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uesday, October 23, 2012

见着了老家

很快,真的很快,那一瞬间,犹如昙花一现。可是,我却是花了整七年的时间计划,等待;又计划,又改期,才得来的这短短的两个星期。我很珍惜这两个星期,开心吗?当然!可是,心里却又是好像有些许揪着的疼,因为一切事物都变了,连人也变了。这种改变,让我有点接受不来。还好,我还有我妈和弟妹陪着;不然,我真的没有理由再回去。


记得我跟你提起过的老家吗?我回去看它了!

Home
篱笆门没锁,所以我们能进去四周围看看。这间曾经是我很熟悉,可以让我随便进进出出的破屋,是我们的家。看着它,有沧桑的感觉;毕竟,它已经历经三十五,六年的风雨。看着它老去的容貌,我只能够摸摸它,心里在问:“你还记得我吗?” 父亲走了之后,野草在小巷丛生,篱笆铁门的漆没人理会。大家都想离开这,是因为它老了还是它已经没有让人留恋的价值?

Home
我只能从开着的玻璃窗往里边拍一,两张照。这是客厅,门开着的是“头房”,我们是这么叫它的。那是我们三姐妹睡的房间。看见那书架吗?那是我妈当年省吃检用所省下来的钱订做的。应该还有张大书桌,也是我妈让人订做的。不知道去哪了!七年前第一次带着丈夫回来行婚礼,就在这客厅敬茶。还未出国的时候,还在念书的时候,每逢周末,我们都会坐在地上阅读报纸,有时候会跟我妹抢那份副刊和少年周报。

Home
这是屋后,看见那大缸吗?以前,我爸都喜欢用它来在下雨的时候装水,然后用来洗地,洗鸡粪。而我,却喜欢用它来养小鱼,那些从沟渠里捉来的鱼。

[000639]
巷子已经被人用来养鸡。我丈夫说他不明白为什么可以在这巷子养鸡。我告诉他说,有很多很多事,他是不会明白的。好比他在路上看见四个人骑一辆摩多,小孩夹在大人的中间,又没有带安全帽,这样对他来说是非常危险的,为什么人们不知道危险?我告诉他说,这里的人是这样生活的,不怕死才能生存。

这次回家,我看了我妈和我弟妹,也吃了我很想吃的,喝的。可是,我还是没吃到榴莲,山竹和 langsat。还有咖喱猪头皮猪肠粉也没吃上,还有真正的laksa 也没有吃。只是在槟城的时候吃了那碟不是猪肠粉的猪肠粉。猜他们是用什么浆料?他们是用虾膏和甜酱,能吃吗?槟城人是这样吃猪肠粉的吗?看来,还是怡保人会吃。

这次回家的心情,是有点沉重!甚至,心里在淌泪!为什么?

17 comments:

SockPeng said...

难道是因为太多改变到你无法接受?

雅征 said...

物是人非,难以释怀吗?我想,我们都应该往前看。。。

jack said...

ipoh哪里?

薰衣草夫人 said...

经过这么多年,物是人非是无可避免的,最亲的人平安就好。

婉娜 said...

玉燕:

你倒是回来了!

为什么这么沉重?有时,我们越盼望,心里可能更失望。人,就是如此矛盾!

Cindy Q said...

玉燕来去匆匆啊!
策划7年,回来2个星期。哪里足够?
7年人事几番新,万般滋味在心头。
很正常啦。

下次与家人重聚,不必再等7年吧?

我的老家更烂,但还住着两老。
家家有本难念的经。
你的老妈年纪大了,与孩子同住,很好啊!

旧屋子荒废着,没打算出租或出售吗?

jin1shu3 said...

心情的感受,
很多时候是很矛盾的!
有回来就好,
至少了却了一项心愿。。。

玉燕 said...

Sock Peng: 我是个不喜欢太多改变的人,所以一下子很难适应。

雅征:“往前看。。。”这句话是我常告诉人的,可是轮到我自己的时候,却有点困难。

jack: 其实那不算是怡保,只是一个靠近务边的新村。

夫人:亲人一切安好。有些也不在了。很怕听到这么一句话:“等你下次回来,我可能已经不在了。。。”

婉娜:是的,我回来了!那天在新家坡,我看见一个路牌写着:Ang Mo Kiew,想起了你。可是我却很抱歉,没有时间给你打电话。我觉得新加坡的气候比大马还要潮湿,我丈夫受不了,连我也受不了。
我的心情,一向以来都是沉重的。



玉燕 said...

Cindy: 屋子已经出售了,所以才不得进去屋内。应该不必再等七年,可是我却没有心思在计划回去,除非。。。
我比较希望我的亲人到这来探望我,可是我又担心我妈坐飞机回太劳累。
唉。。。我想我就这样抱着这些照片,重温旧梦就算了。

jin1shu3:对,我真的了却了一项心愿,不然不知道为何内心会忐忑不安。觉得太久没有回去,自己会被遗忘。内心的矛盾,很是折磨。

Stephanie said...

回来看了老家,那是自己曾经留下美好回忆、自己成长的地方,变得面目全非,心里难过是正常的。也许是因为这里就是妳的'根'!
以后多点回来吧!

婉娜 said...

玉燕:

我之前的不便只求,你别在意!有缘,自会有机会!

新加坡确实太热,太闷!可能你选这个季节回来,不太适应。但,能看看老家和家人也是一种福气和福份。

珍惜!

乙轩 said...

我真的要向姐姐说声抱歉,答应你拍的母校相片还没处理,都怪我太忙了。

学校内外的工作、大学课业还有刚过去的九皇爷诞,足够我彻底使用每天的24小时。今年爸爸的素Rojak生意还不错,但租金太贵了,赚得不多!而我却熬出病来了!

咳......

文燕 said...

路是那么的长那么的远,心情也随着环境的更换而再三的改变,也对从前有更多的不舍。
能够的话就放下吧,不能就只好常常怀想了。

玉燕 said...

Stephanie: 难过的感觉挥之不去,跟随我很多年了。

婉娜:我相信一定会有机会的。

乙轩:不急!你好好保重啊!

文燕:如果真能放下就好了。

winnie@ah咪 said...

对,北马的确是吃虾膏酱猪肠粉~广东人吃不惯:P~
呼~你逗留的时间太短了~感觉很多想做的都还没做到~想吃的都还没吃到~

玉燕 said...

Winnie: 你说我是不是很可怜?其实,我有去万里望探我的亲戚。你是住在那吗?我看到了那颗很大的花生在路中央。

winnie@ah咪 said...

对呀,我住万里望的·
嗯嗯~那颗大花生交通圈,万里望的地标^^
哎呀~那你干嘛没去孖仔吃咖哩猪肠粉~如果晚上的话就喂食街蜜糖鸡,好吃~

呵呵,我们有缘的话一定有机会见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