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dnesday, November 30, 2011

管他去死

每个月的最后一天,大伙肯定忙得不可开交,而且个个都是脸黑黑。可是今天却是反常,大概是股市上涨的原因,又或是将近圣诞佳节的缘故吧!

我们的老板因为觉得今天天气很好,所以到户外走走,跟员工打招呼顺便联络感情。员工们也因为今天老板心情特别好,趁机提出平时不敢提的要求。而我,看到人家个个忙里偷闲,也躲起来写博。好大胆啊!

听说,今天的股票上涨了,办公室里一片喜气洋洋,很有欢乐气氛。对股市,我好像已经没有了知觉。它什么时候要起,什么时候要跌,随它吧!股市好的时候,不见得我就能多赚几个钱好早点退休。股市不好时,我也不必当街行乞。看它今天升了500 多点,别高兴得太早,搞不好明天给你个满江红,让你欲哭无泪。唉!吃多少穿多少,天注定!

不知道你有没有发觉,时间过得真的越来越快了,好像比以前更快。我的白头发长的比黑头发要快,至今都还未去染。我其实不想染,是因为我怕染上瘾。可是,我的同事不喜欢看到我的白头发,他们都喜欢异口同声地说:“你怎么那么多白头发呀!”他们这个问题,让我不知怎样回答。我,只好一笑置之。白发就是白发,很出奇吗?或许,下次我应该反问他们:“怎么你妈是女人啊?”

身边很多友人已经为圣诞佳节而忙碌。忙什么?忙买礼物,忙布置呗!老早,我便想把家里好好布置一番,原本打算上个周末去shopping,可却很不争气地病了一场。至今什么都没买,家里一点圣诞气氛也 没有。又听说,现在有很多“圣诞布置”的公司帮人高灯结彩地布置家里。我心痒痒地很想打电话去问收费多少。可是,一年就那么一次,自己动手做有那么难吗?天啊!我什么时候变得那么犹豫不决,那么婆婆妈妈啊!

不管了,就这么办吧!

Tuesday, November 29, 2011

面具

Holloween

Holloween 那天晚上,我和丈夫乖乖呆在家里等小孩来讨糖果。大约八点钟左右,门铃响了!我赶紧去开门,但不见有人;突然,一个像动物似的东西从左边闪电似地跳出来,还作出了一幅张牙舞爪的样子。由于我没有准备,我确实被它吓得后退两步,还以为真的狼来了!给了他糖果之后,我要求他让我拍张照,他大方的站在那里让我拍。快门按下之前,我跟他说:“smile!” 丈夫立刻问我:他戴着面具,你叫人家怎样笑?有道理,戴着面具,怎样笑呢?

在我们的周遭,不也有很多戴上面具的人吗?面具在我们的生活里似乎越来越普通,或者已经成为了在生活里不能欠缺的。我,当然也有面具。而且这面具是我上班时必须戴上的;不然,我会很吓人。

要戴上面具做人其实是蛮辛苦的,因为毕竟那不是真正的自己。就像演戏那样,硬生生把自己当成指定的那个角色去演。然而,演戏可是有酬劳的。而在现实中的我们,不但没有酬劳,若万一把角色给演错了,后果不堪设想。

Friday, November 25, 2011

自言自语

The Purpule Rose
最近,我常说:人,是会变的!其实,我在说自己。可不是吗?从前很怕玫瑰扑鼻的香,可现在却对它的芬芳给着了迷。

Rose
看着它,来个深呼吸,让我的脑子清净一下,突然就会问自己:人生有几何,何必太执著对与错?

Pink Roses
人生有太多的无奈,太多的问题,但偏偏不是每个问题都有它的答案。我最不喜欢一个没有对与错答案的问题,更不喜欢用“命”一字来概括一切。可事实如此,找不到比“命”更恰当的形容词来说明一种无奈。

看,长在后院的玫瑰花“笑”得多灿烂。我只是偶尔给它施点肥,它便天天以笑脸迎我。看着它们满足的样子, 在我心深处便会想到为什么有些人不管我再怎样地努力讨他们开心,他们却始终无动于衷?很多时候,做人真的很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