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turday, August 28, 2010

吐死我了!


星期五下班之後的歡樂時光,和兩位愛壽司和啤酒的朋友去happy! 丈夫不吃海鮮,他說嗅到腥味就想吐。所以,來這裡只好跟朋友來了。



來這裡,一定要坐在sushi bar, 邊吃邊和那些“架仔”聊天,聽他們說那些很重日本口音的英語,是一種樂趣。



我喜歡的淡菜,一共吃了四個。


這裡好像沒有什麼是我不愛吃的。(說得太早了)


當我和朋友聊得興起時,我看到這“架仔”拿了兩個shot glass出來。我就覺得奇怪,這裡不是酒吧,為何會有這種杯子?這兩個杯子把我給吸引住,更讓我好奇。所以,我便目不轉睛地盯著它們看,我要知道它們到底是要來做什麼用的。


我看到他拿了兩個鹌鹑蛋出來,小心翼翼地把蛋殼敲破。


然後倒在杯子裡。


加一些蔥和一些ponzu sauce。


最後,加一些tobasco便大功告成。“架仔”拿了一杯給客人,自己一杯。客人站起身來,兩人的杯子碰了一下,說“乾杯”之後便“gut”一聲,一飲而盡,一滴不留。

我傻傻地坐在那裡,看著他們喝下那加了tobasco的生鹌鹑蛋,我突然有一種想吐的感覺。當下,我已經覺得之前吃下的那些壽司似乎要從我的胃裡跳出來,到了我的喉嚨,硬讓我給嚥了下去。我絕不能在這個時候出洋相,所以我便拼命地喝了一些啤酒,又吃了一些酸姜,這樣才安撫了我的胃。

這麼個吃法,我還是第一次見,是我太沒見識了。可是,我總覺得這樣吃有點不對勁。以前,我聽人家說吃小老鼠驅風時,我就覺得很噁心。

那天晚上的歡樂時光變成了“噁心時光”。我並沒有吃飽,可是卻沒有胃口再吃。回到家時,我告訴丈夫,本想要給他看照片,但他卻躲得遠遠的

那晚,我半夜起身飛奔到廁所,把所有在那壽司店吃下的都吐了出來。我在懷疑是不是他們的魚不新鮮還是。。。

12 comments:

诗艳 said...

我也不敢这样吃。
就连吃寿司,我也不敢吃有生鱼的。
吐完之后,现在人没有事吧!

cindy said...

玉燕,还以为你有喜,赶来恭喜。。。
原来非也非也,真是一场欢喜一场空。
呵呵。。。没事了吧?

wkw said...

上星期,因为工作上缘故,获奖了,还有奖金,所以就胆粗粗跟家人到寿司店尝试一番。最后得来的结论是:我接受唔到咯!

helloninie said...

吃寿司不可以喝啤酒,寿司冷冷的,更加上一些raw food,喝啤酒下去,就会生风,导致消化不良,肠胃不适。幸亏你能吐了出来,不然那整个晚上,就有你好受咯!
吃Japanese food,一定要喝热热的绿茶才对。吃yakimono,才可以喝点啤酒。
今天lunch,和孩子们一齐去日本餐厅,我选了salmon bento,喜欢那些side dishes,花样多。

sock peng said...

是不是你一直想着
结果反胃了??

张玉燕--Yoke-Yin said...

詩艷:很久很久以前我也是不敢吃的,後來不知從何時開始,我開始愛上壽司尤其是wasabi。人沒事,只是沒有胃口而已。謝謝關心!

Cindy:說到哪去了?連我媽都對我放棄了,你還想啊!我這輩子恐怕是跟小孩無緣了,要生早就生了,何必等到現在七老八老才生?沒事,謝謝關心!

wkw:恭喜恭喜你得獎,是勤功獎?如果吃不習慣,是真的接受不來的。你好像很喜歡這句話“我接受唔到咯!”

Ninie: 我正好相反,吃yakimono時我和熱茶,吃sushi我通常都和啤酒或sake的,都沒事,只是那天晚上。。。都怪那些生蛋的吃法。我覺得日本和韓國餐都有那些小小碟,很別緻的side dish。你的孩子回來啦?

Sock Peng: 我想那是主要原因!

Grass said...

也许是杯弓蛇影吧。。。:-)

wkw said...

我的口头禅是:系时候啦!

系时候啦!去睡觉。
系时候啦!吃饭咯!
系时候啦!上厕所。

山城客 said...

我看过朋友喝黑啤酒加生鸡蛋的,说是补身喔。他每天晚上例必喝一瓶黑啤酒加一粒生鸡蛋,不过,好像看不到在他身上有什么补助的反应,看来不过是传说。

生鸡蛋我也吞过,大概是在小学4年纪吧,那时因为感冒,嗓子哑了,没有声音,妈妈就敲了一粒蛋要我生吞下去。
那时候,大家也不知道生鸡蛋有沙门菌什么的,幸好后来吞了也没事发生。。。。
黑啤酒据说能把蛋里的细菌杀死,不知是不是真的。

张玉燕--Yoke-Yin said...

Grass: 我想應該是吧!

wkw: "系时候啦!" 這句話千萬別對老人家說。

山兄:吞生雞蛋的感覺是怎樣的呢?你不覺得很噁心嗎?活蝦泡啤酒我看過人家如此吃,總之,我覺得東方人什麼都敢生吃。最近,我們這裡回收大量的雞蛋,好像不知道有什麼細菌之類的。熟的都不敢吃,還吃生的。

董百勤 said...

生熟蛋,我还能接受。但是这个......

山城客 said...

生鸡蛋的蛋白很恶心,滑溜溜的,不过,吞到蛋黄部分时,就感受到蛋黄的香味了,就像吃半生熟的蛋黄味道。

东方人是:天上飞的除了飞机,地上四脚的除了凳子,什么都逃不掉他们的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