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dnesday, August 4, 2010

删除键

坐在电脑前,给一个恶人回电邮,我把心中要骂的,要咒的都一一打出来,心中顿时觉得舒畅无比。然后,出去走一圈,等头脑清醒了,再回到电脑前把刚才所打的全删除掉。从新再打一封“按着良心”的话。

键盘上的“Delete” 是我的好朋友,我多希望它能跟“Enter”调换,那就方便多了。如果在我的人生中也有一个 Delete 的按钮,那该多好啊!这个按钮比漂白剂,抹布好使多了,因为一按Delete, 一切便消失掉,好像什么也没发生过,一切可以从新开始,焕然一新。漂白剂和抹布并不然,因为不管漂得多白,不管你如何用力地将不要的擦掉,却仍然会有蛛丝马迹留在那里。

在成长的岁月里,我们不多不少都会有一些不顺心的经历,这些经历往往留给我们的是不能医治的痛。别人的一个眼神,一句话,一个小小的动作,一段感情,都可能成了一支有毒的箭,射中我们的要害。虽说时间是疗伤的最佳良药;然而,在我们心深处却很清楚地知道,世上更本没有一种药可以治疗创伤的心灵。只是我们不愿提起,不愿想起罢了!

若是有了一个删除的按钮,能让我们把这些痛苦的回忆删除掉,一切当作没有发生过,我们是否会好过一些,快乐一些呢?

我需要一个这样的按钮,因为我对从前的一些遗憾至今依然耿耿于怀,对人家一句或许无心的话而牢记于心,对自己所犯下的过错更是无法原谅。更可怕的是,我斤斤计较得与失。故此,我没有那种“得之淡然,失之泰然”的洒脱。可悲啊!

这个删除的按钮,让我深思许久!

5 comments:

水彩画室 said...

很有同感 neh. 这Delete 键不止删除痛苦回忆. 同时还有那错误决择,错误的一切. 然而错误巳是过去式. 要 delete 是没可能了.
因为那错误的结果, 作用巳在现时一一呈现上来了. 所能做的只有用上 enter 键, 面对这结果. 一一去收拾. 活在当下....
你觉得呢!

山城客 said...

你是说你要删除回忆?
回忆是过去的事了,也没有所谓好坏吧。
能够成为回忆烙印在我们的脑海里,不管其好坏,总是自身过往生命历程里的一部分。
如果把不喜欢的给删除,只留下好的,对我而言,就好像将自己过往生命中的某一段变成了空白页。
人生若有删除键,很多人,包括我自己,肯定不怕做错事,而且可能对一错再错也感到无所谓。
害怕行差踏错,苦思选择哪条岔路才对,就是明白人生里没有Delete键,所以必须万分小心。
人生没有Delete键也是好的,这样,才有真正的伟人出现,对待生命也才会认真吧,我想。

helloninie said...

你不需要一个delete button,你要学习‘放下’,也就是我说的detachment。
不要把最近的那些芝麻绿豆,上个世纪那些不顺心的冬瓜豆腐,有的没的就在脑子里重温千百遍,哎哟!好累的嘛!
影响你美美的心情,等下脸上多了几道火车路,眼角加几条鱼尾,你说上算不上算!?
呵---呵----呵-----

cindy said...

玉燕,delete键在心里,但是要delete却要很大的勇气呀!
人毕竟是脆弱的,受伤的心就是修补后还是有裂痕的。。。
淡然处之,处之泰然,放轻松,顺其自然吧。。。

张玉燕--Yoke-Yin said...

彭先生:現實中,我們只有enter,然後就算是進錯了,我們仍然要呆在那裡為自己的錯誤而負責。很多時候就是因為那一定點的差錯或者是錯失,換回來的是下半生的痛苦。不過,除了要去坦然面對,我們又能怎樣?人生不是很多無奈麼?

山城客:要刪除的不只是回憶,還有因為自己的魯莽而作出錯誤的選擇。你說得也有道理,而且你的想法是正確的;至少,你勇於面對一切。而我,有時候確實很想逃避。所以就癡人說夢話,跟上天“商量”是否可以為我特製那個鍵。

Ninie: You are so into the detachment :-)若我做到這一點,我還會在這發牢騷嗎?我這個人,不想的時候我是正常人一個。等我想起來的時候,別說上個世紀的事,就算前世的我都會拿出來重溫。好的壞的一起溫!我應該向你多多學習放下。

Cindy: 我已經放輕鬆很多了,而且我也已經學會“選擇性的健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