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dnesday, May 16, 2012

怀念老家

IMG_3359

我知道,这次回去我将会有一种陌生的感觉。两年前我妈率领着弟妹从老家搬到新家。从照片上看,老家真的不及新家,因为新家都是先进的设备和布置;而且,一切都是新的。


那老家,好像还有一些旧物如我妈的缝纫机和一些不值钱的东西。不久前,我妈告诉我老家被入贼,被偷的竟是天花板的电线和水管。那些东西能值几个钱?我问我妈。她说应该足够给“他们”买白粉。或许,老家已经没啥值钱的,可是对我来说不管它变得多老旧,多不堪入眼,它在我心目中却是无价之宝因为它蕴藏着我许多的回忆。

老家真的很大,前院后院,左右两边都种有果树 。像这样面积的房子,在加州肯定至少值一百万。可是在那乡村,值不了多少钱。上次回家时,觉得老家好像有点苍老的感觉。自从父亲去世后,屋旁小巷的杂草丛生,没人打理。屋前的芒果树没了,草地也变成红毛灰。虽然如此,屋内却依然如我当年离家时一样的格调,只是墙壁上不再挂着我父母的结婚照和我们的全家福。自从父亲去世后,我妈说看了那些照片难受,所以把它们拿下,也不知放到哪去了。连我的结婚照,她也不想挂。算了!

当年我和妹妹睡的房间,木板被拆了,换了两张单人床。那大大的书桌和当年我妈精心设计的书架还在。书架上还有我的小学和中学的纪念册,当年的相册,我和妹妹的书籍,和老爸那本辞渊。一切没有多大的改变,唯有房间内的冷气机,让我有些不习惯,但我丈夫却像寻获宝一样。

我妈的房间,没有多大的变化,只是没有了当年每天早上都会看到从窗口射进来的阳光。我爸以前睡的帆布床当然也消失了。不过,那个又高又坚固的衣柜却依然竖立在那角落。那是当年我父母结婚时买下的,里面都是一些我妈的旧衣物和一些不值钱的首饰。小时候,我总觉得那衣柜一定藏着不少宝;不然,为何我妈会把钥匙藏在我们永远也找不到的地方?而且,永远也只有她才能打开那衣柜。

我弟的房间是新盖的,是后来才加上的。小小的房间,有点乱,一眼就可以看出那是男孩的房间。他的房间本来是“二厅”,是我妈裁缝的所在也是我当年每个周末都会站在那里熨校服的所在。我们喜欢聚集在“二厅”,尤其在我们很小的时候因为那里有我们的老爷电视机。也不知多少个黄昏,我们排排坐在那里看没有颜色的Popeye, Tom and Jerry, 和。。。依稀,还可以听见我们童稚的笑声,嘻嘻哈哈,没有半点烦恼和忧愁。那样的时光,已经不再。

厨房右边的窗口被封起来了,灶头也忘了什么时候被拆了。妈又在那个位置简单地盖了一间房间,一张很简陋的床,那是外婆度过晚年的一个角落。那都是我出国后的事情。一点一滴,从我妈为何要把外婆从安老院接回家到外婆病重,都是在电话上得知。可是,她却从来没有告诉我外婆去世的消息,这让我难过了许久许久,一直到今天,每每想起外婆,我仍然难过。

老家,是老了,我也老了!虽然旧的得去了新的才会来,可是我却舍弃不了某些事,某些人,某些景象。梦里的老家,永远是那个我未出国前的样子,门前一课芒果。屋前停放着一辆脚踏车和摩多车,屋里的人有时候说话大大声,缝纫机的声音,笑声,电话铃声。。。真的很怀念!

13 comments:

文燕 said...

读了你这篇感觉很难受,就是那种怀念的情感,挥之不去!人走到一个阶段,会怀念从前,舍不去过去的种种。
你要回家探亲吗?会来神山一游吗?

helloninie said...

Kampong Simee有很多屋子都拆了重建,有些就翻新,屋身又宽又大又长,比新住宅区的好多了。

我也是prefer旧的家具,quality比新的好,没有太多很毒的化学原料。在家具店看衣橱,一打开橱门,一股刺鼻的化学毒味让我逃都来不及。

山城客 said...

时代的快速变迁,把我们童年时代的景物也换下来了。
看妳写老家,也想起我自己的老家。真的,只有老家最令人怀念,因为我们美好的童年都在那里度过,没有了它,我们的童年也好像随之消失了,老来想追寻童年的足迹和记忆也不可能了。
妳没有舅舅吗?外婆为什么要住养老院?
妳打算几时回去看看这个新家?对新家虽没有感情,但是新家里的都是旧家人呢!

Stephanie said...

你离开家多久了啦?也应该是时候回家一趟了吧!

cindy said...

老家是新村屋吧?
人年纪大了,总不免有很多怀念。
什么时候回家看看?

薰衣草夫人 said...

赶紧回去拍多张照片,许多回忆,以后只能在照片中找寻了。

WAI said...

这就是家!
一个回不去的以前,一个充满缅怀的家!
姐姐欢迎你回家。

张玉燕--Yoke-Yin said...

文燕:我很不喜欢这种怀念的感觉,因为回不去,所以都带有点伤感。我是希望到神州一游,我已经托我弟帮我留意一些旅行团。看他到时候给我什么资料。

Ninie: 而且新的家具也很不耐用。可是,旧家具就会有一种古老的气味。

山城客:我有四个舅舅,两个在新加坡,两个在怡保,有一个就住在我们家后面。你记得你在《她背后的故事》里的最后一句话吗?我外婆是吐血死的,死之前在医院好几天,住在我家后面的那个舅舅都不去看看她。而是我妈央求他,他才肯去。他去看了我外婆之后隔一天,我外婆就归西了。我妈说,外婆是在等她儿子去看他一眼。我也不知道,谁给她送终。说起我这些舅舅,不提也罢。我对他们一点好感都没有。说起孝道,他们没有一个能做到像我父亲的那种孝。这些王八蛋不孝子,如果不是我妈还在,我早就跟他们翻脸。唉!家丑,一提这些,我的血液便沸腾。
所以,养儿不一定可以防老。也不是每个像你这样帮老妈提菜篮的。

Stephanie: 我离家也有20年了。在德国差不多三年,在美国18 年。以前我两年回去一次。现在有有工作缠身,还有另一半,不是说要回就回那么潇洒。我那个另一半,很麻烦的!

Cindy: 希望快了!我原本想回来贡献我的处女票,可是我不知道什么时候大选,而且我的身份证也不见了:-(

夫人:拍照是必定的。

WAI: 谢谢你!希望到时我有机会重游我的母校。

山城客 said...

原来如此!
——好的就是孩子,不好的是核子,气都气死。
是谁给这些不孝子生命的?是谁扶养他们长大的?不会感恩的,连禽兽也不如了。。。。
他们自己也有孩子,难道也希望孩子用回自己对父母的方式对待自己?真搞不懂这种人。

文燕 said...

如果你们有需要知道更多有关KK的资讯可以email我,我尽量。

张玉燕--Yoke-Yin said...

文燕:一定,谢谢你!

Joyful.Mum said...

读者读者,我也想起老家,伤感了起来。。。
但世界就是在进步,科技也日新月异,我们只好穷追。只要保持单纯的心,老家老朋友,仍是心中那片不变的温馨!

张玉燕--Yoke-Yin said...

joyful.Mum: 温馨的确还在,但还是变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