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ursday, April 29, 2010

花香鸟语

四月下旬,虽然艳阳高照,但是天气还是凉凉的。这样的大好天气,又是周末,若是呆在家里,岂不是太浪费了?虽然是周末,但我不像我枕边那个,可以睡到日上三竿。有时候,我会带着我的“情人”出去捕风捉影,尽享春暖花开的良辰美景。春暖花开,到哪找?当然是去我的“桃花源”。这“桃花源”有四套新装,每套新装总是像磁性般把我吸住,让我流连忘返。

这位蝴蝶姑娘,让我一见钟情,但却又不敢靠近她,深怕会惊动她,唯有痴痴地在远远看着她。
我顿时妒嫉起那花儿来,若我是那花,我就会得到她的拥抱。
这只一天到晚忙做工的小东西最令我烦恼,可是却又偏偏喜欢上它身上的条纹。很想再靠近一点,但却又怕惹恼它,所以只好蹑手蹑脚地,在它的后面,偷偷拍张照。
这只小白兔怎么会背着一束枯花呢?是等情人等到花儿也谢了么?
咦!同志喔!我的lens跟他的比起来,真的是小巫见大巫。
这是黄玫瑰吗?不知听谁说黄玫瑰是用来向爱人道歉的,是吗?
看,这四粒不知什么东东,像不像菠萝?又好像是pine?
我最喜欢这朵小花,它好像在对我咧开嘴笑,看到它,什么烦恼都飞到九霄云外去了。
看,它两在说悄悄话呢!好像在嫌我的摄影技术不够好。
说起它,真的让我有点气!你不知道它有多大牌,一直在闹情绪,要我跟着它到东又到西。我连呼吸都不敢大声,为的就是怕惊动它老人家。后来,他总算停下来歇着,还摆了个pose.

哈哈。。。这次让我逮个正着!

以下的花朵,都不知道它们的名字。其实我很喜欢花,只是我对一些花有过敏,尤其是玫瑰花,所以就懒得去研究它们到底叫什么名字。








“Just living is not enough. One must have sunshine, freedom, and a little flower.” ~Hans Christian Anderson

Friday, April 23, 2010

钱 - Show Me The Money!

二十六岁那年,我懵懵懂懂地为自己开了一个共同基金(Mutual Fund)的户口,那是计划给自己日后养老的基金。现在回想起来,也不知道哪来的勇气,竟然会踏进那家金融机构跟人家谈论储蓄的大计。就是从那时起,对金融行情产生了些许兴趣,也因为有了这样的兴趣,所以在念书的时候也特地选了Finance 来当副修科。这一科,包罗万象,都教导人怎样动脑筋以“钱生钱”,是不是很有趣?就是因为跟钱有关,而我又是一个爱钱的人(不过,君子爱财取之有道);所以,这一科对我来说,没有丝毫的压力。

投资金融,必须要有很多关于这方面的知识。这并不只是在股票下跌的时候就买,上升的时候就卖。这其中还要看当时的经济动向,该公司的营业额和状况,政治人物的一颦一笑,计算自己的经济能力等等,还要靠一点运气。有些人对这方面没什么研究,可是他却可以轻而易举地在这方面发财,一夜之间成了富翁。而有些人花了一辈子去研究投资的奥秘,最后却落得倾家荡产,身败名裂,有的还被债务逼得将全家老少杀了之后自己往自己的脑袋开枪自尽。这样的新闻看了让我不寒而栗。

世界上有多少个人能有像 Warren Buffett 那样的头脑和运气?我佩服他的胆识,眼光和耐性,因为这几点,所以他才被尊称为“奧瑪哈的先知”。又有多少个人不想像他那样在金融界里得心应手?

最近一位准备在金融界里大展身手的朋友给我灌输了不少投资的知识。她还给了我一个tip,Berkshire Hathaway- B share,怎样?可有兴趣?

“我身边的许多人都忙着赶一场又一场的股票大会,忙着收集tips,忙着收集所谓的内幕消息。看着那些富太富豪因为内幕消息,而焦头烂额。我宁愿相信Warren Buffett 的原则 -BUY AND WAIT。种树都需要时间,更何况是投资。” ~ S. Leong ~

Thursday, April 22, 2010

激情

四周一片黑漆漆
唯有眼前一线光
这光,来自于一双性感又善于挑逗的双眸
灵魂就那样不由自主地被它牵走
魂不附体的身躯却仍然还能感觉到
那只落在腰围上的手
她立刻回避他的眼神
又很努力地为自己的眼神找一个家
心开始跳动得像一首没有节拍的曲子
呼吸也随着心跳而显得急躁
寂静片刻后
第一个音符终于响起
他凭着他的双手
引导她
两个人的身躯
后来紧贴在一起
成为了一体
步伐在向前又向后挪动之际
他的双手亦从她的唇间开始
顺着那曲线滑落
他时而在她耳边轻声细语
时而亲吻
着魔似的她
失去了自我
没有丝毫反抗
只有尽情地享受
当音符到达高潮的瞬间
她的灵魂突然回来了
不再温顺地让他摆布,也不听使唤
她豪放的举动
她妖艳的眼神
她的举手投足
让他措手不及
让他的血液在体内汹涌澎湃
让他也尝试失去灵魂的感觉
正当她慢慢举起她秀长的右腿时。。。

天啊!原来她就是Carmen!

后记:Carmen 是一位法国音乐创作家和钢琴家Georges Alexandre César Léopold Bizet的著作。很久以前曾经在电视上看过一小段这场以法语唱的歌剧,但却从来没有看过舞台上的表演。

Monday, April 19, 2010

写信

记不清什么时候开始,写信已经被电话,电邮,MSM 取代。现代的人早已不知道什么是写信,寄信和等信的滋味。当然,高科技的发达给人类带来了无限的便利,很多当邮差的也因此而失业。在我享受着高科技给我带来方便的同时,我也极坏念那个写信的时代。
我虽是个急性子的人,可是我却从来不怕等信,只怕那封信没人寄。以前用的是那种香香的,有诗句的信纸。写信给对方的时候,也很用心地,一笔一划,写得很整齐。就是邮票,也要贴得整整齐齐地,深怕让人笑话。

若干年前写了封信给远在荷兰的朋友,可是却没有寄出去因为对方打了个电话给我,全都在电话上聊了。

这是我刚到美国不久,妹妹给我寄生日卡的时候附上的一封信。

这是家父未去逝时给我写的其中一封信。父亲的信写得很短,而且每封信都有“三思而行”这四个字。奈何,我却刚好跟这四个字唱反调。另外,父亲的字体是我一直都很想模仿的,只可惜。。。

最近,我又很想写信,但不知道要写给谁。谁,还兴这玩意?打个电话不就行了么?我,该是时候接受这个写信已经不存在的事实了。

Sunday, April 18, 2010

旧地重游

它是一所受加州政府拨款的学校,所以是California State University,学费也比较便宜。我,就是在这里毕业的。


这是Steven G. Mihaylo Hall,是特地为商科的学生而建。建成之后,我早已经毕业了,没福气享用。

第一次踏进这栋楼,原来设计还蛮不错。里面有些学生,每个人都有一个手提电脑,四周静得连呼吸都可听见。

教室外还有桌子和凳子。

这个学生是在texting么?

他就是Steven G. Mihaylo 毕业于这所大学。
"Steven G. Mihaylo, Chairman of the Board of Inter-Tel, Incorporated, founded Inter-Tel in Phoenix in 1969, beginning the 34-year odyssey that is Inter-Tel—evolving from simply providing business telephone systems to offering full-fledged managed services, helping businesses facilitate communications that increase business service and productivity."

校园里的另一个角落,右边是音乐系的音乐厅。以前,这里是一片绿油油的草地,很多学生都喜欢坐在草地上看书,谈天或者躺在草地上享受阳光。

就是这座建筑,当年董事会决定要在这片草原上动工时,引起一些学生的不满,还大闹示威。然而,董事会已经决定了,尽管学生有再多的不满,声音再大,还是赢不了那些有权有势的人。就像政治一样,谁的权力大,谁就是赢家!

正在上演的罗密欧和朱丽叶。很想去看,可是又不想一个人去!

曾经在这个部门当接线生,每天三小时,每星期两天。其余的三天,当一个教授的助手,每天三小时。然后,不在学校的时间,都在餐馆打工。那个时候,做三分工作,累得我多次想放弃。不过,还是咬紧牙根。。。

Titan Bowl 是我和一个教授常去的地方。每次去,都是他帮我付钱。爱上保龄球也是从那个时候开始。

这堆废铁,他们称之为艺术。

只有骑脚踏车才可以在校园里穿梭,不然就要靠自己的两条腿。


毕业之后,我只有要到图书馆借书或者出席校友会才会回来。这样在校园里慢慢地,逍遥自在地行走也是第一次。我对这所学校没有太多的眷恋,唯一让我眷恋的只有那份师生情。

Friday, April 16, 2010

甜vs.苦

过去,除了上次回怡保行婚礼之外,我很少连续拿两个星期的假期。这次,因为我的家人来探望我,所以我必须连续拿两个星期陪他们。在这两个星期里,除了游山玩水之外,我也好像重新认识我妈和我妹,也趁着这个机会让他们多了解我在这的生活。两个星期,过得很快,转眼便过去了。我抓紧也珍惜每分每秒我们相处的日子。在这两个星期里,我的话特别多,连我丈夫也受不了说:“You talk a lot!”。我仿佛要把以前失去跟她们说话的机会都补回来似的。在车上,我们滔滔不绝地话家常。晚上,两杯红酒下肚,说得也更多了。我不管她们是否嫌我话多,我的问题一个接一个:“村子里那个某某人还在吗?什么?走啦?什么时候?还有以前住在我们隔壁的那个阿婆,也走啦?我们那间旧屋现在怎样了?怡保又多了很多餐厅。。。还有巴占那也有很多吃的?。。。” 越问越多问题,我妈和我妹也一一回答。现在回想起来,连我自己也受不了自己,下次回去看不就好了,问那么多!
不但话多,吃得也比平日多。坐在车子里,不是蛋糕,巧克力,便是薯片。而且,咖啡也喝得比平时多。

两个星期的“蜜月”就那样匆匆过去,又是回到自己工作岗位的时候了!

一大早回到公司,未打开电脑前,我已经有心理准备看到“满江红”那一幕。果然不出我所料,email 有一百七十多个,过滤之后,应该有一百三十多个是与我有关的。我不敢怠慢,看看有什么重大事情需要先处理的。花了将近一个小时的时间,我才处理了六十多个email,还有我voice mail 的留言都还没开始处理呢!那些“关心”我的同事都跑来跟我打招呼,还很好心地提醒我他们把那些我该处理的文件放在哪里。在我隔壁的老板也跑过来凑热闹,问长问短,问东问西。这么多人关心我,爱我,我却冷落了他们,独自坐在一旁,很努力地想把所有的email 看完,然后了解一下这两个星期来发生的一些事情。我对他们的问题是一问一答,不想多说,我连头也没抬起来,更别说eye contact 了。我想要让他们知道,我真的很忙!可是,他们没有察觉到,他们依然在我的面前谈笑风生,尤其是我的老板。他知道我去了Yosemite, 他说他也想去。我之前就已经和他提起过那间在Oakhurst 的Best Western。尽管我已经给了那间旅馆的网页他也跟他说过那里的环境很好,他仍然要问我关于那里的一切。我很怕人家问我同样的问题,我也没有耐心去一一解释。但是我不能发飙,因为他到底是我老板,所以我就只有忍了下来!

我才休假了两个星期,就已经这样了;真不知道如果有一天我要拿一个月的假期去游山玩水,回到工作的岗位上将会如何的忙碌。人家说放假出去旅行就是要让自己充电,这样才会有更多精力去面对挑战。但是,我却觉得恰恰相反,休息一段时间后再回到工作上,是一件多么辛苦的事啊!

Sunday, April 11, 2010

饯行



左盼右盼地
终于盼到您的到来
一个多月的相处
是我打从出国以来第一次和您相处这么长的一段时间
起初,有点不习惯
可是,您每天都给我煮一些我已很久没吃的小菜
让我再次重温那种温馨
然而,
再过几天
您要回家了,因为您始终不习惯这里
这里到底不是您的家
我不敢留您,因为我不忍看您在这里像坐牢那样
还是回去的好
那里才是您的家
那里,您是一只自由翱翔的鸟
那里,您才会自在,才会开心





Friday, April 2, 2010

“杯子里的巴黎”

今天一早,带我妈去新潮州吃粉面,喝越南咖啡。

我妈看了那个碗的size,吓了一跳,这么大碗,怎么吃得完?我妈还是那句:“好过没有!”这里的中餐,怎能跟怡保的比?我跟我妈说,将就将就吧!

早餐吃过后,带我妈到我毕业的学校走走。


在校园呆了一个小时,妈也有些累了。而我,也突然想吃一些甜的东西。所以,想到了这家餐厅。

看看手表,两点正,刚好是tea time时间,真的太好了!原来四月三日他们将会有新的套餐。


这是我点的vanilla 和 apricot scone,另外也点了一壶Oolong with peach的热茶。

这是我妈点的Creme Brulee, 另外也点了一壶咖啡。我妈说那其实是“炖蛋”,她也会做。我立刻便说:“好啊!明天就做!”


慢慢吃,慢慢聊,我非常珍惜这样的时刻。

五颜六色的甜点。

吃过之后,问我妈要不要买些巧克力当零食。她摇头说不敢再吃那么多了,因为这段日子以来,她好像增重了。



我喜欢这里的茶及甜品尤其是他们的scone, 拿出来的时候还是热的。除此之外,这里的灯光不太亮,也不太暗,恰到好处;还有服务生甜美的笑容和至上的服务,这样的享受,算不算有点太奢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