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uesday, September 28, 2010

適可而止

IMG_9368



花花是一位個性爽朗的香港女人,臉上總是帶著親切的笑容,笑臉上還有一雙可人的梨渦。她大概比我大兩,三年吧!認識她應該是好幾年前的事了;當時,大家都是同事。

有一天,也不知道她從哪得來的消息,她興奮地跑到我的座位問我:“喂,聽聞你的酒量很好喔,我的也不輸人,找個機會我們較量一下!”一聽到“較量”的我,立刻回她說:“不敢當,我的酒量其實也只有兩杯而已。”她見我如此謙虛推辭,越是對我的“酒量”感興趣,說什麼也要與我喝两杯。

終於,她的機會來了。那年年終,公司舉辦慶功宴,為我們在一家蠻高級的酒店開party。花花老早便和我說好她要坐在我旁邊和我喝酒談天。當天晚上,她把她的愛人也帶來了,充當她的司機。看來,她好像有備而來。而我,卻始終都沒有要跟她較量的意思。

花花真的很健談,人文地理,好像沒有一樣是她不感興趣的。席上客人還未到齊,她老早便叫服務生把桌上的兩瓶酒給開了。她興致勃勃地給我倒了一杯,通常人家倒紅酒只倒七分滿,她卻給她自己和我倒滿為止。然後她舉起杯子說:“Bottoms Up”!說完之後便咕嚕一聲喝得一干二淨。看她這麼個喝法,我傻了眼。我心想,大姐這是紅酒,不是啤酒啊!

她看我的杯子還是滿滿的,便帶著責備的語氣責怪我,非要我像她那樣“Bottoms Up”不可。對於紅酒,我從來不喜歡那樣大口大口地喝,因為紅酒是要來品嚐的,而不是像她那樣連什麼味道都還未嚐到,便已經吞進肚子裡去了。再說,空著肚子喝酒會傷肝。我拒絕她的好意,堅持自己的喝法。

她看我那樣固執,自討沒趣,便手裡拿著一瓶酒到別桌去找人陪她喝。過了一會兒,party 正式開始,她才大搖大擺地回到自己的座位上。她一手搭在我的肩膀上,然後在我耳邊竊竊私語:“燕子,你好衰。。。”她連一句話都說不完整,含糊不清,看她的樣子已經差不多了。她腳步輕浮,語無倫次,小聲說,大聲笑。她的愛人坐在那裡看著她,怪不好意思的。

她好不容易坐下,又開始猛給自己倒酒。她在我身旁,一下子靠著我,一下子又抱著我,令我全身不舒服,其他的人只顧逗著她玩。她是醉了,而且醉得很厲害。在她說話指手畫腳的當兒,我不小心讓她尖尖的指甲在我手背上刮出血來,她卻懵然不知。

後來,她的愛人看她那樣地“鬧場”,便把她哄出酒店,帶她回家了。之後,我們便再也沒有看過花花,就連她辭職也是以電郵把信呈給人事部的。過了不久,花花給我們寫電郵,告訴我們說她辭職的原因是因為自己酒醉的事感到不好意思,沒臉見人。

所以啊,我們,尤其是女人在外喝酒千萬別喝出洋相。雖然現今社會提倡男女平等,可是女人到底是女人,應該有的矜持還是應該保留。像花花那樣在大庭廣眾喝得爛醉,酒醒之後的那種尷尬連她自己也過不了自己那關,何苦呢?若是在家裡和家人喝,那又是另一回事。

每次我看到手背上的那道疤痕,我便會想起她。她送我的這個“禮物”,真的讓我畢生難忘。

Monday, September 27, 2010

逃避

之所以會選擇逃避,是因為已經身心疲憊了,已經不再想去費神尋找答案。不過,我相信逃避是暫且的,因為逃避之後再回來面對,還會有希望,希望一切變得得心應手。

有人會為一段感情,一些事實,繁重的工作,心頭解不開的結而逃避。必須暫且放下身邊的一切,哪怕是一蘿子的問題還等著解決。似乎只有逃避,一段藕斷絲連的感情就可以徹底地做個了結,對於事實的真相就會大白,繁重的工作也會就此變得輕鬆一些,心頭難解的結就會在毫不費力之下解開了。如果逃避是因為想重整思緒,重新策劃如何解決那些惱人的問題,那逃避未嘗不是一件好事。可是,如果打算逃避一輩子,那不就等於對某件事的一絲絲希望也被磨滅掉了?

很多時候,我不明白為什麼我們不能夠面對現實。是禁不起考驗麼?還是知道自己沒有這種本能去接受殘酷的事實?感情,必須兩廂情願,就是這麼簡單。事實,如果有隱藏,有不忠,那就不叫事實,為什麼就不能把真相弄清楚?繁重的工作誰沒有?受人錢財,替人消災,有哪個老闆不希望工人少拿工資多做事?有必要逃避嗎?心頭解不開的結,看開一點,心胸寬一點,那不就解開了?就這些頂點的事都要逃避一輩子嗎?

不過,有時候我還真想逃避一下,就一下下而已。

對於“逃避”二字,會不會讓你聯想到“窩囊”?

Saturday, September 25, 2010

生命接力赛

Ready?
这是一年一度由市政府举办的活动 -- Relay for Life (翻译成中文应该是生命的接力赛吧)对于生命,每个人有其不同的观点。有些人觉得生命并不那么可贵,所以草草了事,提早结束算了。可是对这些身患癌症,尤其是那些经过一番苦斗才侥幸活过来的人来说,生命比什么都可贵,好象只有他们才真正了解“生”的意义。

Giving a speech
Andrea, 今年十六岁。 “我在八岁时知道自己得了癌症。 我必须常常去医院做化疗,我很讨厌那些管子插入我的身体。化疗之后,我的头发都掉光了,我变得没有气力,所以不能和其他朋友一起玩耍。我恨上帝为何偏偏选上我?为何偏偏要我受这种苦?我的父母也为了我而常常担心落泪。我有想过要放弃,可是,或许是因为神给我的爱,我决定坚强地抗癌到底。如今,我十六岁了,我活过来了,这才是最重要的,不是吗?如今,我珍惜我过的每一天,我很惜福,我更感恩四周的亲友。。。”Andrea的一番话,让在场的听众红了眼睛。

IMG_9617_2
这位女士也上台讲述了他刚开始得知自己得癌的经过。原来,她的母亲和丈夫都是癌症患者。我不禁在心里说:“天啊!为什么会这样?是不是他们前世造了什么孽,今生来受这种苦?”
Happy smile
看,这小家伙是不是很可爱?他是我同事的孙子,Jonathan。为了参加这个活动,他妈妈和他从爱荷华(Iowa)飞过来。

peek-a-boo
看他的活泼,有谁会料想到在他两岁时得了Leukimia?他的外婆也就是我的同事,天天忧心忡忡,希望她的外孙能熬过这一关。我也曾经看过他被管子插满身体的照片,看了叫人心疼。他的外婆告诉我们,他比大人还坚强,打针,吃药,插管子,做化疗,从来不吭声,从来不哭。反而是大人们,却是哭哭啼啼的。

Look at the cute smile!
如今,这小子已经五岁,他真的熬过来了。就如他外婆说的:“He is a fighter! He is cancer free now!” 能够战胜癌魔,能够让生命延续下去,是一件多么令人鼓舞的事?难怪他笑得那么灿烂!

Wednesday, September 22, 2010

貪得無厭

(photo by LA Times)

看到了貪字,我會立刻想起當官的。畢竟,自古以來能够实践"修身,齐家,治国,平天下"的"民本"思想的清官確實寥寥無幾。相反地,不論是古代或現代的貪官,則層出不窮。過去的我們暫且不提,就拿近代的來說吧!

台灣前總統陳水扁,你說他到底“撈”了多少?菲律賓的前幾任總統,和官員們,賄賂的罪行讓人咬牙切齒。還有。。。不方便說,因為我不想被逼跳樓自殺。除了當官的,商場上的受賄醜聞亦屢見不鮮。

最近,在我們這裡附近的一個小小城市也發生了讓人切齒的貪污罪行。這個只有四萬多人口的城市The City of Bell 居然有八名高層官員(其實還有很多還未被“挖”出來),這其中包括了市長,市長助理,市議會會長和會員等等。他們都是一些明偷暗抢的“高级强盗”,把市民的血汗錢刮到自己的銀行戶口,佔為己有。

罪魁禍首的市經理最厲害,自己給自己加薪,一直加到年薪八十萬(賺得比總統還多),家住海邊豪宅,出入豪華房車代步。這八個“人渣”當中賺得最少的或許就是市長助理,年薪只有三十多萬。至於那些議員們,他們並沒有一個正常的上班時間表,開會開個十來分鐘,還有外快賺。

在這個城市的居民,平均每戶人的入息只有四萬多,而且每六人便有一人是處於貧窮狀態,需要靠政府補助過日子。然而,該市的市民所繳的房地產稅卻要比Beverly Hills 的居民繳得多。他們辛苦賺來的錢居然被這幫土匪給偷去了,你說他們是何等的憤怒?

不過,老天是有眼的!這八個人終於在昨天被警方用手銬銬住押上警車,接下來的日子將會受到審判。要怎樣判?判他們死刑?太重了!判他們終生監禁?也不可能!不過,那些不屬於他們的錢財,必定會連本帶利還給市民。你說,他們這下半輩子還有什麼信譽可言?

Saturday, September 18, 2010

我的攝影集

自從愛上攝影以來,我對身邊的一切花草和生物都開始注意起來。我才發現,原來自己是那麼的井底之蛙,原來那些小小昆蟲也有它們可愛的一面。為了要把它們拍得美美的,我不惜蹲在大太陽底下,還要躡手躡腳地,很小心地蹲下哦,不然,它們就會跑得比我還快。

我有一位同事的公公也是一名攝影發燒友。他今年七十多歲,還時時扛著三腳架,跟著大夥到處去拍照。今年年底,他又要出攝影集了。他的作品我看過,看了之後便有一種衝動 -- 我也要有一本自己的攝影集!

做夢吧!或許做夢也沒我的份兒!

注意:別按中央的那個箭頭,不然,它會帶你到不知什麼地方,你會迷路的! 要按下方的箭頭哦!

Wednesday, September 15, 2010

維多利亞的秘密

當年在學校做project的時候,我絞盡腦汁在想應該選哪家公司才能把整個project做得有聲有色。後來,我選了維多利亞的秘密。當我把擬好了的計劃拿給教授過目時,他睜大雙眼,對我笑了笑说:“很有趣!希望你的選擇是最好的。”

這個維多利亞到底有什麼秘密,為何那麼“巴閉”?維多利亞的秘密創辦人Roy Raymond 畢業於三藩市的史丹佛大學。擁有MBA 學位的Roy有一個煩惱,就是當他陪同太太到賣女人內衣褲的部門時,總是感到難為情。後來他想出一個點子,就是把女人的性感內衣店設計成像boutique那樣,讓男人和女人逛得舒服又不會讓男人感到不好意思。

就這樣,他於1977年在三藩市開了第一家維多利亞的秘密,後來又迅速地開了三家。當生意蒸蒸日上時,他把維多利亞的秘密賣給了The Limited,轉而往別的生意發展。很不幸地,之後他以宣布破產結束了那盤生意。於1993年,他從金門大橋往下跳,結束了寶貴的生命。

90年初期,該公司在The Limited的管理下成為全美女性貼身內衣最大的零售店,業績高達十億美元。每當踏入這家吸引著千千萬萬小姐,太太,情人,等等的零售店時,總會看到付賬櫃檯前大排長龍的現象。我好奇為什麼有些人會省吃儉用地,就是為了到這來買一件push up bra。 因為要寫報告,所以我當時也充當記者,訪問了一些消費者。訪問的五十個消費者當中,有四十五個也就是百分之九十認為維多利亞的秘密就是性感,給女人充滿自信心,更能讓男人感到自豪因為他的女人很性感。是真的嗎?我很懷疑!

維多利亞的秘密有一個特點就是它大部分的模特兒都是由歐洲和南美洲進口的,本地的模特兒卻只有一兩位而已。在銀幕上看到的那些美女模特兒,連我都看得不想眨眼,更何況是男人?她們的身高,曲線,該凹的凹,該凸的凸,一切恰到好處。就是因為有了她們(Angels) 所以才把該公司的招牌打得響噹噹的。

如今,踏進維多利亞的秘密的店內不只是女士而已,很多男士也會在裡面,大大方方地為自己的太太或情人挑選一件合自己心意(聽清楚咯,是男士自己心意)貼身內衣。售價不便宜,不過對他們來說,是值得的。

我記得在亞洲,也有一個響噹噹的牌子,黛安芬(Triumph)。我覺得這個名字好聽多了,而且叫起來也很順口。不知道在亞洲的男士們也會不會到該店為自己的女人挑選一件性感的內衣?

VICTORIA’S SECRET

Sunday, September 12, 2010

生命的餘輝

他給我的回言寫道:“命不久矣。。。命真的該絕,也只能如此。。。”,又寫:“能寫多久,我就寫多久。”

短短的兩三句,看了叫我心痛。我不認識他,連他的性別我都不知道。我只是很喜歡讀他寫的小品文,不管是書評,言論,或是散記,每字每句都顯現出他的文采。然而,卻很少寫關於他自己的事,只是偶爾不經意地提及自己身體虛弱。

我這幾天都在想這個“命不久矣”的事。生,老,病,死乃是人生之常態,但是,當我們知道我們快要離開人間時的那種心情將會是何等複雜?能夠放下的人或許可以坦然面對,可是對於那些放不下的人呢?

要離開,其實也很無奈。畢竟,在這紅塵裡有太多的不捨。至少,我是這樣想的。也許,是我還未開竅,還未真正了解什麼是“放下”的緣故吧!故此,我對“命真的該絕,也只能如此”這句話深感恐慌。這話聽起來好像已經接受了事實,已經不想再去討價還價,好像已經放棄了。

我真想知道,他是否放得下?他真的不留戀紅塵?

而我,要如何修才可以看破生死?你又要說我想太多了,是嗎?

Thursday, September 9, 2010

Gucci No.3


相信有很多人尤其是女人都知道Gucci 這個名字,這是因為它是一個意大利著名的品牌,很受人們的愛戴。 我喜歡Gucci並不是因為它是名牌,而是因為它那已經“退休”的Gucci No.3香水。

我其實不能擦香水,一滴都不能沾,不然皮膚會過敏,全身便會癢得想猴子那樣東抓西抓。 可是,我卻偏偏愛上了Gucci No.3!

和三號的緣始於很久以前在意大利那段時間。 Gucci本來就是意大利人創立的,所以在意大利嗅到Gucci的香水味並不稀奇就好像在德國嗅到MCM的香水那樣平凡。當時,我就是在米蘭的一間露天咖啡廳遇上三號的。

記得,當我和朋友坐在那裡聊天時,我正手捧著一杯香濃的咖啡。既然是一杯香噴噴的咖啡當前,理應只有咖啡的香味,是嗎?並不然!就當我要把咖啡送進口時,一位女士從我們的座位經過,一陣芬芳的清香撲鼻而來。這香味把我給深深吸引著,陶醉在其中,久久不能自己。 片刻之後,我方回過神來,那位女士早已走得老遠,不見踪影。然而,她留下給我的卻是我這輩子最難以忘懷的芬芳。这种芳香,是淡淡的,淡得让你覺的好像進入了一個與世無爭的恬靜花園,那種感覺無法形容。

我立刻問坐在我面前的朋友是否知道那是哪個品牌的香水。她說: “是Gucci!”但卻沒有說明是三號。 後來,我到處尋找這個讓我著迷的芳香。一年之後,我在法蘭克福的一家香水專賣店找到了它。當時好像花了75馬克把它佔為己有,竟然眼睛也不眨一下。難怪人家說女人的錢特別好賺!

對我的皮膚來說,香水就是她的敵人,那該怎麼辦呢?我只好用噴霧法,而且是在穿了衣服之後,往空中噴兩下,再立於霧中,讓清香落在衣服上。但,有時候不小心碰到皮膚,還是會有點癢癢的。為了滿足我的感官,我居然願意吃這種苦,真莫名其妙!

那瓶香水後來被我打破了!後來的後來,我也曾經買了好幾瓶跟我以前那瓶一模一樣的三號,可是給我的感覺卻完全兩回事。

去年,在Amazon.com買了一瓶小小瓶裝的,香味幾乎跟我以前那瓶一樣。可是,還是有點出入,因為香味到隔天便跑掉了,一點都不“忠心”!又在幾個月前,朋友告訴我說Envy Me跟No.3 很相像,所以我買了。但,我只是把它擱在那裡,很少用。Envy Me 和三號有著天淵之別!

我就是那麼死心塌地,那麼固執地愛著那瓶毀於我手中的三號。香水世界之大,我卻找不到能夠讓我感官滿足的香味。這好比遇见了一见钟情的心上人,纵使日后无缘在一起,但他的声音,举动,脸孔都会烙印在你的脑海里,揮之不去。

Monday, September 6, 2010

同归于尽

一大早,正当我踏进这园子时,四周非常清净。突然,听见"psst...psst"的声响。低头一看,原来是这两个小家伙在地上翻云覆雨地缠绵着。(我以为)


我很好奇,所以便蹑手蹑脚地,慢慢走近它们,蹲下来给它们来张近照。哎呀!它们不是在缠绵呐,原来它们是在搏斗。两个家伙死死咬着对方不放,双翅还不停地拍动,在地上来个龙卷风似地旋转。我赶紧拿出相机,瞧准它们,拍下好几张。 (一只黄蜂和一只蜜蜂)

蜜蜂被黄蜂打得遍体鳞伤,奄奄一息地躺在那里。那黄蜂好象很自豪,很满足地飞走了。我蹲在那里,看着小蜜蜂好像很痛苦的样子。我把它移到一片枯叶上,心想这样总比躺在小石子上舒服多了。

正当我起身想要离去时,看见那只凶猛的黄蜂又飞回来。它在蜜蜂原先躺着的位置飞来飞去,好象在寻找些什么似的。后来,它终于看到躺在枯叶上的蜜蜂。它迅速地飞到蜜蜂的旁边,又是一阵拳打脚踢,好象看到蜜蜂还有一口气而恼怒,非要把一只已经没有反抗能力的蜜蜂打死不可。此刻的我,实在看不过眼,所以我。。。 像蜜蜂和黄蜂的斗争,在我们的日常生活里不难看到。有人说,这是前世的仇恨,今生一定要偿还。可是,这样冤冤相报何时了?人,到底为什么你争我斗?还不是为了个人的利益,个人的虚荣心和好胜心?你看,连动物都好斗,更何况是人?

Saturday, September 4, 2010

就这么简单

丈夫今天下班后还要留在公司里开会,要很晚才回家。心想,既然他不在家,来个海鲜大餐吧!可是,到了下班的时候,我已经很累,不愿去超市买这个买那的。反正家里的冰箱还有些菜,随便吃就好了。

我很喜欢这道ABC 汤, 在我们小时候,我妈最爱煮这汤。我更喜欢汤泡饭,然后再加些Marmite,这就是我心目中的美食。

我平常很少买小白菜,都是买一些油菜和清江菜,我的青菜一律炒蒜蓉。自从我妈来过之后,她教了我这个最简单的方法,在滚水里烫熟之后在上面沾些蚝油和蒜油。真的很好吃呢!我现在都很少吃速食面了虽然有时候还是很想念速食面的方便和那些味精的味道。

虽然没有大鱼大肉,也不是山珍海味,可我还是吃得津津有味,有一种说不出的满足感。美中不足的是,缺少了一个人和我谈话,顿时觉得有点冷清。

Wednesday, September 1, 2010

一直以來,我都以為我們的書架只有五格,今天我終於看清楚了,原來有六格啊!房間裡還有一個三格的,都是我以前唸書時的課本,我丈夫的一些課本,和一些剪報。

自從讀了永樂多斯的這篇分享之後,我便時不時地對著我這些書嘆氣。我沒有永樂多斯的才華,我的藏書當然也沒有她多,可是這些書本,有很多都是跟了我好多年,讓我無法將它們捨棄。

每次收拾房子的時候,我最喜歡丟東西,唯有書本,我從未扔過一本。這也算是對書本的一種尊重吧!這些食譜,都是婚前時友人送的。明知道我不喜歡進廚房,我不懂他們為什麼會送我這些食譜。所以呀,這些食譜已經有一層厚厚的灰塵。哪天有時間,有心情的時候再慢慢去研究。

當我用心地把每本書瞄一下時,我看到了梁文道的《我執》。天啊!這本書是什麼時候買的呢?怎麼我一點印象也沒有?最近一位朋友常常跟我提起這位作者,她說看他的書可以讓我變得很有智慧。當時,我心裡就在想:梁文道是誰?怎麼沒聽說過?有眼不識泰山啊!還有老舍的散文,這本我記得是去年在網上訂購的。我對老舍並不陌生,因為中學時唸過他的《茶館》,印象非常深刻。

最近這兩年,我發現我的中文真的糟糕到連我自己也不相信,應該說不敢相信吧!因此,我強迫自己一定要看中文,絕不能忘記自己從小就學習的中文,不然,就糗大了。所以,才在網上買了這些中文書籍給自己補習。

這些書,尤其是中文和課本,價錢不菲。當我有一天要走的時候,它們的命運將會如何?誰會要它們?不如,給我陪葬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