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dnesday, July 25, 2012

邪,真不能胜正?

我突然觉得这个世界的邪气越来越重,人类越来越偏向坏的天使,而好的天使却无能为力。我开始怀疑邪不胜正这句话。


看看上个星期在Colorado发生的枪击事件,突然间死了那么多人,这些受害者都是无辜的。而这个杀人不眨眼的小伙子,他的动机到底是什么?都已经杀了那么多人,证据确实还要上法庭狡辩,为什么就不能立刻判死刑?难道他不该死?

前几天,一个偷车的败类被警察逮着了!警察命令他站好别动,可是他却还想逃,最后被警察开枪打死。后来才知道他是那区的gang member。警察打死人?不好啦!那些好吃懒做,吃饱只会生孩子向政府讨奶粉钱的墨西哥人,有些甚至连一句英语都不会说,趁机在这个时候出来闹事。他们示威,觉得他们受到不公平对待。所以,他们愤怒,因为他们愤怒所以他们要到街上游行,砸商店的玻璃,放火烧垃圾桶,殴打路人。他们要把这件事闹得轰轰烈烈。我在想,为什么这里的政府不对他们说:“如果你不喜欢这里,滚回墨西哥去!”

知道Lindsay Lohan这个坏女孩吗?就是那个酗酒开车的演员,因为多次犯同样的错,所以被告上法庭。她不但不知错,还藐视法庭,不是迟到就是没到。法官火大了,判她到路边捡垃圾,她哭得死去活来。后来这个案件也拖了一,两年才了结。可是最近,她竟然告当初审她案件的法官,说这名法官处理她的案件的时候不公。有钱有名的人,真的做什么事都可以,连法官都敢告!这位女明星,很可能会饰演伊丽莎白泰莱生平的事迹。

两个星期前,一位女士前来按我家门铃。她手捧着一大叠文件,自称是我的邻居也是当地小学老师。她说教育局已经通过要把何谓同性恋放到小学课本,给孩子们灌输同性恋知识,这样他们才不会歧视同性恋者。天啊!这些孩子连性知识都没有,怎样教?难道要告诉他们说,一个家庭里有两个爸爸,或者两个妈妈,是正常的?邻居说:“所以我们才发起这个签名运动,反对教育局的决定。 ”

活在这个是非颠倒,黑白不分,好坏难辨的乱世,有时候觉得世界末日未尝不是一件好事。

Sunday, July 22, 2012

生日感言

我已经很久没有生病了,想不到这次生病却选在我的生日,怎么那么巧?前几天庆祝生日的时候,我就已经开始不舒服,喉咙痒痒的,打喷嚏,鼻水一直留,头疼得像要爆炸似地。天气太热了,虽然一直躲在有冷气的地方,可是我很不喜欢冷气。我没有发烧,只是整个人懒洋洋,提不起精神,也不想说话。每天都听到有热死人的消息,我在想下一个热死的会不会是我?

Rice Soup
我本来就爱吃粥,身体不适更爱吃粥。这样一碗清粥,配些小菜,吃了让人舒服。


每一年的生日,我都希望平平淡淡地过。今年也不例外,我跟丈夫说千万别买什么礼物给我。可是,他还是买了。我家婆也是,都已经吩咐她别买什么礼物,可她就是不听。我该怎么跟他们说我真的是一个不喜欢收生日礼物的人?

Orchid
看,这兰花就是我丈夫送我的!他最近变得很有心思,我有点惊讶!之前,他问我要不要耳环,我说我有两个耳朵四个洞,都戴满了,如果你再送我耳环,我该戴在哪?后来,他也没有再问,便买了这盆兰花。我很喜欢,可是兰花很难照顾,更何况所有的花经过我的手都会死掉的,我在想,该不该拿回去退?

Lindor Chocolate
这是我自己慰劳自己的巧克力。巧克力,有谁不爱?平时我不敢买来吃,可是,40岁生日,吃吧!

40岁,没想到我已经踏入40。有些人说我怎么可以曝露自己的岁数,那是女人的秘密啊!是吗?我可不那么认为,那是个人认为吧!我承认自己是一天一天老去,皱纹一天比一天多,因为我除了有时候去洗脸之外,便没有用特别的护肤品,更没有去拉皮。我的白发一天比一天多,到目前为止我还没有想到要去染发。我的双眼皮一天天往下垂,到后来很可能会变单眼皮。人,一天一天老去,也代表着生命一天比一天短。听起来好像有点灰,可这些都是事实,只是我们不愿面对事实而已。

Saturday, July 14, 2012

赏艺术和赏花

216IMG_4940
今天驱车两个小时到这个Festival of Arts,原本想好好拍一些艺术家的作品,怎么知道在门口就摆着一个很大的牌子“NO PHOTOGRAPHING”!我想,就算我偷拍,他们也不会知道的。可是,我还是过不了自己那关,心虚,很难按下快门。

IMG_4944
原来里边并不是那种一间一间的画廊,还有那么一个场地供参观者享受美酒和音乐。


还有人翩翩起舞呢!这些人真的很会享受!

221IMG_4957
找到这个能让我拍照的地方,让我欢喜不已。负责人原来毕业于我的母校,拿的是艺术硕士文凭。她说她深爱陶器,并且设班教制作陶器。

222IMG_4960
看看这个,下半部好像被打破补回去,是么?她说不是,这是客人特意弄上去的条文。没有艺术细胞的我,真的不懂得欣赏艺术品。

219IMG_4955
这是已经烧好的一件作品,在等待主人来领取。

220IMG_4956
我看到有好几个小孩在那里聚精会神地上颜色。

225IMG_4973
这位应该是母亲的女人也不落人后,她把小男孩放在地上,然后自己跑去玩制作陶器。我有些冲动想把那小男孩抱走,吓唬吓唬她。当然,我只是想想而已!

224IMG_4963
负责人告诉我说,这个炉子的温度有1800度,不知道我是否听错了。

218IMG_4952

227IMG_4980
我在那里面兜了一圈,不到四十分钟便跑出来了。然后再走十分钟到海边去看看。

232IMG_4991
其实,我真的不该去海边的,因为人多。我很怕人多的地方,我明知道人会很多,可是我为什么还要去?

231IMG_4988
小孩子在沙滩奔走的样子真的很可爱,是不?这小孩如果是我的,我想相机的快门肯定会被我按坏的。

IMG_4995
在海边走了一会儿,我肚子饿得受不了。于是到附近的一家中餐馆买了一盒鸡炒饭。吃了一半,然后带回家去。可是,不知道为什么,在开车回家的路上就感到不舒服。然后,一回到家我便吐个半死。我的蜜糖以为我去吃了不干净的sushi,在我的身边一直念,说我吃了从日本游过来的sushi。我说:“哎呀!老爷子,我有说我去吃sushi 吗?你为什么那么自作聪明。啊!” 他有时就是这样,不分青红皂白,乱乱说话。

208IMG_4925
上个周末我去了已经很久没有去的“桃花源”。不去还好,去看到那些很多枯黄的花草便让我心疼不已。这么多年以来,我是第一次看到那么多枯黄的植物。问了负责人,发生什么事!他们说因为太热了,就算浇了水,还是有很多干枯。是的,我们这里又热又干。热浪一天比一天热。冷气开一整天,受不了!所以,我的蜜糖也生病了。

209IMG_4927
我开始爱上了粉红色。

212IMG_4933

213IMG_4934

IMG_3305_1

146IMG_4837



Monday, July 9, 2012

话当年

每次到超市买菜的时候,进门之前都习惯先拿一张SANITIZING WIPES来擦手消菌。很讲究呐!公厕更不用说了,洗手盆上的肥皂液永远是满满的,擦手纸也是。最近,可能顾及环保,很多公厕都不用纸巾擦手而改用强风把手吹干。我在想,从前的人都没有这些,他们还不是活过来了,而且还活的好好地!


这又让我想起以前小时候(我真的很怀旧,时不时就这样有意无意地走入时光隧道,回去从前。。。)话说以前老家,左右都有一条小巷可以通到另一条街。左边的巷尾还有一所公厕,是用泥土盖成的,我们叫它“屎坑”。这“屎坑”有个桶,每个星期都会有人骑着三轮车来把这个桶换了,三轮车上还有几个大大的桶,你该知道它们用来做什么的。每次我妈远远一看到这人,便会七手八脚地赶快把所有门窗都关上,以免夜来香飘进屋子里。

我们家里有茅厕,所以不必跟人家争这公厕。在我的记忆里,最喜欢用这所公厕的应该是那个卖KACANG PUTEH的“吉灵人”。这个“吉灵人”戴着黑框眼镜,穿着 一条SARONG, 骑着一辆老铁马,铁马后面有个箱子。箱子分成很多格,装满各式各样的KACANG PUTEH。箱子旁边还挂了一叠剪好的报纸,是装KACANG用的。他很喜欢停在我们家门口,然后一群小孩便会手里握着五仙或一角钱兴高采烈地向他奔来。他会说一点点广东话,每次他来,他都会对孩子们说不许动他的KACANG,因为他要先到厕所解急。你知道吗?在那个时代的孩子真的非常老实。说不许动,我们就真的站在那里等那个吉灵人回来。这不是重点,重点是这个吉灵人上厕所时,没有厕纸更没有肥皂洗手。从厕所出来后,他照样用他那只手抓KACANG PUTEH给我们。而我们,仍然吃得津津有味。现在想起来,觉得好像有点恶心!

再说说我们村子里的那个PASAR,一个不很大的PASAR却有很多听不完的新闻。这些新闻当中有很多都是出人意料的夸张和不正确。PASAR的旁边是一个很大的垃圾堆,其实是有垃圾桶的。只不过是垃圾太多,多到满出来,把垃圾桶给埋了。PASAR 有卖蔬菜,水果,糕点,海鲜,还有很新鲜的鸡,现买现杀的菜园鸡。还有那我最爱的NASI LEMAK和我的LAKSA。不知道是哪位英明的官,PASAR里这么多位子他不选,偏偏把这些粉面挡摆在最靠近垃圾堆的角落。不过说也奇怪,当初我坐在那里吃粉的时候并没有觉得有啥不妥。你看看,杀鸡的在那里拔鸡毛,垃圾堆里的苍蝇,还有地上湿漉漉的,我怎么就没有担心过会有E-COLI?八年前我回去的时候,别说坐在那里吃,一看到那堆垃圾,我已经没有胃口了。眼不见为净,别让我看见就行了。

小时候最高兴的一天莫过于等待卖零食的三轮车来到我们的那条街。有时候也有卖豆腐花和豆浆的阿伯。记得那个阿伯的豆腐花是最香最好吃的,他是用一个木桶装豆腐花,而且那豆腐花还是热的。他的三轮车装有一桶水,用来洗杯碗。一天下来,他就只用那桶水来洗所有人用过的杯,碗和汤匙。我们怎么也不怕会有传染病?天啊!

因为时代的进步和高科技给人类带来的方便,现代的人比较讲究和注重卫生。可是,越是讲究卫生,各种奇形怪状的疾病却好像比以前多。无论如何,我还是很怀念过去那种没有太多顾虑的日子。喜欢吃啥就吃啥,走到哪里吃到哪里,管他什么病菌,吃了再说!





Saturday, July 7, 2012

想请你帮个忙,可以吗?

前些日子看书的时候,竟然遇到两个我从来没有看过得生字。我不惊讶,因为我的中文底子本来就不好,所以便立刻拿了本字典来查看。可是,竟然查不到。后来,问了身边懂中文的朋友,不问还好,一问之下才知道他们的中文比我还差。你知道吗?香港人有他们自己的中文呢!朋友们都问我为什么非要知道那两个字的含义和读音不可?就算知道了,日常生活上也用不着。回家想想,他们说的也有道理,我也试着不执著。

可是,我这个贱骨头,就是为了这两个从字典里查不到的字而感到有点不安。虽然没有废寝忘食,坐立难安,但心里头却好像。。。


















好!让我们来看看以上这个字。部首应该是“言”字边,对不对?右边的“是”九画。你是不是也这样想?我在字典上找到了“言”部首,可是却没有以上这个字。



以上这页就是言部首九画。我也试过以“是”为部首,但还是找不到。


还有以上的这个字,我真的不知道从哪里着手。我试过用“丝”来作为部首,也以“戈”来作为部首,可是啊!查不到!后来,我记得以前我老爸告诉过我,如果找不到部首,便用整个字来查。但也查不到!



以上就是我用的字典,如果你也有一本,又如果你知道以上两个生字是怎么查出来的,请你告诉我,好吗?

在此先谢谢你!日后有机会,我必定请你喝茶。

Thursday, July 5, 2012

怪人





我丈夫常对我说:You are so weird! 这句话听多了,我也懒得理他。我后来想想,他才是个名副其实的怪人,怪得有时候让我受不了,他凭什么说我怪?


先从他的头发说起吧!他只喜欢到指定的那家理发店去理发,而且他那个发型是在众多发型杂志上找不到的。他的头发是这样理的,后面的头发先揭起,把下层的头发剃薄,然后上层的头发盖下来,随便修一下,再来个V字形。还有他不喜欢side burns, 可以省下一两分钟的工夫。整个头就这样随便修一修,就好了。他的头发是最好理的,三刨两刮,也最好赚。我跟他说了一万次,叫他让我帮他修,他就是不肯。

他穿的衣服,千篇一律—t-shirt除了上班之外必须穿有领子的polo shirt。衣服的颜色也差不多是一样的,你从来不会在他衣柜看到粉红色或红色。他说男人穿粉红色怪怪的,只有娘儿们才会喜欢这颜色。我说是吗?我想,我活到这岁数都还没有买过一件粉红色的衣服呢!

吃的方面也比一般人挑剔,简直是有点过分的挑剔。蔬菜类只吃沙拉,煮熟的菜他只喜欢吃冷冻的四季豆和玉米。他说他喜欢吃菠菜,我说好啊! 菠菜有营养又容易煮,我通常喜欢蒜蓉炒菠菜。可是,他的煮法却很特别。菠菜用滚水烫熟,然后拌牛油。天啊!So boring! 海鲜类当然不必说了,他根本没兴趣。鸡肉他喜欢,不过必须是炸的。

他不喜欢吃甜点,他的所谓餐后甜点是vanilla ice cream, 其他的什么也不要。他喜欢cheese, 可是他不喜欢cheese cake,我说你为什么这么挑剔啊!

他虽然挑剔,可是他却从来没有嫌弃过我给他准备的晚餐。我问他是否对我的厨艺麻木,已经分辨不出什么是好吃或不好吃。他说:没有啊!只要你不强迫我吃海鲜,其他的我还可以接受。

虽然他怪,但他和我有个共同点,那就是我们不喜欢有很大的变化。我们享受着彼此的千篇一律,从不觉得厌倦。或许,这个怪人也有他可取的一面。

Tuesday, July 3, 2012

他要我别太诚实

我们公司里运输部的kepala请病假已有四个月了。在他还没有正式请假时,他已经安排了一位新仔来暂替他的位置。这位新仔才做了一年便得到垂青,原因是他年轻,动作比别人快。

在kepala休假的这段日子,这位新仔一人扛着大旗,指挥手下六,七个年龄可以当他爹的员工;所以,有时候他的样子有点傲慢。他在上的人,除了厂长和supervisor便是我了,他必须听我的。可是,有很多时候,他认为我“不懂事”而不理我,甚至自己自作主张,更改日期也不知会一声。我跟他说过N次,若有什么必须更改,该先通知我一声。他的反应便是:I’m too busy to let you know! 这样的回答,根本不是一个我要的答案。不过,我还是忍了下来。

该寄出去的货没有寄,问他为什么,他说:I don’t know! 问他为什么没有照着订单上的货寄出去,他说:I don’t know! 问他为什么不告诉我,他还是说: I don’t know! 这样一问三不知,人家那边厢却一直要个答案,我的那把火能不上来吗?虽然火气是往上升,体内的血在沸腾,但我也没有破口把他大骂。我要再多给他一个机会,(我觉得我真的改变许多,因为我现在会给人家多一个机会)。我心平气和地打了个电话给他,(虽然我已经知道答案)问他为什么昨天的有那么多订单没有寄出去?这次他的答案有点不一样,他说:I’m really sorry, but I really don’t know why. I was too busy loading the truck. 我在电话这头,真的不知道该说些什么,我只是淡淡地会了他一句:You know nothing! 便挂电话了。

之后,这个新仔竟然胆大包天地给我发了一封电邮说我给他negative respond而伤了他的自尊。他还不只寄给我一人,还CC 我的supervisor和厂长。我看了这封电邮后真的有点好笑,也非常生气。这根本就是恶人先告状嘛!我没有立刻给他回这封电邮因为我必须从长计议地回他。我的厂长曾经跟我说过,生气的时候千万别写回邮因为词句会用得很不专业。所以,我出去走了一圈,再去喝杯咖啡,然后回到办公室,把门关上。

这封回邮写得很短,很简单,但句句属实。我告诉他说刚开始的时候我其实蛮欣赏他的快速并且当他是一位上司来尊敬。只可惜他的一问三不知,和没有责任感让我不得不告诉他我心里对他的感想。如果一位上司连这么简单的问题都找不到答案,那就是证明他没有能力。一个没有能力的人,只会给公司带来麻烦和阻碍公司的进展更会浪费很多资源。

他看了我的回邮之后当然很不爽,但他没有反驳我的理由。厂长看了当然很不高兴啦!他把这个新仔叫到他的办公室,把门关上,谈了两个多小时,也不知道他们在说什么。隔天,厂长跑到我办公室来,把门关上,一脸正经地坐在我面前审问我。他说我的回邮太诚实,要我以后当面三口六面说清楚比较好, 别这样电邮飞来飞去的。我根本不想再在这件事上费神,更不想再讨论因为我不觉得我做错了什么。况且,这个“诚实”又不是一种错,一种罪。

自此之后,那新仔看见我是规规矩矩,很有礼貌的。问他什么事情,他都给我一个满意的答案,就算他不知道的,他都会说:I’m going to find out right now! 你看,这样的答案多可爱,听了就让人舒服。

实话很多时候都很伤人的,因为人很难也很不愿意接受事实。但事实如此,难道真的要把一个丑陋的事实变成美丽的谎言不成?这不是我,我做不到!事实毕竟是事实,事实如此而已!

Sunday, July 1, 2012

Breakfast

今晨起得早,懒洋洋地坐在那,边看杂志吃早餐。杂志一页一页地翻着,脑子里却浮现着昨晚那女人讲的话还有她那副得意忘形的嘴脸。


昨晚出席一位友人的婚宴,友人是一位越南华侨;重婚,嫁给一位富家子弟。宴席就在 小西贡一家蛮有名的酒楼。我和另一位以前在餐馆打工认识的越南华侨朋友出席。在车上,这位朋友对我说:“怎么你和我都没有戴首饰,那些人一定会盯着我们看!”我笑笑回她说:“有这么夸张吗? 我们穿的也不寒酸啊!”朋友看了我一眼,说:“不是穿着的问题,而是我们没有珠光宝气!”我没有理会她,我以为她跟我开玩笑因为她自己也没戴什么首饰。

来到酒楼,才知道一对新人把整间酒楼给包了,还有舞池和乐队。很可惜,我当晚怎么就没有想到要带相机?签名之后,我们被安排坐在一张还没有来宾的桌子。坐下之后,身边那位友人提醒我说:“你看看,走进来的来宾,有哪个不穿金戴银的?就连男人的手指头上也要带上一只大大的翡翠或钻石戒指。”经她这么一说,我方才留意到,原来她所说都是真的。

亚洲人的宴席真的很不准时,写明七点,可是到了七点钟,来宾却还未到齐。一桌八个人,我们那桌才坐了六个,两对夫妇加上我和友人。我不知道这两位夫妇是哪一国的,只意识到一位女的,笑容特别好。每次她看着我笑时,我也回她一笑。 我不是个善于交际的人,在这种场合,我绝对不会是第一个开腔的人。大概坐了十五分钟,这位笑容很好的女士开腔了。她以英语问我是新娘还是新郎的朋友。一听她的语音,便知道她是越南人。她看看我身边的友人,又问我们是不是一同来的。友人问她是否会说中文,之后才知道原来她是真正的越南人,不懂中文。友人低声以广东话跟我说:“看见她手上的钻戒没有?还有她颈上挂着的那条粗得可怕得金项链和那大大的翡翠观音,旁边还镶了钻石?”经她这么一说,我这才留意到她的珠光宝气。还有另外一位女士也穿戴了不少。她们所拿的包包都是LV, 还是那种大大个,至少要两,三千块以上的。我这才真正留意到,和在场的人比起来,我俩看起来真的很“穷样”。

友人又和另一位女士闲聊,称赞她那对钻石耳环很好看。那位爱笑的女士立刻搭嘴:“你看我这条手链如何?猜猜看是哪里买的?”她把袖子拉上,那条很好看的钻石手链立刻在灯下一闪一闪,我承认我也被这条手链吸引了。又是钻石!

那位爱笑的女士对我和友人说:“怎么你们都没有戴?舍不得吗?”我们笑笑说:“买不起啊!”爱笑女士居然对友人说:“哎哟!买不起没有关系,买假的来戴人家也看不出来的。你们要知道,现在的人都是先敬罗衣后敬人。像这样的场合,你们多少也要戴一些。”她说这话的时候是以越南话说的,友人再翻译给我听。听了之后,我突然对这个女人很反感,她的笑容在我眼里突然变得那么虚伪。

她对我打量一番后,问我有没有兴趣买假货,她可以介绍。我当时很想问她,戴在她身上的是否也是假货。不过,还是算了,免得得罪人。我回她说我不能戴假货因为我的皮肤敏感,要嘛就戴真货,不然就别戴。她听了之后列嘴大笑,而且笑得很大声,一点仪态也没有。她以为我在跟她开玩笑,后来友人也证实了我不能戴假货,她才“放过”我。这个女人就是那种一开腔便没完没了的人。她又说她的LV, 好像全世界就只有LV才称得上是名牌手提袋似的。之后又炫耀她的Rolex给我们看,另外两位男士也秀他们的Rolex,好像怕死“执输”。昨晚,我是真正地认识到什么叫show off。

这个物质主义的社会,就是有那么俗的人。很多时候,一个“大”字其实并不能代表什么。我在想,如果她知道友人那双是Jimmy Choo鞋子,YSL 手提袋,和我手腕上的Cartier, 她还会不会那样show off? 珠光宝气和名牌真的不重要,最重要的是买得起,穿得舒服,看得顺眼,戴得高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