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day, December 26, 2011

拆圣诞礼物

圣诞节,就那样匆匆忙忙地过了。很多人都认为圣诞节最兴奋的时刻莫过于开礼物,你是否也这么认为?

Santa Claus is coming to town!
看,圣诞老人留下一份耀眼的礼物给我家婆,让她乐开怀了一整天。

That's mine!
当然,我的爱人也有一份,而且是双份。他的礼物,每年都一样的,只是不同颜色而已,那就是Ralph Lauren 的polo shirt。 我是不是很cheap!不过,他是非常开心,开心就好!

Just relax
礼物开完了,来找合照吧!然后,就是晚餐时间咯!你知道吗?圣诞节的晚餐吃得特别早,在三点左右。晚餐慢慢吃,慢慢聊。用过晚餐之后,去看场七点钟的电影 --Mission Impossible。


现在跟大家拜年,会不会太早些?

Saturday, December 24, 2011

平安夜

不知道为什么今天一大早便起来了,本想多睡一会儿,但就是无法入睡。身边的他却睡得呼噜呼噜地,香甜呢!

IMG_000879
昨天做的fruit cake,这就是我的早餐。我觉得我做的蛋糕是越来越好吃了(我怎么可以那样自夸?)已经很久没有吃泡面,真的有些怀念它。

IMG_000778
顺手把这盒小姑寄来的礼物开了。他们住在Utah,很有心,每年都寄给我们圣诞礼物。可是,这礼物我却不怎么感兴趣。不过,还是非常谢谢他们。

IMG_000376
提起礼物,我是一向来都不赞成圣诞送礼。可是,这好像是传统“必要”的。对我来说,一家人开开心心,吃一餐好的,就是庆祝!可是。。。所以,我也只好。。。

今年,我很乖,因为我十二月五日便把所有该买的礼物给买了,还包得美美的放在圣诞树底下。以往,我都在网上定购,或是买礼卷。可是有人说送礼卷好像没有诚意;所以,我今年诚意十足,还亲手包呢!

IMG_000677
这是我丈夫从Amazon邮购的,还多付十块叫他们包。这,就是他们所谓的圣诞礼物包裹。真会赚钱!

家婆问我要什么圣诞礼物,她已经问了八年了。我的答案始终如一:你送什么给我,我都开心。

IMG_000968
今年,感恩节刚过,丈夫便把圣诞树给装上了。

IMG_002384

IMG_000470

IMG_000369

IMG_000671
十二月九日,老板给我们开的Party,丰盛的晚餐和丰富的礼物,每个人都满载而归。我赢得了一个oven toaster。


大家开开心心地跳支舞吧!看,我们的老板和我的一位同事跳得正开心呢!希望来年更好,至少,大家都应该还有份工作。

你,想要什么圣诞礼物?

祝你圣诞节快乐!

Tuesday, December 20, 2011

冬至了,对吧?

IMG_355552

Lonely Rabbit

Characters

IMG_356958

冬至了,对吧!

想家了? 当然!

心里惦记着的是当年那热乎乎的汤圆和那浓浓的情。今天,那汤圆的味道是否依旧?那情,是否依然浓?而我,是否还是当年的我?

Wednesday, December 14, 2011

完美主义

在这世界上,没有多少人不喜欢追求完美。因为想要完美,所以很怕出错。我很向往完美,因为它让我满足,更能给我成就感。这好比写program那样,不能有一丁点瑕疵,不然便会前功尽费,让人不知所措。然而,这完美却好像跟现实扯不上关系。

我一向以来都要求自己在工作上不能出一点差错,所以当我做每一个决定之前,都是战战兢兢,小心翼翼地。我要一切事都完美,百分之百的完美。唯有那样,我才能证明自己的实力。就算是一点小小的错误,人家还未指责,自己先是难过得睡不着。这样,非常累!

是个性也好,自作自受也罢!我不想再去追求完美,我必须学习放下这完美主义而试着接受错误,面对错误和设法纠正错误。犯错并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圣人都可能会犯错,更何况我这凡人?

Sunday, December 11, 2011

“龟样”

昨天的天气特别好,心情也特佳,所以我总于忍不住要去拍照。到了老地方,由于天气转冷,花草树木不是变黄色便是枯了,就连平时在池里戏水的鸭子也不知去向。原以为没啥可拍,便坐在凳上歇会儿,享受那一片恬静。突然,我感觉到好像有啥东西在盯着我看。我低头一看,原来是这龟老爷。前阵子来的时候也和它见过一面,当时它在水里。

Turtle
我还以为乌龟很怕人,更以为乌龟一见到人便会把头缩进去。可却万万没想到这只这么大胆,在我面前以它那双“大眼”盯着我。我心想,如果我不给它拍张照,岂不是辜负了它的pose?我把相机对准它,把镜头拉近,正当我按下快门之际,它竟然头一甩,别过脸去。还以为它是无心的,所以我也只好迁就它,想给它来张正脸的portrait。你猜它是怎么的?它就偏偏在我按下快门的时候别过脸去。试了四张,我投降了!随它吧!

这不识好歹的家伙,真可恶!看它那幅拽样便让我想起一些人的嘴脸。现实里,有些人很自以为是,处处逼人,越是迁就他就越是得寸进尺。以前,我还会对这些人使些耐性;可是,这种吃力不讨好的事对我来说即伤神又浪费时间。我为了什么要那么委屈自己?人家都说:“你敬我一尺, 我敬你一丈”所以,从今以后,若是谁给我这幅龟样,我必定当他透明。

Friday, December 2, 2011

分享

IMG_0028
说也奇怪,我虽不是基督教,也没去教会,但我却喜欢参加他们的一些活动。 而我的基督徒朋友也不会因为我是佛教徒而不欢迎我。反而,他们每年都会很诚恳地邀请我出席一些与音乐有关的活动。这个Christmas Repast 每年我都有出席,今年当然也不例外。

Christmas Repast的 座上客都是女士,为我们服务的全是男士。他们说,女士从早忙到晚; 所以今晚,就那么一晚,得好好坐下来享受音乐,和丰盛的一餐。这是多么好的主意啊!

IMG_0011
看到了这棵两层楼高的圣诞树,我才感觉到了圣诞即将到来的气氛。

IMG_001525
连reception也要精心布置一番。

IMG_0026
温柔的灯光配上鲜艳的颜色,让我觉得很轻松。

IMG_0027
这句话让我想了很久,总觉得它有点问题。

IMG_0024
有意思!

IMG_0062
当晚的主讲人Jana Alayra,儿童音乐创作人。她讲述了她自己刻骨铭心的经历。在她七月怀胎第一个女儿的时候,丈夫突然提出要离婚。离婚的原因是因为他已经爱上了他的秘书。之后,在某年的圣诞前夕,她那只有四岁的小女儿在一场车祸中当场倒毙。当时,她是司机。我不能想象她的痛到底有多痛。但我知道,她今天能站在台上和大家分享她的遭遇就像说故事那样,她应该花了很长的一段时间来治疗内心的伤。


录得不好,但可以清楚听到她的歌声。当晚,还真的满享受的!感恩!

Wednesday, November 30, 2011

管他去死

每个月的最后一天,大伙肯定忙得不可开交,而且个个都是脸黑黑。可是今天却是反常,大概是股市上涨的原因,又或是将近圣诞佳节的缘故吧!

我们的老板因为觉得今天天气很好,所以到户外走走,跟员工打招呼顺便联络感情。员工们也因为今天老板心情特别好,趁机提出平时不敢提的要求。而我,看到人家个个忙里偷闲,也躲起来写博。好大胆啊!

听说,今天的股票上涨了,办公室里一片喜气洋洋,很有欢乐气氛。对股市,我好像已经没有了知觉。它什么时候要起,什么时候要跌,随它吧!股市好的时候,不见得我就能多赚几个钱好早点退休。股市不好时,我也不必当街行乞。看它今天升了500 多点,别高兴得太早,搞不好明天给你个满江红,让你欲哭无泪。唉!吃多少穿多少,天注定!

不知道你有没有发觉,时间过得真的越来越快了,好像比以前更快。我的白头发长的比黑头发要快,至今都还未去染。我其实不想染,是因为我怕染上瘾。可是,我的同事不喜欢看到我的白头发,他们都喜欢异口同声地说:“你怎么那么多白头发呀!”他们这个问题,让我不知怎样回答。我,只好一笑置之。白发就是白发,很出奇吗?或许,下次我应该反问他们:“怎么你妈是女人啊?”

身边很多友人已经为圣诞佳节而忙碌。忙什么?忙买礼物,忙布置呗!老早,我便想把家里好好布置一番,原本打算上个周末去shopping,可却很不争气地病了一场。至今什么都没买,家里一点圣诞气氛也 没有。又听说,现在有很多“圣诞布置”的公司帮人高灯结彩地布置家里。我心痒痒地很想打电话去问收费多少。可是,一年就那么一次,自己动手做有那么难吗?天啊!我什么时候变得那么犹豫不决,那么婆婆妈妈啊!

不管了,就这么办吧!

Tuesday, November 29, 2011

面具

Holloween

Holloween 那天晚上,我和丈夫乖乖呆在家里等小孩来讨糖果。大约八点钟左右,门铃响了!我赶紧去开门,但不见有人;突然,一个像动物似的东西从左边闪电似地跳出来,还作出了一幅张牙舞爪的样子。由于我没有准备,我确实被它吓得后退两步,还以为真的狼来了!给了他糖果之后,我要求他让我拍张照,他大方的站在那里让我拍。快门按下之前,我跟他说:“smile!” 丈夫立刻问我:他戴着面具,你叫人家怎样笑?有道理,戴着面具,怎样笑呢?

在我们的周遭,不也有很多戴上面具的人吗?面具在我们的生活里似乎越来越普通,或者已经成为了在生活里不能欠缺的。我,当然也有面具。而且这面具是我上班时必须戴上的;不然,我会很吓人。

要戴上面具做人其实是蛮辛苦的,因为毕竟那不是真正的自己。就像演戏那样,硬生生把自己当成指定的那个角色去演。然而,演戏可是有酬劳的。而在现实中的我们,不但没有酬劳,若万一把角色给演错了,后果不堪设想。

Friday, November 25, 2011

自言自语

The Purpule Rose
最近,我常说:人,是会变的!其实,我在说自己。可不是吗?从前很怕玫瑰扑鼻的香,可现在却对它的芬芳给着了迷。

Rose
看着它,来个深呼吸,让我的脑子清净一下,突然就会问自己:人生有几何,何必太执著对与错?

Pink Roses
人生有太多的无奈,太多的问题,但偏偏不是每个问题都有它的答案。我最不喜欢一个没有对与错答案的问题,更不喜欢用“命”一字来概括一切。可事实如此,找不到比“命”更恰当的形容词来说明一种无奈。

看,长在后院的玫瑰花“笑”得多灿烂。我只是偶尔给它施点肥,它便天天以笑脸迎我。看着它们满足的样子, 在我心深处便会想到为什么有些人不管我再怎样地努力讨他们开心,他们却始终无动于衷?很多时候,做人真的很难。

Saturday, October 29, 2011

别绪

IMG_34144
上个月,她从纽约打了个电话给我说:“我要回家了!”我听了之后,兴奋不已,还以为她要搬回来加州。怎么知道,她说她要回日本,不再回来了。我在电话这边,愣住了!

我俩是在学校认识的,屈指一算,也有十年之久。我们这段友谊,曾经起起落落。她曾经因为我好几次忘记打电话给她而对我不理不睬长达一年之久。一年之后,我再次打电话给她向她道歉,她欣然接受。我们又一块到处去吃喝玩乐,好像什么都没发生过那样。

毕业之后,她很顺利地找到一份自己喜欢的工作,而且还是一家日本公司。后来,公司把她调到纽约去,那已经是四年前的事。到纽约之后,她一直很不快乐。她觉得纽约的生活太紧张,工作压力多,让她时时生病。再加上对远在东京的男朋友的思念,她觉得一个人在纽约很孤单,生活也没啥意思。

几个月前,她的男朋友向她求婚,更恳求她回家共同组织一个属于他们自己的家。她答应了,所以非走不可。听到这消息后,我是替她高兴,可却有点黯然神伤。毕竟,我们认识已十年,虽然不常见面,可我们偶尔都会给对方打个电话。一聊,便是好几个小时。她这一走,而且又是在地球的另一边,若要打电话给她,还真的要择时呢!

DSC0489910
她上个星期从纽约回来加州处理一些事情,拜访一些旧同事和朋友,也顺便道个别。我和Connie 更是陪她到海边,又去吃越南餐,还有泰国甜点。我,也为她准备了一个火锅之夜,算是给她送行。我们三个人从六点开始慢慢吃,慢慢聊,一直聊到深夜十一点半。若不是我有倦意,我们仍然有很多话题,有很多事可以分享。
IMG_00012

我告诉她,我不去送机了,因为我很怕送机,我怕我的眼泪不受控。她说她明白。我也说不出什么祝福的话语,只有一句珍重。

Satomi Ito – 伊藤优美,我的老友,我深深地祝福你,幸福快乐!

Tuesday, October 25, 2011

这不是gossip

那天和丈夫聊天,聊到一位旧同事即将离婚的事。其实离婚没啥稀奇的,稀奇的是这个男主内女主外的家庭,做妻子的竟然必须自掏腰包才能把这个好吃懒做的老公轰出家门。丈夫问我是怎么知道的,我说是另一位同事告诉我的。他的反应则是: “You gals like to gossip!” 我想了想,有点自责。可是,又想了想,觉得不对呀!我回答他说:“This is the nature of women, isn’t it?” 然后,我给他分析了他所谓的gossip。

女人真的那么“八卦”吗?这不是“八卦”,是关心!女人特别敏感,也特别留意身边的人。女人也比一般的男人善于交际,遇上话投机的人,便会滔滔不绝。君不见pasar 里的女人,提着个菜篮,站在路边可以谈上一个小时以上的话,也不觉累,也不口渴吗?然后把“新闻”带回家与家人分享,报纸也可以省了。

虽然我常常提醒自己闲谈莫论人非,大多数时候我都坐在一旁静静聆听;可我是个女人,不搭腔,我会被人家问:“你吃了哑药啊?” 你说冤不冤?所以,我必须搭腔,帮她们分析那个家庭的“内乱”。

女人不但会“分析”而且很会精打细算。你看看,家里的一切开支预算不都落在一个女人的肩膀吗?不但如此,有很多女人虽没上过什么经济或财政管理的课,算盘却打得嘀嗒响。一切的账目清清楚楚,一目了然。

懂得察言观色也是女人的本能。看见朋友闷闷不乐,垂头丧气,我们一定会给对方最贴切的关怀。女人喜欢和好友分忧,也喜欢分享快乐。在这个分忧和分享的过程,难免会牵扯到一个像一匹布那么长的故事。对男人来说,这就是“好管闲事”。错!这不是“好管闲事”,这只是女人喜欢在恰当的时候当个聆听者。等到该发言的时候,便会高谈阔论,头头是道,一针见血。

这就是女人对gossip 的定义。男人,他们有时候真的不懂!

Sunday, October 23, 2011

还不错

有很多人曾经问我,一个人吃为什么不出去打包。虽说出去吃很方便,可是我还是比较喜欢自己在家弄些简单的。很多时候,我喜欢煮个汤,配些青菜,清淡可口。不但如此,而且划算。

朋友给的一包咖喱酱料,我拖至今天才决定把它给煮了。我边煮边给我丈夫说我童年时的故事。我告诉他说以前我妈煮一餐咖喱要劳动很多人的。那个时候,椰浆是绝对新鲜的,而且还要咖喱叶,还有其他什么香料之类的。每次煮咖喱,那香味千里都能嗅到。虽然有点夸张,但那是千真万确的事。

IMG_0011_1
咖喱煮好,烫些青江菜,这不就是丰盛的一餐吗?丈夫在一旁看我吃得津津有味,忍不住要试。给了他一块马铃薯。问他好吃吗?他不吭声。

IMG_0008
送你一朵玫瑰,祝福你!

Friday, October 14, 2011

她的食谱 -- Beef Straganoff

我觉得烹饪好比看顾小孩那样,必须要有耐性。 我很坦白地说了,我不爱进厨房,不爱煮,更不想学。可是,那是从前的我。人,真的会变的!变得连我自己也不认识自己了。但你可千万别误会我现在很会煮,很喜欢煮。只不过是现在的我肯上网找些食谱,好让我丈夫可以有多样选择,也不必开罐头。

Betty Crocker 的食谱我丈夫特别喜欢,而我却是那句“It's ok”。只有这一道Beef Straganoff,让我俩吃得津津有味,口齿留香,回味无穷。天啊!有这么夸张么?不夸张怎么行?我可是忙了一整天啊!

材料很简单,是么?IMG_3329

少不了的牛油。
IMG_3333

就这样,炒一炒。
IMG_3336

然后,再炒牛肉。
IMG_3339

好啦!可以上桌了。
IMG_3340

Yummy!

Sunday, October 9, 2011

是逃避吗?

IMG_3314_1
万圣节又即将来临!一踏入各家商店便看到许多橙色和黑色包装的糖果,还有邻居门前摆设的骷髅,蜘蛛网,稻草人之类的装饰。

每年一到这个时候,我便问我丈夫:“我们要不要像往年那样到了晚上便把所有灯关了然后到外面溜达,等到讨糖果的时间过了再回家?”我丈夫瞪了我一眼然后说:“什么意思像往年那样?虽说这是你每一年的鬼主意,可是我们还是买了糖果留在家里等那些孩子来。一年才一次,为什么要逃避那些孩子?”被他那么一问,我突然觉得自己很像罪人。

是啊!为什么要逃避?那些孩子欢天喜地,穿上他们喜欢的costume,手里拿着一个小桶,挨家挨户地去敲门。当你打开门时,他们便会用那稚嫩的童声问你:“Trick or treat?”我觉得他们很可爱,很讨人喜欢,可是我却很怕听到他们按门铃,很怕他们问很多问题,很怕他们拉高嗓子哭闹。别看他们人小小,他们会把我弄得措手不及。

我发现自己已经没有了当年对小孩的那种耐性。那天和丈夫聊天的时候,他突然说:“如果我们有小孩。。。”我立刻打断了他继续说下去,我说:“没有如果。。。”既然已经决定了,就不会有如果。我不敢去想这个“如果”,因为我很怕这个“如果”会让我的生活乱了章程,也会把我变成另一个人。

这样不是很好吗?两个人,要有多少自由便有多少的自由。没有负担,没有对孩子的期盼和希望,我是这样安慰自己的。或许,我是真的在逃避一些什么吧!

Tuesday, September 27, 2011

今天,我终于。。。

今天,我终于忍不住了!下午吃中饭的时候,特地到超市买了材料,准时下班回家,就是为了嘴馋了很久的Guacamole。一位朋友上个月email这个食谱给我,一直拖至今天才动手。这是哪国的东东?墨西哥吧!墨西哥餐我不爱吃,但却特别喜欢他们的guacamole 和 salsa。那种又酸又辣的感觉,到心到肺,过瘾!

材料,非常简单。
IMG_3257

Avacado,太贵了,$1.78 一粒。都怪我没看价钱,不然,我是绝对不会买的!以前都只卖五毛钱的啊!
IMG_3269

把所有剁碎的材料加入,搅拌至均匀。这样就可以了!
IMG_3270

你看,这就是我的晚餐,也是我的snack。
IMG_3278

来,尝一口!好吃吗?其实,我嫌不够辣,以后,我会买那些小辣椒。
IMG_3279

Tortilla Strips, 买这种沾salsa 或 guacamole, 一流!
IMG_3275

Recipe:

4-5 ripe/firm avocado’s
2-3 Green limes (not lemons)
5-6 fresh green chilies (Thai chilies or Cerrano's) add more if you want it hotter,
1-2 Roma tomatoes
1/4 cup of sour creme or plain yogurt.
green onions or yellow (optional)
fresh cilantro
Garlic powder
Salt and pepper
1. Peel and dice up the avocado’s in a large bowl and squeeze the lime into it. (the lime gives it flavor and stops it from turning brown.
2. Use a potato masher and mash the avocados to a coarse paste consistency. Add salt, pepper and garlic powder to taste.
3. Finely dice the chilies, tomatoes and onions (optional) and cilantro, mix with the avocado and stir in with a spoon.
4. Taste and add salt, chilies or more lime to suit your taste.
5. You can mix in about a 1/4 cup of sour cream or plain white yogurt which makes it a little creamier.

This is the basic recipe and you can change as you like to suit your tastes.

Monday, September 26, 2011

我深信有灵魂的存在,而且灵魂也分好和坏。有一段时间,我常有一种莫名奇妙的感觉,总觉得好像有无形的东西与我同在。那已经是好几年前的事,当时我还单身独居。不过,说也奇怪,虽然我有那种莫名的感觉,但却一点也不害怕。

那样的感觉,只维持一段时间而已,过后我又感觉不到什么,也没把它放在心上。后来一直到我结婚迁入和我丈夫共同生活之后,那种感觉又出现了,而且还带有寒意和害怕。我告诉丈夫,他却说我心里作怪,要我别胡思乱想。

我可不是胡思乱想,其实的确有些不能解释的不寻常。 比方说我的东西会移位,我的闹钟会突然换了时间和有时候会有一种寒意向我侵袭。就拿我的闹钟来说吧!我的闹钟是个双人闹钟虽然我和丈夫都各有自己的闹钟。闹钟分为A 和B,我只用A的,B 的我当然把它OFF 了,因为用不着。A 的设在4:45AM响,响了之后我通常都把它OFF,然后到晚上睡前又把它ON 了。问题来了!有好几个晚上我的闹钟(B的那个)竟然在两点至三点之间响起,不是音乐,而是新闻(我的闹钟铃声分为音乐或新闻)。我以为是自己不小心把它打开了,所以也没把它放在心上。后来有一天我请半天假,回到家里十二点正,听到房间里传来新闻广播,那是我的闹钟。当时我真的又气又怕,我以为是我的丈夫捉弄我。便立马打了个电话给他,给他骂了一顿。他连声叫冤,说他从来没碰过我的闹钟。我相信他,因为他不会那么无聊。那天我想了一整天,一直到现在我还是想不出个所以然来。

对鬼怪的说法,我是半信半疑还是深信无疑?我是宁信其有,抱着我不犯它,它不犯我的心态。最近我在观赏一个电视节目 “Ghost Adventure”,讲述三个男的利用最新科技仪器与灵魂通话。那都是现场直播,没有任何的修改和剪接的节目,让人不能不信。有一次其中一个男的被一个势利的鬼魂刮伤背部,呈现了像手指印的伤痕。他心有不甘,去拜见了一位神父,神父痛责他在“玩火”。示意他停止这样的活动,否则会玩出人命。可是他却我行我素,而且还发明一些市面上买不到的仪器。他们所去的地方,不外是一些被遗弃的医院,疯人院,监狱,上百年的小镇等等。有些灵魂,他们根本不知道他们已经不在人世,有些更不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事。让人看了有一种凄凉的感觉。

Tuesday, September 20, 2011

The Phantom of the Opera -- 歌剧魅影

最近才得知原来《歌剧魅影》来自于一九零九年出版的一本由法国作家写的小说,之前还以为它 来自于Andrew Lloyd Webber的创作呢!
IMG_3164

《歌剧魅影》这部歌剧我前后看了五次,在戏院看了一次;后来索性把DVD也买了。我不但沉迷故事的情节,更陶醉于每一首歌的旋律和歌词。英国著名女高音Sarah Brightman 曾经饰演剧中的Christine Daaé而Michael Crawfard则饰演剧中的幽灵。我听过其他版本的“魅影”,可我却偏偏喜爱Sarah 和Michael 搭档的那个版本。他俩在剧中,实在是绝配,天衣无缝。

这部充满罗曼蒂克的爱情歌剧里的词曲,分别由Andrew Lloyd Webber 作曲,Charles Hart 和Richard Stilgoe填词。剧中其中一首歌The Music of the Night的歌词,深深牵引着我的心和愁绪,多少个夜晚,这首歌伴我入梦。歌词是这样的

Night-time sharpens,
heightens each sensation
Darkness stirs and wakes imagination
Silently the senses abandon their defenses ...

Slowly, gently night unfurls its splendor
Grasp it, sense it - tremulous and tender
Turn your face away
from the garish light of day,
turn your thoughts away
from cold, unfeeling light -
and listen to the music of the night ...

Close your eyes and surrender to your
darkest dreams!
Purge your thoughts of the life
you knew before!
Close your eyes,
let your spirit start to soar!
And you'll live
as you've never lived before ...

Softly, deftly,
music shall surround you ...
Feel it, hear it,
closing in around you ...
Open up your mind,
let your fantasies unwind,
in this darkness which
you know you cannot fight -
the darkness of the music of the night ...

Let your mind start a journey
through a strange new world!
Leave all thoughts
of the world you knew before!
Let your soul take you where you
long to be !
Only then can you belong to me ...

Floating, falling, sweet intoxication!
Touch me, trust me savor each sensation!
Let the dream begin,
let your darker side give in
to the power of the music that I write -
the power of the music of the night ...

You alone can make my song take flight -
help me make the music of the night . . .

看,是不是很感性?歌词的从头到尾,那旋律就好像情人在你耳边窃窃私语;有挑逗性更有归宿感。

很久很久以前,还在念书的时候,认识一个比我年长十岁的他。他爱这部歌剧的程度比我还疯狂,他不但能倒背如流整部歌剧的台词,更能不必看歌词唱每首歌。也是因为这部歌剧,我们相知相识。他曾多次约我去洛杉矶观赏这部我俩都非常喜爱的舞台剧,或许是因为我推辞了两次;所以,之后他也没再约我。

过了一段时间,我从邮差手中收到这个。
The Phantom
是他送我的,内付一张纸,写的就是这首歌。当时觉得他很小气,无聊加幼稚。其实,现在想想,幼稚应该是我,因为我当时真的不懂他的心意。

我一直留着它,并不是因为他。那是因为它会发出音乐,这首音乐便是剧中其中一首歌,Think of Me.
IMG_3165

Monday, September 19, 2011

钱未来得及花

钱,在我们的日常生活中是多么的重要,有些人甚至觉得钱的重要性已经超越一切,包括亲情和友情。有些甚至为了钱而出卖自己的肉体和尊严。 可想而知,钱是那么重要,那么地被人爱。


我们一天到晚辛辛苦苦地挣钱,有子女的为子女,没子女的为自己年老的将来。若突然生场大病,如果没有保险,得自己掏腰包。可是如果真没钱,那就只有等死了。

渐渐地,我们成为了钱的奴隶。一心一意,拼死拼活地想多赚几个钱。每当看到银行户口的金额又多个零的时候,那种满足感实在难以形容。可是,看到退休金的户口又因为最近的股市而往下掉的时候,心跳顿时加速,血压往上升,好像有一种快不行的感觉。这,都是钱在作怪啊!

一位朋友常说:“别存太多在退休金,搞不好钱未来得及花,人先走!”乍听之下,这句话多有道理啊!我好像被她敲醒似地,决定要好好款待自己一下。当天,我便计划要到哪去旅行,要买那只一直想买却舍不得买的手表,再买个Canon Mark 5D,这样就好了。虽然我的算盘打得不很响,可这样随便一算,也要好几万块,天啊!

万一钱花光了,人未走,那怎么办?款待自己一下的计划,还是先搁着吧!

Wednesday, September 14, 2011

玫瑰,玫瑰我爱你

我的生活很简单,除了工作之外便是呆在家里睡觉。有时候会出去走走,拍拍照,就这么简单。最近,我的生活很没有规律,好像日夜颠倒了。忙里忙外,就是一个忙字;所以,火气也特别大。
Yellow Rose

那天突然心血来潮想到后院走走。一走出去,眼前一亮,我才惊觉原来我们家后院也有玫瑰花。它们什么时候开的花,我怎么不知道?我顿时心花怒放,赶快拿出快封尘的相机,给它们拍了几张照。或许,它们跟普通的玫瑰没什么分别,也没什么特色,但它们们却能博我一笑。
Red Rose


orange rose

IMG_3048
还有,原来它们也搬来这了!艳阳高照,光天化日下,居然在我镜头底下缠绵,成何体统?

大自然确实能让人心旷神怡,我想我是时候该多多接触它,认识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