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turday, October 29, 2011

别绪

IMG_34144
上个月,她从纽约打了个电话给我说:“我要回家了!”我听了之后,兴奋不已,还以为她要搬回来加州。怎么知道,她说她要回日本,不再回来了。我在电话这边,愣住了!

我俩是在学校认识的,屈指一算,也有十年之久。我们这段友谊,曾经起起落落。她曾经因为我好几次忘记打电话给她而对我不理不睬长达一年之久。一年之后,我再次打电话给她向她道歉,她欣然接受。我们又一块到处去吃喝玩乐,好像什么都没发生过那样。

毕业之后,她很顺利地找到一份自己喜欢的工作,而且还是一家日本公司。后来,公司把她调到纽约去,那已经是四年前的事。到纽约之后,她一直很不快乐。她觉得纽约的生活太紧张,工作压力多,让她时时生病。再加上对远在东京的男朋友的思念,她觉得一个人在纽约很孤单,生活也没啥意思。

几个月前,她的男朋友向她求婚,更恳求她回家共同组织一个属于他们自己的家。她答应了,所以非走不可。听到这消息后,我是替她高兴,可却有点黯然神伤。毕竟,我们认识已十年,虽然不常见面,可我们偶尔都会给对方打个电话。一聊,便是好几个小时。她这一走,而且又是在地球的另一边,若要打电话给她,还真的要择时呢!

DSC0489910
她上个星期从纽约回来加州处理一些事情,拜访一些旧同事和朋友,也顺便道个别。我和Connie 更是陪她到海边,又去吃越南餐,还有泰国甜点。我,也为她准备了一个火锅之夜,算是给她送行。我们三个人从六点开始慢慢吃,慢慢聊,一直聊到深夜十一点半。若不是我有倦意,我们仍然有很多话题,有很多事可以分享。
IMG_00012

我告诉她,我不去送机了,因为我很怕送机,我怕我的眼泪不受控。她说她明白。我也说不出什么祝福的话语,只有一句珍重。

Satomi Ito – 伊藤优美,我的老友,我深深地祝福你,幸福快乐!

Tuesday, October 25, 2011

这不是gossip

那天和丈夫聊天,聊到一位旧同事即将离婚的事。其实离婚没啥稀奇的,稀奇的是这个男主内女主外的家庭,做妻子的竟然必须自掏腰包才能把这个好吃懒做的老公轰出家门。丈夫问我是怎么知道的,我说是另一位同事告诉我的。他的反应则是: “You gals like to gossip!” 我想了想,有点自责。可是,又想了想,觉得不对呀!我回答他说:“This is the nature of women, isn’t it?” 然后,我给他分析了他所谓的gossip。

女人真的那么“八卦”吗?这不是“八卦”,是关心!女人特别敏感,也特别留意身边的人。女人也比一般的男人善于交际,遇上话投机的人,便会滔滔不绝。君不见pasar 里的女人,提着个菜篮,站在路边可以谈上一个小时以上的话,也不觉累,也不口渴吗?然后把“新闻”带回家与家人分享,报纸也可以省了。

虽然我常常提醒自己闲谈莫论人非,大多数时候我都坐在一旁静静聆听;可我是个女人,不搭腔,我会被人家问:“你吃了哑药啊?” 你说冤不冤?所以,我必须搭腔,帮她们分析那个家庭的“内乱”。

女人不但会“分析”而且很会精打细算。你看看,家里的一切开支预算不都落在一个女人的肩膀吗?不但如此,有很多女人虽没上过什么经济或财政管理的课,算盘却打得嘀嗒响。一切的账目清清楚楚,一目了然。

懂得察言观色也是女人的本能。看见朋友闷闷不乐,垂头丧气,我们一定会给对方最贴切的关怀。女人喜欢和好友分忧,也喜欢分享快乐。在这个分忧和分享的过程,难免会牵扯到一个像一匹布那么长的故事。对男人来说,这就是“好管闲事”。错!这不是“好管闲事”,这只是女人喜欢在恰当的时候当个聆听者。等到该发言的时候,便会高谈阔论,头头是道,一针见血。

这就是女人对gossip 的定义。男人,他们有时候真的不懂!

Sunday, October 23, 2011

还不错

有很多人曾经问我,一个人吃为什么不出去打包。虽说出去吃很方便,可是我还是比较喜欢自己在家弄些简单的。很多时候,我喜欢煮个汤,配些青菜,清淡可口。不但如此,而且划算。

朋友给的一包咖喱酱料,我拖至今天才决定把它给煮了。我边煮边给我丈夫说我童年时的故事。我告诉他说以前我妈煮一餐咖喱要劳动很多人的。那个时候,椰浆是绝对新鲜的,而且还要咖喱叶,还有其他什么香料之类的。每次煮咖喱,那香味千里都能嗅到。虽然有点夸张,但那是千真万确的事。

IMG_0011_1
咖喱煮好,烫些青江菜,这不就是丰盛的一餐吗?丈夫在一旁看我吃得津津有味,忍不住要试。给了他一块马铃薯。问他好吃吗?他不吭声。

IMG_0008
送你一朵玫瑰,祝福你!

Friday, October 14, 2011

她的食谱 -- Beef Straganoff

我觉得烹饪好比看顾小孩那样,必须要有耐性。 我很坦白地说了,我不爱进厨房,不爱煮,更不想学。可是,那是从前的我。人,真的会变的!变得连我自己也不认识自己了。但你可千万别误会我现在很会煮,很喜欢煮。只不过是现在的我肯上网找些食谱,好让我丈夫可以有多样选择,也不必开罐头。

Betty Crocker 的食谱我丈夫特别喜欢,而我却是那句“It's ok”。只有这一道Beef Straganoff,让我俩吃得津津有味,口齿留香,回味无穷。天啊!有这么夸张么?不夸张怎么行?我可是忙了一整天啊!

材料很简单,是么?IMG_3329

少不了的牛油。
IMG_3333

就这样,炒一炒。
IMG_3336

然后,再炒牛肉。
IMG_3339

好啦!可以上桌了。
IMG_3340

Yummy!

Sunday, October 9, 2011

是逃避吗?

IMG_3314_1
万圣节又即将来临!一踏入各家商店便看到许多橙色和黑色包装的糖果,还有邻居门前摆设的骷髅,蜘蛛网,稻草人之类的装饰。

每年一到这个时候,我便问我丈夫:“我们要不要像往年那样到了晚上便把所有灯关了然后到外面溜达,等到讨糖果的时间过了再回家?”我丈夫瞪了我一眼然后说:“什么意思像往年那样?虽说这是你每一年的鬼主意,可是我们还是买了糖果留在家里等那些孩子来。一年才一次,为什么要逃避那些孩子?”被他那么一问,我突然觉得自己很像罪人。

是啊!为什么要逃避?那些孩子欢天喜地,穿上他们喜欢的costume,手里拿着一个小桶,挨家挨户地去敲门。当你打开门时,他们便会用那稚嫩的童声问你:“Trick or treat?”我觉得他们很可爱,很讨人喜欢,可是我却很怕听到他们按门铃,很怕他们问很多问题,很怕他们拉高嗓子哭闹。别看他们人小小,他们会把我弄得措手不及。

我发现自己已经没有了当年对小孩的那种耐性。那天和丈夫聊天的时候,他突然说:“如果我们有小孩。。。”我立刻打断了他继续说下去,我说:“没有如果。。。”既然已经决定了,就不会有如果。我不敢去想这个“如果”,因为我很怕这个“如果”会让我的生活乱了章程,也会把我变成另一个人。

这样不是很好吗?两个人,要有多少自由便有多少的自由。没有负担,没有对孩子的期盼和希望,我是这样安慰自己的。或许,我是真的在逃避一些什么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