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day, July 9, 2012

话当年

每次到超市买菜的时候,进门之前都习惯先拿一张SANITIZING WIPES来擦手消菌。很讲究呐!公厕更不用说了,洗手盆上的肥皂液永远是满满的,擦手纸也是。最近,可能顾及环保,很多公厕都不用纸巾擦手而改用强风把手吹干。我在想,从前的人都没有这些,他们还不是活过来了,而且还活的好好地!


这又让我想起以前小时候(我真的很怀旧,时不时就这样有意无意地走入时光隧道,回去从前。。。)话说以前老家,左右都有一条小巷可以通到另一条街。左边的巷尾还有一所公厕,是用泥土盖成的,我们叫它“屎坑”。这“屎坑”有个桶,每个星期都会有人骑着三轮车来把这个桶换了,三轮车上还有几个大大的桶,你该知道它们用来做什么的。每次我妈远远一看到这人,便会七手八脚地赶快把所有门窗都关上,以免夜来香飘进屋子里。

我们家里有茅厕,所以不必跟人家争这公厕。在我的记忆里,最喜欢用这所公厕的应该是那个卖KACANG PUTEH的“吉灵人”。这个“吉灵人”戴着黑框眼镜,穿着 一条SARONG, 骑着一辆老铁马,铁马后面有个箱子。箱子分成很多格,装满各式各样的KACANG PUTEH。箱子旁边还挂了一叠剪好的报纸,是装KACANG用的。他很喜欢停在我们家门口,然后一群小孩便会手里握着五仙或一角钱兴高采烈地向他奔来。他会说一点点广东话,每次他来,他都会对孩子们说不许动他的KACANG,因为他要先到厕所解急。你知道吗?在那个时代的孩子真的非常老实。说不许动,我们就真的站在那里等那个吉灵人回来。这不是重点,重点是这个吉灵人上厕所时,没有厕纸更没有肥皂洗手。从厕所出来后,他照样用他那只手抓KACANG PUTEH给我们。而我们,仍然吃得津津有味。现在想起来,觉得好像有点恶心!

再说说我们村子里的那个PASAR,一个不很大的PASAR却有很多听不完的新闻。这些新闻当中有很多都是出人意料的夸张和不正确。PASAR的旁边是一个很大的垃圾堆,其实是有垃圾桶的。只不过是垃圾太多,多到满出来,把垃圾桶给埋了。PASAR 有卖蔬菜,水果,糕点,海鲜,还有很新鲜的鸡,现买现杀的菜园鸡。还有那我最爱的NASI LEMAK和我的LAKSA。不知道是哪位英明的官,PASAR里这么多位子他不选,偏偏把这些粉面挡摆在最靠近垃圾堆的角落。不过说也奇怪,当初我坐在那里吃粉的时候并没有觉得有啥不妥。你看看,杀鸡的在那里拔鸡毛,垃圾堆里的苍蝇,还有地上湿漉漉的,我怎么就没有担心过会有E-COLI?八年前我回去的时候,别说坐在那里吃,一看到那堆垃圾,我已经没有胃口了。眼不见为净,别让我看见就行了。

小时候最高兴的一天莫过于等待卖零食的三轮车来到我们的那条街。有时候也有卖豆腐花和豆浆的阿伯。记得那个阿伯的豆腐花是最香最好吃的,他是用一个木桶装豆腐花,而且那豆腐花还是热的。他的三轮车装有一桶水,用来洗杯碗。一天下来,他就只用那桶水来洗所有人用过的杯,碗和汤匙。我们怎么也不怕会有传染病?天啊!

因为时代的进步和高科技给人类带来的方便,现代的人比较讲究和注重卫生。可是,越是讲究卫生,各种奇形怪状的疾病却好像比以前多。无论如何,我还是很怀念过去那种没有太多顾虑的日子。喜欢吃啥就吃啥,走到哪里吃到哪里,管他什么病菌,吃了再说!





14 comments:

Jack said...

研究报告显示,厕所里的吹风器藏菌最厉害!

helloninie said...

今天,我和朋友经过旧街场Hong Kong Bank,她指着对面的Kacang Puteh store,说那档的最好吃,一小包卖4RM。以前不大讲究卫生,可是东西都不会让人吃了生cancer,因为没有加chemical。好像现在的kacang puteh,又要脆薄、耐放、好味,还可以销到海外去,都不知道加了多少样chemical下去,才达到酱的效果,想到都kia si lang liao!

Okay, let's make sentences with the following verbs:
揣摩
(1)我始终揣摩不透他的意思。

(2)男人演女人、比女人演女人要付出更多的努力,因为演员本身是一名大汉,想演好一个女人,就必须要去揣摩她的女性心理,拿捏她的神态。vice versa,like任剑辉,she has to揣摩the men's character instead to become a 小生。

琢磨:[zhuómó] to carve and polish,to ponder
(1)这个问题我琢磨了很久。that means(反复思考/考虑了很久)

(2)穷苦的生活,又能琢磨出倔强的性情。(磨炼的意思)

(3)桌上摆有好几張令人琢磨不透的电脑圖,大家一起用脑子来琢磨琢磨吧!


阿仙蒂,
我应该去comment那里弄些啥东东?

helloninie said...

玉燕,
你的也改了!
teach me what to do!

喜乐妈 said...

你写的一切都让我觉得好熟悉好亲切!你写得那个卖kacang puteh的吉灵人。。。我就想笑了,因为我还没往下看,已经知道你要写什么。哈哈!真的还蛮恶心,但是我们以前小孩子好像只会望着眼前好吃的东西罢了!以前我们小时候,在家前面玩泥巴啦,沙啦,玩的满身脏兮兮的,一回到家,桌上有什么,也是手一捉,就放进口里了!

cindy said...

玉燕,我很庆幸有卫生厕所用了!
以前我家也是用屎坑,看到那些蠕动的虫,
唉,拉不出啊!只有死忍。。。忍到无可再忍时才去解决一次。
现在可好了,我可以在厕所里看书报什么的,哈哈。。。

山城客 said...

小时候还不懂什么叫卫生,没有卫生不卫生的分别。受教育后,始知道这些常识。我也一样的情况,根本就不懂何谓卫生。
不过我们那时代的人,还是好好的活下来了,没有谁是因为肮脏细菌感染而死的。这就是咱客家话说的:“贱有贱命,天生天养”(当然是要用客家话念咯!)。

张玉燕--Yoke-Yin said...

JACK: 是咩?这样恐怖?

NINIE: In order to change the comment verification, you need to sign in first. After you signed in, click to the "setting" on the left hand side. Click on "Posts and comments". Now, you should see "Show word verificaton?", now you should know what to do.

现在还有卖kacang puteh咩?现在的人就算不吃不喝也会有机会中cancer的,空气污染啊!

谢谢你为我解答那两个词,下次回来怡保可能要买本辞海。

喜乐妈:你看起来很年轻啊!你那个年代还有吉灵人卖kacang puteh? 就是咯!我们小时候也很喜欢玩泥沙,我们叫玩煮饭仔,我们真的很快乐的。不像现在的小孩,只懂得坐在电脑前,有些连泥沙都没有机会摸,可怜!

Cindy: 就是咯!我们的也有那些蠕动的虫, 可是我一点都不怕,照拉!可是现在,我真没有办法了。哎哟,你也喜欢这样multi tasking的啊!如果我没有书报看,我会有点不顺畅,好像少了什么似的!

张玉燕--Yoke-Yin said...

山城客:最后那句话,我们以前的邻居常常都说的因为他有九个孙子,一年一个。这些小孩真的也没啥卫生可言,一天到晚都是脏兮兮的。

winnie@ah咪 said...

谢谢楼上ninie的解释,我也学到了^^

哈哈~讲到kacang putih,的确是销到国外去哦·我做工的工业区那两间厂越做越大,上两个星期从新装修后开幕,还请怡保市长来剪彩,大摆筵席呢~我们也是在讨论说怎么那些kacang就只是用塑胶袋绑着,都不用装箱,怎么都不会漏风呢??应该是有加了什么吧@@~~

说用水桶洗几十个杯子的·有时有法会,我们去庙宇,喝水的话也是一桶水,喝完就用那桶水洗杯~发觉到很多年轻的都不敢喝~我是属于肮脏吃肮脏大的,O(∩_∩)O哈哈~还吃到酱肥呢>_<

喜乐妈 said...

玉燕:有啊!就是用报纸包成尖尖一包那种。我们的粪桶也是一个吉灵人来倒的^^。我肖牛的,4字头咯!

张玉燕--Yoke-Yin said...

Winnie@ah咪:像你这样潇洒是蛮好的,至少你不必顾虑那么多,所以就会比较开心。千万别想我,顾虑多多,贪生怕死,我是一个“无鬼用”的人。
我在这里从来没有看见过有kacang putih 卖喔!

张玉燕--Yoke-Yin said...

喜乐妈:我还有几天也四字头咯!:-)

Jack said...

我们家的冷气机还可以请人清洗。公厕的吹风机完全没有清洗的,把细菌吹到大家的手上!

薰衣草夫人 said...

以前的细菌也像我们一样单纯,现在人心变坏了,细菌也变种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