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dnesday, September 1, 2010

一直以來,我都以為我們的書架只有五格,今天我終於看清楚了,原來有六格啊!房間裡還有一個三格的,都是我以前唸書時的課本,我丈夫的一些課本,和一些剪報。

自從讀了永樂多斯的這篇分享之後,我便時不時地對著我這些書嘆氣。我沒有永樂多斯的才華,我的藏書當然也沒有她多,可是這些書本,有很多都是跟了我好多年,讓我無法將它們捨棄。

每次收拾房子的時候,我最喜歡丟東西,唯有書本,我從未扔過一本。這也算是對書本的一種尊重吧!這些食譜,都是婚前時友人送的。明知道我不喜歡進廚房,我不懂他們為什麼會送我這些食譜。所以呀,這些食譜已經有一層厚厚的灰塵。哪天有時間,有心情的時候再慢慢去研究。

當我用心地把每本書瞄一下時,我看到了梁文道的《我執》。天啊!這本書是什麼時候買的呢?怎麼我一點印象也沒有?最近一位朋友常常跟我提起這位作者,她說看他的書可以讓我變得很有智慧。當時,我心裡就在想:梁文道是誰?怎麼沒聽說過?有眼不識泰山啊!還有老舍的散文,這本我記得是去年在網上訂購的。我對老舍並不陌生,因為中學時唸過他的《茶館》,印象非常深刻。

最近這兩年,我發現我的中文真的糟糕到連我自己也不相信,應該說不敢相信吧!因此,我強迫自己一定要看中文,絕不能忘記自己從小就學習的中文,不然,就糗大了。所以,才在網上買了這些中文書籍給自己補習。

這些書,尤其是中文和課本,價錢不菲。當我有一天要走的時候,它們的命運將會如何?誰會要它們?不如,給我陪葬吧!

12 comments:

诗艳 said...

你家的书,看来也蛮多。
我家的书,从没有想过要怎样处置。
这一篇提醒我:是时候想想了。哈哈!

山城客 said...

看到有龙应台的《大江大海1949》、《感动你一生的散文集》、《菜根谭》、《台北医生故事》,这几本书我看过。
写《台北医生故事》的欧阳林也是大马人,我以前常看他的书,写的都是医生与病人的故事;他的文笔很调皮,有幽默感,是我很喜欢的作家之一。
好奇,没有看到你的词典是使用哪类型的?

wkw said...

刚刚处理学生的打架的事情。现在的孩子真的很难教导,除了用心还要有智慧才能搞定他们。
你的书,假如你不介意,我要。哈哈......

张玉燕--Yoke-Yin said...

詩艷:我家的大多都是舊書,很少新書。你急什麼呀?你不是還有兩個兒子嗎?像我這樣才要作打算,因為除了我們還是我們!

山兄:《台北醫生故事》是我的一位知交送的,她曾經送我很多書,還送了一本聖經給我,只可惜我跟耶穌無緣。我的詞典?看看第四格,最左邊紅色的那本,看到嗎?猜猜看?猜不到?看這裡http://www.flickr.com/photos/47456936@N00/4949359007/
然後,第五格,從左邊算起的第二本,《國語日報詞典》在這買的。有很多字都查不到,所以後來才買了紅色那本。知道為什麼第五格有個空位嗎?那是reserve給你的書的!哈哈。。。

wkw: 你的學生打架?你有沒有也一起打?你要我的書?沒問題!但是你必須等我“走了”之後喔!

山城客 said...

哈哈哈哈!
也太抬举我了吧?预留这么大的空位来放我的书?我没说送你10本哦,送也只送两本而已,每本200多页厚,不需要这么大的位啦。

这里新出版一本词典,很得意,叫《新世纪全球华语词典》,收录很多大马、新加坡、泰国的本地马来文译音华语,比如娘惹、巴刹、巴冷刀、甘榜,都可以在词典里找到。
其他收录的有大陆人的独特用语,包括网上的,如山寨、哈日。
也收录了台湾的闽南音华语,如冻蒜、古早。日本音华语,如欧巴桑、欧里桑。
这部词典让我们了解不同的华人地区的华语,一查就知道意思了。

wkw said...

你说,我是不是一看就知道我是被打的那个咯!
你的书一定会有人欣赏的。

helloninie said...

我也喜欢读欧阳林写的文章,一面读一面笑,再回忆一遍也会笑多一次。
梁文道在香港开了一所牛棚书院,大剌剌的,也带点幽默。

cindy said...

玉燕和山城客都是爱书的人,临”走“前记得交代清楚如何处置那些藏书。:)
不如送给会馆或那里的图书馆(有些学校或会要)。。。

玉燕,陪葬?太可惜了。。。
除非你确定还会起来阅读,呵呵呵。。。

张玉燕--Yoke-Yin said...

山城客:真有那樣的詞典?裡面一定收藏許多稀奇古怪的詞語。

wkw: 你真幽默!

Ninie: 我倒覺得梁文道不比歐陽林來得幽默,梁文道的思想比較複雜。

Cindy: 想必你也有很多書,畢竟是老師一名。書是買的時候有價錢,賣出去就無價了。送人還會被人嫌呢!既然我愛書,那我肯定會“起來”閱讀的,哈哈。。。

Grass said...

小时候,一位邻居安第最怕听到书,书与输同音,尤其是拜六礼拜,深怕万字票输清光。。。:D

薰衣草夫人 said...

八年前搬家,我把几百本书送给了一对爱书的夫妇,没有心疼,因为书本有了惜书的主人,这也是一种分享.可是,我家里的书也快无处容身了,真头痛!

张玉燕--Yoke-Yin said...

Grass: 其实,我在想题目的时候确实有想到这问题,喜欢“博”的人看到这题目一定会“弹开”。

夫人:下次要送书时,通知一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