种笔调,妳信吗?

薰衣草夫人 said...

马国这个月的邮费涨双倍,更没有写信了.....

Phang Chew 彭钊 said...

你父亲的字真得很美. 看起来像硬笔字. 该是钢笔吧! 你父亲是文人吗?
科技的发达. 今日很多年青人都怎么执笔了.

HoongLing said...

I like writing letters - hand written ones and most of the time it is seen as informal although it was meant t be formal. Those days, everyone writes their own letters for personal touch. Nowadays everyone types a letter!

诗艳 said...

我年轻的时候,也很喜欢写信,交过很多笔友。
现在,流行的是网友,讲起笔友会被人笑呢!
我也是要说,你父亲的字体真的很美。

张玉燕 said...

山兄:是的,那个年代的人都喜欢交笔友,我也有一,两个。我妈当时管教得很严厉,笔友的来信,她都必须先过目。我的字是在学校和我父亲的耐心下练出来的。记得以前那些一格一格的生字簿吗?一年级的时候,用大方格,后来,中方格,到六年级的时候就用小方格了。然后,上了中学,没有格!其实,我是一个很喜欢丢东西的人,我还试过把我丈夫很重要的收据给丢了。唯有我跟亲友的信舍不得丢,有时候吃饱饭没事做,会拿出来看看,回味回味。书信不留也好,少了一份感伤。你喜欢用自来水笔写字吗?我当然相信你能写出那种笔调,有机会搬上来这里让我们欣赏,如何?

夫人:怎么现在才四月,就已经涨了双倍?

彭钊:谢谢你!对,那是钢笔字。家父小时家境贫穷,连小学都未毕业。但是,他生性好学,每当一有空的时候,他就会拿起笔,在撕下来的日历后面练字。以前,村子里若有人办喜事,都会请我父亲写请柬。

HoongLing: Personally, I like the hand written letter. If, that is a business letter, it must be typed. Don't you think?

诗艳:你也交笔友啊!哈哈。。。那个年代的人似乎都喜欢交笔友的。谢谢你对我父亲的赞美!

cindy said...

玉燕,我也不写信了。嘻。
你父亲的字很好看,我喜欢。有点像我老爸的字呢!

sock peng said...

你可以写信给我
哈哈!!

张玉燕 said...

Cindy: 谢谢!在这个E 时代,谁还要写信?

Sock Peng: 你也喜欢写信么?还是你只喜欢收信?

sock peng said...

我也有写信的
只是这些年来,我写信的速度都很慢
通常都要有好心情
哈哈!!

有时,改成了写明信片比较快

Anonymous said...

爸的字是最美的!我也保留着爸的笔迹--- 一张十年前的生日卡!搬了无数次家,还是留着,你和弟妹给我的信件,也一样收著。。。。 千金难买!

张玉燕 said...

Sock Peng: 我觉得写信的过程是一种享受。要不要来玩写信?

无名:是的,爸的字迹是独一无二,最美的。你们寄给我的信和卡片我大多数都保留着。有时拿出来看看,回忆往日,但是这种回忆却是苦涩的比较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