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uesday, April 17, 2012

她,永远回不了娘家

每次打越洋电话给我妈时,除了报平安之外,她总喜欢给我报告村里的一些新闻。而我,总是默默地听,不愿打岔。这些所谓的新闻,不外乎是,某某人又嫁娶,某某人又添丁,或者某某人又走了。在这些新闻当中,有很多让我伤感,也有些让我欣慰的。但是有一则“新闻”一直留在我脑海里忘不了,还成了一个阴影。

屈指算算,应该有十几年了。那天周末晚上,我照例给我妈打电话,她也照例给我报告新闻。她告诉我说住在离我们家隔两条街的那个某某的女儿难产死了。我依稀记得我当初被这突如其来的消息而惊吓和震惊,当晚无法入眠。

这某某的女儿好像比我年长一岁,她母亲跟我妈是朋友。她们有到过我家几次,但我跟她一点都不熟。印象中的她,少年时长得不怎么样,可能是体形比一般人宽大,所以被村里的人形容得有多丑就有多丑。后来,她到新加坡工作去了。她在那里认识了一个就住在我们街尾的男子。听说是为了他,她拼命减肥。我最后一次见到她的时候,也被她的减肥成功吓了一跳。她 看起来般若两人,身材苗条火辣。可是不知道为什么,男方的母亲很不喜欢她,还刻意把他们拆散了。

后来的后来,听说她到德国赚马克去了。又再后来,听说她在德国结了婚,开餐馆然后还生了一个女儿。她娘家建的新房子和日常开销都在靠她,她父母和弟妹以她为荣,村里的人都好不羡慕她的光宗耀祖。之后,又听说她怀了第二胎,是男孩,还计划着等小孩出世几个月之后就和丈夫孩子回娘家。其实,我很喜欢听这样的好消息,让人听了也舒服和欣慰。

当她怀胎七个月的时候,她和丈夫孩子计划到郊外去玩。去玩的前一晚,她兴高采烈地打了个越洋电话告诉她母亲她们计划。一家人去玩是多么开心的一件事,尤其是开餐馆的,可以一家大小出去玩实在是件不容易的事。可是万万没想到,她在小溪旁玩水的时候跌倒而流了很多血。送到医院的时候,医生想保住胎儿,怎么知道胎儿保不住,连她也归西了。

我妈说她是难产而死的,我妈还说她母亲哭得不成人形,晕了又晕。我问我妈她娘家有人到德国去参加葬礼吗?我妈说没有,听说是家里没钱。她的弟妹当时也是成年人了,为何不设法到德国去了解一下?难道真的连一张机票钱也无法筹到?

她,就这样地带着还未出世的儿子走了也永远无法再回娘家。

12 comments:

winnie@ah咪 said...

很心酸~
但我也很可怜她~
有时候乡村地方很多就是酱,一个在外地、外国工作,给家里建房子、过好的~但当自己有事时,大家又说没钱,帮不上~唉:-(

helloninie said...

好惨啊!

喜乐妈 said...

看了令人好伤感。。。这就是人生。让我想起自己的舅母,也是难产去世。还有一个朋友的老公,为了一家人的生活,为了挣钱,离乡背景去到英国,那里知道,一个车祸意外,客死异乡。

想起来,还是觉得很难过的。

山城客 said...

不幸的消息,来自妳的家乡。
这女人的一生也真可怜,不过,有点不明白,既然怀孕了,为什么不在家好好养胎,却到处去游玩,以致生了意外?

张玉燕--Yoke-Yin said...

Winnie: 你该知道在那个年代乡村地方有多少人向往出国淘金的。我觉得一点都不风光因为在国外辛苦工作没有关系,很多时候还要让人欺负,忍气吞声,有时候觉得连一条狗都不如。

Ninie: 是啊!

喜乐妈:背井离乡的辛酸很少人会问津,大多数的人都比较有兴趣知道掏了多少金回乡。所以说,人在异乡,能够平平安安地,别说大富大贵,就已经很感谢老天的厚爱了。

山城客: 我妈当时也是这么说的,为什么挺着个大肚子还要到处乱跑?她还唠叨了一大堆说什么如果我将来有机会为人母一定要乖乖呆在家里,不好到处乱跑。
其实,这也是命啦!

WAI said...

悲剧!

SockPeng said...

没记错你曾经写下这个故事在我的部落
现在重看这段故事
让人未免心酸和心疼

cindy said...

玉燕,你好。
她本来可以苦尽甘来,享受下半生,可是却发生酱的悲剧!可怜。。。
我觉得做妈妈都很伟大呢,怀胎生产,哪里容易?

我妈也是超爱说新闻。是不是人老了都是这样?

张玉燕--Yoke-Yin said...

WAI: 的确!你最近可好?忙昏头了吧!

SOCK PENG: 你还记得啊!“难产”这两个子让我不寒而栗。

CINDY: 你好!做母亲真的很伟大,世上好像找不到比母爱还伟大的。所以我常常在想,怀胎九个月之后可以顺利生产,宝宝健康快乐长大,就已经是很大的福气了。
我妈呀!她真的很喜欢报告新闻,可能是我们都在外,很少在家,所以她有机会时都会兴高采烈地给我们“说故事”。哈哈哈 。。。

文燕 said...

原来这事情成了妳生育的阴影啊?
女人怀胎不是件简单的事情!不过我还是觉得怀孕是一件美好的事情。一个生命,自己生命的延续就在你的身体里,很奇妙!很感恩!
女人怀胎十月,顺利生产似乎是应分,有任何差错,外人就认为是你没有尽责!失去我的老二让我自责至今。还有十多天就是16年了!

WAI said...

由于半工半读,所以很忙,这个四月差不多每晚都做课业,直至凌晨三点才睡。课业还是一大堆,但我已经习惯了。但愿早些完成所有课业啦!

张玉燕--Yoke-Yin said...

WAI: 祝福你!

文燕:也不全为这个。我有太多的顾虑,我的顾虑比我很想要孩子还多。最近的新闻又常常在高谈阔论AUTISM。在美国,八小孩当中便有一个有自闭症。专家也说了,这不是药物可以医治的,而是必须早发现,然后父母必须配合,给与孩子更多爱心,就像你那样。

我这没有亲人,朋友又住得远,还是算了。。。做母亲这事就等来世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