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nday, September 12, 2010

生命的餘輝

他給我的回言寫道:“命不久矣。。。命真的該絕,也只能如此。。。”,又寫:“能寫多久,我就寫多久。”

短短的兩三句,看了叫我心痛。我不認識他,連他的性別我都不知道。我只是很喜歡讀他寫的小品文,不管是書評,言論,或是散記,每字每句都顯現出他的文采。然而,卻很少寫關於他自己的事,只是偶爾不經意地提及自己身體虛弱。

我這幾天都在想這個“命不久矣”的事。生,老,病,死乃是人生之常態,但是,當我們知道我們快要離開人間時的那種心情將會是何等複雜?能夠放下的人或許可以坦然面對,可是對於那些放不下的人呢?

要離開,其實也很無奈。畢竟,在這紅塵裡有太多的不捨。至少,我是這樣想的。也許,是我還未開竅,還未真正了解什麼是“放下”的緣故吧!故此,我對“命真的該絕,也只能如此”這句話深感恐慌。這話聽起來好像已經接受了事實,已經不想再去討價還價,好像已經放棄了。

我真想知道,他是否放得下?他真的不留戀紅塵?

而我,要如何修才可以看破生死?你又要說我想太多了,是嗎?

12 comments:

苦妈 said...

文中的“他”,应该是放不下。。。
好像有自暴自弃的感觉!

山城客 said...

看到即将离开人世的人,总是很伤感,不知当事人的心境怎样,自己就为他难过。
十多年前,我曾随两位朋友去拜访过一位患了末期鼻癌的朋友,这个朋友是去看他的时候才认识,我也写过关于他的文章,就在我的博文里(http://xiong5205.blogspot.com/2009/05/199040-pantheism-17.html)。
我也在猜度他的心情怎样,不过,对他多了一份怜悯,是同情吧。
虽然说要去执、放下,真正到了要离开的那天,并不是很多人都能勇于面对,只是,在即成的事实面前,只好无奈接受罢了。
如果不是因为病患,谁愿意这样早逝?肯定每个人都希望活到百千岁。
李小龙、玛丽莲梦露、邓丽君、梅艳芳,他们不想活到百岁吗?不见得吧。

helloninie said...

如果不用对丈夫妻子儿女交代,没有牵挂,要离开这个世界,就会比较坦然。
如果知道死的只是肉身,自己是不朽的灵魂,内心就会比较踏实。
如果这一生活得光明正大,在生时不聚恶业,离开这个世界,灵魂当然也会来到一个明亮愉悦的空间。
如果明白死即是重生,对死就不会存有惧怕。
如果了悟生死轮回,今生,只是在某个舞台上扮演了某个角色,剧终人散,该下场时,就得下场去吧!

薰衣草夫人 said...

虽说死亡乃自然规则,但却不易接受与面对;人背负的情太多太多了,放下,谈何容易?

leejiajia said...

读了这些悲哀的言语,也不知该如何安慰他。。。。。。连带的自己也伤感起来!

张玉燕--Yoke-Yin said...

苦妈:我倒不觉得他又自暴自弃的现象,但却好像放弃了。

山兄:我对他是百感交集,因为我并不认识他,所以只能在他的文字中寻找他的心情。除此之外,我也只能猜测了。坦白说,我不想活到千百岁,看多了,心也烦!活到差不多,就够了。

Ninie: 你说的很潇洒,我想你所说的一切,只有出家人才能做到吧。

夫人:所以,面临死亡会有恐惧和不舍,都是正常的。

leejiajia: 我和你一样,一直在这个问题上团团转,有点depressed.

cindy said...

我和ninie所见略同。

生老病死,逃也逃不过。。。
生不带来,死不带去,坦然面对,心里就会好过点,虽然伤心是难免的。。。
有感情嘛!

张玉燕--Yoke-Yin said...

Cindy: 就如你所说,有感情嘛,要做到“坦然面对”不容易!

诗艳 said...

我们基督徒相信,我们死后还有永生,而且我们会在天国和家人再相聚。肉体的死对我们来说,只是暂时与亲人分离。而且,天国是个美好的地方,没有悲伤也没有痛苦,只有上帝和我们亲爱的人,快乐地陪伴我们到永远。因为有这个永生的盼望,我们比较能够坦然面对。

张玉燕--Yoke-Yin said...

诗艳:基督徒的信仰都是乐观的。我有一位同事就是虔诚的基督徒,每次谈到死她总是笑嘻嘻的。

Grass said...

生死有命,富贵在天,唯有坦然。。。。

张玉燕--Yoke-Yin said...

Grass: 說是這麼說,做起來就難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