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day, January 16, 2012

吉祥如意

在我们住的这一区,由于华人较少的关系,农历新年根本不会有人庆祝。我也是因为看了各个博站的喜气洋洋而被感染。不看,不知道还好;看了,知道了之后心里头便有点不是滋味。想家是必然,更让我怀念的是那种气氛。想当年我还在家乡时,年关已入,各家百货公司的门口都会摆着两个大大的广音器,播放的是龙飘飘,凤飞飞,李茂山等等的新年歌。那天我弟帮我下载了好几首新年歌,他说很不错。可我一听,怎么个个都唱得上气不接下气,一点不像新年歌。我告诉他说,我还是喜欢龙飘飘那些歌。

IMG_372492

IMG_375294
为了感染一些新年的气氛,我特地一大早开车到西来寺。正巧,那天是该寺的大扫除。这位师傅亲自指挥,脸上挂着笑容,见了每一个人她都会双掌合十,点头说:“啊弥陀佛”。

IMG_3728100
寺内的确焕然一新,大红灯笼高高挂,还有五彩缤纷的装饰,看了便让人心欢。四周仍然是一片宁静,只有那话很多的小鸟,叽叽喳喳地说个不停。我很用心地听它们说话,却听不出一个所以然。可是,我的心依然平静。这,就是我为何喜欢到这来。来这,我可以把那迷茫的心给找回来。

IMG_3750101
IMG_373797
祝大家在这新的一年里平安,快乐。

Thursday, January 5, 2012

老之降至

生老病死是人类必须经历的; 所以,人老了,生病然后死了,并没有什么可怕。脸上的皱纹和头上的白发,是岁月留下的。既然已经留下了,就收下呗 !可是,人啊,对步入“老”的这个阶段还是会有些许慌张和不知所措。

最近,我的视觉好像大不如前。看那密密麻麻的文件时,我必须皱起眉头,拉远距离,视线才清晰。同事们说我已经加入他们的队伍,必须戴老花眼镜。听他们这么一说,心里有些不 是滋味。我不是一直以来都以平常心看待老吗?怎么今天好像有一种畏惧?

白发一天比一天多,很多友人都看不顺眼,他们问我怎么能忍受得了。你说,我该怎么回答他们?这,是一种自然现象,不是吗?我目前还没有想到要把头发染黑,然后花个七,八千块去把视力矫正,然后又去拉皮,很努力地把岁月留下的痕迹盖起来。看我白发不顺眼的人说我是个不正常的女人;其实,她是在说她自己呢!

身体健康还没有老到一日不如一日的衰落,可是体内的新陈代谢却好像天天在退化。以前从未有过的怪病,现在慢慢跑出来了。先是皮肤敏感,再来是腰骨特疼痛,再来更可怕,无缘无故发烧。去看医生,看不出个所以然来。问他是不是跟岁数有关,他微微笑说:是有点关系。

到了一定的年龄,心里和生理都免不了起变化,这是肯定的。只是,有点不能接受这“老”已经悄悄来报道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