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turday, December 29, 2012

光阴似箭

有时候,我幼稚地怀疑地球旋转的速度是否加快了?(Speeding?)不然,这时光怎么那么快就过了,越来越快,快得我无法接受,快得连我的心跳都加速了。冬过了,圣诞夜过了,新年到了。丈夫告诉我说,这里的传统就是在新年那天把所有圣诞装饰拿下,收好至明年的圣诞。挺奇怪的,是吗?

其实,过任何节日,对我来说就像过平常日子那样,没啥特别和兴奋的。就好比每年的圣诞节,生日,除了结婚周年有点感觉之外,我没有特别的感觉。好比圣诞礼物,我丈夫送了我一个iphone5,白色的,很美。可是,当我打开礼物那刻,心里却突然有一种想要骂他的冲动。他明知道我不喜欢这些玩意,因为我一天到晚都在公司上网,我还需要一个能上网的手提电话吗?再说,我根本不传短讯的,那我要它来干嘛?算了,这是他的心意,我心领了。可是,隔天他还是那回去退了。说我扫兴也好,说我不懂人情也罢,我就是没有那种年轻时的惊喜若狂的反应。这,应该和年龄有关吧 !

新年有啥新计划?减肥,把多余的去掉!公司里有人在比赛,可是我不敢参加,因为我怕输。减肥是我每一年的计划,我想这是我唯一一项不能做好的计划。

今年的Christmas Eve,我终于扛着我的三脚架到附近去拍照。我不只带了三脚架,我连遥控都带上了,怕一碰相机,画面便朦了。
IMG_6248

IMG_6241

IMG_6237

IMG_6242

IMG_6259

IMG_6249

Friday, December 21, 2012

顾虑

那天,我休假,特地去拜访一位老朋友。认识她很多年了,可是很少来往。但,每次一见面,我们会侃侃而谈,说个不停。他有个儿子,七岁了,聪明伶俐,每次看见他,我就很想去抱抱他。

说起这小男孩,他蛮可怜的。在他母亲怀上他之后,他父亲坚决不要他,还想非把他“拿掉”不可。还好,他母亲坚持要把他留下,他才把小命给保住了。他母亲当年算是高龄产妇,医生和四周的亲朋好友都担心她有 危险,更担心她诞下的宝宝会有学习障碍。可是,我这位朋友很勇敢。然而,勇敢战不过现实,她后来得了产后忧郁症,皆因丈夫给她太多经济上的压力。后来,得到家人的帮助,渐渐地,她又活过来了。今天,她是个快乐的全职妈妈。

那天和她聊天的时候,她花了四个小时的时间想要说服我-- 生一个吧!很多人以为我不喜欢小孩,更以为我事业心重而不想多花时间在生儿育女上。可是,这些人从来没有想过我的状况。什么状况? 就是那种叫天不应,叫地不灵的状况 -- 我的身边没有一个亲人除了我的丈夫!我不敢指望我的家婆,因为她有她自己的事要处理;况且,她 不是个喜欢小孩的人。

女人的顾虑有很多,所以我有很多顾虑,那种顾虑让我无法入眠。我总不能像他们说的:生了再算,反正天生天养!

养儿育女的机会一世人只有一个,错过之后便要等下辈子了。像我,“妈妈”这头衔唯有等下辈子了,因为我这辈子有太多的顾虑。

Wednesday, December 19, 2012

祝福

Season greeting

世界末日即将来临,那只是一个谣言,或是一个失策的推算。可是,心里难免会去想象世界末日的那一刻,是吗?事实与否,真的不需要太在意和过于操心。

圣诞佳节即在眼前,且让我们一同来庆祝。暂且把一切烦恼抛空, 好好地庆祝一番。举杯高歌理所当然,期待下一年一切会更好更丰盛,天下更太平。

我俩在此祝大家圣诞快乐,新年进步。

Sunday, December 9, 2012

改变自己,改变别人



有些人勇于改变,也喜欢改变。从小改变的今天来个淑女庄到明天换个“阿飞女”的打扮,或者把头发弄个五颜六色,无奇不有。我是个土包子,类似的改变,我从不敢尝试,也永远不会试。

当一个人熟悉了自己生活的环境之后,便会有一定的规律,那种规律让你觉得有安全感。如果这种规律一旦出现了丝毫的变卦,你便会觉得不安和恐慌, 对吧?最近,我遇到了一个很大的挑战,那就是我必须去改变别人。这是一项差事,一个计划,一个据说可以为公司节省的计划。我犹豫了很久,也跟“大人物”讨论了许多,商量了许多,我告诉他们说我无法完成这个任务,因为我本身就不喜欢改变,那我又凭什么去改变人家呢?

或者,去改变别人之前,我必须先改变自己。我到底要怎么改变呢?我处事的作风?我的谈吐?还是我的办事能力?“大人物”说:You must come out of your comfort zone! 什么?有那么严重吗?为什么必须是我?我开始担心和害怕,因为这种改变对我来说就是要我在很有规律的日常生活中逆道而行。

在工作上,我一向秉持着事不关己,己不劳心的态度。如果跟我饭碗无干的事,就算我知道他们是不对的,我绝不敢吭声,因为我怕得罪人。若在公司里得罪了某某人,日子会过得像地狱似的。“大人物”就是给了我这个任务,在不得罪人的情形下,把那些做事做得不对或不愿改进的人给揪出来,然后指正他们,让他们知道他们的程序错了,出问题了。我,该怎样去跟他们说?我该怎样去告诉他们干了二十几年的活,他们竟然做“错”了。或者,不是错了,只是他们不喜欢接受新挑战,不愿意看看外面的竞争有多大,他们根本不了解什么是时间就是金钱,现今的市场,人家是以分秒计。

不久前,有个老头子就是因为接受不了改变而宁愿选择提早退休。他在公司里干了三十几年,在这三十几里,他的职位是一样的。他像个机器人一样,每天的动作都是一律的,若稍有变化,他便受不了,大发雷霆。该是去年吧,UPS的人到我们公司来说要我们装新的printer就是要印ups 的label。他还说会给我们一个digital的秤,一切免费因为我们是他们的大客户。他最后还说我们必须用printer来印label不可以再用手写的那种。老头是负责寄包裹的,当他得知他必须学习怎样用电脑后,他非常排斥,他说电脑比不上他手写来得快。后来,他知道他自己敌不过新科技之后而选择“退出”。在他退休那天,我跟他开玩笑说,“你那么不喜欢改变,又不 喜欢高科技,为何不去当Amish?”他哈哈大笑回我说: “你以为我不想吗?”

有时候,改变是好的,可是如果我们不尝试去改变,又岂知是好还是坏?可是,对一些不喜欢改变的人来说,就像我,到底会心生恐惧。

我到底要如何改变自己来改变别人?我是否应该先学会见人说人话,见鬼说鬼话?或者,说话不能太直接,该多转几个弯,多拐几个角?这种改变或者对公司有利,可对我来说,我可能会失去了我自己。天啊!我要怎么做才能更圆满?

337IMG_5695
是它突然飞入我的镜头,我怎能错过这机会?我很想知道它在想什么。

Thursday, December 6, 2012

甜甜地,甜到我心里去。。。

要还是不要?或是在盘算着它的无益,好比牙齿会烂掉几颗,体重会增几磅?我,很多年前便把这些不必要的顾虑抛开,尽情地在这圣诞佳节期间好好地享受,好好地慰劳自己一番。
0312IMG_6209

从前,都是它在引诱我,挑逗我。如今,我不再让它那么放纵。我干吗要被它挑逗?来,给我一杯无糖咖啡,再来一口这重奶味和可可味的巧克力。巧克力在口里慢慢地融化,再抿口咖啡,奶味,可可味和咖啡混合在一起,好有满足感啊!
0312IMG_6206
甜甜地,甜到我的心和肺.

0312IMG_6214
再来一口有macadamia nut的。我实在找不到一个恰当的形容词来形容我对它的爱。I'm speechless

Saturday, December 1, 2012

魅力无法挡


这两天一直在小雨,不是倾盆大雨,只是时而毛毛雨,时而洒一,两滴雨点。下雨天,我有着复杂的心情。我喜欢它,有时又觉得很讨厌因为雨天开车是蛮有挑战性的。
今天早晨踏出门口,我闻到了那淡淡的玫瑰花香。看着花瓣上的那些水珠儿,我快要被它们迷倒了。我的心怎么就那么轻易地被它们锁住了呢?

圣诞节又到了,怎么那么快?你有布置吗?我们的圣诞树摆在客厅,我却懒洋洋地躺在沙发上,不想动手。可能是下雨天吧!

Saturday, November 24, 2012

雾里寻倩影

那晚和丈夫聊天的时候,我跟他抱怨说我已经很久没到海边去看人家滑水了。我告诉他说明天早上我一定要到海边走一走。可是,他说明早会很大雾而且是浓雾。果真,六点钟的时候,我往窗外望见一片灰蒙蒙。可我已经起床了,要不要去呢?

等到七点钟的时候,雾仍然没有散。我不管了,我还是坚决到海边去。

376IMG_5766
平时到这来都是艳阳高照,这是第一次看到这样灰灰的画面。

386IMG_5891
不知是姐妹还是朋友,她们的背影让我有所感触。

385IMG_5889
不管雾有多大,气候有多冷,这些滑水发烧友永远不会缺席。

383IMG_5877
我喜欢捕捉他们的动作,有点像跳舞。

381IMG_5823
他离我很近,所以把他拍得特别清晰。

380IMG_5822
我的镜头也只能拉到这么近。

384IMG_5878
这小伙子看起来年纪还很小,怪不得他不敢离岸太远。当浪来的时候,他动作太慢,还未站起身浪已经退了。

382IMG_5857

379IMG_5803
这是女的,第一次看到女surfer。

378IMG_5790
我的手都冻僵了,奇怪他们为何不冷?

Thursday, November 22, 2012

感恩

今天是感恩节,你知道吗?

不用上班的我,七早八早爬起身,泡了杯咖啡;喝了,六点多的时候再回到床上睡觉去。看着身边那个他,睡得正香甜,很想把他吵醒。可是,我没有那么做!后来,我也闭上了眼睛,会周公去了!

九点的时候,电话铃响了!是谁那么斗胆这么早打电话来?原来是我的家婆大人,带着她那令人讨厌的“绿魔”,还有五分钟便要到我们家。她吩咐她儿子必须在门口迎接,因为她有很多“东西”。圣旨到了,能不接吗?突如其来的一通电话让我措手不及,手忙脚乱。我还没梳洗呢!怎么出去迎接太后?

幸好我们没有很大的家庭;不然,我真的会“死给你看”!还好,感恩节的晚餐都不难准备。也还好,我丈夫和我还有我的家婆都不爱火鸡;不然,我早就死给他们看!

370IMG_5765
这是正餐,是不是很简单?唯一要我动手最多的就是那个mashed potatoes还有它的汁。

369IMG_5761
这是我和我家婆唯一的共同点。她最近已经很少喝;不然,我会给她多倒一点,然后她会告诉我们关于她的爱情故事。

368IMG_5760
我最拿手的mashed potatoes!

367IMG_5759
三个人吃沙拉,三种不同口味的沙拉酱。

366IMG_5758
还有玉米!

372IMG_5747
虽然只是小小的一朵花,可我却很感谢它为我而开花。

我,很感恩!感恩这些年来我拥有健康的身体,拥有一个包容我,宽恕我的枕边人。我有时会抱怨,可我还是感恩,感恩我有一份安定的工作,感恩我不用为生计而愁。我感恩有一个爱我的家庭,感恩有一群愿意聆听我倾诉的朋友。

我,更感恩有你在读我的博!谢谢你!

Saturday, November 17, 2012

玫瑰,我为你痴


有谁不爱玫瑰?如果你不爱,请告诉我为什么?

今天一大早,大概五点多便起身了。周末为什么不多睡一会儿,对吗?这就叫贱骨头!

我泡了咖啡,坐在电视前看CNN,不看还好,看了之后让人心情烦躁。把电视关了,随手拿了本书来看。不知道看了多久,抬头一看窗外,天亮了!

手里还捧着一杯咖啡,到户外漫步去。一踏出大门,看见这一朵朵的玫瑰,花瓣上还留着露珠儿。它们好像刚刚晨运后满头大汗,赶着回来向我说声早安。你说,我有理由不把相机拿出来吗?

Rose

Rose

Rose

Rose

363IMG_0003
我很少打开厨房的窗帘,有一天傍晚不知道为什么就随手把窗帘拉上。看到了吗?这一朵朵的玫瑰。。。我,是有点痴!

最近,我发觉我的鼻子不再对玫瑰的芳香而敏感,为什么呢?

新加坡游(一)

Atrium
一直以来,我都喜欢有个自己的小小角落。这个小小的角落,只容许大自然的声音和轻松的音乐。或者,没有半点的杂音,只有眼前那小小的瀑布流水声,足以让我享受呆一个上午。我常常坐在这个小角落回忆或沉思,对别人来说,那是件极无聊的事,可对我来说,却乐此不疲。

在新加坡的那几天,我们好像没有去哪但却感觉我们好像去了很多地方,看了很多东西。这次旅游,虽然相机我是随身带上,可我却出乎意料地拍了很少。相反地,我丈夫拍得比我还多。

320IMG_5101
到新加坡,非得看这个不可。

319IMG_5118
这是新加坡的标志,对吗?

317IMG_5103

315IMG_5106
新加坡面积虽小,但却比起好多大国来繁荣,治安好而且到处都是干干净净地。我丈夫对它产生了浓厚的兴趣,在网上找了好多关于它的资料。

原本我们说好要去Sentosa的,可是那天不知道为什么却躲在冷气房里睡了一整天。傍晚我妹下班回来带我们去吃晚餐。

Ding Tai Feng
原来新加坡也有鼎泰丰啊!我有点惊喜若狂,因为我们这里也有一间,开车从我家去要两个多小时;所以,我只去了一次。

Shanghai dumpling
我最喜欢的小龙包,皮薄馅多,还有很多汤汁呢!

Shrimp Dumpling
虾饺也很够味。

Open Kitchen
Open kitchen,能不干净吗?

Green Salad
当我们吃得津津有味的时候,我丈夫在楼上的一家西餐厅也吃得津津有味。

Baked Spaghetti
烤意粉,他最喜欢的。还得感谢我妹,想得那么周到,找了一家很多中西餐的广场来个皆大欢喜。

Thursday, November 1, 2012

九月二十七日那天

就是那天,一大早便起床了,真的睡不着。是因为我的心情还是因为那两只宝贝没完没了的谈话?家婆帮我们看家,也顺便帮我照顾室内的一些植物,所以她当然要把那两只宝贝也带来我家。

[000007]
这就是我丈夫花了好几个月的时间去完成的杰作。这只绿色的宝贝好像有惧高症,花了好一段的时间训练它才敢往上爬,真没用!

往日本的飞机一点才起飞,shuttle九点不到便来载我们到洛杉矶机场。需要这么早吗?司机说,当然要这么早啦!他还恐吓我说:“你不怕堵车搭不到飞机吗?”

我连早餐都吃不下,真的是太紧张,太兴奋了!登机前我还拉肚子呢!

[000011]
这就是我拉肚子之后的模样,好像全世界都欠我的。叫他别拍,他却还要拍。

Moon Festival in Singapore
到达新加坡那天刚好是中秋节,我妹带我们逛夜市去。这样的中秋节,我有多少年没有过了?可是,我却没有看到以前我们玩的那种灯笼,更没有看到有蜡烛,怀念啊!

[000100]
说真的,今年我都没有吃月饼,忘了吃!

Untitled
加州没有地铁,所以在新加坡搭地铁对我们来说是件蛮新鲜的事。他竟然爱上了新加坡,他说新加坡交通很方便。

Tuesday, October 23, 2012

见着了老家

很快,真的很快,那一瞬间,犹如昙花一现。可是,我却是花了整七年的时间计划,等待;又计划,又改期,才得来的这短短的两个星期。我很珍惜这两个星期,开心吗?当然!可是,心里却又是好像有些许揪着的疼,因为一切事物都变了,连人也变了。这种改变,让我有点接受不来。还好,我还有我妈和弟妹陪着;不然,我真的没有理由再回去。


记得我跟你提起过的老家吗?我回去看它了!

Home
篱笆门没锁,所以我们能进去四周围看看。这间曾经是我很熟悉,可以让我随便进进出出的破屋,是我们的家。看着它,有沧桑的感觉;毕竟,它已经历经三十五,六年的风雨。看着它老去的容貌,我只能够摸摸它,心里在问:“你还记得我吗?” 父亲走了之后,野草在小巷丛生,篱笆铁门的漆没人理会。大家都想离开这,是因为它老了还是它已经没有让人留恋的价值?

Home
我只能从开着的玻璃窗往里边拍一,两张照。这是客厅,门开着的是“头房”,我们是这么叫它的。那是我们三姐妹睡的房间。看见那书架吗?那是我妈当年省吃检用所省下来的钱订做的。应该还有张大书桌,也是我妈让人订做的。不知道去哪了!七年前第一次带着丈夫回来行婚礼,就在这客厅敬茶。还未出国的时候,还在念书的时候,每逢周末,我们都会坐在地上阅读报纸,有时候会跟我妹抢那份副刊和少年周报。

Home
这是屋后,看见那大缸吗?以前,我爸都喜欢用它来在下雨的时候装水,然后用来洗地,洗鸡粪。而我,却喜欢用它来养小鱼,那些从沟渠里捉来的鱼。

[000639]
巷子已经被人用来养鸡。我丈夫说他不明白为什么可以在这巷子养鸡。我告诉他说,有很多很多事,他是不会明白的。好比他在路上看见四个人骑一辆摩多,小孩夹在大人的中间,又没有带安全帽,这样对他来说是非常危险的,为什么人们不知道危险?我告诉他说,这里的人是这样生活的,不怕死才能生存。

这次回家,我看了我妈和我弟妹,也吃了我很想吃的,喝的。可是,我还是没吃到榴莲,山竹和 langsat。还有咖喱猪头皮猪肠粉也没吃上,还有真正的laksa 也没有吃。只是在槟城的时候吃了那碟不是猪肠粉的猪肠粉。猜他们是用什么浆料?他们是用虾膏和甜酱,能吃吗?槟城人是这样吃猪肠粉的吗?看来,还是怡保人会吃。

这次回家的心情,是有点沉重!甚至,心里在淌泪!为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