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nday, March 30, 2014

我无言

我并不是想要凑热闹讨论马航370的悲剧,我只是有些不知所措。

我在这家新公司快一个月了。那天和同事聊天时聊到我的出生地,我告诉他们说我的出生地在马来西亚。以前,我都必须解释马来西亚位于哪里。可是那天,他们几个好像对马来西亚很熟悉,而且还立刻接着问我:Where is the airplane now?

他们几个好像很严肃地盯着我看,似乎觉得我必定知道那庞然大物到底在哪儿。我顿时感觉到好像被围攻,我愣住了。后来我告诉他们说我也很想知道飞机到底在哪里,他们却带着责备的语气说:“都还没有确实的证据,你们的首相已经宣布没有希望了。”他们竟然把我看成外人?

我只能沉默,因为我真的不知道该说什么才好。我不能告诉他们其实我已经离开那个地方很多年了,因为这样说好像要与我的出生地画清界线。我不能告诉他们说我很,很,很不满意那里的政治,所以才离乡背井,因为我就算说了,他们也不会懂。我更不能在他们面前批评一国之首没料到,因为那样好像有损自己出生地的尊严。

我,只能静静地坐在那里,听他们七嘴八舌地讨论这起事件。

5 comments:

文燕 said...

就如你所说,我们只能“无言”!

雅征 said...

这时候,无言胜有言。贬低自己的国家其实就是贬低自己。

helloninie said...

现在这种情况之下,如果有中国人问你从那里来的?你就说自己是ABC好了。千万不能说“马来西亚”这4个字,这4个字已经好像发咗瘟酱子,中国人听了立即弹起大骂番薯政府,说的人就会无辜被喷到一面屁。如今番薯国真是很红火,名闻世界,为了不让给人家的口水喷得满头满脸,俺们这些番薯民,出到国外,都没敢说自己是那一国的人,你说冤枉不冤枉?

人生不过如此-沈兴.sim Heng.(1963)。 said...

有时候,无声胜有声。说真的,我也是=无言!保重。

玉燕 said...

文燕:其实,我有很多话要说,但又吞回去了。

雅征:你说得对。

Ninie: 我也觉得自己很冤枉,有苦难言 。这种闻名,我宁愿它寂寂无名。

沈兴:谢谢,你也保重!