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nday, June 27, 2010

夏日情怀

炎炎夏日,嬉戏于池中。


对,就是要这样悠游自在地,慢慢地享受,自得其乐,怎叫我不羡慕?也趁这个时候好好洗刷一番,把尘土,和烦恼一起洗掉。


够了,该上岸了!

上岸之前,先来个pose, 好让那个手握相机,站在那里等了很久的“痴女”拍一张吧!


展翅高飞,我要飞咯。。。我真的要飞咯。。。


你在想什么?盼什么?等什么?是等情人吗?如果是在等情人的话,劝你别等了,自己寻欢去吧!


等呀等地,情人不来,心也裂了。一颗不完整的心,谁要?

怎么又是你?
你总喜欢在我面前飞来飞去
你在对我炫耀,在对我挑逗么
你总是那样,不让我靠近你
我唯有从远远地那方,痴痴地望着你
好不容易等到你歇着的时候
凤儿又来捣蛋
微风拂过,你却仍然那样安详地歇着
你冷傲地站在那摇摇晃晃的花儿上
摇晃得像婴儿的摇篮
你,却是那样地不在意,不被惊动
然,对我的小心翼翼
对我想要多看你一眼,多靠近你一些的痴情
却视而不见
你,怎么可以那样冷漠
自古多情难道真的会空遗恨
多情为何总被无情伤

11 comments:

山城客 said...

哈哈,美鹅出浴。
很凄美的情诗,看得我醉了。
多情总被无情伤,自古多情空遗恨,
‘情’这个字是‘难’。。。。

喜阅世间美景多 said...

很是诗情. 更加有画意

cindy said...

好写意,好美!
最喜欢蝴蝶那张,是ori的吗?

helloninie said...

那只野鸭,你说会不会有人把牠抓去弄成烧鸭哦?(哈--哈---哈----你一定在跳脚,干嘛问个大杀风景的问题?)
还有还有,本来我对蝴蝶挺有好感的,可是牠们总喜欢下卵在院子里的富贵花,幼虫把叶子花蕾全咬光,滚圆的肥虫几乎把整棵花树刨得光秃秃。侬说可恶不可恶?该如何对付?(哎呀!对不起,你痴痴等待的蝴蝶----------糟糕,今天怎么啦?!哎哟哎哟-------)

张玉燕--Yoke-Yin said...

山兄:什么美鹅,那是鸭子!我还真希望它是天鹅呢!我想,只有看破红尘的那些出家人才不被“情”所困吧!

彭先生:谢谢你!其实我很想写一首有押韵的七言诗,可是文学底子不够,所以就胡乱写一番了。

Cindy: 那不是Ori, 那是monarch,是吗?问问你的学生,肯定有人知道。要不,问Ninie吧!

Ninie: 你今天好像看什么都不顺眼,是吗?烧鸭?想进大牢么?还有还有,你怎么可以把这些罪过怪到蝴蝶的身上??什么怎么对付?花就别种了呗!哈哈哈。。。(哎哟哟。。。咱别动气。。。)

helloninie said...

想是看禅故事多了,笑到气也喘了,不知不觉就自然会搞些古怪来看看你的反应如何。
你原本是这样的看法想法,可是换了一个角度,换了另一种心情,又会是另一番景象。
所以世上事,是没有绝对的,也不需要去执着野鸭的悠游自在,对你极尽挑逗,令你痴迷的蝴蝶--------哎哎哎-----别动气哦!
Relax---relax----and just relax----

张玉燕--Yoke-Yin said...

Ninie: 何时才能有像你那样的境界?不过,我倒是要谢谢你提醒我“换个角度”,“转个念头”来看待一件事。这两天,我都呆在法庭上当陪审团。The defandent was charged for two charges: assault and brandishing deadly weapons. 法官在庭内大约介绍了这案子,然后接下来就是挑选陪审团。被告坐在那里,案子还未开始审,我在内心里已经判了他有罪。看他那猫样,浑身tattoo, 连颈部都有,一幅满不在乎的样子,鼻子穿了个耳环(像牛魔王那样),嘴唇两个耳环,左眼的眼盖一只耳环。
一看就是一幅流氓派,一看就知道他是一个暴徒。当下,我就叫自己转个角度去想他,换一个念头去看待他的暴行。可是,我还是说服不料自己“他可能是被害者”。辩护律师问了我三个问题,可能不合她的标准吧,所以我被“dismissed" 了。
“换个角度”和“转个念头”,还要看当时的人,事,物的配合。如果能够真正做到心中无杂念,看待的那件事就是那件事,绝对没有“万一”,“也许”跟在后头,我想恐怕我还要花上很长的时间来学习。

helloninie said...

哇!you become the jury, what a good experience!
你说那个暴徒成个死鬼样,你还转啥念头?
对啦!就如你说,every thing must base on the situations,总不能拿着一本通书就走透透的嘛!

1ondoncalling said...

My Malay & Japanese are rubbish...

Grass said...

呵呵,有意境!谢谢分享。

leejiajia said...

那可不完整的心可以入诗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