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uesday, June 14, 2011

反感

篮球赛终于在上个星期天结束了!喜爱篮球的粉丝,应该知晓谁勇夺冠军宝座。虽然我不是Mavericks和 Heat 的粉丝,可我却一直希望今年的冠军归于Mavericks。原因是我不喜欢Heat的一个球员LeBron James。

如果你真的是一位篮球爱好者的话,你大概也知道这位球员过去的一些历史和他的所作所为。在我的眼里,他是一个高傲,太有自信,没有风度,目中无人的球员。我觉得高傲的人,不管他付出再大的努力,更不管他再怎样有自信,他最终还是原地踏步,或者回到起跑点。这,让我想起了我的一位同学。

那天我在Walmart遇见他,这位以前和我同班两次的同学,Kevin,身穿Walmart的制服,在整理柜子上的货物。原本我还以为我认错人了,可是后来他也看到了我,还自动跑过来向我寒暄。但我却始终提不起劲来跟他聊几句,原因是他当初傲慢和幼稚的行为让我极度反感。

话说十年前当我还在念书的时候,有一科business writing 是每一位商科生毕业之前必须考过的科目也是每一位学生闻之色变的一科。教授是一位从南斯拉夫移民来美的Princeton博士。她爱把我们的水准跟哈佛商科比较,所以也就很自然的把她所谓的standard 设得比别的教授高出不知几倍。我拿她的课是逼于无奈因为其他教授的班都爆满了。也就是因为这一班,我认识了Kevin。

在没有跟Kevin谈话之前,外表干干净净,斯斯文文,带了一幅金边眼镜,笑容常常挂在脸上的他给我好感。后来有一次在图书馆和他聊天,他的英文讲得不太好,所以我便主动跟他以华语聊。他知道我会讲华语的那霎那,简直好像获宝一样,还怪我为何不早告诉他。知道我会中文后,他口沫横飞,大谈特谈他对当时的经济和政治见解。他说他父亲拥有Kingston的股份,不过迟早会把其他股份也买了,到时就归他们父子所拥有。当时我还跟他开玩笑说如果要聘人,一定要通知我。谈了经济,他谈政治。他一开口便把美国批评得一文不值。十年前,中国还未办一场轰轰烈烈,让世人震撼的奥运。十年前,美国还未向中国借那么多钱。他却已经那样地骄傲了,如果是今天,他又会怎样说呢?他说中国比美国强大,先进,发达,人口也比美国多;所以,中国才是世界第一国。又说,中国人才济济,美国人根本比不上中国人。还说,中国的清华大学,北京大学根本就是世界数一数二的。听了他这番话之后,他给我的好感变成了反感!我当时很想问他,中国既然那么好,那你为啥来美国呀?

那次聊天后,我便很少给他机会在我面前“炫耀”他的国家。那个学期,他拿了一个星期假期到夏威夷去玩乐,回来时还买了两罐蜜糖送给教授。学期结束,他名落孙山。看到我,他向我埋怨说那个“女巫”太不近人情,老远地从夏威夷带两罐蜜糖回来送她,她居然flunk他。我给了他一个白眼说:这个女巫本来就不好伺候,你还翘课一个星期去玩,你以为你那两罐蜜糖是什么?人情和考试是扯不上关系的。

那个学期过去了,后来我只剩下最后一科Statistic要拿。这一科的教授很慈祥但不随便。他的课没有考试,但是有一个project,而这个project 足以把学生折磨得茶饭不思,坐立难安。我们被分为六组,每组为四个人,但由于人数不够,我的这一组只分得三个人,一个从加拿大来的白人男生和一个越南华侨女生。第一堂课之后,我们三人便开始分配project。两个星期过去了,我们忙得不亦乐乎。有一天,正当我们在上课的时候,一个男生气冲冲地冲进课室。手里还拿了一张蓝纸,那是求教授收留的表格。我抬头一看,是Kevin! “死了!他一定会被安排到我们这一组。”我心想。

果然,我很“庆幸”地又和这位中国人在一起学习。下课之后,我们都会相约在图书馆内的一间特别室内做我们的project。可是,Kevin很不喜欢那间里面有冷气,有电脑,又有隔音的特别室。他提议我们去Starbucks,因为那里的气氛好,而且又有咖啡可以提神。为了应酬他,我们去了两次。每次去,他都迟到而且没有准备他应做的部分。不但如此,他很喜欢谈其他的事,浪费我们的时间。

这个project 是一个分析题,而分析,也有很多种。只要教授认为我们用对了method,分析得准确,资料充足而且说服力强,便可以拿高分。经过我们日以继夜的商讨和查询资料后,我们决定用method A 来分析。可是,Kevin 很不赞同,他说人家都不用这个method,为什么我们却偏偏要用它?我们告诉他说人家是人家的事,我们认为这种分析法很准确。可是经过他一再的反对,我们只好又重新讨论,计算,查询资料。然而,不管怎样,我们三人最终还是认为我们的方法是最好的。Kevin 此刻发飚了!他说我们不尊重他,又怪我这个中国人不站在他这边。他发飚?难道我就不会发飚吗?

那天,我的嗓子拉得很高。“你,在这个project 上下了多少功夫?每次我们讨论的时候,你在一旁和你大陆的朋友在网上chit chat。你知道这个题目是什么,要的又是什么吗?明知道其他两位同学不懂中文,你却每次都和我说中文,一点礼貌都没有!如果你不喜欢,可以换组啊!”我狠狠地骂了他!当然,他很生气,气得脸都红了。隔天,他立刻去跟教授说他要换组。

没有了他,我们的project照样顺利完成, 交给教授了。最后一个星期,教授发project 和给评分。Guess what? 我的这一组全班最高分,A-。教授说这是他在该校执教八年以来第一次给的最高分。他说被扣分是因为我们的标点符号错得太离谱了!Kevin的那一组和其他一样,只是刚好过关而以。他走到我们面前恭喜我们,说他就算没有“福气”拿A-,但是他也从来没有后悔过换组。看来,他还蛮有风度的。

十年不见,那天再次见到他,我很想问他Kingston 要不要请人?有没有回大陆发展? 后来想想,还是别了,没意思!

5 comments:

山城客 said...

妳这个中国人同学有点自大哦,如果每个国内的中国人都是这种不懂谦虚的思维,“中国威胁论”就不是假。

事实上,我也不信中国有一天比老美强盛后,真的不会威胁其他的国家。只是他们现在还没有达到真正的实力,所以不得不“养光韬晦”罢了。

妳那个同学的性格,十年来还是没有改变?那就是本性已经难移了,还是少接触为妙!

helloninie said...

mao song gon lah, ngin ga du you gong you xiao, ngi jiu dong he sam man zai ng xi sei gai loh!

所谓一样米养百样人,大家就只好同枱吃饭,各自修行算了!

张玉燕--Yoke-Yin said...

山城客:是很自大!我一向以为谦虚是中国人的特点,其实很多中国人都很谦虚很有礼貌的。可是很不幸地,我所遇到的都是那些没有教养的人。中国会否给其他国家造成威胁我不知道,那是国事,政论。
个性能改吗?不过,我没有和他多谈,也不知道他有没有该。但是我发觉他以前手上戴的那只Breitling表没有了。

Ninie: Kit si ngai loh! Mao yong geh dong si!我也很想和他又说有笑可我就是怎样也笑不出来。看着他我很想吐!

cindy said...

打蓝球?没兴趣。

这个世界不会因为少了一个人而停止转动的。

张玉燕--Yoke-Yin said...

Cindy: 不好意思,这么久才给你回言。我喜欢篮球,可是到现在还没有在现场观赏过因为舍不得花那一千块买一张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