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iday, June 29, 2012

前阵子,我是夜夜难入眠,眼睁睁地望着眼前黑漆漆的一片,听着枕边人的呼吸声,竟然有点妒嫉起他来。很想把他摇醒,可是觉得那样有点残忍,还是让他好好享受梦乡里的那片恬静吧!


最近,我的失眠症全跑光光。我倒头便睡,而且睡得香甜,一觉到天明,连个梦都没有。我的睡眠竟然是如此地让人难抓摸,那样地没有规律。为何失眠?为何现在却那样痴睡?没人能给我一个答案,连我自己也说不出个所以然来。有人说,失眠是有理由的。什么理由?是没有钱开饭吗?工作不顺利?爱人不要我?都不是!那究竟是为什么?

这样的一个问题,我想了很久。或许,是因为内心深处里的某个角落还有道伤,而且是道不能痊愈的伤。尽管已经把它埋在最深处,可是有时候还是会有意无意地去触摸它,只想知道它是不是还会疼。明明知道还在疼,却又偏偏要去碰它,怎么自己就那么贱骨头。难道,我的失眠是因为这疼?

我宁愿在疼痛的时候好好哭一场也不愿意这样眼睁睁地在安宁的夜里没有头绪地寻找梦乡。好比一个迷路的孩子,越是找不着回家的路,心里越是发慌。可是,我已经很久没有哭过了。也忘了最后一次流泪是什么时候,可能是知道父亲走了的那一刻吧!我叫自己不能哭,一定不能哭。哭了又怎样,心情会好点吗? 如果不会,那就别再哭了!这心声,可能是被老天听到了,所以把我的泪水都收藏了起来,也不知道藏到哪去了。

我又在瞎猜,是不是最近哪个天使在黑暗中为我点了一盏灯,把我引入了梦乡?在梦乡里,也不知道自己去了哪里,而那里到底又有些什么?我只知道,我日夜思念的父亲和外婆不在我的梦乡里,因为我从来没有遇见过他们。

7 comments:

Jack said...

人生何求?
能吃、能睡、能拉、能走、能看、能听....

helloninie said...

看看世界上有很多人正在更伤心更惨更痛苦,自己那一丝的伤痕根本就不算是什么咯!
且为不幸的生灵注入更多的关怀,don't ask how much we can receive, just ask how much we can give-the unconditioned Love, then happiness and laughter will automatically come to stay in our hearts.

Stephanie said...

你的枕边人可以和你分忧吗?把心里头的话说出来,是否会好一点?

平阳居 said...

伤痛是无法磨灭的,偶尔放下了,只要一触及,伤痛会卷土重来,而且会更痛。
所谓痛定思痛。

山城客 said...

偶尔的失眠,我也经历过一次,真的好幸苦,四周静悄悄的,仿佛只有我一人还没睡,很恐怖。自己努力想睡,可是却不能入睡,金睛火眼看着天花板,就是无法入眠。心越焦急越醒眼!
试过一次就怕,如果天天如此,不疯才假。
有些失眠症可能是精神受损所致,并不是因为有太多东西想。常常没有什么来想,却也不能睡下。

Grass said...

也许是思乡吧。。。

张玉燕--Yoke-Yin said...

Jack: 除了这些,人还是有七情六欲的。

Ninie: You are right! Bitter or better, I'm the one to decide. But honestly, I've never asked how much I could receive. Regardless, I forgive, but I don't forget. Maybe, that is the cause of the pain.

Stephanie: 很多时候,有些忧虑是连枕边人都分担不了的。更何况,我这个枕边人是个过份乐观的人,我们的思想有些差异。

平阳居:想必您也是过来人,所以您了解。

山城客:对,有些失眠症不是因为太多东西想,就是那种说不出来为什么睡不着。难受啊!

Grass: 也许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