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turday, May 29, 2010

多抱一下

他的到来,给我们全家带来了许许多多的欢乐。记得他回家的第一天,我放学回家后便急着到房里去看他,摸他,抱他,亲他。当我第一眼看到他时,我心想:他好可爱啊!一头乌溜溜的头发,红红的嘴唇,长长的睫毛,还有那白里透红的肤色,我就那样傻傻地望着睡得香甜的他。也是他,有时候会把我们搞得不能好好睡上一觉。有一次,他的奶嘴不知道放哪了,找了一整个晚上都找不着。当时已深夜,所有的店都关门了。我妈下“命令”:你们若不给我把奶嘴找出来,全都不准睡觉!”

当时的家境贫穷,我妈得一天忙到晚。从他三个月大开始,我便负起了照顾他的责任。替他洗澡,喂他喝奶,陪他玩。。。一直到我离家那年,他才十岁。当时的我,心情烦乱,很想和他多说几句话,可是却又没什么心情。后来,只有打电话回家时才可以和他聊上几句。他性情温和,说话低声下气,走路时的一举一动像极我父亲。我离家之后,便由我的两个妹妹陪伴着他成长。

转眼间,他今天已经是个有己见,懂得规划将来,懂的自律的年轻小伙子。看着他那高个子的身材,不仅让我想起了那个在他小床上睡得香甜的宝宝。在他成长的岁月里,我只陪了他十年。之后,我到底错过了多少关于他的点点滴滴?我多么渴望时光能倒回,好让我多抱他一下!

Thursday, May 27, 2010

原来他也爱摄影

去年收拾房子的时候,在厨子里找到一个重且破旧的皮箱。喜欢丢东西又大意的我,也不看看究竟里面是否装满黄金万两,便随手把它挪到搁在门口的那堆垃圾,准备一起把它清理掉。后来,丈夫从外面回来,一看到那皮箱便说那是他外公留给他的相机。什么?我一听原来那是相机,便赶紧又把它挪进屋子来。

当我打开箱子,我真的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这个原来是lens hood.

这个也许是用来测光线用的吧。

所有的lenses 和其他的附件都有一个它自己的皮套,保留得很好。

所有的附件,都是“Made in USA”,而且很重。
这个好像是telephoto lens, 很重很重,如果不小心掉在你的脚上,你可能须要用拐杖走路。


这才是主角,相机的机身保护的完整,没有丝毫的裂痕或抓痕。
这是我的Minolta Maxxum HT si. 是一位朋友送给我的圣诞礼物。我一直用它,但是却从来没有真正地,好好地学习,我连Manual 也没看。当数码相机面市之后,我仍然用着我这个过时的35mm, 原因是我认为数码相机所拍出来的照片,颜色方面的品质不比菲林的来得好。
一直到三年前,我受不了使用菲林的麻烦。我终于买了我的第一个数码相机,Olympus. 从那时起,我便开始爱上了数码相机的方便,也省钱。
两年前,丈夫又送了这个较好的给我。一直到现在,我还在用它,尤其是拍Macro的时候,它总是那样地让我得心应手。可是最近,它好像生病了,不知道是不是我让它劳累过度?

Saturday, May 22, 2010

我的日记 - 五月二十二日,晴


由于平时得早起,周末我都尽量想多睡一会儿,以便把平时不足的睡眠时间给补回来。可是,到周末的时候,我偏偏就是睡不了那么长的时间。我至多可以睡到八点钟便醒了,然后眼睁睁地看着天花板,或者是看着身边那个还在梦乡的他。有时候,我甚至七点钟就醒了,起床梳洗一番之后,到海边去走走。

今天,我也是八点便起床了。梳洗之后便弄了早点,泡了杯茶,边吃边看杂志,是我最享受的时刻。慢慢吃,慢慢喝,慢慢看,还有那些叽叽喳喳的小鸟在屋外吵个不停。虽然它们有点大声,但是我不在意。待我吃完之后,他也醒了。才九点半呢,怎么起得那么早?问他要不要早餐,他说也好。所以又弄了两块pancake给他。

早餐用过之后,便是打开电脑的时间。坐在电脑前,检查邮件,付帐单,又搜寻一些工作上所需的资料。然后,想想:“今天是周末呀!我在做什么?”算了!

上聊天室,和一位朋友聊了一阵子,看看钟,已经快到了我赴约的时间。匆匆下了网,赶着去那个我们约好的地点。她们已经到了,而且个个都从我下车的那刻盯着我看。我问她们:“有什么好看,我迟到了吗?”她们异口同声地说:“你迟到三十分钟了!这餐是你的!”竟敢想“屈”我?我约会很少迟到,这次是例外。其实,是她们改了时间又忘了通知我,所以是她们的错,这餐是她们请我!几个女人,坐在一起,谈天说地,一聊便是几个小时。回到家时已经四点半,今天的大半天就这样过去了。

丈夫在弄他自己的project,问他要吃什么,他说不知道,我回他说那我就煮不知道好了。然后,我独自坐在阳台上发呆。

Thursday, May 20, 2010

太阳从南边出来(一)

我很怕进厨房做菜,别问我为什么。以前在家乡的时候,都是我二妹掌厨,我负责洗刷。我二妹就像我妈一样,烹饪和女红皆了得。而我,凡是我妈会的,我一样都没学会。
自从我妈来探望我之后,我也学会了炒一,两道小菜。也因此而少吃了很多速食面。

今天,我突然很想吃粥。我吃粥,不管天气多热,我照吃!

当然,也少不了一杯茉莉花茶。然后,自个儿坐下来,慢慢“叹世界”。

这就是我妈教我煮的马铃薯焖肉碎。有模有样地,味道还真不错呢!

这是芥菜炒蒜,很好吃,但是那芥菜有点苦,不知道是不是太老了。

吃粥嘛,当然少不了我的最爱,Marmite。看,它在我的餐桌上,就像个主角那样,多神气。

Tuesday, May 18, 2010

仪态


我很喜欢那家餐馆的牛肉汤面,但是又很怕踏足那里。我对那里的服务,价钱,卫生都很满意。唯独一样, 就是那里好像“巴刹”。那里的人说话好像唯恐天下的人听不见,指手画脚地,拍桌又拍凳,说到兴奋处时,索性站起身,好像要打架似的,太恐怖了!每次看到这些人,我总想:他们在外面都这样,那他们在家里会是如何呢?

我觉得一个人长得漂亮与否并不重要,最重要的是必须要有仪态,有气质。这仪态对女人来说尤其重要,所以就更加要注意了。以前小的时候,我妈常教导我们坐要有坐姿,立要正,千万不可像一条懒蛇那样靠着墙壁。吃东西的时候,嘴巴盖起来细嚼,口里衔着食物的时候,不可说话,坐的时候,双脚要合起来等等等。可是,现在的的一些人,好像都不知道仪态究竟是怎么一回事。或许,他们根本不注重!

在街上,不难看到一些女生口沫横飞,跟自己身边的有人说话,却必须拉高嗓子,非要惹得全部人注意她不可。在餐馆里,不管是男的还是女的,吃东西时嘴巴总合不起来,还吃出声音来呢!用牙签的时候,也不把嘴盖着,更不怕他牙缝里的食物会飞落到人家的碗碟里。真恶心!

我想,注意吃相,坐立姿态,说话时的动作都是一些最基本的仪态,是人人都必须注意的,你说是吗? 不仅是个人的仪态,餐桌上的礼仪更须注意。例如,用筷子吃饭时不能吃出声音,夹菜的时候不可以“飞象过河”(夹人家面前的菜),舀汤时汤匙不能碰到碗而发出叮叮当当的声响等等等。这些,都是最基本的,不是吗?学校里的老师或许不教这些,可是做父母的应当负起这个责任啊!对不?




Saturday, May 15, 2010

想你

这一朵玫瑰花,送给你
表示你一直都在我心里
有时候,会在上班的路上想起你
有时候,会在最忙碌的时候到你“家”去看看
静悄悄地,不动声色地
看看那些山水画,笑话,风景相片,感性的散文
还有那看了让人液垂的怡保美食
这一切,都胜于每杯咖啡
尽管我的心已经被霸占,但是有一个角落是属于你的

Friday, May 7, 2010

要油腔滑调还是真材实料?

不管在情场或商场上,嘴巴甜的人总讨人欢心。试问有谁不喜欢听好话?可是好听的话对我来说是个谎言。好话说得太过火会变成一种讽刺,你相信吗?

在我的工作场所,会说好话的人很多。他们的甜言蜜语有时候让我觉得好像掉进一个装满蜜糖的大缸里,蜜糖淹过我的头顶,把我的四肢黏住,然后我慢慢地窒息而死。在美国,一些人油腔滑调习惯了,说起来琅琅上口,也不觉得脸红,更不会觉得不好意思(幸亏我丈夫不是这种人)。或许你会说,那只是人家的客套话,没必要那么认真。当然,我并不是对他们的“口花花”而认真,我才不在乎他们那张嘴有多会讨人欢心。可是,光会说,只会动嘴不动脑,有何用?就好像他说:“Believe me, I’ll do it for you , just for you. It doesn’t matter how late I work today, I’ll have it ready on your desk by tomorrow!” 然后呢?明天,后天,大后天过去了, 还是不见那份报告的踪影。叫我怎样相信他?

有些人,很会也很爱吹,把自己说得多有本事,多有知识,多有见解,多有。。。在和大人物开会时,他时时显露自己的“才华”。他说:“We need to implement the Kaizen process which I’m sure will solve our current problems.” 然后,他振振有词地解说这个程序将会如何地有利于公司和员工。他的演讲太精彩了,每一个细节都解释得那么清楚,对发问者的问题更是对答如流。这个人只有中学程度,却可以将这个日本人发明的程序了如指掌。此刻的我对他羡慕不已,更是打从心理敬佩他。

演讲完毕,赢得掌声如雷,听众对他赞不绝口。散会后,和大人物共进午餐,大人物对这他另眼相看,准备交给他一个很重要的任务—如何在三个月内把百分之四十的加班时间减少到百分之十!什么?把百分之三十除掉?我听了之后心脏突然跳得很快,在嘴里的食物难以下咽。心想,有可能吗?就连厂长也担心!

会开完之后,他心事重重地跑到我这来,问我怎么办?我说,什么怎么办?你不是已经知道要怎么办吗?你不是已经有计划了吗?他说:“ I only know how to talk, and I’m a sweet talker。” 什么?那我问他,究竟知不知道什么是Kaizen?他说他看了很多这类的书和文章但是却从来没有实施过。真正了解这个程序的人都知道这不是一朝一夕可以实施的,更不是说要做就可以立刻去做,做之前还要准备很多对各方面的分析。不但如此,这还得要全体员工的配合,在全体员工的配合之前,还要向他们解说,还要。。。

肚子里的墨水不够,却又那么大胆地在人家面前吹牛。这可不是在街边卖膏药,人家是在谈正经事啊!

这次他有难了,这就是说着爽的后果!

Tuesday, May 4, 2010

“煮”妇难当

以往,你在我这里所看到的饮食,都是从餐馆里所拍的。不过, 今天你所看到的,都是从我的厨房里所拍得的。我的朋友和同事当中,有很多都好奇我和我丈夫在家里到底是吃些什么,煮些什么。他们好奇,是因为我俩的口味有天渊之别。我虽在西方国家生活多年,但是我仍然不能接受很多西式的烹调。而我的丈夫,偏偏又是一个吃得很“怪”的一个人。凡是水里游的,他不吃。中餐,他只吃鸡肉炒饭,橙皮鸡和葱爆牛肉。蔬菜,他只吃生的--沙拉。我丈夫的晚餐,沙拉是必要的,因为这是他唯一喜欢的蔬菜类。

我知道我不是一个合格的妻子,但是我想让他每天下班后回到家有晚餐吃是我至少可以为他做的一件事,哪怕我是多么的不愿意踏进厨房一步。还好,我丈夫的晚餐是非常容易准备的,而且不需要多少功夫,又无需切,煎,炒和炸,不必搞得乌烟瘴气。

看,猪排放到烘炉里烘,其他的放到水里烫。这样,又是一餐了。

Kraft 是我丈夫喜欢的牌子,而且是指定的。不是Kraft的,他宁愿不吃。有时候,随便煮这个Macaroni&Cheese 加hot dog,也是一餐!

再来就是牛排,要ribeye。将牛排腌片刻,然后丢到烤炉里去烤十五分钟,半生熟的。这个,我有时候会吃。

有肉必定会有一些菜类像玉米,豆类等等。除此之外,有时候我也会煮一些spaghetti with meat sauce, dinner box, tacos, 和grilled chicken。

煮了他的晚餐之后,该是煮我的了。这就是我的,简简单单,八分钟“搞掂”

Monday, May 3, 2010

想占为己有

下班后,本想休息一下,但听到外面有小孩的声音,到窗前张望,原来是几个小孩在草地上玩成一团。此刻的我,在艳阳的照耀下,也很想下去跟他们玩在一块儿。可是,那样会不会惊动他们呢?我又想,还是算了吧!就这样,不动声色地看着他们,也是一种乐趣。我终于忍不住,把相机拿了出来,在阳台上,瞧准他们的一举一动,给拍了下来。

他们的笑声,清晰得像早晨的小鸟,叽叽喳喳地,唯恐天下不知。
他们的举手投足都那样地把我深深吸引着。
无拘无束地,天塌下来当被盖。
很想知道他们在讨论些什么,我可以加入吗?和我一起玩吗?
就是这样的脸蛋,看了,烦恼也就抛一边了。
而她,更是让我目不转睛地!一顶小小红帽,走起路来还不那么自在。我真想上前去抱一抱她,亲一亲她。更有一种冲动想把她抱回家占为己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