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nday, June 2, 2013

他,走了?


最近烦人的事一连串, 工作上,家庭上再加上我的车子,我感觉得有点透不过气来。很想暂时走开一阵子,出去透透气。突然想去看场歌剧,可邀谁陪我去?突然想起那位曾经连续陪我看两场The Phantom of the Opera的朋友。

认识他应该是十几年前刚刚修读学士的时候。我俩在同一间中餐馆打工。当时,我们大伙儿都觉得他是个粗声大气又孤僻的人。后来,相处久了,才慢慢地了解他。他其实是一个乐于助人有情义,又爱音乐的文人。除此之外,他的英文不管在讲或是书写文法方面都顶呱呱。他,让我对他另眼相看。每次我们谈天,我们都谈音乐。是他让我认识谁是Mario Lanza, 谁又是Michael Crowford,还有Nana Mouskori。每次跟他聊天,我都觉得很开心而且也能学习到很多。当我的电脑有问题的时候,他会漏液赶来帮我修理。当我的车子有问题时,他会义不容辞地接送我上下课。有时候,餐馆的师傅太累不想开饭时,我俩会开一个小时的车程到中国城去吃粥,或是去吃我爱吃的。当我埋怨我的生活时,他会以他的人生经历来开导我。

他,原来有一个美好的家庭,更有它自己的餐馆事业。在他生意最兴隆的时候,他最爱的太太得了乳癌。后来因为让她治病,所以倾家荡产,还要宣布破产。可是,后来他的太太还是走了。这对他来说是一个很大的打击。太太去世之后,他过了两年行尸走肉的生活,更有寻死的念头。后来,为了他唯一的儿子,他活下来了。听着他的故事,我对他有怜悯之心,更有爱慕之心。

我俩互相欣赏,他喜欢我的坦率,我喜欢他对感情的终一。可是,他比我年长二十五年,而且生活无目标,过一天得一天。我,接受不了!我是个很理智的人,我不能活在只有爱情而没有面包的日子。况且,我不是那种“只要我喜欢,有什么不可以?”的潇洒之人。我绝对不是那种人!我很清楚地告诉他,我们只能做普通朋友。他说他明白。

后来,我离开那家餐馆。不久之后,他也离开了。之后,我们便没有联系。他曾经打过电话给我,但我当时的课业非常忙碌,也没跟他聊上几句。说实话,是我不想给彼此机会,因为我知道那是不可能的事。何必浪费彼此的时间或是制造更多的创伤?

最近,因为想起他,所以我google 他。在资料栏上看到他家人的名字,确认那是他; 可是,另一行资料栏上却写着:Died in 2008 (61)

那是真的吗?我们最后一次聊天的时候,我记得他告诉我说他要过得好好的,比以前更好。为什么?六十一岁,不算很老啊!他是怎么啦?

他送我的那本日记本,我还留着。可是,他写的却让我老早便把他们撕下来烧掉了。我告诉我丈夫我很想哭。我丈夫建议我继续查个究竟;可是,有必要吗?若那是个错误的刊登,我找到了他,我要对他说什么?若他真的已经不在人世间,但愿他在另一个世界里快乐些。

而我,会把这一段情留在我心深处。

人生,只不过如此而已 !
 

 

 

 

10 comments:

文燕 said...

把这一段放在心灵深处的某一个角落吧!在2008年的5月我也把一段刻骨铭心的一段故事收好,人已经走了,只留下故事!

helloninie said...

哇啦!so romantic!可以写篇哀怨爱情小说咯!

玉燕 said...

文燕:我觉得很惊讶!不过,走了或许对他来说也是一种解脱。

Ninie: 没有什么romantic可言。这只是我生命中的一段小插曲。

Stephanie said...

虽然不能天长地久,只是曾经拥有,但是他已经在你人生当中留下美好的一段回亿。查一下也好,得一个明白。祝福他在另一个世界里过得安乐!

薰衣草夫人 said...

有些事在我们想起时,往往都来不及了,只留下空遗憾.

玉燕 said...

Stephanie: 我不想追根究底,就这样吧!

夫人:为什么总是这样?

山城客 said...

知音难求,难得互相欣赏,最后又错失在有缘没份,真的很遗憾!
再找一找求证吧,万一那只是错误的讯息,妳也找到了活生生的他,大家一起去喝杯热腾腾的茶也不错呀!

玉燕 said...

山城客:还是算了,如果真要找下去,我会很累,很累!反正,他早就透漏他已经对这个人生没兴趣。有时候,走了也未尝不是件好事。

Cindy Q said...

玉燕,逝者已矣,来者犹可追。
过去的就让他过去,当做是生命中的过客吧。毕竟生命中会有无数的过客嘛!
真的,人生不过如此!

玉燕 said...

Cindy: 我曾经以为自己很潇洒,可是在成长的过程中,我发现我实在多愁善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