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nday, July 1, 2012

Breakfast

今晨起得早,懒洋洋地坐在那,边看杂志吃早餐。杂志一页一页地翻着,脑子里却浮现着昨晚那女人讲的话还有她那副得意忘形的嘴脸。


昨晚出席一位友人的婚宴,友人是一位越南华侨;重婚,嫁给一位富家子弟。宴席就在 小西贡一家蛮有名的酒楼。我和另一位以前在餐馆打工认识的越南华侨朋友出席。在车上,这位朋友对我说:“怎么你和我都没有戴首饰,那些人一定会盯着我们看!”我笑笑回她说:“有这么夸张吗? 我们穿的也不寒酸啊!”朋友看了我一眼,说:“不是穿着的问题,而是我们没有珠光宝气!”我没有理会她,我以为她跟我开玩笑因为她自己也没戴什么首饰。

来到酒楼,才知道一对新人把整间酒楼给包了,还有舞池和乐队。很可惜,我当晚怎么就没有想到要带相机?签名之后,我们被安排坐在一张还没有来宾的桌子。坐下之后,身边那位友人提醒我说:“你看看,走进来的来宾,有哪个不穿金戴银的?就连男人的手指头上也要带上一只大大的翡翠或钻石戒指。”经她这么一说,我方才留意到,原来她所说都是真的。

亚洲人的宴席真的很不准时,写明七点,可是到了七点钟,来宾却还未到齐。一桌八个人,我们那桌才坐了六个,两对夫妇加上我和友人。我不知道这两位夫妇是哪一国的,只意识到一位女的,笑容特别好。每次她看着我笑时,我也回她一笑。 我不是个善于交际的人,在这种场合,我绝对不会是第一个开腔的人。大概坐了十五分钟,这位笑容很好的女士开腔了。她以英语问我是新娘还是新郎的朋友。一听她的语音,便知道她是越南人。她看看我身边的友人,又问我们是不是一同来的。友人问她是否会说中文,之后才知道原来她是真正的越南人,不懂中文。友人低声以广东话跟我说:“看见她手上的钻戒没有?还有她颈上挂着的那条粗得可怕得金项链和那大大的翡翠观音,旁边还镶了钻石?”经她这么一说,我这才留意到她的珠光宝气。还有另外一位女士也穿戴了不少。她们所拿的包包都是LV, 还是那种大大个,至少要两,三千块以上的。我这才真正留意到,和在场的人比起来,我俩看起来真的很“穷样”。

友人又和另一位女士闲聊,称赞她那对钻石耳环很好看。那位爱笑的女士立刻搭嘴:“你看我这条手链如何?猜猜看是哪里买的?”她把袖子拉上,那条很好看的钻石手链立刻在灯下一闪一闪,我承认我也被这条手链吸引了。又是钻石!

那位爱笑的女士对我和友人说:“怎么你们都没有戴?舍不得吗?”我们笑笑说:“买不起啊!”爱笑女士居然对友人说:“哎哟!买不起没有关系,买假的来戴人家也看不出来的。你们要知道,现在的人都是先敬罗衣后敬人。像这样的场合,你们多少也要戴一些。”她说这话的时候是以越南话说的,友人再翻译给我听。听了之后,我突然对这个女人很反感,她的笑容在我眼里突然变得那么虚伪。

她对我打量一番后,问我有没有兴趣买假货,她可以介绍。我当时很想问她,戴在她身上的是否也是假货。不过,还是算了,免得得罪人。我回她说我不能戴假货因为我的皮肤敏感,要嘛就戴真货,不然就别戴。她听了之后列嘴大笑,而且笑得很大声,一点仪态也没有。她以为我在跟她开玩笑,后来友人也证实了我不能戴假货,她才“放过”我。这个女人就是那种一开腔便没完没了的人。她又说她的LV, 好像全世界就只有LV才称得上是名牌手提袋似的。之后又炫耀她的Rolex给我们看,另外两位男士也秀他们的Rolex,好像怕死“执输”。昨晚,我是真正地认识到什么叫show off。

这个物质主义的社会,就是有那么俗的人。很多时候,一个“大”字其实并不能代表什么。我在想,如果她知道友人那双是Jimmy Choo鞋子,YSL 手提袋,和我手腕上的Cartier, 她还会不会那样show off? 珠光宝气和名牌真的不重要,最重要的是买得起,穿得舒服,看得顺眼,戴得高兴。

9 comments:

winnie@ah咪 said...

呵呵~我也买不起名牌~
也不认识名牌,我想就算我戴在手上人家也认为是假的吧?哇咔咔~我个人的看法啦~

我想我买的起的名牌就是Nike鞋吧?看,nike对我来说就是名牌了,所以我哪里还买得起真正的所谓名牌??哈哈~
我的脚很大~很难买鞋~所以鞋子是我唯一需要买贵的~不然都买不到>_<

helloninie said...

哦!原来越南人的culture是酱滴!

他们讲话真是很吵,很恐怖滴,和越南人同车、同机,不用多,两个就吵死人了!

山城客 said...

那女人来参加宴会,可能还是顺便“做生意”兜卖假货也不一定。

张玉燕--Yoke-Yin said...

winnie@ah咪:很多时候,名牌也只是一种满足虚荣的物质。好比手表,一只一万块的手表和一只一百块的,分别在哪?就在价钱和牌子上,但功能还是一样滴,不是吗?量力而为就好,何必去跟人家比较,是不?像我说的,最重要的是自己穿的舒服和买得起。在这里很多越南人非常喜欢名牌首饰,可是他们到超市去买菜的时候都用food stamp,就是政府给低收入的救济金。他们很有办法,有“路数”!

Ninie: 是滴,这就是他们的culture。讲话大大声怕死没有人知道她在发言也是他们的culture之一。

山城客:连你也这么想啊!其实我和我的朋友也有如此想法呢!不然,为什么她那么卖力推销?胆大妄为,竟然光天化日之下卖假货?

Stephanie said...

我最不喜欢遇到这些人的!

张玉燕--Yoke-Yin said...

Stephanie: 我也是!每每遇到这些人,我都尽量回避。
我给你的留言,你有收到吗?想必没有吧!介意给我你的邮址吗?我的是ypurcaro@gmail.com

文燕 said...

我爸爸是老金匠,因此我从小就接触金饰,这没让我爱上金银珠宝反而不喜欢饰物,我只戴实用的手表。
在某年某月某日我甚至遗失了我的结婚戒指!外子说今年的20周年纪念日补回一对,我说不用了,反正我的结婚戒子也只戴了三天就除下来,婚姻也能快乐的走到今天。人老了太多的财物对我来说是负担,不喜欢去分配什么是该给谁的。

张玉燕--Yoke-Yin said...

文燕:你父亲应该也留了不少给你们吧!我丈夫的外公生前也是金匠,他把全部都留给他唯一的女儿,就是我家婆。当我决定嫁给我丈夫的时候,他正好失业。我家婆很好心,要我在她那些首饰当中挑枚戒指,买戒指的钱便可省下来。可是,我很忌讳,我觉得这是我的第一次,所以我一定要一枚新戒指,不管价钱多少,都无所谓。还好,我丈夫也依我。

Stephanie said...

玉燕,我今天才到回来看这篇呀!
我的email add: helenccs@hotmail.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