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day, August 16, 2010

怡保,熟悉卻又陌生

在我對怡保的殘存記憶裡,怡保不叫怡保,我家人都稱它為壩羅。後來才知道怡保就是壩羅,壩羅就是怡保。

小時候只有生病時我媽才會帶我們去怡保,目的是看病。我腦海裡的怡保仍然停留在那個八零年代和九零年代初的時期。張伯倫路有人人公司,在人人公司門前有一檔檔的三輪車,賣的都是紅葡萄,柚子,糖果等等的零食,還有用塑膠袋裝的涼粉冰。人人公司隔壁好像有一家診所是專看痔瘡的。再下來就是Dr. Tan(陳坤龍)的診所,因為喉嚨常常發炎,所以常常都“拜訪”他。接下去就是Bata鞋店,振興百貨公司,再下去就是大華戲院了。說起大華戲院,記憶裡蕩漾著的不是看戲,而是那一檔一檔的小吃。知道什麼是 “Luk Luk”嗎?就是一串串的魚蛋,釀料和其他的丸子,放到滾水煮熟後,沾甜醬或辣椒醬吃。人們就是那樣站在街邊,四周人來人往,巴士,三輪車,汽車,lori,不斷地往南朝北穿梭,灰塵滿天飛,可是人們卻可以無動於衷,依然吃得津津有味。我最懷念的就是那一幕!

(照片提供:Bakeling: http://bakeling.blogspot.com)

很久很久以前外婆還未去世的時候,她常帶我們到光興茶室去吃Satay,吃魚蛋,吃冰淇淋。這些美食,都不是當時我們可以隨時吃到的。吃完後,她和媽便會帶我們到廣發去買布料做衣服。我的第一隻手錶便是外婆買給我的,當年我只有十歲。站在永光鐘錶行的我,在眾多手錶中挑選了一隻Mickey Mouse的手錶。很不幸地,那隻手錶一個星期後不見了。後來,我對手錶情有獨鍾,尤其是Mickey Mouse的手錶。打從我會賺錢以來,我便開始買手錶,更一直想要再買那隻我遺失的手錶,可是卻找不到一模一樣的。

怡保旧店

(照片提供:Yien: http://yien-photography.blogspot.com/)

升上中學後,我去怡保的機會也增加了,而且範圍不僅僅在張伯倫路而已。因為要學游泳,所以我學會了搭那些紅色的巴士車去Silibin。至於其他的地方像星洲日報報館,近打百貨公司,Mubarak書局,喜樂茶坊,紫藤茶坊等等地方,我都是在人人公司門口下車之後走路去的。為什麼要走路?因為我不知道要搭什麼車,其實到現在我還不清楚究竟有沒有巴士可以從張伯倫路到Mubarak那一區的。

(照片提供:Bakeling: http://bakeling.blogspot.com)

四年前回鄉時,映入我眼簾的怡保改變了些許,小吃中心多了,各式各樣的餐館和商店處處可見。人們的生活水平提高,車子更是比以前多了。可是,我熟悉的近打百貨公司卻沒有了,休羅街不叫休羅街,也忘了叫什麼來的。不管街名改成什麼,在我心目中,它們仍舊是我熟悉的休羅街,高溫街,安德森街,姚德勝街等等。

怡保雖是個小小的山城,但卻有吃不完,吃不膩的美食,至少我是那麼認為的。住在怡保的人都覺得怡保的生活死板,沒有一點樂趣;可是,這不就是它的可愛之處麼?隱居山城,置身綠野之中,山明水秀的風景處處可見,隨時可以捕捉。

再看看怡保那些破舊的英式樓閣,被青苔霸占了的牆壁,破舊不堪的門窗,或某個被遺忘的角落,不得不讓人感到歲月的無情。

我常跟我丈夫開玩笑說,如果有一天我患了Alzheimer's disease,我很可能會忘了他是誰。然而,我是絕對忘不了那些人站在灰塵滿天飛的街邊吃小吃的那一幕,我會帶著那一幕到下輩子,再下輩子,。。。

註:謝謝Bakeling和Yien提供的照片,我感激不盡。

10 comments:

山城客 said...

弥足珍贵的老照片,要好好保存哦,
失去了它们,真的会由熟悉变陌生了。
老照片有童年的记忆和影子,年轻一辈
读不懂,但是今月曾经照故人。
说到家乡,年纪越长越觉得家乡美,毕竟
是出世求学成长的地方,不管其多落后或
刻板,儿永远是不会嫌娘丑的,你说是不是?

helloninie said...

我小时候就住在大华戏院对面,旧街场永光钟镖天天早上都走过,因为要去附近吃鱼蛋粉嘛!哈---哈----哈-------

sock peng said...

看来你很想家乡

wkw said...

山城给你留下一段又一段的回忆。大华倒了,小食街搬了。如今的张伯伦路剩下的只是那些仅有光辉岁月里的回忆。

水彩画室 said...

玉燕, 看来怡保在你脑子里烙印很深. 我从小就住在张伯伦路.大华戏院对面四而茶室楼上. 曾亲眼见过戏院的放影室半夜被火烧.
戏院旁还有好几档的潮州河喜粉, 你没记起吧! 人人公司大概也没了.陈坤龙似乎还在.

永光钟表在旧街场, 此店今日还在, 外貌一样. 又老又旧. 但却是 ROLEX 的指定代理一到现在. 要修理, 要监定真伪ROLEX 还得找他. 光兴茶室也在.一祥有好多食客.Satey 档同样留着.
从你的记述. 可见怡保是多么的古老, 没有大发展.
其实怡保应该是富甲全马的. 可惜那锡矿盛产的好日子却让马先生的决择而破坏了, 直至今天己完全没机会了. 所以古老的怡保仍然不能多改变和进步. 巳落到全马最穷的州属.

张玉燕--Yoke-Yin said...

山兄:你真的說到我心底裡去了。有很多人就是不明白我那樣的戀鄉。因為那裡有我的親友,因為我是在那裡成長的呀!我那種懷念家鄉的心情會一年比一年沉重。這是沒有人可以了解的,就連我丈夫。

Ninie:你一定吃了很多魚蛋粉和看了很多齣戲!

SockPeng: 離家久了的人都會想家的。

wkw:上次回去看到的張伯倫路,沒多大的變化。但看上去卻好像歷盡滄桑的人,倦容滿面。沒多大的變化也好,這樣才顯得更為親切。

彭先生:戲院旁的河喜檔,我真的沒想起因為我們大多數到大華對面的那些茶樓吃河喜,有一檔還相當有名呢!我也有同感,怡保應該比別的地方富有。除了錫米之外,還有橡膠園呢!但很可惜,今天的命運卻落到如此地步,都怪那些沒腦的。

薰衣草夫人 said...

好多好吃的路边摊都不知搬到那里了,好多味道都找不回来了.

张玉燕--Yoke-Yin said...

夫人,找不回来的那些味道已经失传了。

居安思危 said...

你是IPOH人?
我是和丰人。

张玉燕--Yoke-Yin said...

居安思危:对,我是怡保人。和丰离怡保应该不很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