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nday, June 27, 2010

夏日情怀

炎炎夏日,嬉戏于池中。


对,就是要这样悠游自在地,慢慢地享受,自得其乐,怎叫我不羡慕?也趁这个时候好好洗刷一番,把尘土,和烦恼一起洗掉。


够了,该上岸了!

上岸之前,先来个pose, 好让那个手握相机,站在那里等了很久的“痴女”拍一张吧!


展翅高飞,我要飞咯。。。我真的要飞咯。。。


你在想什么?盼什么?等什么?是等情人吗?如果是在等情人的话,劝你别等了,自己寻欢去吧!


等呀等地,情人不来,心也裂了。一颗不完整的心,谁要?

怎么又是你?
你总喜欢在我面前飞来飞去
你在对我炫耀,在对我挑逗么
你总是那样,不让我靠近你
我唯有从远远地那方,痴痴地望着你
好不容易等到你歇着的时候
凤儿又来捣蛋
微风拂过,你却仍然那样安详地歇着
你冷傲地站在那摇摇晃晃的花儿上
摇晃得像婴儿的摇篮
你,却是那样地不在意,不被惊动
然,对我的小心翼翼
对我想要多看你一眼,多靠近你一些的痴情
却视而不见
你,怎么可以那样冷漠
自古多情难道真的会空遗恨
多情为何总被无情伤

Friday, June 25, 2010

万分雀跃

认识她是因为我们在同一间课室上德文,整整两年的时间,我们天天见面,无所不谈。开始的时候,若遇到有些不懂怎样表达的,便在纸上画“公仔”。离开德国后,我们从一年三,四次的书信来往到一年只有在圣诞节才会收到对方的圣诞卡。后来,她结婚生子之后,就再也没有收过她的卡, 可以说是对她音讯全无。但,我还是跟往年一样,每年一张卡,以保持联络,至少让她知道我在哪里。一眨眼的功夫便过了十六个年头。中间我曾经有三年没有给她寄任何的卡片,她的影子有一段时间甚至在我的记忆里完全消失。没有给她寄卡片是因为觉得“一厢情愿”很没意思。怎么知道,两年前在我的生日当天竟然收到她寄来的生日卡,还夹带着一封长达五页的信,向我诉说着她这十几年来的生活变迁。因为这一封信和这一张卡,让我喜悦了整整一个多星期,而且还把她写给我的信读了又读。我们又联络上了!

上个星期,我又收到了她从日本给我寄来的卡片。握着未拆的卡片,我心里觉得有点奇怪,因为我的生日还未到呀!拆开来一看,原来是一张“Thinking of You”的问候卡,和一首颇有意思的短诗。我这位日本籍移民德国的朋友真的有让我料想不到的可爱。她人和丈夫在日本探亲,却居然会想到我还给我送上这首关于友谊的诗:

“I am there when no one understands you,
all they do is stare, they don't even have a clue,
just know that I am there.
You feel you're all alone,
thinking how life isn't fair;then,
you start to cry, but just know that I am there.
Times when we‘re apart,
and you're out some place somewhere,
no matter the circumstance,
just know that I am there.
When you're in your darkest moments,
and no one seems to care,
no one to hold you,just know that I am there.
So remember you're not alone, especially when you are scared,
I'm with you till the day I die,
but even then, "I'll still be there."”
~ By Lorayna ~
这样的一首诗,好像有点肉麻,但事实上却很窝心。可不是吗?世上除了亲情之外,原来友情也能那样地让人感动,给人那样地温馨。以前曾经看过一首也是关于友谊的诗:“友谊像一阵风,捉不到,嗅不到,但是你一定能感觉得到它的存在。。。。”
若没有朋友,你我的世界将会变成怎样?当然,日子仍然可以过得跟往常一样,但是内心却清楚地知道,好像缺少了什么似的。有些朋友不能谈心,因为他们不在乎。有些,可以真心相对,因为他会很耐心地听你诉说,更会不计较你的过错。这样的朋友,可以交一辈子,甚至下辈子!

Wednesday, June 16, 2010

你好吗?

最近我才发觉自己是一个不善于表达情感的人;所以,有些人误以为我没有知觉。出差一个星期,我丈夫在电话里对我说:“I miss you.” 出差一个月,我丈夫在电话里说: “I miss you very very much。” 其实,我也挂念着他,挂念得要死,但我就是说不出“I miss you”这句话。这其实是一句很普通,能够直接告诉对方我对他的思念的话,可我却说不出口?连我自己也不知道为什么!

然,当我问“你好吗?”的时候, 我是真的想要知道你是否安好。对我的家人和朋友,我当然想要知道他们过得是否安好。我以为简简单单的三个字,就可以让我多了解他们的近况,就足以让他们知道我在关心他们。但事实并非如此,人家都以为我的一句“你好吗”只是口头禅。

当面对情绪低落,泣不成声的朋友时,我除了叫他放宽胸怀,看开点之外,便找不到其他的话题。纵使自己多想给他一个安慰的拥抱,多说几句发自于内心的话,但却有一种无形的力量拉着我,让我停顿,让我止步。当知道亲人或朋友当中有人生病时,心里会一直想着:“他怎么啦?好些了吗?”想要寄一封电邮或是打通电话去慰问对方,但却又顾虑到如果他真的不好,我又能为他做些什么呢?或许,就是这种矛盾,让我把一切关心和慰问的话都宁愿收藏于心中,宁愿让挂念来折磨。

不管是我的亲人,深交或是从未谋面的网友,你好吗?

Saturday, June 12, 2010

被遗弃的花园

我今天七点多已经眼睁睁看着天花板,再看看窗外,树叶在摇动,听见邻居的风铃叮当叮当地响。看来,又是个阴凉的早晨。这就是加州的天气--May Grey, June Gloom。每天早上起来,望向窗外的不是热情的太阳,而是那阴沉沉,让人看了就没有活力的天气。我真的睡不着了,以期躺在床上浪费时间,不如出去走走!就去那个我很喜欢去又很常去的地方。

第一次从这里走进去。

走不多远处,看到这个梯阶。到这里无数次,却从来不知道原来这里还可以通向不知何处。很想上去看看究竟,可是又怕。不过,我最后还是上去了。

当我一边往上走的时候,注意到两旁都开满了这些我从未看过的白色花朵。
这些白色的花朵,好像穿上一条白色的裙子,可爱极了!

其实我最想念这里的是人家的花园。

在其中的一个花园里,我看到了这个,但却看不清楚。牌子上好像写着“There is healing in a garden”

军人节刚过不久,接下来的七月便是国庆日。

这好像是牵牛花,从后面拍一张。

则面也给它来一张。

我很喜欢这种植物,可是我却怎么拍也拍不到像Bakeling拍得那么好。

摆设而已,应该不是给正常人用的。

是谁那么有闲情?

哎呀!为什么这一家变成这个样子呢?是谁把一个原本好好的花园糟蹋成这个样子?来人啊!园主呢?

杂草丛生,很快便会连篱笆也遮盖了。

还有这些小小的装饰,长满了蜘蛛网。看了,怎能叫人不心疼?


另一个被人遗弃的园子,我很想知道这些园主到底去哪儿了?为什么撇下“它们”不管?看到这些枯黄的花草,让我想起Facebook 的Farmville。 有一段时间我也沉迷于这个游戏。后来,因为被人盗用我的资料后,便立刻把户口关了。从此和Facebook一刀两断!

遗弃和被遗弃都不好受尤其是在一个无可奈何的情形下。想要遗弃某件东西或人,尤其是自己的最爱,那种决定更是苦不堪言。而被遗弃的则更显凄凉和无助;因为被遗弃的永远没有自己选择的权力。

Thursday, June 10, 2010

一片清静在西来

以前在这附近上班的时候,常都会来这吃午饭。后来,换了工作之后便很少来这里,原因是这里离我家蛮远的。最近,心情烦躁,六神无主,很想静一静,所以便想到了这处于半山腰,环境优美的西来寺。

碰巧当天是浴佛节,我还是第一次知道有这么一个节日,也是第一次看到这样的场面。这些照片,都是经过准许我才敢拍摄。毕竟,这里是佛门圣地,礼仪必须注意。

工作人员问我要不要浴佛,公德费随意。我想,这是千载难逢的机会,也好吧!工作人员让我跪在拜垫,面对太子的神像。她还嘱咐我若想要求什么,一定要在心中默念。我很怕求神明,因为求了,我不知道要怎样还。欠人情,欠钱财还可以还。可是,欠神明的,要怎样还?虽然如此想,可是我到底是个凡人。我求,但是我从来不求发达。那我求什么呢?下次告诉你!

星云大师有时会到这来主持法会,所以,在这里可以看到大师的照片,笔迹,和铜像。

这里的四周种满了花草,走在走廊上,摆放在两旁的花草就好像在欢迎我,对我展露最甜美的微笑。

这里的每个角落都摆了一盆一盆的胡姬花。

我很好奇这究竟是什么花。它们长在一个长满了绿叶的小树上,有些是两朵花在一起,有些则是四,五朵连在一块儿。由于它们的形状像耳环,因此我给它们取了个名字叫“耳环花”。

咧嘴微笑迎旭阳。

人生如朝露,来去太匆促。

这里的花儿很善解人意,跟它们说悄悄话,它们会静静地听我诉说。内心的杂念和那莫名的恐惧及疑惑得以释怀。

Tuesday, June 8, 2010

给我一片宁静

冰球赛刚过,现在又到NBA 篮球决赛,接下来便是棒球。每次球赛开始,我家便不会有安宁。今天下班后,拖着疲惫的身体回到家,晚饭过后便想坐下来好好看书。怎么知道,原来今晚是Lakers 和 Celtics 的第三场决赛。每次看球赛,我丈夫都会拉高嗓子,破口大骂对手的球员。不但如此,左邻右舍看球赛的人,也是那样呼天喊地的。无论我把房门关上,再将双耳塞住,我仍然听见那些呼喊声。我真的受不了了,便决定到出去走走。去哪呢?到书局去走走吧,这便是我以前常来光顾的书局。

书局里有Starbucks和各类糕点。

有看过这本书吗?这是一本不错的书,如果你有看过,请告诉我你是否能够接受作者当时的那种生活环境。

必定翻看的书籍。

还有更多,都是以Canon 和Nikon为主。

原本想买这部的,后来却买了另一款。

毫无目的地走走看看,来到了这里,居然看起烘焙的食谱来。

看看就好,若要我动手自己做的话,那就真的难了!越看越觉得肚子饿;算了,还是看别的去。

这是小孩听故事的角落,大白天的时候,这里会坐满小孩,专注地听故事。


看看手表,已经十点多,球赛因该完毕,该回家了!

Monday, June 7, 2010

前世今生


你有否好奇过你的前世究竟生在哪里?是男是女?到底是个怎样的人?有时候,当我对某个地方,某个人,某句话有一种似曾相识(deja vu)的时候,我就会猜测那是不是在我前世看过,听过,说过?那我的前世到底是谁?而那个谁,是名人?才子?倾城倾国的大美人?又或者是。。。

如果有一面镜子能让我看到我的前世,我不知道有没有胆识去看。或许,前世的我是个面目令人憎恶,斤斤计较的地主。又或许,我是那个爱调戏良家妇女,拥有七妻八妾的老色鬼。更有可能,我就是那个为情而空等,为情而废寝忘食,为情而肝肠寸断的多情女子。前世就像一件件隐性的外套披在我的身上,有时候可以感觉到,嗅得到,就是那样地隐隐约约,永远不会让你实实在在地看个清楚那模样,弄个明白那是一件属于哪个季节的外套。

每一回写信,那种发自出内心的不安和心酸的感觉就会不由而生。为什么会这样呢?那只是一封很普通的问候信而已,怎么会让我那样地多愁善感?难不成我在前世的时候写了太多石沉大海的情书,写到最后一封时却变成了诀别书,心有不甘,含泪而去?

每回把酒当歌时,我却又觉得自己的前世或许就是那个因醉跳入水中捉月而溺,死得很浪漫的那位出生于盛唐,流芳百世的大诗人李白。我怎么那么不要脸居然把自己和李白扯在一块儿?当然,他的才情我丝毫没有,可是当我《月下独酌》的时候,却又觉得自己的酒量应该不输李白。每每在半醉半醒的时候,觉得自己身轻如羽毛,飘呀飘地飘在半空中。瞬间,又觉得自己置身于那冰冷的溪水中,顺着那悠悠流水,流过的地方竟是有着我童年足迹的所在。那种不知身在何处,真假难辨的感觉,这才叫醉。可是,我不会那么浪漫地要去捞水中明月。所以,我的前世应该不会是李白!

不管是前世今生,我已经来到了这里,既来之则安之。既然是这样,就该做好今生这个角色的本分,你说是吗?

Saturday, June 5, 2010

一个热闹的早晨

今早,本想去海滩走走,只是想吹吹海风,轻松轻松,也没打算要拍什么浪人滑水,所以也就没有带三脚架了。

谁知道,一来到海滩,便觉得有点不对劲。以往,在这个时候人烟稀少,车辆也没几部。可是今天,不只车多,人多,而且还能听到麦克风的声音。本想掉头就走,但却又按不住好奇心或是“八卦”心,便把车子停好,付了钱后往人多的那个方向走去。原来,今天在这里有两项比赛, 男女排球赛和俯卧式短冲浪板比赛。赛者都是来自世界各地的年轻人。


不知道她是来自哪国的,竟然把国旗披在身上!

虽然没有三脚架,但我还是拍下他们,皆因他们的姿势太美了。

其中之一的赞助商,Malibu Rum。

为什么不是KFC呢?噢,原来是Kentucky Grilled Chicken。什么时候换了我也不知道,很久没吃肯德基了。

这风车好可爱呐,我家婆一定会喜欢的,因为她也有一只类似这样的鸟。

他真的相信永远?

还有音乐!现场的呢!

唱得轻松又投入。

三个吉他手都还蛮年轻的,很有年轻人的活力。


主人都到哪去了?看热闹去了!好吧!我也去凑个热闹,去看什么好呢?看排球去?

女双排球,个个长得苗条可人。


各国的记者,聚精会神地等待一个镜头。


男双排球。



当大人们都陶醉在音乐,比赛和互相谈话当中时,唯有她,静静地坐在沙滩上看书。很想拍她看的那本书,可是她却察觉到我的镜头,受惊似地跑到她妈妈的怀里。

今天早上在海边的气候还是有点冷冷的,太阳一直到十一点都没露脸。在这样阴沉沉的天气下拍照,真的很吃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