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dnesday, August 15, 2012

一个可怕的问题

倘若有一天,我知道我所剩下的时日不多,我该以怎样的心情来看待?这是一个蛮可怕的问题。有人可能会说:“大吉利是!” 可这不是不可能的事啊!


一位友人的妻子患上乳癌,最后得知已无法挽救,她拒绝再做化疗。 可她却坚持不躺在床上而选择继续上班。虽然有很多事情已经无精力完成,但她却依然过她的日子,没有怨言也没有半滴眼泪。她一直上班至她临终的最后一个星期,她让我钦佩。

或许,有很多人都会说,以平常心来看待,接受事实。以平常心来看待?说得多轻松啊!我们到底是凡人,在这红尘打滚了那么多年,没有不留恋的理由。放不下是自然的,可时辰已经到来,要如何才能让自己的凡心不再对世间的情和物有所留恋?

我的一位叔叔,一直活得好好的。可是有一天医生诊断出他有癌症,而且只剩下三个月。这晴天霹雳的消息,让他不能接受。可又能怎样?这个到底是事实,他纵然有再多的无奈和放不下却不可能有上诉,或讨价还价的机会,因为这是命!后来,他还是接受了!在他所剩下不多的日子里,他为自己安排后事。

我以为我不怕死,其实我是真的害怕。我怕的是那份依依不舍的情,更怕那灵魂出窍后,该何去何从的迷茫?

Thursday, August 9, 2012

玫瑰

Amber Sunblaze

屡次我被它弄伤
丈夫看了之后,说:“玫瑰虽然很美,可是它太会伤人了!”
是吗?我不以为然
这一点伤,算得了什么
再说,我是心甘情愿的

因为,只有它会静静地聆听我内心的呐喊
只有它,会明白我的哀怨
只有它,能把我心中的怒火给熄掉
也只有它,能牵引我那迷路的心
它,就是那样地让我窝心

而我,是那么轻易地就被它打动
对它,我是那么地熟悉
有时候觉得它是那么地高傲
有时候却又觉得它是那么地惹人怜爱
玫瑰啊,玫瑰,请容我说声
我爱你

Sunday, August 5, 2012

我的花死了


六月种下的花朵,都死了!我一直以为,按照吩咐给它们浇水施肥,它们必会百花齐放,可我错了。不知道是我爱得不够还是我太多的爱把它们给弄死了。又或者这花坛被诅咒过,永远长不出花?

虽不至于像黛玉那样为花垂泪,但心里还是难过的。想说从此不再种花了,因为我这双手很没有花缘。后来想了想,又好像有点不甘心,便到附近的花圃去问专人。专人竟然跟我说:有关系,别灰心,把花拿回来,我们换新的给你。原来,这家花圃的所有植物都是有guanrantee的。可是我说我的花不是在这买的,怎么办。专人说:没有关系啊!我们一样可以换新的给你,以后你到我们这来买就是了!我听后觉得有些难以置信,不过以后我肯定会到他们那里光顾的,服务太好了。

虽然可以有免费的花,重新再种,再尝试,可是我却已经提不起那股劲,拒绝了专人的好意。我后来又到网上查询了一些种花的常识,方才知道种花其实是一门深奥的学问。看了好一些资料,我才明白到为什么我所种的花都半死不活,原来是土质的问题。皆因我们这里不是在平地,而是位于峡谷,所以都是粘土。试问粘土又怎么适合种花呢?我怎么没有想到这一点?邻居建议我拿些泥土到农学实验室去检验看我们的泥土到底缺少了什么,或者含有太多什么。到附近的农业协会问了验土的价钱,太贵了。最后还是决定自己验。


这是验土里的酸碱度到底有多少。




看这颜色,pH应该在7.5以上,属于碱性的。这样的泥土适合种berries。




又验了其他三样:磷, 碳酸钾和氮。看来,这三样只有过多而不缺少。待会拿去花圃给专人看,我想要听听他的意见。




我丈夫说看来我们得把所有泥土换掉了,可是我说那要多少泥土才够?邻居也说了,他们买了不知道多少车的泥土,才有今天称心的花园。

想要百花齐放真的不容易,并不是按时浇水施肥就可以的,还要考虑到花朵是否能在土里呼吸。看来,我又有得忙了!虽然如此,我还是很乐意为自己的前后院忙,为这小小花坛而忙,希望有朝一日这里可以种出五颜六色,引来一群蝴蝶和蜜蜂的花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