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day, August 2, 2010

兒時趣事


不愛喝汽水的我,今天不知道哪條筋不對,突然在公司的冰箱裡隨手拿了一罐pepsi來喝 。真的很久沒有喝了,怎麼好像比以前甜?

我喝汽水不敢像喝啤酒那樣瀟灑,因為它不但甜,而且還很多氣 。正當我慢慢地啜饮時,腦海不禁泛起了兒時的記憶。

當年,我們三個還很小(我小弟都還未出世)。過年的時候,不論家裡多窮,我的父母都會想法子買些汽水來讓我們開心開心。那個時候的汽水,好像都是玻璃瓶裝的。印象中,我最喜歡的就是那個顏色黑黑的Sarsi(沙士?)我不但喜歡它的味道,我更喜歡聽它從瓶子裡倒入杯子裡時發出吱吱的聲音,然後看着那些泡沫在空氣裡跳舞。後來的新年,我媽說要換些新鮮的飲料,不想老是喝橙水和沙士。所以,她便很努力地幫人家多做幾件衣服,給我們買來了Shandy(不知道現在還有沒有)。我們第一次看到罐裝的汽水,很是好奇。我媽說這是很貴的飲料,所以一罐要三個人分。我說:“好,沒問題。我是大姐,讓我來分!”

為了公平起見,我拿了兩個透明的杯子,在我兩個妹妹的面前倒給她們。我還記得我的小妹,連眼睛都不眨一下,深怕我“吃”了她那份似的。倒好了之後,我把兩個杯子放在一起,要她們看,她們兩人不多也不少,表示我是公平的。我小妹突然問我:“那你的呢?” 我說:“我的很少,不必倒進杯子裡了,我就將這個罐子喝吧。”那時候她才五歲,居然說:“我們怎麼知道你罐子裡面有多少?給我看看!”說完之後便一手把我的罐子搶去,然後把眼睛睜大說:“好啊!你的罐子那麼重,裡面一定很多,你給我們的卻那麼少?”之後便怒氣沖衝地到我媽那告狀去。每次我想到這一幕,我便會傻笑。我搞不懂為什麼一個才五歲的小孩居然會起疑心。更不明白為什麼我會那麼壞!

今天,我們各分東西,雖然通訊發達,但由於各有各的忙,通話自然就少了。每次看到他們的名字出現在msn 時,我也會立刻login,跟他們的名字湊在一起。我不敢驚動他們,因為我這裡夜晚,也就是他們在公司忙得團團轉的時間。雖然無法聊天,有時候一兩句問候是有的。這樣,我已經很滿足,好像我跟他們在一起那樣;至少,感覺上跟他們很近。


11 comments:

wkw said...

shandy还在市场上售卖着。若回来大马就买几罐来尝尝吧!

人生就是如此,各分东西都是无奈的抉择,谁不要亲人都在身边呢?我在自己的博文《忙.忘》里都曾抒发如此的情绪,只是你的对象是亲人,而我的对象是朋友。

彼此加油吧!

helloninie said...

哈!你提起玻璃瓶的沙士,好喝!
现在倒不敢喝汽水了,因为又是添加了很多化学的东西在里面。
至少以前,我们吃喝的东西都比较organic咯!

山城客 said...

你说的童年往事跟我的很像,我们小时候也是难得喝到汽水,那时候的汽水都是瓶庄的,没有铝罐庄的。
只有过年这样的节日,我们家里才有买进一箱箱的汽水,我最喜欢的也是沙士。
shandy现在还有,不过已经不常喝它了。汽水如今也没有再喝,因为太甜了。
你妹妹5岁就懂得起疑心,真不简单,显然是非常聪明的女孩子,听你这样讲,我也感到很惊讶!
5岁,我以前5岁时什么还不懂呢,更不要说起疑心。
他实在太聪明!

anakmalaysia said...

Pop only once a year, it really feel good !

张玉燕--Yoke-Yin said...

wkw: 看你年紀輕輕的,就已經體會到“无奈的抉择”?不簡單啊!看了你的博,的確不錯!

Ninie: 汽水好像沒有organic的喔!不過,汽水還是少喝為妙。

山城客:你以前的家境也這麼窮嗎?你念獨中的喔!說起我這個小妹,我覺得她有點像猶太人。看似好像從她那佔了一點小便宜,但是她兜個圈子,連本帶利拿回來,你都不知道。她呀,很精!

anakmalaysia: only once a year? Diet?

山城客 said...

玉燕,
我也曾是农家子弟来的,并非富有人家。
念独中不像在海外念大学,也不过是比政府学校贵多几十块的学费而已,我爸妈还负担得来。

哈哈,你妹是犹太人投胎的,太精明了, 算死草。

jin1shu3 said...

儿时趣事,
回味无穷。。。

wkw said...

谢谢。被人称赞原来是那么的开心。

wkw said...

今晚,我细心的欣赏你从零九年开始直到目前最新一则书写的博文。原来玉燕姐姐一路走来遇过不少风霜。替你目前安定的生活感到开心。祝福你。

水彩画室 said...

提起汽水, 想到 F&N. 小孩子盼过年. 旧时代物资不多. 过年可以吃到肉. 穿新衣, 讨利士. 最高兴莫过于喝 E&N 橙水, 沙示等荷兰水. 喝完呃一声长长的汽, 特满足.
物资不多的时代, 少少的享受即满足直至永远. 之间还连接上或多或少的亲情, 友情.
反倒物资充沛所谓的现代文明时代. 过年这节日相对来说. 却少了那份期盼与满足. 进而还缺了那种亲情友情的连系.

张玉燕--Yoke-Yin said...

山兄:我會轉告她說你叫她“算死草”,哈哈!

jin1shu3: 也只能回味了!若是光能倒流,該多好!

wkw:謝謝你那麼捧場,我寫的東西,只是一種發洩,一種吶喊。我不是稱讚你,我只是說實話而已!繼續努力吧,有朝一日出書的時候,記得送我一本。

彭先生:對,那是F&N的。我還以為“荷蘭水”是客家人叫的喔!為什麼會有這個名稱呢?我很好奇!那種得到少少既滿足的感覺好像比什麼都珍貴似的。你看,人就是這樣,得到的,不一定是好的,難得到的必定是極品,珍惜有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